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回八零小辣妻 第19章 偷东西

时间:2019-06-14作者:持好

    就霍靳南这张帅气逼人的脸,恐怕没人能记不住吧。

    她记得他很奇怪吗?

    唐念微微一笑,想起了药材的事情,她连忙把刚才的那两块六毛八分拿了出来。

    从中抽出六毛递给霍靳南。

    “南哥,你之前收我的药材,钱算多了,这个给你。”

    霍靳南视线低垂,他定神看着唐念拿的那六毛钱,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唇角:“我愿意拿那个价收你的药材,你不用还我。”

    霍靳南明天没什么事情,他想了想,又道:“你明天有事吗?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不如明天上山多给我采点药材。”

    这个提议倒也可以,唐念现在暑假期间,时间多的很。

    她点点头:“没事。”

    “明天上午山上老地方见。”霍靳南眯着眼睛,仔细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白皙的肌肤,卷而上翘的睫毛,小巧的鼻骨,就连嘴唇都泛着晶莹的光泽。

    最后他视线落在她的唇间,眸子深了几分,忽而觉得自己脑子里的想法是有点禽兽了。

    唐念被霍靳南盯的浑身不自在。

    这么大个帅哥站在眼前,任谁也站不住脚。

    老地方?难不成霍靳南口中的老地方是指那个小山坡?

    她尽量避开霍靳南的视线,应了他一声。

    霍靳南知道唐念一直待在宝山村,不怎么来江城,他眉头上挑,不羁的出声问道:“要不要我带你四处转转?”

    “不了南哥,我还得回我爷爷家呢,我得走了。”

    唐念不能在外面呆太久,在这里碰到霍靳南已经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她和霍靳南说明情况就离开了。

    霍靳南一直看着唐念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才收回了目光。

    这时,躲在后面的徐天辉和徐天超冒了出来。

    徐天辉挤眉弄眼的笑了笑:“南哥,你认真的啊?”

    江城不乏喜欢霍靳南的女生,论条件,唐念差远了。

    徐天辉起初还以为霍靳南是觉得那个乡下姑娘有趣,逗一逗她。

    可现在徐天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们家南哥可一向是人前高冷,怎么对着那个唐念,有点闷骚的潜质呢。

    霍靳南没说话,他阔步迈开长腿,进了慧仁药堂。

    “陈叔,刚才那个小姑娘是自家人,下次药材多给她五毛,这事别告诉她。”

    陈斌给别人打工,没多问原因,他点点头:“嗯,行,我记下了。”

    陈斌只当唐念是霍家的亲戚,霍家不好帮衬,就以这种办法接济。

    ————

    从慧仁药堂返回唐家的这段路,唐念已经熟悉了,她不到二十分钟就进了唐家。

    谁料刚进唐家,就看到唐德强和唐德利两口子站在院子里。

    唐建成则是坐在小院。

    与此同时,唐德利尖锐跳脚的声线传了过来:“爸!我看您是老糊涂了,这话我就当您没说过,这房子,我是不会让出去的!”

    唐念动了动耳朵,唐建成要给唐德强房子?

    她悄悄的走到唐泽身后,小声问:“哥,怎么了?”

    唐泽摇头。

    坐在椅子上,两鬓斑白的唐建成动了动身子,嗓音粗旷:“你二哥去的早,老大又一直待在乡下,家里已经亏待了不少,不过是分一间房子,你嚷嚷什么?”

    唐建成分间房子,一来是觉得自己亏欠了唐德强,二来,他看得出来,日后老大家的这几个孩子都有本事。

    分了房子,为的是缓和兄弟二人的关系,以后他不在了,唐德利有什么事情,还能有个帮衬的人。

    “爸,不是您到底要干嘛!怎么非要今天提这个事情!”

    唐德利是绝对不可能把房子分给唐德强,这房子都是他的。

    他看了一眼张桂林:“妈,你说两句啊!”

    张桂林掐了一把唐建成的后背:“这才多会儿,说这个干嘛?德强,你们还不回去吗?一会儿没车了,可就不好走了。”

    唐德强就没指望分房子,不过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从小到大,他都习惯了。

    现在唐德强注重的是他们自己的小日子。

    唐德强回头看看唐念已经回来了,便直接道:“嗯,我们这就走了。”

    唐德强直接带着他们一家出了唐家。

    等唐德强离开以后,唐德利仍旧不甘心的看着唐建成,心里愤恨的骂着唐建成,这个老不死的,竟然还想把房子分唐德强!

    他道:“爸,院子里本来就没几间房,以后俞飞和俞民还要娶媳妇呢!您不管他们两个了?大哥在乡下住的好好的,您非提这个干嘛!”

    常芳也跟着应和:“就是,俞飞再过两年,可不就得说媳妇了。”

    唐建成站了起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蠢货,我这还不是为了以后,你们兄弟两个扶持?唐泽都考上大学了,你看看俞飞和俞民?你们几个没一个上进的!”

    “大学怎么了?现在俞飞进了粮油厂,您有什么好担心的,您真是糊涂,大哥在村里,怎么也赶不上我,他别张口和我借钱,我就谢天谢地了!一个个都是穷酸相,能有什么出息!”

    唐德利还以为唐建成为什么转了性,原来还是因为唐泽考上了大学,想到这里,唐德利心里就一阵窝火。

    “妈!我的发夹呢?我的发夹不见了!”唐珊突然从屋子里跑出来,急的快掉眼泪了,她吼着嗓子道:“那是姑姑给我买的,我都不舍得戴,去哪里了!”

    这会儿功夫唐念已经跟着唐德强上了汽车,但车子还没到点,他们就先坐在车内等侯发车。

    胡芳菲拉着唐德强小声道:“算了老唐,儿子考上大学咱们自己高兴就成,别为那些事情生气。”

    唐德强叹了口气:“今天你也跟着委屈了。”

    唐念知道唐德强和胡芳菲在唐家压抑了一天,她探过半个脑袋,笑着出声:“爸,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不过我相信,咱们家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唐念有信心,她一个新兴企业家,还怕在这个创业领先的年代,致不了富吗?

    唐德强听着自己闺女的话,心里宽慰了不少。

    他笑着点头:“小念说得对,咱们肯定会越来越好!”

    坐在唐念旁边的唐敏不以为然,她双手放在兜里,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些,她满脑子都是唐腊梅的穿衣打扮,还有下午在唐珊房间里看到的娃娃和玩具。

    “大哥!!”

    车子还没有发动,突然出现的唐德利气喘吁吁的站在车门口,喊了唐德强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