菠萝网目录

颜值就是正义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所谓完美

时间:2018-06-27作者:小时光恋曲

    “我想问一句,你认识一个,叫沈梦君的女人吗?”

    赵立心的表情从背后传来,天仙眼含泪光,手紧紧攥在一起,嘴角无意识的抽动,想回头。

    却一语不发。

    赵立心脸上满是仓惶,头发很凌乱,胡须老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刚刚从公务中回来,儿子受伤住院,往病危房踱步的女人背影似曾相识,他颤抖着,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不认识。”

    声音淡如寒冰,听来却有种从灵魂中涌起的战栗感。

    “我认识她,我认识她。”赵立心喃喃道,“你怎么会不认识……”

    “她年轻的时候很漂亮的,是沈家的大小姐,喜欢把头发盘着,打理的井井有条,连头发丝儿都看不到……她喜欢穿旗袍,脸上总挂着淡淡的笑,笑起来亲切又疏离,喜欢一个人独处,屹然神思……不好意思,我是说,您太像她了。”

    赵立心不知道是为谁阐述,这时候母亲沈梦君已经出走数日,音信全无,似人间蒸发,万千倒霉的事情集中在一起,他觉得自己要垮掉了,只想找个人说出来,说的累了,整个人慢慢蹲在地上,牙齿打颤。

    沈梦君站得笔直,高高在上,始终没回头看上一眼。

    “我爸走的早,她一个人把我拉扯大……她,她做了很多辛苦活儿,”赵立心哽咽道,眼泪不自主的往下流出来,用手从圆眼镜儿里边扒拉两下。

    “我是她最大的骄傲,从来没对我说过重话……小时候饿的发昏,吃不饱,哭起来哇哇大叫,家里面只有白粥,从结痂了的米糊皮上边瓜一层,剩下的全是我的,可这样还是吃不饱,我去翻米缸找米,够不着,趴在上边儿往里边瞧,啪的一声米缸翻了,碎了,才发现里边一滴米都没剩,她没怪我,一边抱着我一边小声地哭,瓦片刺破了她的手,连血都流不出来……”

    “上大学的时候,整个学校里边,我是唯一一个打补丁的孩子,都笑我,他们都笑我,我把学校发的补助金买了双五块钱的球鞋,瞒着她没说,后来回了家,才看见她已经瘦的脱了相,学校给家里边寄了领取补助的说明信,可是……”赵立心摘掉眼镜,声音已经小到只有他自己听得到,含含糊糊夹杂着奇怪的呜咽音,像是病撅的幼鸟,收拢在翅膀里面,歪歪扭扭,“可是就是这样,她也没怪过我,她不说一句话。”

    “冬天的时候我,我嫌弃她了,把她往养老院送,结果人不见了,十几天了,了无音讯,我……”

    “嗯。”

    天仙转过头来,已是泪流满面,一边拭泪,一边轻叹道:“可我不认识她,你别说了,我不认识她。”

    说完重重的点头,像是给自己确认,想要扶赵立心起来。

    “哈——”

    赵立心讶然的张大嘴,看着和记忆力无二的女人,两个身影重叠,差点跌倒在地,迟迟说不出话来,涎水流了出来,空洞的指着面前的女人。

    “你,你……你是……”

    “我是项前进(老胡)的朋友,听说他出了车祸,想过来看看。”

    天仙缓了口气,听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从世界中还回来。

    赵立心恍然大悟,突然想起自己的孩子来,“是,是,他出了车祸,急需血液……”手足无措,指着自己:“对不起,我……”

    手术室里边,年轻人面色苍白,医生正在满世界寻找匹配血源,病人血型因为剧情需要是rh阴性,而附近具有这个血型的只有沈梦君。

    “去吧,忙你的,还有我看着呢。”

    女人笑道,瞳孔里边的倒影是赵立心杵着门把手站起来的样子,镜头再凑近,放大,却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

    “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母亲,我不要再失去自己的孩子了。”这话给了男人些许力量,渐渐振作过来,“谢谢你。”

    重新站起来的赵立心捂住额头,用力眨了眨眼睛,把自己收拾得干净精神一点,慢慢往手术室走,他的孩子在走廊的另外一头拐角,与这边恰巧是两个极端,到了那边,就看不到这边。

    脚步愈加轻快。空气中奏响哀然清丽的萨克斯音乐,大帅比亲自写的旋律揪紧人心,一声声的鼓点踏在男人的脚步上,路过的每一个病房大门敞开,他细细的看过去,或哭泣悲切,或恬淡怡然。

    院外边的枝叶青绿,阳光斜斜从缝隙中斑驳而过,音乐总监林平之挤在电梯,他听说沈梦君到了这家医院,紧张的打理领带,人群拥挤,电梯的房门紧闭。

    林平之歪着头,手里边拿着一件红色的方盒,里边正是确定关系的钻戒,他数次摸索着,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打开,看到晶亮,嘴角上扬。

    “对了,你可以——”赵立心突然回头。

    音乐声骤停。

    视野中空无一人。

    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不见,赵立心茫然的看着已经被打开的,通往手术室的隔门。

    镜头一闪,沈梦君躺在病床上,涓涓血液从胳膊上送往另一个人的身体,护士和医生忙着查看年轻人的状况,她呼吸困难,闭上眼睛,艰涩的微笑起来,两个眼睛死死盯着从自己身体中涌出的血液,顺着导管蜿蜒,胳膊突然龟裂开来,镜头从胳膊上推进,她的眼角忽然出现一丝尾纹,嘴巴皱了吧唧的像是贴了一层保鲜膜,紧接着整个屏幕陷入黑暗。

    长达五秒钟黑暗,没有光亮,没有声音。

    “砰!”

    重症监护室的房门被打开,露出挂着点滴的病床一角,与此同时,电梯门被打开,画面中是林平之担忧中带着些期切的脸,茫然而幸福,紧紧攥着盒子。

    “cut!”

    林平之兴奋地站起来,飞奔过来抱住天仙抛起,转了一圈,“完美,这场表演足够完美!”

    天仙哭笑不得,依偎在大帅比胸口,泪眼婆娑,还没从电影中醒过来。

    老胡的并没有和林平之天仙一同出镜,正如林平之事先拍好的电梯镜头一样,通过剪辑形成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完整情节。沈梦君不必说出“我是你的妈你是我的儿”这种雷人台词,赵立心也不必两分钟内痛哭流涕承认错误,改过是非,无需多言,观众自能体会。自说自话,强行煽情,最为致命。

    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

    “林平之,谢谢你。”天仙听见林平之的心跳,轻轻道。

    “你准备怎么谢我?”大帅比意有所指。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