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八零小辣妻 第96章 少了两袋药材?

时间:2019-08-18作者:持好

    唐念的鞋码是35,谢丽香给她量了尺寸,又拉着她说了一会儿话儿,唐念这才被万茹领到了胡文波的房间里。

    胡文波在外地念中专,所以他的房间是空着的。

    万茹抱了新的被褥给唐念换上,就让唐念早些洗漱歇息了。

    洗漱后的唐念,躺在单人床上,她抱着被子,翻来覆去的想着许冬月的事情,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闭上眼又睡不着,索性进了空间。

    她习惯性的先去看了空间里的黑土地,最后才将目光移在被她放置在空间里,整理好,一袋袋的药材。

    现在她在慧仁药堂学习,再把药材卖给慧仁药堂,总是说不过去。

    难道白给?

    唐念抓了抓头发,她的眸子突然一缩,重新数了一药材袋。

    一、二、三……七、八!

    整整齐齐放着八袋药材,唐念有些天没进空间了,可她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进空间整理时,一共是十袋药材。

    现在空间里却只有八袋。

    这个空间是她的,不会有其他人在,唐念微微蹙眉,难道是她记错了?

    唐念暗下摇头不再多想,倒是在空间待了一会儿,困倦上头,她很快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

    次日一早,唐念在胡家喝了一碗米汤就出门去学校了。

    从胡家去往学校的这段路,唐念不错过任何村子里的八卦,尤其是对于昨天夜里许冬月失踪的事情。

    不过她也没听到什么。

    等去了学校,和刘小媛碰了面以后,刘小媛先惊魂未定的拉着唐念说悄悄话了。

    “小念,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么大的事情,你知道吧!”

    刘小媛家和许冬月家挨的近,所以刘小媛对许家的事情,知道一些。

    “我知道一点,许冬月找到了吗?”唐念急着出声问道。

    刘小媛点头,脸上的神情露出几分胆战心惊:“找到了,听说受伤了,身上都是血,我也没见着,就是听我爸和我妈说的,怪吓人的,这也是侦察队和他哥哥上山及时,这要是晚发现一会儿……太吓人了。”

    刘小媛都不敢往后想,说着话还打了一个哆嗦。

    受伤了?

    唐念脸色凝重,夜晚大山里的猛兽都会出动,尤其许冬月还受了伤,血腥味是会引来豺狼虎豹的。

    知道许冬月受伤的事情,这一上午,唐念都吊着心,期间还去和老师请假,只不过假没请下来。

    所以一到放学,唐念急着就往回家走。

    宝山村和小河村都没有大夫,许冬月在山上受了伤,也不知道有没有送去救治。

    唐念路过唐家时,先在自家院子里喊了一嗓子:“妈,我去许家一趟!”

    不等厨房里的胡芳菲应声,唐念已经跑远了。

    待胡芳菲出了院子,哪里还能看见唐念的人影,胡芳菲顿了顿,她听说许冬月的事情了,知道唐念是急着去看许冬月,倒也没说什么,就继续回厨房做饭了。

    唐念一路从唐家跑到许家,在门口喘了几口气,才敲了门。

    许母杨翠的哭喊声清晰的传了过来,“我苦命的闺女啊,我早说好好的女儿,学什么打猎,现在倒好……”

    坐在院子里的许父许大强指着自己这条腿,道:“别哭了!你看我这条腿,现在还不是好好的,死不了!她也是个蠢货,还被咬伤了胳膊,那以后还怎么上山打猎!不就成了个废人!”

    听见敲门声,杨翠抹着眼泪去开门,见是唐念,她带着哭腔:“小念,快进来,是来看冬月的吧,冬月在屋里呢,正好,你陪她说说话,我怕她想不开啊。”

    唐念还不知道许冬月伤在哪里,但刚才在门外听许大强提了一句胳膊,她先问道:“杨姨,找大夫了吗?”

    她的话音刚落,许大强就接了话:“咱们村子哪有大夫,再说哪有那么娇贵,死不了,养几天就好了。”

    “有你这么当爹的吗!冬月的胳膊都快废了,万一感染了怎么办!”杨翠气骂道,眼下自己两个儿子已经进城里买药了,她现在是就怕自己闺女想不开。

    唐念听了许大强的话,轻嗤一声,看来许冬月在家里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她没理会许大强,先进了屋。

    刚进屋,浓重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

    她连忙迈了大步,走到床边,她看着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许冬月,脸上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虽然胳膊上做了简单的包扎,可血并没有止住。

    难道从昨天晚上回来到现在,就只包扎了一次?纱布早就被鲜血染红了,只是一眼,就触目心惊。

    而且还不止这一处伤,腿上的咬伤,身上的擦伤,以及右胳膊最严重的咬伤。

    “冬月。”唐念轻轻喊了她一声。

    许冬月听到是唐念的声音,她眼皮动了一下,却没有睁开眼睛,她嗓音沙哑,勉强发声:“你别管我了,你走吧。”

    她的右手已经废了,不能拿笔写字,就连她最引以为傲的弓箭都碰不了了,此时的许冬月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你伤口需要重新包扎,被什么咬伤的?”唐念得给她重新清理伤口,尤其是被动物咬伤的。

    “唐念,我活不成了。”许冬月仍旧没有睁眼,眼角却留了两行泪水。

    刚才许大强的话她都听到了,家里根本没有钱去请城里的大夫,她父亲说的对,她已经是个废人了,她还能干什么?

    唐念看着许冬月这般不死不活,如一滩烂泥的样子,恨不得将她骂醒。

    但沉了口气,笃定的开口:“许冬月,你振作一点,我有办法,我一定会治好你的!我先给你清理伤口。”

    说着唐念站在门槛,和杨翠说话:“杨姨?有清水吗?冬月的伤口得重新清理。”

    杨翠也顾不上问唐念什么,一听是给自己闺女清理伤口,连忙应声去打了一盆清水,她端着进屋:“小念,你会吗?”

    要是别家姑娘看到这血肉模糊的样子,怕早吓跑了,就是杨翠,昨天夜里看到许冬月的伤口时,都差点昏厥过去。

    现在许冬月的纱布还没有拆,唐念还没看到许冬月真正的伤口,杨翠免不得有些担心唐念,便提醒道:“伤口有些深,小念,你别看了,我怕吓到你,我来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