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第184章 先把家给我成了

时间:2018-06-30作者:潇湘宝宝

    徐泽国没有孙女,儿子女儿生的各个都是孙子,根本就没有体会过孙女的贴心,还是这一次的意外被人陷害,到了宋家村,才体会到了要是有个孙女的好处。

    这宋相思完全就是满足了徐泽国对孙女的要求,不仅贴心,还细心,各方面都做得好,在牲畜队里,一直都在照顾几个年纪大的,除了徐泽国喜欢之外,其余几个都是喜欢的很,毕竟这样的女孩子,善良又贤惠勤劳的人,水能不喜欢的呢。

    在徐泽国看来,这已经跟是自己的孙女没区别了,那么作为宋相思的娘家人,他肯定是要帮宋相思的,生怕韩非深这人,光顾着工作,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关于这些的事情,可是徐泽国看的出来,宋相思的心里头,可都是韩非深啊。

    只有在说到韩非深的时候,宋相思的眼睛里才会有光的存在。

    听到这话,韩非深微微蹙起眉头,只道:“结婚申请和请假条刚刚上交,只是夏团长最近刚好有事情外出,所以耽搁了。”

    有些情况,韩非深自然不会全部跟徐泽国说,这毕竟会显得有些小人行为,显然韩非深并不是这样的人,再加上夏团长对他也算是有恩,这一点是无法磨灭的,即使现在恶意压下自己的申请,让韩非深有些失望,可是一码事归一码事。

    “这夏国平也真是的,这自己手底下的人结婚,就应该在有事情之前,就把事情给办好啊,让你在这里干等着,到时候媳妇娶不着了,他赔给你么!”

    说起来,徐泽国就有些生气。

    听他这么说,韩非深心里不免觉得好笑,恐怕夏国平那边还真的是想要赔个媳妇给自己,只是他不想要罢了,对于说上级领导的事情,韩非深适当的保持了沉默,不做评论。

    两人一路逛到了训练场,身后跟了几个兵,不远处,就瞧见江国盛朝着这边的方向小跑而来,然后敬礼问好,“首长好!”

    徐泽国笑着道:“低调一点就好,我这一次过来,在这里会留一段时间,刚好你们的老首长不是调遣了么,我就暂时来替补这位置。”

    见到是徐泽国来,江国盛自然是心中敬畏,这可是革命的老同志,再加上先前的时候,还被陷害再教育,如今回到原来的位置,也是够让人敬佩,上边对这位首长很重视。

    江国盛回头看向已经排好的兵,中气十足的大声道:“向首长问好!”

    “首长好!”

    大家的声音都非常的洪亮,听得人就精神奕奕的。

    因为徐泽国的到来,所以夏国平即使外出,也只能灰溜溜的回来,这毕竟是大领导下来看看,等到了晚饭点的时候,食堂还特意想要给徐泽国坐一桌,只是徐泽国什么苦没吃过啊,哪里还会搞什么特殊情况,直接就拒绝了,跟着韩非深和江国盛,就去食堂里搓了一顿。

    夏国平是晚饭点回来的,吃完饭之后,就安排了徐泽国去大礼堂,看文工团的表演。

    大家到了晚上,自然都是有精神的很,再加上大人物的到来,难得有这样的气氛,能看一会儿表演,都是高兴的很,一个个小年轻的,吃完饭就早早的在那排队等候着了。

    瞧见夏国平,徐泽国淡淡的说道:“夏团长倒是忙得很,我这边来的有些不是时候,让你百忙之中还得赶回来。”

    “哪能啊首长,你这不是折煞我么?”夏国平笑着道:“首长来了,是我们的荣幸啊,赶紧进去吧,咱们这的文工团,表演可是一流。”

    “是么,那得好好看看。”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去。

    韩非深和江国盛走在后边,见到这画面,又想到先前韩非深和徐泽国的关系,江国盛忍不住道:“怎么看你跟徐首长的关系挺好,先前护送徐首长去桐城的时候,有见过面?”

    “没有,只是徐首长下放的位置,刚好是宋家村,”韩非深回了一句之后,顿了顿,面色平静,才继续道:“因为打过招呼,所以安排的队,是比较清闲的,刚好相思就在牲畜队里,照顾过徐首长,我前一次回去定亲的时候,去看过首长。”

    一听是这么回事,江国盛这心思立马转动了起来,让韩非深去跟徐泽国说夏国平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了,毕竟韩非深的脾气,就是那样的,别人对他有恩,他肯定不会做出伤害对方的事情,宁愿自己吃着亏的人,而自己的身份,说这些的话,也不太合适。

    他摸着下巴,有些若有所思的。

    进了大礼堂之后,表演已经开始,主持人报完幕之后,就见舞蹈上台,随后吹号的,最后个压轴节目自然是周琴琴的独唱。

    一看到周琴琴,徐泽国眼眸含笑,慈爱的说道:“这就是老周家的孙女?”

    “是啊,琴琴这丫头在文工团里,也是出类拔萃的,首长您听这声音,清脆悦耳的,好听的很。”夏国平笑着回了一句。

    徐泽国一边听着一边点头,觉得周琴琴唱歌也确实是好听。

    等节目表演结束之后,夏国平送着徐泽国去了招待所,这边分派给徐泽国的新住所,还没有整理出来,要过几天,而江国盛跟韩非深打过招呼之后,直接就回了家,到的时候,叶敏正在那织毛衣,留了一盏煤油灯,听到门边的动静,抬眸一看,就见江国盛回来了。

    见到人,叶敏说了一句,“回来了啊。”

    “嗯,你先别织毛衣了,跟你说今天新首长来了。”江国盛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叶敏不以为然,“这首长来了就来了呗,你们这的领导多,又不是什么稀罕事,怎么人一来,我连毛衣都织不成了?”

    “你怎么说话都是刺?”

    “我为什么说话都是刺,你心里就没点数?”叶敏撇了撇嘴,随后道:“这几天我看非深这结婚申请还没下来,我替他着急,不想搭理你。”

    江国盛脱了外衣挂在了墙上,听到自己媳妇这话,不免苦笑,“我这不是在想办法么,这换了个新首长来了,正好就是非深的救星来了。”

    一听到江国盛这么说,叶敏手里头的毛衣立马放了下来,抬眸看向了江国盛,面上有些疑惑了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首长能帮咱们?可是人凭啥啊,无亲无故的,就去得罪夏团长?”

    这得罪夏国平倒是小事情,但是这夏国平身后的可是苏家,还有周家,这两大家族,人脉可不轻啊,这事情实在是没必要。

    “我刚刚听非深说了,先前徐首长不是下放了么,就是下放到了宋家村,刚好非深的未婚妻,照顾过他一段时间,我想这人一定念旧情,咱们把事情说一说的话,说不准就成了。”江国盛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不然的话,是真的想不到别的办法。

    这上头要不想批准你的假期,那还真就没办法,可如果徐泽国能帮忙说一句的话,估计会好很多,再说了夏国平把人的结婚申请扣下来,完全是没道理的事情。

    叶敏皱起眉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非深自己去说?”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非深能有现在,还是多亏了夏团长的,要真是越级去找的话,往后这部队还想不想混了?这领导就是领导,但凡他的级别没够到,那么非深就得听着,这就是部队的规矩,”江国盛抿了抿唇,随后道:“我的话,也不好去说这些。”

    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叶敏翻了个白眼,“你这说的不是屁话么,要换你这么说的话,啥都不能做,啥也不能说,那不是全都是瞎话,你回来就是存心气我的吧。”

    “不是啊,媳妇你别急,我话不是还没说完么,”见叶敏这嫌弃的样子,江国盛有些委屈,却只能继续道:“我和非深都不适合掺和,但是你不一样啊,你可以去说,明儿个在食堂里,到时候你找个机会,把事情跟首长说了,不过你别说得太直白,得罪了人总是不好。”

    到时候说的时候,还得找个没人的时候,不然的话,就怕被盯上。

    这种事情,若是其他人恐怕躲避都躲得来不及,可也就只有江国盛和叶敏这样,跟韩非深关系好的,才会这么上心了。

    听到这话,叶敏点点头,“我看行,反正我是个妇人,就当是唠嗑,不过你也别让首长去食堂吃饭了,索性请到家里头来得了。”

    “这太明目张胆了,就在食堂。”

    江国盛看的比叶敏清楚,有些事情,自然做的会有分量一些。

    两夫妻把这事情一商量订下后,就决定明天吃饭的时候,跟徐泽国说一声。

    等到第二天。

    一到了午饭点,叶敏就去了食堂,还帮着忙打了饭,等一看到跟自己丈夫在一块的韩非深和徐泽国之后,忙朝着人挥了挥手,示意人来这边。

    瞧见叶敏,江国盛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我家媳妇。”

    “看来你们夫妻倒是感情好的很,吃饭都在一块,那我和非深就不打扰你们夫妻了。”徐泽国看两夫妻的关系好,便想着跟韩非深换张桌子吃饭。

    听到这话,江国盛赶紧道:“这有什么打扰了,就一道吃吧,不然我让我媳妇回去算了。”

    “你这人,对媳妇怎么能这么粗鲁。”徐泽国不赞同的说了一句,看出江国盛的坚持,便还是跟着人一道去吃了饭。

    见到徐泽国,叶敏倒是自来熟的很,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指了指桌子上的菜,“这饭菜我都已经打好了,就不用再去打了,要是不够吃,我再去。”

    “够了够了,江指导员,你这媳妇倒是娶得好,哈哈哈。”

    一旁的韩非深,见叶敏和江国盛怪怪的,心里头莫名的预感,这刚落座,徐泽国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韩连长啊,你的请假条还有结婚申请,我这边先批了,你赶紧去买了车票,明天就给我启程,要是行的话,现在就给我走。”

    这徐泽国心疼宋相思,可不想她等这么久,所以昨晚上回去招待所的时候,在路上就跟夏国平把事情说了,这有了首长主动开口说这话,就算夏国平有心把事情压下来,也是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自己本身就觉得自己的妻子做的不对,只是出于不想要因为这个有矛盾,才选择牺牲了韩非深。

    现在徐泽国这么一说,夏国平也算是松了口气。

    听到徐泽国的话,韩非深倒是有些意外,这事情一般都不会越级处理的,唯恐这样,影响会不好。

    见韩非深的神情,徐泽国猜出了这小子的想法,“影响什么的,我想这个面子,夏团长还是会给我的,你的话,当务之急,是先把家给我成了,别的到时候再说。”

    “我知道了首长。”韩非深回了一句。

    而一旁本来还在想办法的叶敏和江国盛,听到两人的对话纳闷了,这是啥情况啊,自己这话都还没说呢,就已经解决了?

    这一顿吃的,叶敏有些懵。

    等回去的时候,叶敏越想越觉得不是这回事,趁着江国盛还在办公室里,又回头跑去找了江国盛,进门的时候,就瞧见他一人,她看了看四周,问了句,“非深呢?”

    “回去整理行李了,让人去买了火车票,估计能赶上下午的火车。”江国盛回了一句,见叶敏又跑过来找自己,拿过茶杯抿了一口,问了句,“你咋又回来了,有什么事情?”

    叶敏坐到了位置上,回道:“你不是说非深肯定不会跟首长说么,现在是啥情况?”

    “估计只是说了,没批结婚申请和婚假,其他的都没说,”看自己妻子那样子,江国盛又说了一句,“既然非深的事情解决了,咱们就别想了,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听到江国盛这么说,叶敏瞪了他一眼,“我现在觉得你们部队里,也一点都不安生,这憋屈的很,要是之前你回来跟我结婚的时候,也有人看上你的话,是不是也可以把你的结婚申请给扣了,逼得你跟别人结婚?结果因为官大一级压死人,受了这份委屈,还得忍着,什么也做不了追究。”

    “你这话说的,知道你不高兴,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江国盛揉了揉太阳穴,抿唇道,“就算把事情闹大了,对非深也没什么好处,等回去结了婚了就好,就没人打他的主意了。”

    有些事情,哪怕心里头都是气,也只能这么忍着,冲动并不能解决问题。

    *

    苏华刚从练功房出来,一路上遇到人,朝着自己点头致意,喊苏老师的,她都微笑回应,正准备回大院去洗个澡,结果就在门口,瞧见了穿着军装的韩非深,正拿着类似假条的东西,门口的哨兵看过之后,就让人出去了。

    一看这场景,苏华赶紧走上前,这时候韩非深已经走远了,她叫过了看门的哨兵,问了句,“小刘,刚刚出去的是韩连长?”

    听到苏华的问话,叫小刘的士兵赶紧做了个敬礼的姿势,叫了一声团长夫人,才道:“报告夫人,是韩连长。”

    “他这是去哪里?”

    “韩连长请了两个月的长假,这边是假条。”小刘回道。

    苏华心里头一紧,把假条仔细的拿过来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了自己家那口子的签字,这脸色顿时难看的很,只是面上不好表露出来,这带着怒意,就直接匆匆的去了夏国平的办公室。

    这门都没敲,是虚掩着的,苏华直接一推,就冲了进去。

    夏国平正在喝茶,听到动静抬起眸一看,结果就瞧见了苏华这满脸怒意的样子,心中顿时明了,刚想开口说话,却直接被苏华打断,她大步走到了办公桌的面前,冷笑连连。

    “夏国平,我想你应该给我个解释。”

    ------题外话------

    下一章,就打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