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第249章 比赛端倪(二更)

时间:2018-07-29作者:潇湘宝宝

    ,!

    对于石晓的话,丁鹏志倒是没有理解进去。

    等到了第二天。

    宋相思一大早就起了床,上午还不是格斗,是五百米国际障碍,外人进不去,宋相思就耐着性子的,做了午饭,跟韩晓笑吃过之后,就收拾了一下东西,想着去看看。

    格斗是在训练场上的,如果隔着远的看,还是能看到,宋相思没见过韩非深的身手,是自然是有些好奇,都说韩非深的身手好,这在部队里根本就没有能抗衡的人。

    当然这也是韩非深长期对自己严格要求导致的。

    韩晓笑也想看,跟在身后有些紧张,“嫂子,咱们这么过去,要不要紧啊?”

    “应该没事,家属就在外面看,又不打扰到他们。”宋相思笑了笑,觉得这是没事的。

    等两人走出乎了院子,就往训练场上走,一路上倒是遇到不少士兵,朝着宋相思问好,很快何旭东就瞧见了他们,一看到宋相思,这立马就飞奔而来。

    “思思,你是来找我的么?”

    何旭东这脸最近被晒得漆黑,应该是刚刚跑完步,这脸上都是汗水,不过瞧见了宋相思,就笑的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有点像是在为黑人牙膏打广告。

    见到何旭东,韩晓笑立马将宋相思护在了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这人,在这段时间里,她自然只能知道何旭东的存在,也知道这个人心存坏心思。

    “你得叫我嫂子叫嫂子!”

    韩晓笑纠正。

    听到韩晓笑的话,何旭东撇撇嘴,“你个小丫头,我不跟你计较,思思,你赶紧过来,我带你去逛逛,等会儿要比赛,咱们可以单独相处。”

    见何旭东这厚脸皮的样子,可把韩晓笑给气坏了,每一次他都是这样对她,也不知道这世界上怎们会有这么没脸没皮的人,要是让自己哥哥知道了,绝对要痛扁他一顿的!

    韩晓笑把宋相思护的更劳了,扬起下巴瞪着他,“何旭东,你是嫌我哥操练你还操练的不够是吧,这么空,还敢调戏嫂子!”

    “什么叫调戏,你个小丫头片子的懂么,我这叫做欣赏,这思思生的这么好看,我看都不能看了?这什么道理?”何旭东哼哼唧唧的。

    “那也不行,这是我嫂子!”

    “谁是谁嫂子还不一定呢。”

    何旭东略略略的朝韩晓笑吐舌头,可把人给气疯了,要不是因为淑女风范,绝对要动手了。

    见何旭东欺负韩晓笑,宋相思微微蹙了眉头,“何旭东,你怎么每次见到笑笑,就要欺负她,下一次可不准欺负她,她是我的小姑子,是你连长的妹妹,你得尊重她。”

    听到宋相思的话,何旭东撇撇嘴,“思思,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啊,笑一个呗。”

    “少贫嘴了,比赛什么时候开始?”

    要不是知道何旭东就是个嘴皮子厉害的主,心思倒是不坏的话,宋相思也不会容忍他这样。

    更多的,如今是把何旭东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哪怕年纪没有何旭东大,可这心思却是比何旭东沉的。

    见宋相思认真了,何旭东噘着嘴,跟个孩子似得,“你就知道你家韩连长……”

    说完话,宋相思的眼神就扫射了过来,那眼神跟韩非深的没区别。

    这段时间下来,何旭东可是怕了韩非深了,每一次自己有什么小动作,都被韩非深给压的死死的,动不动就是公报私仇。

    气死他了。

    可是能咋办呀。

    何旭东想了想,自己打又打不过韩非深,这职位也没人大,只能人有人欺负自己了,这么想想还真是忧伤啊。

    他赶紧闭了嘴,换了话题,“比赛快开始了,韩连长去换衣服了。”

    宋相思点点头。

    没有上前,就准备和韩晓笑就在外头看,至于何旭东见宋相思在外头,这自然也就在外头了。

    而换衣服的地方。

    是在水房的位置。

    韩非深换上了衣服后,刚好迎面走来的就是丁鹏志和石晓,他朝着两人微微颔首,随后就径直离开。

    见到他离开,石晓微微勾起唇角,随后在外头站立,给丁鹏志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衣领,随后道:“大志,你这一次可不许让着,全力以赴的去知道么,不争馒头争口气。”

    “嗯,我明白。”

    丁鹏志只以为石晓是在给自己鼓励,作为丈夫自然是要努力的,他点点头,转身就走了进去,准备去换衣服。

    而石晓只是弯了弯唇角。

    换好衣服的韩非深,走到了训练场上,这格斗因为是和自家兄弟,所以只能赤手空拳的打,揉了揉自己的胸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心率加快,他微微眯起眸子,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过韩非深没多想,只以为自己是错觉。

    很快就到了要比赛的时候,评委们都坐在了位置上,石晓送丁鹏志过去之后,刚好看到宋相思他们在,冷笑了一下。

    她挑了挑眉,直接走到了宋相思那边,瞧见石晓,何旭东在这部队里也有些久了,知道这人不是个好的,下意识的挡在了宋相思的身边。

    看到何旭东的动作,石晓嗤笑了一下,“你还真是宋相思的走狗啊。”

    “你闭嘴!”何旭东的脸色很难看。

    要不是上一次和郭轩那事情,被钟旅长告诉了他爷爷的话,自己也不会这段时间这么消停下来的,现在对石晓也只能忍耐。

    不过要是真忍不下去,何旭东说不定会对石晓动手。

    听到何旭东的话,石晓冷嘲热讽道:“要不是你和宋相思有一腿的话,你干嘛这么护着她,说起来你还挺有本事的,能让所有的男人都帮着你。”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你这是思想有问题,像是你这种思想不好的人,换做以前可得拿去再教育的,我嫂子清清白白,你怎么空口白牙的就污蔑!”韩晓笑也不喜欢石晓,之前还以为这人多好。

    后来才知道,举报她害得她不能在食堂里上班,差一点就害的哥哥嫂子出事情,现在又说话这么难听的,韩晓笑哪里忍得下去。

    石晓变了脸色,“你个小丫头,这里可是部队,有你说话的份么,在这里住着,你怕是连申请都没有吧,现在还在这跟我说这些难听的话,还正不怕我去举报你么!”

    这话一出,韩晓笑气的只能咬牙切齿的,却半点话都说不出来。

    现在的石晓,一点要装的意思都没有了,以前至少还会明面上客套一下,现在这个飞扬跋扈的样子,总让宋相思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微微蹙起眉头,看向石晓,伸手握住了韩晓笑的手,语气淡漠,“嫂子,你要是想要去举报的话,现在就可以,我不拦着你。”

    “你——”

    石晓哪里真的会去举报,只是故意吓唬韩晓笑的,只是宋相思可不好对付,最近几天,她的心情颇为不错,原因很简单,往后等自己做了营长夫人的话,她就能把宋相思踩在脚底下了。

    这农村里来的,总归是农村里来的,不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到时候周琴琴看自己能压制住宋相思,说不准连团长副团长的位置,等丁鹏志去出完任务回来,都能去做一做。

    只是她现在还需要忍耐。

    不能成一时之气。

    她冷笑了一声,“我说相思妹子,我们可都是一个大院的,只是韩连长这妹妹太不懂规矩,不知道尊重人,所以我才一气之下这么说,你怎么还当真了?”

    “笑笑年纪小,性格就这样,倒也不是不尊重人,就是不太喜欢尊重那些不该尊重的人。”

    宋相思越见石晓这样,越觉得奇怪。

    这话一出口,倒是把石晓气的牙痒痒,可到头来也没说什么,直接转身就走了,跟着别的军区大院的嫂子们去说话了。

    一旁的何旭东,心里头纳闷,“思思,你放心,我迟早有机会给你争口气回来。”

    “不用了,等一下她又有话要说。”

    宋相思现在一举一动,都被石晓看着,哪怕跟何旭东没什么关系,都被石晓这么一说,像是变成了有什么关系似得。

    她懒得理会,只是多少觉得石晓有些不对劲。

    要是换做以前,她认识的石晓脾气的话,昨天四项比赛,韩非深都是第一,而她老公丁鹏志却是第二,这应该让石晓非常不高兴,到了自己面前来,可能还会说上几句,可是怎么刚刚过来,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而且看样子,似乎还对今天的比赛,有十足的信心。

    比赛是按组进行的。

    其实这比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了,这最强的莫过于韩非深,每一个跟韩非深对上的,几乎都是一招之内被撂倒的。

    韩非深把人扶了起来,这又进行下一场比赛。

    不止是如此,每一个被他打下的,几乎感觉到了十足的杀伤力,差一点就被踢出了十米远,弄得议论纷纷。

    他抿了抿唇,等到通知下一轮。

    远远的。

    宋相思这么看着,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一旁的何旭东也在那喃喃,“怎么感觉韩连长的身手,比起之前还要来的狠辣了。”

    “应该是哥凶猛吧,哥好厉害啊。”

    听到这话,宋相思看了过去,下一轮的比赛已经开始了,韩非深面无表情,依旧讲究快准狠的将人撂倒,再看韩非深的动作,简直快到可怕,让人都觉得诧异。

    看到这一幕,宋相思拧起了眉头,“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只是部队里的比赛罢了,韩非深这个人一向来有自己的分寸,绝对不会这么下这么狠的手,可是现在几乎每一个跟韩非深对上的人,都是惨叫连连,有几个起都起不来的,这其中如果没问题,宋相思都觉得奇怪。

    毕竟她了解韩非深,知道他一向来都会有分寸,也对兄弟重情义,这样的比赛,绝对应该是有留一手的。

    她抿了抿唇,问了一句,“东子,今天有没有察觉到非深不太对劲?”

    “没什么啊,还是那样,不过一大早的五百米,韩连长又破了记录,那速度快的,我都是觉得不是人类。”何旭东想了想,回了一句。

    这话听着,让人更觉得诧异,宋相思想着,也说不定可能是自己想多了,这几天她忙着补习,也没这机会去观察韩非深,可能是因为他想要快点结束,所以下手重了一些。

    想着这个,宋相思的面色还是不太好看。

    很快比赛就进行的差不多了,韩非深毫无意外的是留下来的那个,接下来要比的,就是丁鹏志,只要赢了丁鹏志,韩非深就是第一名了。

    只是此刻。

    韩非深总觉得自己的心跳快速的跳动着,耳畔的那些声音,都像是被模糊了一般,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太过于陌生。

    他的眉头紧紧的拧着。

    耳畔边是兄弟们的叫喊声,有的再叫韩连长加油,有的在叫丁副连长加油,这热血的场面,可是让大家都非常的期待。

    看到韩非深,丁鹏志的眉头也微微蹙起,怎么觉得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惨白的很,不过刚刚他看过手脚,这手脚,可是比起以往都还要来的凶猛。

    想到等会儿的比赛,说不准自己直接被踹飞都不一定。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话的时候,却转而想到,石晓跟自己说的话。

    媳妇说,要赢。

    全力以赴的赢,这样她才不会在宋相思的面前受委屈。

    哪怕丁鹏志敬重韩非深,也欣赏韩非深,可他却不愿意石晓吃苦,这是自己娶回来的媳妇,他没让她享福过。

    这一次,他需要的是证明自己。

    想到这,他微微变换了脸色,看向韩非深,“韩连长,开始吧。”

    “加油+连长加油!”

    “丁副连长加油!”

    这都是兄弟们的助威。

    对于谁赢都无所谓,只是这样的场面,大家都忍不住热血沸腾了起来。

    不过这其中,还是有些怨声载载的。

    大家都在说韩非深下手实在是太重,有好几个兄弟,竟然连肋骨都断了,直接就送到了医院里去了。

    对于这些一孪生,韩非深只觉得听觉被放大一百倍一般,他微微眯起眸子,目光灼灼,朝着丁鹏志点头。

    如果没有韩非深这个对手的话,或许丁鹏志,也是个不错的,他在部队里的时间比韩非深久,很多方面都很努力,这一点毋庸置疑。

    等两人开打的时候,场面一度激烈。

    这格斗类似于近身肉搏,因为是部队里的兄弟,所以不会有任何的武器,两人一开打,最先沉不住气的就是丁鹏志了。

    他先发制人,直接上手,就是一直拳速捣韩非深的面部。

    对于丁鹏志的行动,韩非深面无表情,微微侧过身子,就轻松的躲过,虽然说丁鹏志很快,可是韩非深却丝毫没有半点的紧张或是凌乱了马脚。

    这一上场,就让韩非深不像是自己,目光里充满了傲然和冷意,像是有着嗜血在眼底,对着丁鹏志的是动作,每一招都是直击要害。

    丁鹏志压根没有还手的能力,拖了一段时间,就发现了这其中的不对劲,她不是没有和韩非深对手过。

    可是韩非深强归强,从来都是有自己的分寸的,根本不会这样,不像是来比赛的,反倒是像是要来要了自己的命!

    丁鹏志只能护着自己,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这场对决,压根就是关于韩非深的一场绝杀。

    丁鹏志拖着,这个举动很快让韩非深有所察觉,他的眸色暗了几分,必须要速战速决了,他的脑子疼得厉害,只想着赢,脑子里几乎至于这么一个想法,他直接一个横扫过去,正巧丁鹏志被打了一个正着,但韩非深并未有格挡的意思,直接弄住丁鹏志的腿将其摔倒,

    被弄摔倒的丁鹏志,迅速的翻身而起,直接将韩非控制住,找到了机会的丁鹏志,拳头像暴风骤雨般打向韩非深。

    疼痛感在这一瞬间传来。

    韩非深却没有一点感觉,他心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自己的身体竟然没有痛感,也感觉不到疲惫,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见到这一幕。

    石晓心跳加快,心里头多少有些担心,可想到之后的事情,只能让自己的丈夫吃点亏了。

    而远远看着的宋相思,脸色却是越来越差,双手紧紧的攥着,死死的咬住下嘴唇。

    一旁的韩晓笑觉得奇怪,“嫂子,为什么会这样,哥……不像是哥了。”

    被丁鹏志打的韩非深,没有半点表露出来疼痛感,这让人几乎觉得可怕。

    就连何旭东这傻愣子,都察觉到了不对劲,“思思,韩连长之前和别人对打过,可是从来没有这样,招招下狠手,这是怎么回事,而且刚刚丁副连长还击的时候,韩连长难道不痛么。”

    “一定有问题,”宋相思回头看向何旭东,“你现在去把冯医生叫过来,我看非深的样子,估计一定是出了问题。”

    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

    这一定是石晓在背后做的。

    想到这一点,宋相思咬紧了牙关。

    这笔账。

    她记下了!

    现在训练场上安静的很。

    韩非深的反应迅速,直接用手遮挡住对方的猛击,随后一脚踢中了他的腹部,丁鹏志吃痛,却更为的气势如虹,后退几步之后,韩非深面无表情,仿佛罗刹,他直接上前,时刻寻找着韩非深的破绽打算快速近身。

    察觉到丁鹏志的想法,韩非深故意诱敌,露出自己的破绽,见丁鹏志眼睛一亮,朝着迅速的出手,他冷光泛起。

    直接一记高鞭腿正中丁鹏志的头部,随后又以一后旋踢再直接把丁鹏志踹倒。

    这动作快、准、狠。

    丁鹏志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头晕目眩,随后就被撂倒在地,刚准备起来,韩非深却是直接腾空膝击,让丁鹏志闷哼了一声,全身爆红,瞪大了眼睛,却是没有半点能够在反击的权利。

    全场静默。

    刚刚最后的场面。

    实在是太过于震撼。

    刚刚那一幕,他是怎么出手的,大家都没怎么看清楚,只知道这动作快的很,也比谁都要狠。

    韩非深的头疼得厉害,身体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一般,越来越兴奋,丁鹏志已经飞出去一丈远,直接吐血出来。

    看到这一幕,石晓睚眦欲裂,尖叫了一声,就冲了过去,“大志!大志!”

    这一会儿。

    就连再看的徐泽国眉头都紧皱了起来,刚刚韩非深下手实在是太狠了,也太重了。

    石晓冲过去就哭,周围有士兵过来,要把丁鹏志抬走,她就哭得更厉害,直接指着韩非深就骂。

    “韩非深,你不是东西!大志是你的手下,你竟然为了赢,想要他的命啊!你们可是兄弟,你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

    此时周围听了这话,也是议论纷纷。

    “是啊,韩连长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这么狠。”

    “刚刚我看了都不敢说话,还好我没参加,不然不是残废,就是没命。”

    ------题外话------

    盒饭热好啦,下一个快来领。

    求票~

    推荐乔凝文《农女很闲》

    穿越成农女,孙紫泪汪汪。

    娘不喜,爹算计,惟有阿婆疼孙紫。

    望着低矮简陋,破旧不堪的旧屋,孙紫把牙一咬,除了撸起袖子干,还有什么招儿?

    斗渣爹,玩渣娘,亲事统统都搅黄。

    可是……看着眼前大红喜袍,孙紫欲哭无泪。为什么刚出狼窝又进虎穴?

    等等!说好了自己换,你特么把我亵裤都脱了是几个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