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剑仙神捕 第346章 十年之前(十七)

时间:2019-05-16作者:怀橘客

    虽然这花香还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但是关平岳还是急忙走到了院中,这个时候雪浓也是和月满跳了下来。雪浓也是把手中提着的那个人往这地上一甩后开口说道:“月满数一数几个了。”

    “好嘞。”月满也是低头应了一下后开口说道,“总共十二个,雪哥你那几个啊。”

    “算上我最后提着的那个应该是七个。”雪浓也是走到花香这边喝起了茶。

    月满则是挠了挠头后说道:“五比七嘛,真是可惜啊,我就差一点点就能追平了。”

    雪浓也是将这手中的茶杯放下后说道:“怎么?你小子还想着把我压到身下去。”

    而月满则是不怀好意地笑着,“我去你小子还真是这么想的啊。”雪浓也是抱怨道,“你小子不厚道啊,你摸着你的良心,这年头是不是你是哪个对你最好。”

    而花香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后说道:“好了,你跟他折腾什么。纵然他想要把你踩下去也是合情合理,你就不要瞎折腾了,有跟他斗嘴的功夫,还不如想一想怎么多练一练。”

    “知道了,二哥。”雪浓也是眼睛看着天空开口说道。

    对此花香也是没有继续对他说教,反而是站到了关平岳的身边问道:“关大哥,发现了一些东西?”

    关平岳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倒不是我发现了什么,只是你们看这些人能被你们二人如此轻松地解决就说明,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刺杀。”

    “为了探查。”花香也是眼睛亮了亮后开口回答道。

    “不错就是为了探查,只是他们好像有些失算了。”关平岳也是笑着说了半句话后也是眼睛一下子眯在了一起后说道,“真是凶狠啊,也是舍得啊。我们应该被他们知道的七七八八了。”

    月满也是挠了挠头后说道:“关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把这些人都留下了吗?”

    关平岳也是知道事情发生了一切于事无补,于是对着月满笑着说道:“这个问题交给你的二哥吧,我想他已经明白了。”

    花香也是对着月满笑了笑后开口说道:“月满我问一个问题,要是这些人回去能不能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

    月满也是不假思索地开口说道:“二哥,你这个问题有些侮辱我的意思了啊。我们六扇门所有人的衣服都是有品阶,纵然夜幕看不清楚,但是凭着亲疏关系他们还是能够判断,那些是我们这些京城来的人的。”

    “不错是这个道理。”花香也是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那么还有一个问题,那么就是四大名捕的实力是不是一定比这些银牌捕快高出一截呢?”

    “这不是废话。”月满也是得意地说道。

    “如此就问题来了,十二个轻功极佳的人,被人在短短的时间内解决掉,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花香也是开口说道,“甚至我可以胆子大一点的推断,外面甚至还可能有一些就装成普通人的暗哨,他们的任务就是看着这些人能不能走出来,当然你们方才的动静也是让他们有所察觉了,所以这一支十二人的队伍可能从头到尾就是出来当钓钩的。所以关大哥才说这些人的心还真是狠,也是真得舍得,毕竟这么一队人要是凑一凑也是不容易啊。”

    关平岳也是点了点头后开口说道:“花香也是把我想要说的都说出来了,但是你们也不用这个神情,因为如此颓然的显然不应该是我们,至少这些被放弃的人应该比我们沮丧,对吧。”说着关平岳也是用脚点了点这边上的人也是示意了那边站在一边的捕快后,往这厅内走去。这年头能懂这上官的意思也是一项本事,于是机灵的人也是忙抢功似的将这些人给押下去了。

    月满的眼睛亮了亮后追上这关平岳开口问道:“关大哥,您的意思是我们纵然暴露也没有关系?”

    而关平岳也是坐定后看着雪浓问道:“雪浓你怎么看呢?”

    “关大哥,您就别为难我了,我这脑子就是一团浆糊,这个难题还是让花哥说吧。”雪浓也是尴尬地开口说道。

    关平岳也是看着他说道:“这四大名捕,一个个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这才是到了任何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的金牌都可以移交指挥权的理由。”

    “关大哥,我可没有这种想法,我第一天那就是立个威,不是还让花哥给教育了吗。”雪浓也是忙解释道。

    关平岳也是继续说道:“这本就是四大名捕的权力,我不知总捕头怎么想的,但是这次不让风清出来,想来也有一部分锻炼你们的意思。所以我现在就想听听你是怎么看的,错了不要怕,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因为一个捕头是要独立的,决不能跟着别人的节奏来走。”

    雪浓也是看着关平岳那认真的神色也是迷离了一下后开口说道:“关大哥既然要我说一说,那我便说一说吧。我觉得关大哥的想法是虽然这些人能判断我们这里的人手多少,但是还是预估,他们估计会认为我们这里有两个人来了,也有可能认为是三个人一块到了,当然甚至可以认为是关大哥出手了,毕竟这些人除了轻功好一些并没有太多的本事,所以他们未必就能推测一些东西。所以他们还是一定会依靠在城的情报来收集,也就是我们还可以掩藏那么一段时间。”

    “一天到晚认为上面有着我和风哥,你就可以不动脑子,现在动一动不也都能说出来嘛。”花香也是不满地开口责备道。但是月满依旧是一脸的茫然。

    “月满你怎么了?”花香也是开口询问道。

    “我没怎么。”月满也是开口说道,“只是关大哥还有花哥,你们察觉到一个问题了吗?那就是既然这十二个送了也只能大概判断,那么何故做出这种布置呢?难不成这么看不起我们六扇门?”

    “他们当然没有这简单了,只是他们还是认为这杭州城是他们的,所以这也是一次挑衅,若是我们抓到了这些人,那么下一次啊就没有简单了。”花香也是开口解释道。

    见此月满也是点了点头后开口说道:“原来如此啊,那么雪哥所说的再掩藏一段时间又是什么意思。”

    关平岳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雪浓没有把话说全,但是我们应该清楚一个点,那就是这次我们和他们都藏在暗处,大家都算不清楚这对方的底牌的时候,我们还是可以斗上一斗的。我们现在就是抢在他们查清楚我们的人数之前把他们的底牌给翻起来。”

    随着这一场讨论的终结,这夜色也是,慢慢地更加深了起来。一轮皓月,皎洁明彻,滚圆滚圆,宛如一面银镜,高高悬挂在杭州城的上空。而启明星逐渐在广漠的天幕上放射着令人注目的光辉,活像一盏悬在高空的明灯。

    当着日头来到了新的一天的时候,这个孔府里却还是一副样子,因为这孔如安又是将这茶杯,茶壶的砸了一地。下面的人也是一个个果断地选择了闭嘴。一会儿后孔如安也是清楚这些人一定是不会主动说话的,也是站起来走在那碎瓷片后开口说道:“聊一聊吧,我的那些探子都哪里去了?怎么死的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

    “家主,这只是一个意外。”终于这下面的人也是开口说道。

    “说说你的意外吧。”孔如安也是面无表情地说道,这脚也是缓缓地点着地,这地面的瓷片也是一个个震动起来,不一会儿也是都成粉末。看到这一幕的下属也是知道这次家主也是真正动了怒,于是他们也是急忙冲出来说道:“家主,这是这样的,您不是要我们查出这六扇门里有几个四大名捕,所以我们就把这些探子就全给派出去了,但是谁知道这次的六扇门这么凶残,还这么不给我孔家这个面子。”

    而些话并没有换来这孔如安的赞许,反而是换来了一巴掌,而后孔如安也是开口说道:“愚蠢,这六扇门已经和季家选择了合作,于是我们便成为了他们天然的敌人,他还需要给我们什么面子。纵然给了我们面子,我们还能与他们和平共处不成?你这个脑子是怎么混到这一步的?”

    “家主教训的是。”那个人被打的人也是捂着自己的脸看着孔如安开口说道。

    “既然你们把这十二个探子都派出去了,那么总归有个结论吧,要是连个结论都没有的话,那么你们就陪着他们一块去吧。”孔如安也是俯身拾起了一块没有被震碎的瓷片后说道。

    “是是是,家主我们这不是判断出来了,这六扇门里至少有两个四大名捕。”那人也是忙开口说道。

    “两个嘛?”孔如安也是询问道。

    “当然也有可能是三个,也有可能只有那天看到的一个因为我们没有设想这关平岳是不是也参与这里的,当然这可能性最大的还是这两个。”那个人也是紧张地开口说道,而四下里人人屏息凝视,心脏咚咚跳动。对此这孔如安也是冷笑了一下后也是手中的瓷片飞出,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后,这人也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而在开往杭州马车上,简溪羡也是跟着左诗春学唱起来:“御香飘缈金殿开,琼林宴罢贵人回。学士府张灯并结彩,苏小妹与秦观结连环。秦少游乃是高邮才子风流士,文章一篇惊红颜。订约三生成佳偶,襄王今日上楼台,欲与新人饮交杯。珠帘低垂尚未卷,两扇门儿紧紧关,门旁站立小丫鬟。说新姑爷,好文才,十人称来十人赞;小姐今朝试试僚,三道试题要答出来。秦少游,笑满腮,别出心裁是苏小妹。君王殿试我从容答,试题三道有何难?第一道试题是五言诗:“铜铁洪炉冶,蝼蚁上粉墙。阴阳无二义,天地我中央。”每句隐藏一字,拼合即是“化缘道人”,暗谑少游当初扮作化缘道人去东岳庙偷相烧香的苏小妹。”

    陆鹏也是吐槽道:“这一个半天你也就现在唱的像那么一段东西。”

    “公子,这简姐姐毕竟才刚学嘛。”左诗春也是推了陆鹏一把后开口唱道:“那少游即以平头诗作答:“化工无意把春催,缘到名园花自开。道是东风真有主,人人不敢上楼台。”第二封锦笺又开拆,低首扬眉吟一番。“强爷胜祖群臣服,凿壁偷光又是谁?缝线路中常忆母,老翁终日倚门楣。”略一沉思来命笔,挥毫抒展锦绣才此诗暗喻四位古人:孙权、孔明、子思、太公望,故一挥而就。第三道试题是个上联:“闭门推出窗前月”,少游十岁时即能吟诗作对,认为不费心思。”

    见这左诗春也是帮着解了一段,这简溪羡也是笑着唱道:“刚想落笔,谁知想不出确切的下联。看似容易对却难,搜肠括肚费思猜。谯楼隐约三更打,月移花影上栏杆。清风拂拂吹人面,夜露侵衣微觉寒。少游忧郁声声叹,无有下联意徘徊。惊动花街人一个,却原来苏东坡赏月意阑珊。欲与妹丈难题解,信手拈来瓦一爿,抛向池中寓意含。“投石冲开水底天”,少游憬悟题解开。门儿开启迎娇客,喜渡双星在新闺。秦少游三试俱中文才好,苏小妹三将新郎难;留与后人作美谈。”

    “好了,以后慢慢学吧。”陆鹏也是最后定下来一个基调后也是笑着拉过了左诗春。而简溪羡也是笑着对陆鹏说道:“知道了公子。”

    而左诗春也是挣脱了陆鹏的怀抱后对着外面问道:“刘叔这离杭州城还要多久啊。”

    “也就是一个时辰的事情吧。”外面那个浑厚的男声也是再度传了进来。而陆鹏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看来你们峨眉的队伍会比我们快上半个时辰,不过也不影响了。”剑仙神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