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96.第九十六章

时间:2018-06-09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 或者等待三天  “那太好了。”何修远点了点头。

    “冯长老, 你这一番话, 也打落了我心里的一块大石。”谢冬也跟着做戏道, “我同样希望能与你相处愉快。”

    冯长老哈哈笑道,“应该的,应该的, 都是为了宗门嘛。”

    说着, 他便带着这有些渗人的笑声转了身, 终于向何修远告辞了。

    “掌门师弟,”何修远这才问道,“寻我何事?”

    谢冬原本只是想和他唠唠嗑, 顺便缓和一下他与常永逸之间的关系。

    但在看过冯长老方才的表现之后, 谢冬突然改了主意。

    “师兄,是这样的。”他道,“我准备过两日下山,去东面的仙市看看, 采购一些要用的东西。如果你有空, 便和我一起去吧。”

    东面的仙市,指的是玉宇门往东五百里外的山谷之地。那是附近最热闹的一处修仙集市,名为琳琅集。

    何修远显然也熟悉那个地方, 却显得有些迟疑, “要去几日?”

    “三四日足矣。”谢冬道。

    何修远掐指一算, 松了口气, “可以。只要能在十五月圆之夜前回来,我就没有问题。”

    “那便说好了,明日我再过来找你。”谢冬笑着拍了怕何修远的肩,回过身去,正看见那还没有走远的冯长老。

    冯长老显然听见了刚才的对话,脚步已然顿住,却又在此时故作自然地继续走远。

    琳琅集,是冯长老加入玉宇门前曾经混过的地方,现如今还在那儿有着不少狐朋好友。甚至可以说,冯长老便是琳琅集的地头蛇。

    谢冬对此心知肚明,只付之一笑。

    直到两人离开了何修远的住处,常永逸才问他,“师兄,你之前不是说要去南面的潮海集吗,怎么突然改了地方?而且还要那家伙……咳,大师兄,也一起去?”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谢冬卖关子。

    常永逸哼了一声,又道,“还有那个冯长老,真是讨厌死了,你究竟还准备容忍他到什么时候?”

    “正是为了确认我还应该容忍他到什么时候,”谢冬道,“我才会选择琳琅集。”

    说这句话时,他并不像平时那样嘴角含笑,而是皱着眉头,周身散发出一种别样的沉重。常永逸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一时间想要追问到底,却又因为他这不同于平时的沉重而选择了沉默。

    当晚冯长老便离开了宗门,只说有事要办,也不知去了哪里。

    次日,到了他们约好出发的时候,何修远早早便在门口等着谢冬。依旧是单人独剑,白衣素裹,看起来寡淡得很。谢冬倒不是一人,身边还带了个常永逸。

    常永逸今日倒是乖巧,虽然还是一副不太情愿的模样,至少好好喊了声大师兄。

    何修远点了点头,直接将自己手中的剑往上空一抛,便御剑而起,径直朝东面遁去。

    谢冬紧随其后,但毕竟修为还是差了一点,又提溜着一个修为更差的常永逸,不过片刻,便无可避免的落在了后面。

    何修远见状很快停下了遁光,悬在那儿等着他们。

    “师兄,见笑了。”谢冬追上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何修远用目光在他脸上打量了两下,“我听说,你每晚都在书房秉灯夜读,几乎从未休息。”

    谢冬愣了愣,片刻后反应过来,又笑了笑,“还好吧。毕竟刚刚接任掌门,非常时期,难免辛苦一点。更何况我是修道之人,还不至于扛不住。”

    何修远点了点头,收回了视线,继续埋头赶路。

    “大师兄,”谢冬得了他的关心,忍不住就想多唠一会嗑,“关于我最近推行的那些举措,你真的没有一点想法吗?”

    “取消月例和种地?都是玉宇门从未有过,但其余宗门早已做过的事情。有些宗门因此而兴盛,也有些宗门因此而破败。至于究竟对玉宇门好或不好,我不懂的。”何修远道,“你是掌门,而且你比我聪明,我只需要听你的就够了。”

    谢冬还未答话,后面常永逸便传音入密,偷偷向谢冬嘀咕了一句,“他还知道自己笨,挺有自知之明。”

    谢冬闻言,神色不变,脸上依旧是和煦的笑容,只悄悄将手伸到后面,摸上常永逸的手背,拎起一层皮,就是狠狠一拧。

    “啊!”常永逸顿时惨叫,声音响彻云霄。

    “常师弟怎么了?”何修远愕然问道。

    “没什么,大概早上吃坏了东西,肚子疼吧。”谢冬微笑。

    常永逸捂着自己的手背,神色之间非常委屈。

    何修远正准备再问点什么,一些建筑便从云层之下显露了出来。他顿时转头看向了下方,“到了。”

    “琳琅集。”谢冬跟着补充了这三个字。

    随着三人靠得更近,云层散开,下方的集市彻底展露在他们眼前。其中有雕栏玉砌的华美阁楼,也有熙熙攘攘的拥挤集市,从东至西分为从富到贫很有层次的几个部分。无论哪一种阶层的修士,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所需,琳琅集便是这么一块地方。

    琳琅集上空不能飞行。三人在集市外面落下,徒步往里走去。

    当然,他们所进入,是最贫穷的西门。

    谢冬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用羡慕的目光看了一眼东面,奈何囊中羞涩。

    何修远也看了东面一眼,那神情就淡定多了。这种淡定叫谢冬不由得感慨,有门有派的修士说起来比散修好听,但实际上,在散修盟混过的人,就是比他们这种小门小派的弟子有钱啊。

    至于常永逸,顿时便如进了水的鱼,欢呼雀跃地扑向了那堆路边小摊。

    “你小子,慢点!”谢冬连忙追过去。

    何修远也追在他们身后。但西门是琳琅集里最脏乱最拥挤的地方,时不时就有人插在他们之间挤过去,挤完还要把何修远往后面推一把。挤着挤着,何修远便离前面两人越来越远。

    幸好凝元期的神识已经足够发达,叫他始终能和谢冬联系上,不至于走散。

    但在片刻之后的某一个刹那,谢冬猛然失去了何修远的踪迹。

    “师兄……”常永逸也停下了脚步,察觉出了不对。他们刚刚穿入一个小巷,小巷之中却空无一人。在拥挤热闹的琳琅集西门附近,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唯一的可能,是有人让这条小巷空了下来。

    谢冬叹了口气,回过头去。

    两个人影施施然从转角走了过来,堵住了他们的后路。其中一人谢冬并不认识,至于另外一人,正是那冯长老。

    “你啊……”谢冬看着冯长老,脸上罕见地没有带着笑意。

    “谢掌门,一夜不见,别来无恙。”冯长老阴测测地冷笑道,“你也就得意到这一刻了。怪只怪你做得太过分,叫我忍不了你。只要你死在这里,掌门之位依旧是我的。”

    后面常永逸也倒吸了一口冷气,后退一步,撞上了谢冬的背。

    谢冬眼角余光往后一看,果不其然,另一头也来了两人。

    加上冯长老总共是四个人,四个都是凝元期的。三个凝元初期,一个凝元中期。

    “冯长老。”谢冬叹道,“其实我并不是很想和你过不去,毕竟凝元难得,少了你会对宗门造成很大的动荡。我想过要给你机会的。我们一起让宗门更加壮大,难道不好吗?何必非得你死我活。”

    “废话少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冯长老看到他这幅气定神闲的模样就来气,“别指望你那大师兄能来救你,我找了整整三个凝元巅峰的高手去对付他,他已经自身难保了!”

    话音一落,四人同时出手,火舌水柱纷纷朝两人砸来。

    就连从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常永逸也被这场景给吓得脸色苍白。

    谢冬却依旧神色如常,只将右手收入怀中,平静地取出了一件东西,“冯长老啊,你以为我料不到你的打算吗?你以为,我为什么偏偏要来琳琅集?”

    随着他的话音,一道黄灿灿的光辉从他的足下升起,将所有攻击抵挡在外。

    谢冬道,“我从来不指望大师兄,只是让你以为我指望他罢了。只要将他从我们身边隔开,你就敢动手了,不是吗?”

    “你、你……”冯长老结结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谢冬手里的东西,不知所措,“你竟敢、竟敢……”

    谢冬手中所握着的,赫然是一张阵盘。

    “你竟敢取出玉宇门的护山大阵!”冯长老终于惊叫出声,恨不得夺路而逃。

    何修远闷哼一声,顿时手臂上已经多了一道血淋淋的斜长伤口。

    季罗冷笑,“凝元巅峰而已,看你能撑上多久。”

    他随着这话音,一步步朝着两人走了过去。每走一步,便又是一道风刃直直朝着何修远面门拍去。

    何修远冷硬着一张脸,举剑身前,生生将这些攻势全部接下。不多时,他便已经浑身伤口。鲜血顺着素白的衣裳晕染而开,又淋漓滴落到地上,撒开一地红点。

    身为一个凝元巅峰的强者,何修远在金丹以下几乎无人能及,面对这真正的金丹宗师,却也只能如此苟延残喘。唯有谢冬,始终被他牢牢护在身后。只要他还站在这里一刻,便不会让谢冬的一根汗毛暴露在敌人眼前。

    谢冬却无法安然享受何修远的保护。

    他很清楚,何修远撑不了多久。到了何修远撑不住的那一刻,便是他们师兄弟两人共同的死期。更何况,眼看何修远如此,他又如何忍心?

    谢冬咬紧齿门,心思急转。

    在季罗又一次准备出手之刻,谢冬将手探入腰间,扣住自己的储物袋,突然高声道,“季前辈!我有一事不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