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品真人在异世 第四百五十一章 古怪的国师

时间:2018-03-06作者:青头蟋蟀

    影山府的宾客馆,是一座三进大院,楼宇亭台俱备,在凡世也是一处豪华的宅邸了。可惜外

    影山府的宾客馆,是一座三进大院,楼宇亭台俱备,在凡世也是一处豪华的宅邸了。可惜外面有重重衙兵“保护”,许进不许出,众人名为宾客,实为楚囚。

    “一旦那国师来到,戳破我等谎言,后果不堪设想……”众人都很焦虑,可是只能在心里着急,连相互商议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燕征安排每人一个房间,将众真人相互隔离起来,每个人还有一个仆人跟着,名为服伺客人,其实就是监视。

    什么是等死?这就是。

    在府君和燕征看来,即然现在无法确定他们是国师的人,那不如先好吃好喝的软禁起来,只等国师驾临。

    云瑞住在一个小院几天了。他无数次尝试修炼,都无一例外的失望。这里非常古怪,不但没有灵气,而且完全无法运转真脉,好像戴上了无形的真元锁。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云瑞不知道。但他知道这秋知国不是一个凡界那么简单。

    在云瑞等人被软禁的第九天,终于有一支气势森然的队伍来到城外,队伍的旗帜图案是一棵九枝青树,队伍中一辆古朴的巨大马车,马车上的图案也是九枝青树。

    九枝青树的图案秋知国无人不知,那正是国师府的图徽。

    人人皆知,国师大人终于驾临影山府!

    城门早就大开,府君带着女箭主等人,恭恭敬敬的来到巨大马车前,一起躬身下拜喊道:“影山府恭迎国师法驾!敬请国师入城!”

    马车旁一个身背大弓的高大箭士,肃然对影山府君说道:“卢府君,国师正在车中占卜……”

    卢府君一征,立刻反应过来,说道:“谢黎箭主提醒,如此卢某就在此静候了。”说完垂手在旁边肃立,再不说话。

    而周围虽然人山人海,却鸦雀无声。人人目光尊崇的看着马车,噤若寒蝉。

    “咦……”忽然,马车中传来一声惊疑声,还带着一丝颤音,似乎出声之人此时有些激动。

    是什么事让国师大人也能激动?

    接着车中又传来几声脆响,像是玉片和龟甲的声响,这是在占卜。

    良久,一声情绪难言的叹息声悠悠传出。然后一双稚嫩的小手掀开帘子,却是一个小童,他脆生生的说:“师尊……”

    接着一个身形枯瘦的白袍老者拄着手杖从车中出来。这白袍老者相貌高古,神色萧然,尤其是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让人看一眼就不自觉的陷入其中。

    “国师大人……”卢府君等人一起下拜。

    老者抚摸胸口龟甲和玉片缀成的挂饰,淡淡说道:“罢了。卢府君,近来应有来历不明的人到此吧。”

    卢府君想不到国师第一句话就提到这事,他浑身一震,脸色发白的说道:“启禀国师,确有……只是下官不信他们是国师差遣,才有所失礼,望国师见谅,不过他们是芈箭主抓回来的……”

    卢府君此时已经确定云瑞等人是国师的人。他顿时一身冷汗,心想幸亏只是软禁他们,不然的话一旦国师国师震怒他必定官位不保。

    那个抓获云瑞等人的女捕头,此时也忐忑不安的上前说道:“请国师恕罪,他们是下官……”

    国师摇摇头,“芈箭主,莫要自责,尔等无罪。不过,他们确实是本巫所谴。”

    卢府君松了口气,说道:“他们现在宾客馆,下官没有亏待。”

    国师点点头,道:“这就进城吧。芈箭主,你去宾客馆带他们到府衙内堂,本巫要问话。”

    “诺!谨遵国师法旨。”女捕头领命而去。

    接着国师进城向府衙而去。

    女捕头来到宾客馆,把云瑞等人叫出来,先是向众人道歉,接着说国师已到,现传唤他们到府衙问话。

    众人顿时一头雾水。怎么回事?这女捕头之前抓他们时声色俱厉,为何现在这么客气?国师既然到了,那他们应该被戳穿才对,为何还替他们遮掩……

    可是众人都是真人,他们不知道国师卖的什么药,却明白那什么国师一定有目的。

    无论是什么目的,总比被当面戳穿好。

    众人当下也不动声色,一言不发的随着女捕头到了府衙。

    这次不是在大堂,而是在内堂。众人到时,只见到一个气度不凡的白袍老者趺坐在蒲团上,周围并没有第二个人。

    这就是国师?

    “芈箭主,你退下吧。没有本巫法旨,其他人等一律不得进入后堂。”国师对女捕头说道。

    等芈箭主退出,国师静静的注视着众人,突然说道:“你们是从真界来的真人吧?一百多万年了,本巫终于等到真界人来。”

    众人一惊,面面相顾。他们实在想不到这国师一眼看破他们的来历!

    难道他能掐会算?凡界还有这样历害的人物?要知道他们现在修为全无,可是和凡人毫无二致的。

    他说等了一百多万年,难道他能活那么久?就是真界的涅槃真人,也不过两万岁寿命。就算以寿命见长的妖族强者,孔雀山的大孔雀明王,最多也不过十万年寿命。

    “不错,国师大人,我等的确从真界来。”鹑衣不羁首先说道。他是个骄傲的人,可此时语气却不带一丝傲然。

    不光是因为现在生死全在对方手里,还因为这国师给众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就算他们是真人,可面对这古怪的凡界国师,不知为何竟然全无半点心理优越感。

    国师没有回话,他一边扫视众人,一边摸着胸口的玉片龟甲,似乎在查看什么。

    他的目光忽然在云瑞身上停住,足足几个呼吸的时间,然后闭上眼睛,手上不住捻动玉片和龟甲。

    众人不敢说话,更不知道他要如何。

    良久,国师睁开眼睛,盯着云瑞说道:“你叫什么?”

    云瑞无奈的说道:“我叫海晶。”他不知道对方为何专门问他,但他感觉对方的目光好像能洞察自己所有的秘密。

    “海晶留下,本巫有话要问。你们先出去等候。”国师吩咐道。

    海晶留下?众人不解其意,都一起看向海晶。

    兰台七娘有点担心,她不知国师留下海晶是不是要对他不利,可是事已至此,她根本无法提出异议。

    兰台七娘等人各怀心事的退了出去,内堂只剩下国师和海晶。

    “本巫的占卜从没有错,你就是本巫要等的气运之子。”国师有点激动的说道。

    气运之子?云瑞愣住了。他承认这些年自己运气很不错,不但得到宫山的传承,还得到不少宝物,可也不能说是气运之字吧?

    “本巫知道你不信,可是本巫早占卜到你会来。本巫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你。你应该不是女子,而是个男子。当然,你也不叫海晶。”国师微笑着说道。

    云瑞心中怦怦乱跳,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对方竟然能算出自己的来历!

    是灵知吗?他想起有灵知会占卜的檀叶奴,可檀叶奴的灵知和这国师一比,简直有如潺潺小溪比之汪洋大海。

    云瑞长叹一声,苦笑道:“国师说的不错。国师还知道什么?”他干脆大方的承认,同时也想看看对方还知道什么。

    国师微笑,“本巫还知道,几年前你遇见大机遇。如果仅仅是这个,你还不能称为气运之子。可碰巧你修炼的道则是真情道,真情道又加持了你的机遇,才使你冥冥中强化成气运之子。”

    云瑞知道他所说的大机遇是大碑天文,也就是元经元念。那是修炼的最本源功法,是所有功法的渊薮,因为最根本,最接近“道”的本质,所以也最完美。

    这的确是大气运。可按照对方的说法,元经元念还不足以让他成为气运之子。但因为真情道的加持,自己才成为所谓的气运之子。

    真的如此吗?如果是真,那这深不可测的国师又是谁?他又为何在这个地方,难道他也是从真界来的?

    “真情道为何能加持气运?”云瑞问了一个问题。他自己的真情道是顺应自己的心产生,所以无论是大道还是小道他都会坚持。但他不知道真情道会加持气运,真界也没有这个说法。

    事实上,真界普遍认为,情感是修炼的障碍,所以应该漠视情感,人之间的情感越少越好。这也是为什么真界一直充满残酷杀戮的根本原因。

    友情,亲情,爱情,信任,仁慈,尊重,怜悯,宽容等等情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益。在利益面前,这些情感都要让路。

    所以,重情重义的真人不是没有,但太少了。至于修炼真情道的人,就更少。

    国师不奇怪云瑞会问这个问题,他直接回答:“道的价值,在于生命长存。如果众生不存,道有何用?修炼何益?

    所以道之维系的秩序,便是情感。众生相处的法则,亦是情感。如果众生皆无情,世家万物再无纲常秩序,只以相残相噬为本,岂能长久?”

    云瑞明白了。直白的说,要是大家都是无情人,那世界就完了,人人自私自利冷漠无情,真界成为最彻底的丛林法则,只能最后相互毁灭。

    那样的话,修道还有什么意义?就算成为强者,也是为了杀人掠夺,然后被更强者干掉。

    国师继续说道:“数百万年来,真界日日式微,就是因为蔑视情感,以至于人人自危,日日相残,真情大道不彰。人族也从统治者慢慢沦为在魔族妖族面前只能自保。

    所以,真情大道不彰,则人族不昌。因此冥冥中真情道顺应天道,成真正大道。这也是你注定的运气,如果你不陨落,必定成为救世之主。”

    云瑞苦笑:“国师说我是气运之子,既然是气运之子,为何有可能陨落?”

    国师摇头:“命是命,运是运,有运未必有命,哪能混为一谈?本巫能占出你的来历,看透你的气运,却占不出你的命势。如果你陨落,冥冥中天道自然会重新选择!”(未完待续。)绝品真人在异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