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颜值就是正义 第一百六十六章 劝告

时间:2018-06-27作者:小时光恋曲

    自从围脖林平之那篇“你会选择谁”的文章火了之后,大帅比平静的拍戏生活终于被打破,他现在开始收到一些圈中二线往上女明星的邀请,而这些女明星表示可以为了他调整演出计划,挤出档期,就算是演一个龙套也甘之如饴。

    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床底之间也,说白了,就是冲着他二八和四十亿来的,大帅比现在当真是完人了,从生理到心理,从二八到四十亿,没一个不是人类巅峰,既能花前月下,又是实战利器。

    “导演,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无偿出演,我很欣赏你的电影技术,一直想和你合作一次,你知道吗,和你这样的大师合作是我的荣幸,从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电影,我就被你高超的镜头语言和精心打磨的……”

    林平之挂断电话,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女演员,超一线级别,自告奋勇来演龙套——真是见鬼,他的车不是谁都能上的。

    这些女人太饥渴了。

    他刚出来唱歌的时候,文艺界的评论是全网狂黑,电视直播后,黑的人少了些,拍出第一部电影,一半黑一半不做声,换到围脖股份,已经开始有人舔他,到了现在,十个人八个都在舔。

    以前总怕二八太闲,现在却要养精蓄锐,光是每天天仙的心理辅导,就差点把大帅比累得脱相。

    这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但这没办法,谁让第一次早早交了货,让人家探出了虚实呢?

    人类对于艺术的追求向来是无止境的,而大帅比也不能容忍自己首战即溃,为了重振男人雄风,借着讨论剧本的含义,导演先生和女主最近关系飞速增长。

    一方面,妹子得入戏,另外一方面,大帅比得帮她出戏,这种辛苦人的活计林平之当之无愧的霸占了。

    憋说我伟大,我只是为了她好,就算是无私一点,吃亏一点,辛劳一点,又有什么呢?大家都是为中国电影事业做贡献,分出长短粗细就够了,何必分出你我高低?

    总要有人去做那个不计较个人得失的伟人,失去的营养,多喝两瓶营养快线不就行了?再说了,不还可以锻炼手指灵活度吗?做人要开朗,不能自私。

    大帅比抱住越来越粘他的小姐姐,无耻的想到。

    四月份的时候,甄培培老师的戏份已经杀青,大帅比给这位前辈做了个小型欢送会,悉数老师在剧场的带头作用,剪了个vcr送给老师,将她捧得挺高。

    毕竟是灵儿姥姥,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

    当天上午花团锦簇,红旗招展,吴柳放出甄培培老师杀青的消息,这意味着电影出炉的时间不会太久,把众多大帅比粉丝的胃口吊的很足。这是吴柳第一部全家福式电影,就连最近还在读书的几个小正太也被拉出来扮演几个追梦少年。

    业界人士表示,根据以往的丰富经验,这片烂片无疑。

    你要问为什么,这是圈中这几年的惯例,明星越多,片子越烂,不过也不尽然,起码上峰投资,由大量外国友人无偿出演的主旋律电影《建党》算不上是烂片,起码连大帅比这种混人,他也不敢讲一句这片是烂片,因为他有很强的求生欲。

    有些事情还真只有网友敢讲,明星敢这么说那是找死。

    何况大帅比说不定还得进去《建党》演个角色,这代表上峰的肯定,这三部曲一直都是大腕的盛会,从大佬到一二线明星参与者如过江之鲫,大帅比这种脑残粉天王尤其需要引领正确价值观,上峰目前还比较喜欢他,林平之但凡进去了,客串的角色可能还不小。

    《建党》将会在6月份暑期档和《重返20岁》同台竞技,要是大萝莉们当真把钱拿去看正能量了,相当于公司老大带头资敌当了二五仔,这真是蛋疼。

    真正铁一样的烂片惯例是快乐家族和小岳岳演的片子,一般的烂片王还有发挥失常捣鼓出一个及格片的时候,但这两位不,那抗压能力世界顶级,弹不虚发,发发毙命,再牛币的片子一样给你搞扑街,您找到一部评分还可以的算我输。

    天仙表示想私下和姥姥谈一谈,表达自己谢意。

    大帅比表示完全o那啥k。

    于是妹子抱住姥姥嗷嗷诉苦,等一会儿之后情绪一起来,那真是抱头痛哭。

    房间门被关上,主演要开始叙旧了,非相关人士可以识相的滚蛋了。

    老胡靠着墙角,手里边一瓶洋酒,另一只手指间夹烟,慵懒的靠在墙边,这哥们也是一把老手,和大帅比熟起来之后,开始放飞自我,也懒得管那些形象。

    喝一口酒,辣在心头,再皱起眉头,面容扭曲的嗦一口烟,不一会儿吐出来,整张脸都摊平了,那感觉,巴适!

    大帅比看了看老胡的杀马特造型,叼烟的姿势有点像城乡结合部的发廊小哥,忍俊不禁道:“咋了,兄弟?”

    “没什么,心烦。”

    说罢又嗦了一口,越嗦越烦,越烦越嗦。

    林平之向来是不抽烟不喝酒的好男人,闻这味儿有点烦,穷追不舍道:“讲来听听呗?”

    老胡瞥了林平之一眼,“算了,没什么好说的,讲出来也没意思。”

    大帅比脑子里边一琢磨:“感情问题?”

    “都分手快半年了,还什么感情……”

    老胡掐掉烟,踩灭火星,“导演,您可就别关心我的感情问题了,关心关心你自己,啊。”

    大帅比脸通红,也没否认:“你都知道了?”

    上次借了老胡的书,难道上边安了微型摄像机?

    “你当剧组的人瞎子吗?甭提晚上你俩逛浦西被逮到的事儿,就是平时演戏,眉目传情,那样子哪像是普通朋友?这种事情,瞒不住的。”

    拍了拍大帅比肩膀,老胡用一种过来人沧桑语气对林平之道。他当年和柳蜜小姐也就拍了几张照片,最多围脖上有几个似是而非的互动,还不是没瞒住?

    卧槽!

    “你们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导演关心关心演员再正常不过……”

    老胡摇摇头,继续喝自己的酒。

    另外一边甄培培正在和天仙聊天,传授经验,甄培培当年红极一时,事业最巅峰的时候跟了渣男,流产四次,付出所有,结果被抛弃,三四十岁回港地重新打拼,靠《唐伯虎点秋香》的“华夫人”一角重新翻身。

    这也是个过来人,识别对付渣男,经验丰富。

    私下里一看大帅比和天仙这些天好得如胶似漆,心里边跟明镜似的。

    “你想他在一起,有得苦要吃,年少成名的男人,收不住心……”

    甄培培的话很是委婉,着实是经验之谈。

    “这个社会道德上对男人宽容得多,即便是出轨劈腿,年轻时候浪荡几年,只要拿得出成绩,大众总能够口下留情,才子风流,也是一件美事,不罪大恶极,都可以说是浪子回头。”

    “可女人不一样,女人一旦浪荡了,名声这辈子都毁了,后边发展得再好,也逃不过舆论批判,洗不干净……”

    天仙很专注的听着甄培培这些话,她从小到大,因为人气高,家庭身份尴尬,受到的无端批判和指责不少,对甄培培这些话深有体会。

    “所以女人的选择很艰难,代价高昂,一个公众女人,你跟了一个人,就认定了这个人,没得选了,这辈子都有他标签,林导很火,关注他的人更多,你不可能撇清关系,可要守住他,真的很难。”

    “很多事情,你明明知道的清清楚楚,却要装作无妨,甚至要充耳不闻,你做得到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