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品真人在异世 第五百零三章 你是什么出身?

时间:2018-03-06作者:青头蟋蟀

    “云瑞,你果然来了,没有让我失望。”左庶牧之冷冷说道。

    云瑞一拱手很自然的说道:“左庶兄,别来无恙啊!”他这语气神态,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左庶牧之有什么不错的交情。

    左庶牧之冷哼一声,心想你来到我的地盘,知道和我套交情了?在秋水家你不是很嚣张吗?

    “云兄,请!”左庶牧之随后脸上也露出笑容,语气也客气起来。不过他决定,这次一定要利用云瑞找回自己的脸面。

    真道子哪个不是傲娇的?作为左庶世家的真道子,靖国大陆排名第六的少年真人,却败在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人物手里,不但让他大受挫折,还受到其他真道子的耻笑,以至于颜面扫地。

    左庶牧之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他之所以答应云瑞来左庶世家的修炼秘宫修炼,就是存了找回面子的打算。

    你们不是嘲笑我败在云瑞手里么?我就让你们试试这个云瑞有多厉害。要是他把你们也打败,看你们还有什么脸面看不起我。

    想到这里,左庶牧之更加客气。他向家宫发出一道飞讯之后,当下亲自带云瑞进入左庶世家的家宫。

    左庶世家的家宫同样磅礴壮丽,虽然没有秋水家宫华美,但却比秋水家宫更加恢弘大气。云瑞看了也只有感叹的份,世家大族的底蕴是在太雄厚了,平安宗什么时候也能拥有这样的气势?

    左庶牧之带着云瑞在宫殿群中畅行无阻,一路上遇见的人无不对他施礼致意。

    两人来到一个叫“左庶学宫”的大殿之外,左庶牧之指着大殿说道:“云兄,小弟就在此举宴为云兄接风,有些道友也想见见云兄。”说完冷笑一下。

    云瑞知道他没那么好心,定是存了什么其他念头。不过左庶牧之在秋水世家时发了真言誓语,说在一月内不以任何方式对他不利,他当然也就不以为意。

    左庶学宫里早就坐满了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除了大部分左庶世家的人,还有一些客人。左庶家宫虽然是学宫,却也是左庶家的年轻后辈宴请朋友的场所。

    左庶牧之和云瑞一进来,所有人一起都站起来。左庶牧之一挥手,其中一个家臣模样的真人立刻喝道:“举乐!”顿时殿内两侧的几排大钟一起轰然奏响,琴瑟萧鼓也合奏起来,演奏的竟然是一首《君之堂》。

    与此同时,数十名身子曼妙的女子也在殿中翩翩起舞,身上的歌铃合着乐曲叮当作响,很是美妙悦耳。

    云瑞有些愕然。《君之堂》是真界宗门迎接贵宾的乐曲,他算哪门子贵宾?能当左庶世家贵宾的,用脚想也知道不是自己这样的人。

    “靖兄,司徒兄,中行兄,苦师姐,这就是云瑞道友,秋水世家的家臣。之前小弟和你们说起过。”左庶牧之向几个年轻真人介绍云瑞道。

    这几个人的目光早就盯着云瑞,听左庶牧之介绍,无不是微笑不语,只不过这些微笑各有含义,难以言说。

    左庶牧之又分别给云瑞介绍几人:“云兄,这位是王室的四王孙,大名靖寇,四王孙不但是王室贵胄,还是王室真道子,十大少年真人位列第二。”

    云瑞抱拳淡淡道:“见过四王孙。”他态度不亢不卑,既不失礼,也毫无谄媚之意。

    寇靖是元婴圆满的修为。他一身紫袍,高大俊美,虽然不过三十余岁,却已有雍容之气。他对云瑞只淡然一点头,负手而立,却毫无还礼的意思。这明明是倨傲无礼的举动,可在他做出来竟然难以给人傲慢的感觉,竟似乎是理所当然,令人难以心生反感。

    云瑞心中不爽,这什么四王孙,架子倒不小,不知道实力如何。他排第二,那排第一的是谁?

    左庶牧之又介绍一个眉眼含笑脸色苍白的青年:“这位是司徒世家新一代的真道子司徒笑。你认识的司徒策就是司徒兄的八叔,十大少年真人排名第三。”说到这里,左庶牧之又是一笑。司徒策在秋水家宫外找云瑞和秋水嫃的麻烦,他可是知道的。

    听到司徒策是眼前这司徒笑的八叔,云瑞立刻脸色沉了下来。有司徒策这样的叔叔,司徒笑这侄子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他都懒得抱拳行礼,只是点点头。

    谁知司徒笑却毫不为意,呵呵笑道:“司徒笑见过云兄,有机会一定要到司徒家做客。小弟扫榻以迎。”他笑容谦和,言语诚恳,毫无惺惺作态的意思,似乎是真心结交之态。这样一来,倒显得云瑞无礼了。

    云瑞倒是大感意外,心道:他名字叫司徒笑,看他做派,难道是个笑面虎?

    这其实是云瑞冤枉司徒笑了。司徒笑并没有笑面虎的外号。他爱结交朋友礼贤下士的风格可是名声在外。在他看来,云瑞虽然只是秋水世家一个身份低微的家臣,但能打败左庶牧之,那必定是惊才绝艳的少年俊杰,完全值得他结交。

    “这位是中行世家这一代的真道子中行破,十大少年真人排名第四。”接下来左庶牧之又介绍一个面目肃然,身形瘦削的青年。

    中行破气质独特。不光神情肃然锋利,连整个气场都充满锋利之感,就像一把出鞘的绝世宝剑,独立在空山幽谷,显得在热闹的大殿中格格不入,却又引人瞩目。

    见云瑞施礼,中行破拱拱手,漠然的目中忽然闪出一丝极其锐利的光芒,却又一闪即逝。

    左庶牧之介绍的最后一人叫苦心,是个编发结环的美丽少女。苦心是苦宗的真道子,也是排名第五的少年真人。

    苦宗虽不是世家,却是一品大宗门,实力不在四大世家之下。苦宗弟子并不都姓苦,只有极少数的核心人物才被赐以苦姓。左庶牧之介绍说,苦心不但被宗门赐以苦姓,还是宗主苦丹真君的传宗弟子,在苦宗的地位极其尊贵。

    “见过苦道友。”云瑞敷衍的拱拱手。苦宗乍一听和毒无关,但谁都知道苦宗是一等一的毒宗,毒性功法驰名真界,苦宗的苦丹宫,就是天下毒丹的源头之一。

    云瑞对这样的宗门一向比较排斥,是以对苦心也没有什么好感。

    苦心微微一笑道:“云道友能让左庶少君吃瘪,还真让我们难以置信。不知云道友出自哪家哪宗?我倒不信你本来就是秋水家的家臣。”她原本生的极美,这一笑简直如百花盛放,春回大地,却又美而不媚,令人难起亵渎之心。

    她似乎不该叫苦心,应该叫甜心,可心才对。

    不过云瑞见惯了绝世美女,苦心的美丽对他没有多少杀伤力。当下淡淡说道:“在下原本只是个散修。”他为了不给平安宗带来麻烦,离开宗门时已经消除了宗门的宗纹气息,别人已看不出他的宗门来历。

    “哦?”苦心似乎更有兴趣了,或许女人的好奇心太强。“靖国宗门无数,可是一二品的大宗门却很少,云道友显然不是出自其中一家。云道友一个连宗门传承都没有的散修,就能战胜左庶少君这样的天才,说起来实在是惊世骇俗。”

    这不怪他们奇怪。现在的真界,上好的资源和功法传承几乎都被大宗门垄断,中小宗门在培养人才上根本没有任何优势,更别说散修了。散修中即便有几个人才,也决计难和大宗门的真道子相提并论。

    一个小人物,就算资质再逆天,没有丰富资源和上等功法的支持,也很难和真道子抗衡。所以云瑞打败左庶牧之,对他们来说不啻是前所未有的惊闻。

    左庶牧之的实力他们都是知道的。左庶牧之被这个云瑞打败,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这个云瑞出身很不简单,要么他有绝大的秘密。

    既然他出身低微,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他有绝大的秘密。

    云瑞很快也想到这一层,暗叫糟糕。他的秘密已经让秋水寒惦记上,还给他体内下了神印。要是再被其他人也惦记上,他还有活路吗?

    事实上,在场的人并没有人真的看得起云瑞。就算云瑞打败了左庶牧之,充其量只是获得了引起他们关注好奇的资格而已。

    原因很简单。没有背景势力的天才,有几个能顺利成长的?就算得到天大机遇,没有宗门的强力保护,时刻都有被夺被杀的危险。哪怕是擎天巨木的种子,也会在小树苗的阶段就被人连根拔起,根本没有机会成长为遮天蔽日的大树那一天。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

    云瑞脑子急转,刹那间就有好几个念头闪过。他突然叹息一声,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又露出一丝落寞,语气也带上来萧瑟之意:“苦心道友真是有心。你的怀疑很有道理。我来历复杂,的确算不得真正的散修。”

    苦心的笑容一敛,其他几人也一起盯着云瑞。不约而同的想:“难道此人真有什么来历?”

    左庶牧之却是哈哈一笑,说道:“云兄果然是有来历的!你必定也是哪个大陆来的真道子。”他巴不得云瑞出身不凡,这样败在云瑞手上的也算不得太丢人。

    云瑞苦笑道:“不是在下有意欺瞒,实在是对我来说,此事是终身憾事,并不光彩。”

    几人立刻想到,难道是他虽然出身不凡,却因触犯宗门或其他原因,被逐出宗门?毕竟这样的事,各大宗门都不是没有发生过。绝品真人在异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