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176.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二更)

时间:2018-06-24作者:潇湘宝宝

    今天这一天下来的,让于保真的是吓得够呛。

    这摩擦了半天小于保,都没怎么起反应,于保有点害怕了,安慰着自己应该没事情的,毕竟现在刚受伤,还有些痛,要是强行起反应,也不是一件好事情。

    于保这么跟自己说着,心里头却依旧烦心的很,身上也痛的要死,低头一看都是青青紫紫的,这宋相思下手可真是够狠的。

    穿上衣服,于保就走了出去,到了屋子里的时候,吴波已经在了。

    看到于保走进来,不由皱了皱眉头,“你这怎么回来的这么晚,今天又去跟周晶晶约会去了?”

    “你就别担心我了,”于保的心情不是很好,估计也没有人会在发生这种事情之后,还能保持着好心情的,自己可以说是自讨苦吃,莫名想到了宋相思跟自己说的,于保抬眸看向吴波,“话说,你是不是真心喜欢宋水秀的,要是不喜欢的话,她怎么样,你应该也不会在意吧?”

    之前听吴波说过,对宋水秀顶多就是因为她的身份,加上人又是自己倒贴上来的,这吴波也就没有拒绝,顺其自然的就在一起了。

    这一次要设计宋水秀的话,还是得问一下吴波的想法,要是他喜欢松树秀的话,那么自己这么一设计,就怕吴波把自己的事情给抖出去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于保可不是个傻子。

    如果吴波对宋水秀也就是一般的话,似有似无的关系,那么于保就更能放心的去做这些了。

    听到于保的话,吴波倒是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干嘛突然问我这个?”

    “没事,就是想问问,最近我看宋水秀,似乎有点想要跟你结婚的打算,我就想问问看你怎么想的。”于保随口说了一句,自己跟宋相思的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对他不利。

    吴波抿了抿唇,对于于保的话,两人住在同一个屋子里,加上都是一个地方的人,当然也就关系还可以,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可没想过跟宋水秀结婚,我爸妈前几天寄过来的信,你也是看到过的,她们给我找了个不错的姑娘,是个城里的,让我找个机会,就赶紧回去把事情给办了,我这里正在头疼着,怎么跟宋水秀说这件事情,不过在此之前,这件事情你可别告诉宋水秀啊。”

    要是跟人说了,估计自己想要回去的事情,就不一定回去的了了,吴波跟宋水秀相处了一段时间,也算是知道,这个女人的心思可重着呢,要是知道自己的想法,绝对会搞破坏的,加上宋家村又是宋水秀的地盘,自己只不过是个知青罢了,要是被陷害,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说不准在宋水秀的陷害之中,就被害的,永远都没办法回去了,这可不是吴波想要的。

    他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想找个办法,可以让自己回去,而不是永远的留在这个村子里,做什么农村女婿。

    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听到吴波这么说,于保算是松了一口气,他转了转眼珠子,刻意上前,凑近了吴波,“吴波你说,要是我帮你这个帮,你准备怎么还我这个人情?”

    “你要帮我?”吴波愣了愣,没想到于保会这么说,当下有些激动了起来,连忙抓住了他的手,“你准备怎么帮我?”

    “这个嘛,到时候你听我的就知道了,我要是做什么的话,你都不要管,反正绝对帮你把宋水秀给解决了,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影响到你回城里的事情,你看怎么样?”

    这话说的,还真是诱惑的很。

    之前就发现宋水秀这人胡搅蛮缠的很,自己要是稍微有点不顺从这人的心,宋水秀就会想办法让自己害怕,甚至于她之前还威胁过自己,说自己要是敢跟她分手的话,就把自己家的事情说出去,告诉别人自己家里头是海外关系。

    这简直就是在胡闹,更是让吴波对宋水秀感觉到了害怕。

    要知道,自己只不过是跟她谈恋爱罢了,现在感觉就像是,自己只不过是宋水秀的奴隶,他一个堂堂男子汉,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情况,被人威胁。

    本来对宋水秀还有的那么一丁点的好感,更是让吴波被磨灭没了,他现在只想着要摆脱掉宋水秀。

    吴波点点头,表情认真了几分,“你要是真的能帮我,把宋水秀给解决掉,不要再来纠缠我,也不要害的我回不了家,那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行,咱们两个是兄弟,我肯定是会帮你的,再说了,这个女人可怕的很,老是动不动就威胁你,我都看在眼里,不把我们知青当人,咱们现在就要给她点颜色看看。”这一点于保自然也是知道的,宋水秀的心思城府,比谁都深。

    听到于保的话,吴波心里头多了几分感激,觉得自己摆脱宋水秀的事情,指日可待了,接下来就要想,该如何回家的事情。

    想到这,吴波不由想到了,今天在干活的时候,听到宋书记在那,跟别人在讨论关于大学的名额,似乎是说这明年,有个名额刚好能到宋家村、

    这让吴波起了点心思,他忍不住看向于保,“对了,今天中午,我听到宋书记在说,关于什么大学名额的事情,好像明年有个名额能到咱们这。”

    “就算能到,肯定也不是咱们的,”于保回了一句,撇撇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都是知青,这知青怎么可能会拿到大学名额,咱们的确是高中毕业,有资格上这个,但是吧,你觉得宋家村的名额,会给我们么?”

    这一点,于保看的比吴波清楚。

    只是吴波一想到,自己只要能够拿到这个名额,就可以回家,还能上大学,他如何能不心动呢,要是有什么办法,能把这个名额让给自己就好了,一时间之间吴波的眉头皱的紧紧的。

    看人在那想,于保也就随他在那做梦了,回到了自己床上,躺下去的时候,身上还是痛的厉害,不由苦笑,这宋相思还真是够辣的。

    只是可惜,自己想要报复都没有办法,毕竟把柄在人的手上,不过于保可是个小人,这一笔账,他还是记住了。

    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

    于保去了田地里干活,一直忙活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回到了知青办,做饭的是黄莉,这人喜欢于保,两人也是经常眉来眼去的,等到于保和吴波都过来吃饭的时候,就发现这饭都只剩下了一点点的玉米糊糊了,加上那么一丁点的野菜。

    看到只有那么点粮食,于保懵了,“黄莉,你什么情况,我们三个人呢,还有两个是大男人,一上午的活干下来了,你就让我们吃这个?你搞什么鬼啊!”

    这半天下来,本来就累得很,这干活累了,肯定是需要多吃一点的,先前都吃的挺多的,现在怎么就这么少了,想到这,于保不由看向了黄莉。

    而吴波看着这菜,也有些纳闷,盯着黄莉,希望能够给个解释。

    听到于保的话,黄莉当即委屈了,“之前咱们都吃那么多,这粮食当然不够吃了。”

    “那不够吃的话,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距离过年回去,咱们可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啊。”于保愣住了,心里头不由起了点怒火,想到前段时间,黄莉偷懒的事情,往后这粮食,分到的肯定少,心里头多少埋怨了起来。

    这光是埋怨不止,于保这人就是这样,加上昨天被宋相思给设计之后,心里头的怒火索性全都发给了黄莉,“要不是你好吃懒做的话,咱们的粮食也不会不够吃,前面农忙的时候,你还偷懒,你不知道咱们到这里,是做多少,拿多少的粮食么,我现在真后悔跟你的粮食放在一起!”

    这黄莉不仅工作喜欢偷懒,这吃东西方面,还是一点都不少吃的,于保的话,虽然也偷懒,可他当然不会说自己了,肯定要把责任推到黄莉的身上。

    现在听到于保这么说,黄莉更委屈了,嚷嚷道:“这又不是我一个人吃掉的,再说了,你敢说你不偷懒么,你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干嘛,我还每天给你们做饭,我有说过什么吗,你现在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是几个意思啊!”

    “好了好了,我想黄莉也不是故意的,咱们先吃吧,下午还有活要干。”吴波虽然心里头也郁闷,可这饭都没了,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够这样,先凑活着过去,等过年前,知青有一个多月的假期,可以回家去过年,熬到那时候就好了。

    这三人只能勉强的吃下去了,不过对于两个男人来说,这么点东西确实是不够吃的,可是能有什么办法,这不够吃,也只能这样。

    等吃完了以后,黄莉又被吩咐去洗碗,这心里头更是委屈,可是能有什么办法,自己都跟于保睡了,要是把人给惹怒了,自己以后还能嫁给谁啊。

    想着,心里头又觉得绝望。

    凑巧这时候,宋水秀过来知青办,看到黄莉在洗碗,也就没打招呼,直接进了吴波的房间,看到吴波和于保都在,她就主动打了个招呼。

    看宋水秀这样子,于保心里头猜测到,这人肯定是来问,自己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果然。

    宋水秀跟吴波说了几句,在吴波借口要去做事情的时候,宋水秀也没有挽留,又在房间里待了会儿,看着于保没有主动要跟自己说话的意思,心里头有些急了起来。

    昨天她明明看到于保早早的就去了后山,肯定就是去办事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才下的山,要是说没办成事,宋水秀绝对不相信。

    再且说,这宋相思就是个柔弱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抵得过于保呢,再加上他看准了,宋相思怕把事情闹大,肯定是不会声张的,但凡声张了,这名声可就是毁了啊。

    无论有没有做什么,被人拖进小树林的事情宣扬出去的话,这宋相思定亲的韩家,说不准就跟她把事情给退了。

    一想到这些,宋水秀这心情就是美滋滋的。

    她看于保不说话,只能主动跟于保提起这事情,不过在之前,她看了看外头,有没有人在,见黄莉洗了碗,把东西收拾好,都出去之后,才走到了于保的身边。

    “昨天的情况怎么样?”

    宋水秀也算是开门见山,直接就问了这件事情,不过要是再耽搁下去,等会儿估计于保就要去上工了。

    等宋水秀走到了自己的身边来,于保就猜测到,她是要问自己这些,现在果然如此,当然是觉得好笑,这女人的心思还真是明显。

    刚开始的时候,于保还是挺相信宋水秀的,不然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她,可是现在看来,这人完全就是再借自己的手,去陷害宋相思,想到这,于保就冷笑不已。

    要不是宋水秀的话,自己也就不会这样了,更别提后面,自己被宋相思反设计,还有小于保现在也站不起来了,想想这些仇恨,都放了一大半在宋水秀的身上。

    于保甚至敢肯定,只要自己把事情跟宋水秀说了,她绝对会去告发的,就为了毁了宋相思,可是如果这事情是真的,那么自己可就是强女干罪,这要是被告发,那可就是要蹲局子的事情,可是宋水秀不会管这个,她只想要借自己的手去除了宋相思。

    至于这一点,也是昨天,宋相思跟自己说的。

    她还承诺了自己,如果宋水秀不上当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算了,可如果上当了,那就按照计划进行,现在于保也想要看看,宋水秀究竟会怎么选择,是自己跳进坑里呢,还是如何。

    想到这,于保把思绪转回,故意看了一眼外头,做出不想让别人听到的情况,他压低声音道:“成功了。”

    “真的么?”宋水秀一听到这个早就想要听到的消息,心跳瞬间跳个不停的,激动的很。

    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啊,只要能够看着宋相思过着那惨绝人寰,喊打喊骂的日子,宋水秀就觉得爽,省得自己的母亲,天天在自己的耳边念叨着,说什么宋相思嫁的好的事情。

    现在把人给毁了的话,她看宋相思能嫁的多好!

    看到宋水秀这样子,于保心里头冷笑,还真以为自己聪明,其实也不过是个蠢货罢了,不过说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于保还故意裸露出淫邪的表情,像是在回温昨晚上一般。

    “是啊,还真别说宋相思的皮肤还真的挺好的,这身材也好,尝起来这味道,就是嫩得很。”

    说到这,于保又看向宋水秀,嘱咐道:“这事情你可别传出去,等我想办法能离开宋家村了,你想怎么传就怎么传,现在的话,可别把我的坏事给搞破坏了,知道没?”

    “那是当然,我怎么会害你呢,我们可是好朋友啊。”

    宋水秀现在还在激动着,一想到宋相思不是完璧之身了,往后就不能嫁的那么好,还要被于保抛弃,这心里头就高兴的要死,往后再也没有人跟她抢夺什么了,也没有人会比自己嫁得好。

    想到这,宋水秀心里头觉得于保愚蠢,自己怎么可能会不说出去呢,她可是听说了,这韩非深似乎年前要回来一趟,要是把婚给结了,那要离婚可就难了,她才不会让宋相思嫁的那么好,绝对要在韩非深回来之前,把宋相思的名声给搞臭了。

    到时候她在宋家村里,就是人人喊骂的娼妇。

    不要脸的贱货和破鞋。

    想到这,宋水秀的心里面就激动的不行,随后看了一眼于保,心里头冷笑连连,至于这个于保,反正跟她没什么关系,是死是活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她才不会管到时候说出去,会对于保又怎么样的后果。

    现在,恨不得让宋相思立刻受尽所有人的冷眼和唾弃。

    ------题外话------

    咳咳,现在就让宋水秀自己自食其果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