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178.很好的机会(二更)

时间:2018-06-25作者:潇湘宝宝

    宋相远干完活之后,身上还都是泥巴,直接去端了盆水在那清洗,至于宋相思的话,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在牲畜队里洗的差不多了,看着宋相远,宋相思有些别的心思,直接就走到了她的身边,然后盯着宋相远。

    说句实话。

    自己的大哥,长得还是不错的,比起宋连生几个来说,五官显得更俊朗一些,可以说是偏小白脸的那种女气,大家都继承了宋母的好样貌。

    不过现在人的审美,可能会偏向于庄稼汉的类型,长得太秀气的不会干活,总是觉得那种黝黑肌肤的,长得又偏男人的,才叫做长得好的,至于宋相远这种,在后面的几年才会流行起来,现在的话,可能还是没有那种浓眉大眼的吃香。

    当然这只是长辈的看法,而对于女孩子来说,当然是希望自己的老公,长得好看了,像是宋相远这样的,在村子里也是排的上名气的,不至于妹妹这么好看,而哥哥平平无奇,也难怪陈小燕,会有点心动了。

    说起来,陈小燕似乎到村子里面都已经好几年了,才村子里这么久,也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没有城里女孩子的脾气,这样的人倒是还挺配宋相远的。

    再说了,陈小燕长得也挺好看的,比起黄莉什么的,要好看多了,加上在村子里面也一直都评论不错,如果两人真的能成,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啊。

    想到这,宋相思这打量着自己大哥的目光,就更赤裸裸了,无论如别,都不能让宋相远跟前世那个大嫂在一起,没有感情不说,还总是吵架,每次看到大哥身心俱疲的样子,深深的让宋相思感觉到,婚姻的重要性。

    不得不说,宋相思的目光还是过于灼热了一些,宋相远这洗完身上的泥巴之后,一抬眸就瞧见宋相思这么盯着自己,似乎在算计什么似得,不由吓了一跳,“小妹,你老是盯着我干嘛?”

    “大哥,我觉得小妹在算计你,我看着她已经很久了,从进来就一直盯着你,”宋相庭在一旁,忍不住说道,还多了些看好戏的神色,“大哥我觉得你要小心一点,小妹这人最是鬼灵精怪了。”

    听到宋相庭的话,宋相思直接奉送了他两个大白眼球,“二哥,没有人跟你说话,你可以不说话的。”

    “大哥你看小妹这样,肯定是被我猜中了。”

    看宋相庭这模样,宋相思不愿意跟他计较,随后看向宋相远,摸着下巴笑眯眯道:“大哥,你认识小燕么?”

    “认识啊,不是在咱们村待了好几年么,是个挺贤惠的女孩子。”宋相远不知道宋相思的意思,就随口说了一句,在知青里面,说实话,陈小燕算是最顺眼的了,又勤快,长得也不差,没有半点城里人的娇气。

    听到这话,宋相思心里头有了数,只要自己大哥不讨厌s陈小燕,那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性,她笑的越发深了,“我也觉得小燕姐是个不错的,前些日子农忙的时候,她一定都没有说自己苦,也不偷懒,还帮着忙干活,一点都不像是城里面的姑娘,做什么都很积极,这种心态很重要、”

    “是啊,现在新来的一批知青,都没有之前的那几个要勤快,都喜欢偷懒,不爱干活,还以为自己赚到了一般。”宋相远想到另几个知青,忍不住就有了对比,不免感慨了一声,这人与人之间,还真的是不一样呢、

    看宋相远对陈小燕的评价高,宋相思心里头就更有打算了,随便借口说了一句,就回了房间。

    现在看来,自己得给大哥和陈小燕来点相处的机会,自己大哥是个木头,根本不开窍,对感情什么的,肯定也粗心的很,至于陈小燕也是个羞涩的主,现在看起来,估计在前世的时候,就是一直喜欢大哥的,只是一直都没有开口。

    想到上一世,宋相远结婚的时候,陈小燕并没有出席,那时候还听人说,陈小燕在屋子里面哭,那时候宋相思并没有把这两件事情想到一块,现在在看来,估计陈小燕喜欢宋相远已经很久了。

    这样的姑娘,值得被珍惜!

    至于宋相远,看着宋相思进了房间,有点觉得莫名其妙,忍不住问了一句宋相庭,“相庭你说小妹无端端的说起陈小燕同志做什么?”

    “不知道啊,可能就是随口说吧。”除了宋相远,宋相庭也是个木疙瘩,对男女之事是属于粗神经的那种,并不知道这些,当然也并不在意这些。

    宋相远更觉得纳闷,“总觉得小妹说起这个,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然不会无端端的说起。”

    最近家里头没有张菊月在,吃饭的时候都安静了不少,而张菊月在宋爱昌家,当然也是不会消停的,不是跟两个孙媳妇吵架,就是跟自己的儿媳妇吵架,要是有人敢顶撞她的话,这老太太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总归是长辈,这么闹起来,肯定不好看,只能勉强忍着凑凑。

    这事情,还是宋母在饭桌上提起的,昨晚上的时候,老太太又跟小兰吵了起来,原因是因为,小兰让自己的丈夫帮忙洗孩子的衣服,因为抱着孩子脱不开手,结果被老太太看到了,这老太太疼孙子,哪里会忍得了这事情,直接就把小兰给骂了一顿,那骂的叫一个难听,弄得家里头晚饭也没吃好。

    第二天于萍,气的跟宋母说了一遍,只是能怎么办呢,把老太太打死么,还是跟老太太一样闹?根本不可能,这老太太只要躺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就没人敢上前,一上前就是叫死叫活的,说自己被打,弄得谁也不敢招惹。

    听到这些,宋相思不由感慨,果然是张菊月的作风。

    *

    另一边知青办。

    黄莉因为知道了宋相思和于保的事情,就想着去写举报信,只是写完之后,就发觉有些不太对劲,要是说自己给了,宋会计不相信怎么办,想到这里,黄莉又去找了宋水秀,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一遍。

    听到黄莉的话,宋水秀觉得也是如此,想到这,她索性道:“要不你送信的时候,就跟宋会计说,约好一个时间来抓女干,到时候咱们想个办法,让于保把宋相思骗来,这样的话,岂不就是人赃并获?”

    “让于保把宋相思骗来?”黄莉有些不愿意,自己的男人睡了别的女人一次还不够,这是还要再睡一次的意思?

    看出黄莉的神色,宋水秀心里头当然明白,她是怎么想的,只能循循善诱,“黄莉,你要想啊,如果这一次不抓住机会的话,后面可能于保跟宋相思还是会偷情的,到时候不是让她逍遥了么,反正宋相思跟于保已经发生了,一次两次的又有什么区别呢,现在你要是不狠下心,往后我就怕于保会被宋相思这个狐狸精给迷住了眼,说不准都不要你了。”

    这话一出,像是重锤一般,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假,很有可能真的会是如此,毕竟宋相思长得好看,这男人嘛,都是喜欢长得好看的女孩子的,这一点完全不用去意外什么,黄莉索性咬了咬牙,应了下来。

    “没错,秀秀你说的对,如果我这一次软心了,那么下一次就毁不掉宋相思了,像她这样会勾引人的女人,那么多男人为了她心心念念的,说不准之后于保就变心了,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对啊,所以你不能心软,一定要抓住这一次的机会,不然的话,往后咱们只能一辈子被宋相思踩在脚底下,就连男人都被宋相思抢走。”宋水秀苦口婆心的说着。

    这话几乎都说到黄莉心坎里去了,她直接点点头,“我知道了秀秀,那就按照你说的做,不过这事情于保还不知道我知道了,让他去约宋相思的事情,谁去说啊?”

    “没事,我自然有办法,等我拿到准确的时间,你就去拿着信找宋会计。”宋水秀当然早就想到了办法,她现在是恨不得宋相思身败名裂。

    听到宋水秀的话,黄莉现在是什么都听她的了,“好,那到时候秀秀姐你再来找我。”

    “行。”

    两人约定好,就直接离开了,看着黄莉离开的背影,宋水秀的唇角微微勾起,还真是个蠢货,她看黄莉走远了,才去找了于保。

    于保正好洗完澡,看到宋水秀来,心里头早就明了,这人是来找自己干什么的,估计就是为了宋相思的事情。

    看到于保,两人寻了个地方,宋水秀想了想,开口道,“对了,下一回你准备什么时候找宋相思,你要是在不找她的话,她的未婚夫回来了,可就没你的位置了,而且这女人要多来几次,才会对一个男人死心塌地的,先前我还听说,好像先前在牲畜队里的下放人员,还寄了信给宋相思,说不准可以帮到你回家。”

    她知道,于保之所以对宋相思下手,就是想着要回去的事情,毕竟那牲畜队里的几个,可都是厉害的人物,从走的那一天,这小汽车来接,可是气派的很。

    想到这,宋水秀的心里头也有些嫉妒了起来,想着如果是自己在牲畜队里的话,那么这些人脉可都是自己的了,只是可惜,都被宋相思那个贱人,给捡走了便宜。

    听到宋水秀的话,于保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可他没有直接回绝,只是想了想道:“那等我空了,去找一趟宋相思。”

    “不如等后天的下午,她大概三点多就会下山,那时候咱们都在上工,你可以溜回来,你觉得怎么样?”宋水秀其实还是嫩了点,这心思都摆在了脸色。

    看宋水秀这模样,还主动给自己想时间,于保就觉得这人肯定有原因,不过他不动声色,“那我得去问问相思,你也知道,这人烈性的很,要想把人弄到知青办,不太容易。”

    “那就下药啊。”宋水秀心念一动,直接开口道,前些日子,她到村支部的时候,无意之间,看到宋会计的抽屉里,有些药放在那,还写着迷药二字,也不知道怎么的,宋水秀觉得这东西可能有用,就偷偷弄了点在身上。

    现在看来,正好用的上。

    听到宋水秀这话,于保挑了挑眉,“你有药?”

    “我那里刚好有一点,你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

    “行啊,那你给我。”

    于保倒是来者不拒,直接答应了宋水秀,看他答应,宋水秀心里头激动,忙应承了下来,承诺明天给他,等于保进去之后,她才去找了黄莉,把事情说了一遍,还有就是地点。

    这一趟子来,不算是无功而返。

    等宋水秀之后,于保一直都在看着,而在房间里的吴波,看两人这么神神秘秘的,忍不住问道:“刚刚宋水秀找你干嘛?”

    “不是什么好事情。”于保随口回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吴波,“反正我说过会帮你的,我先出去一趟。”

    也没有等吴波回话,于保就出了门,直接朝宋相思那边走,他可是得通风报信去,不然的话,自己可就要遭殃了。

    等找到了宋相思之后,在听过于保的话,宋相思心里头有了打算,直接道:“你拿到迷药之后,找个机会给宋水秀喝了,还是按照她的地点,到时候我会出现,不过后面具体怎么样,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嗯……”在宋相思的面前,于保还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毕竟这泼辣的劲,他是已经算见识到了,“那到时候事情成了,那件事情,你就不会说出去了对么?”

    看于保这样子,宋相思笑了笑,只是道:“我要是不说出去,你就一直都有个把柄在我手里,我要是说出去,你大不了破罐子破摔,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

    不得不说,宋相思是个聪明人,听到这句话,于保又一次感慨,自己怎么会惹了这么个恶魔的。

    幸好的是,这几天他发现小于保还是可以用的。

    等通风报信完之后,于保才回了知青办,等到第二天,黄莉的举报信就写得差不多了,而宋水秀的迷药也拿给了于保,一切似乎都按照这宋水秀的方向走。

    想到到时候,宋相思会在所有人的面前,露出丑态来,宋水秀的心情就说不出的好。

    黄莉干完活之后,到了中午吃完饭,才去的村支部,村支部里倒是凑巧,刚好之后宋会计一个人在,黄莉拿着举报信还有些紧张,但是想到宋水秀说的话,心里头又不停的告诉自己,为了幸福,必须要进去。

    她敲了敲门,等宋会计让她进去之后,黄莉才鼓起勇气走了进去,看四周围都没有人,她走到了宋会计的面前,把信放在了办公桌上,深吸一口气道。

    “宋会计,我是知青办的黄莉,我今天过来,是要跟你举报一个作风不检点的人。”

    “哦?”宋会计觉得有趣,这委会都没了,跟自己举报的话,挺多也就是受人指指点点一下罢了,只是宋会计看黄莉长得还可以,心里头多了些别的心思,他面上还是笑眯眯的,非常和蔼,“黄同志你说吧,要是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听到宋会计这么说,黄莉的心稍稍落下了一些,把写好的信往前推了推,她道:“事情都在信里面,一五一十的,宋会计都可以看。”

    “那好,我看看。”

    宋会计拿起信封,拆了之后,把信纸摊开,等把黄莉写的都看完了之后,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倒是没想到这举报的竟然是宋相思,而且说的还有根有据的。

    他本来是想要压下的,毕竟这宋相思是自己村子里面的人,可随后想到,何阳现在对宋相思还是心心念念的,要是等宋相思的名声毁了,自己这侄子,说不定就想通了。

    想到这,宋会计觉得这完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题外话------

    下面就是自讨苦吃了~

    求票票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