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91.第九十一章

时间:2018-06-09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或者等待三天

    “那太好了。”何修远点了点头。

    “冯长老, 你这一番话,也打落了我心里的一块大石。”谢冬也跟着做戏道, “我同样希望能与你相处愉快。”

    冯长老哈哈笑道,“应该的,应该的, 都是为了宗门嘛。”

    说着, 他便带着这有些渗人的笑声转了身,终于向何修远告辞了。

    “掌门师弟,”何修远这才问道,“寻我何事?”

    谢冬原本只是想和他唠唠嗑,顺便缓和一下他与常永逸之间的关系。

    但在看过冯长老方才的表现之后, 谢冬突然改了主意。

    “师兄,是这样的。”他道, “我准备过两日下山, 去东面的仙市看看,采购一些要用的东西。如果你有空,便和我一起去吧。”

    东面的仙市, 指的是玉宇门往东五百里外的山谷之地。那是附近最热闹的一处修仙集市,名为琳琅集。

    何修远显然也熟悉那个地方, 却显得有些迟疑, “要去几日?”

    “三四日足矣。”谢冬道。

    何修远掐指一算, 松了口气, “可以。只要能在十五月圆之夜前回来,我就没有问题。”

    “那便说好了,明日我再过来找你。”谢冬笑着拍了怕何修远的肩,回过身去,正看见那还没有走远的冯长老。

    冯长老显然听见了刚才的对话,脚步已然顿住,却又在此时故作自然地继续走远。

    琳琅集,是冯长老加入玉宇门前曾经混过的地方,现如今还在那儿有着不少狐朋好友。甚至可以说,冯长老便是琳琅集的地头蛇。

    谢冬对此心知肚明,只付之一笑。

    直到两人离开了何修远的住处,常永逸才问他,“师兄,你之前不是说要去南面的潮海集吗,怎么突然改了地方?而且还要那家伙……咳,大师兄,也一起去?”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谢冬卖关子。

    常永逸哼了一声,又道,“还有那个冯长老,真是讨厌死了,你究竟还准备容忍他到什么时候?”

    “正是为了确认我还应该容忍他到什么时候,”谢冬道,“我才会选择琳琅集。”

    说这句话时,他并不像平时那样嘴角含笑,而是皱着眉头,周身散发出一种别样的沉重。常永逸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一时间想要追问到底,却又因为他这不同于平时的沉重而选择了沉默。

    当晚冯长老便离开了宗门,只说有事要办,也不知去了哪里。

    次日,到了他们约好出发的时候,何修远早早便在门口等着谢冬。依旧是单人独剑,白衣素裹,看起来寡淡得很。谢冬倒不是一人,身边还带了个常永逸。

    常永逸今日倒是乖巧,虽然还是一副不太情愿的模样,至少好好喊了声大师兄。

    何修远点了点头,直接将自己手中的剑往上空一抛,便御剑而起,径直朝东面遁去。

    谢冬紧随其后,但毕竟修为还是差了一点,又提溜着一个修为更差的常永逸,不过片刻,便无可避免的落在了后面。

    何修远见状很快停下了遁光,悬在那儿等着他们。

    “师兄,见笑了。”谢冬追上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何修远用目光在他脸上打量了两下,“我听说,你每晚都在书房秉灯夜读,几乎从未休息。”

    谢冬愣了愣,片刻后反应过来,又笑了笑,“还好吧。毕竟刚刚接任掌门,非常时期,难免辛苦一点。更何况我是修道之人,还不至于扛不住。”

    何修远点了点头,收回了视线,继续埋头赶路。

    “大师兄,”谢冬得了他的关心,忍不住就想多唠一会嗑,“关于我最近推行的那些举措,你真的没有一点想法吗?”

    “取消月例和种地?都是玉宇门从未有过,但其余宗门早已做过的事情。有些宗门因此而兴盛,也有些宗门因此而破败。至于究竟对玉宇门好或不好,我不懂的。”何修远道,“你是掌门,而且你比我聪明,我只需要听你的就够了。”

    谢冬还未答话,后面常永逸便传音入密,偷偷向谢冬嘀咕了一句,“他还知道自己笨,挺有自知之明。”

    谢冬闻言,神色不变,脸上依旧是和煦的笑容,只悄悄将手伸到后面,摸上常永逸的手背,拎起一层皮,就是狠狠一拧。

    “啊!”常永逸顿时惨叫,声音响彻云霄。

    “常师弟怎么了?”何修远愕然问道。

    “没什么,大概早上吃坏了东西,肚子疼吧。”谢冬微笑。

    常永逸捂着自己的手背,神色之间非常委屈。

    何修远正准备再问点什么,一些建筑便从云层之下显露了出来。他顿时转头看向了下方,“到了。”

    “琳琅集。”谢冬跟着补充了这三个字。

    随着三人靠得更近,云层散开,下方的集市彻底展露在他们眼前。其中有雕栏玉砌的华美阁楼,也有熙熙攘攘的拥挤集市,从东至西分为从富到贫很有层次的几个部分。无论哪一种阶层的修士,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所需,琳琅集便是这么一块地方。

    琳琅集上空不能飞行。三人在集市外面落下,徒步往里走去。

    当然,他们所进入,是最贫穷的西门。

    谢冬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用羡慕的目光看了一眼东面,奈何囊中羞涩。

    何修远也看了东面一眼,那神情就淡定多了。这种淡定叫谢冬不由得感慨,有门有派的修士说起来比散修好听,但实际上,在散修盟混过的人,就是比他们这种小门小派的弟子有钱啊。

    至于常永逸,顿时便如进了水的鱼,欢呼雀跃地扑向了那堆路边小摊。

    “你小子,慢点!”谢冬连忙追过去。

    何修远也追在他们身后。但西门是琳琅集里最脏乱最拥挤的地方,时不时就有人插在他们之间挤过去,挤完还要把何修远往后面推一把。挤着挤着,何修远便离前面两人越来越远。

    幸好凝元期的神识已经足够发达,叫他始终能和谢冬联系上,不至于走散。

    但在片刻之后的某一个刹那,谢冬猛然失去了何修远的踪迹。

    “师兄……”常永逸也停下了脚步,察觉出了不对。他们刚刚穿入一个小巷,小巷之中却空无一人。在拥挤热闹的琳琅集西门附近,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唯一的可能,是有人让这条小巷空了下来。

    谢冬叹了口气,回过头去。

    两个人影施施然从转角走了过来,堵住了他们的后路。其中一人谢冬并不认识,至于另外一人,正是那冯长老。

    “你啊……”谢冬看着冯长老,脸上罕见地没有带着笑意。

    “谢掌门,一夜不见,别来无恙。”冯长老阴测测地冷笑道,“你也就得意到这一刻了。怪只怪你做得太过分,叫我忍不了你。只要你死在这里,掌门之位依旧是我的。”

    后面常永逸也倒吸了一口冷气,后退一步,撞上了谢冬的背。

    谢冬眼角余光往后一看,果不其然,另一头也来了两人。

    加上冯长老总共是四个人,四个都是凝元期的。三个凝元初期,一个凝元中期。

    “冯长老。”谢冬叹道,“其实我并不是很想和你过不去,毕竟凝元难得,少了你会对宗门造成很大的动荡。我想过要给你机会的。我们一起让宗门更加壮大,难道不好吗?何必非得你死我活。”

    “废话少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冯长老看到他这幅气定神闲的模样就来气,“别指望你那大师兄能来救你,我找了整整三个凝元巅峰的高手去对付他,他已经自身难保了!”

    话音一落,四人同时出手,火舌水柱纷纷朝两人砸来。

    就连从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常永逸也被这场景给吓得脸色苍白。

    谢冬却依旧神色如常,只将右手收入怀中,平静地取出了一件东西,“冯长老啊,你以为我料不到你的打算吗?你以为,我为什么偏偏要来琳琅集?”

    随着他的话音,一道黄灿灿的光辉从他的足下升起,将所有攻击抵挡在外。

    谢冬道,“我从来不指望大师兄,只是让你以为我指望他罢了。只要将他从我们身边隔开,你就敢动手了,不是吗?”

    “你、你……”冯长老结结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谢冬手里的东西,不知所措,“你竟敢、竟敢……”

    谢冬手中所握着的,赫然是一张阵盘。

    “你竟敢取出玉宇门的护山大阵!”冯长老终于惊叫出声,恨不得夺路而逃。

    在这样的心态下,谢冬先是数了数自己身上的十三四个储物袋,确认一个没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淡定地从储物袋里掏出遁云,将昏迷的两人搬运上去。

    凌溪被他摆在脚边,何修远被他摆在怀里。

    谢冬让遁云自行往前飘着,寻找更隐蔽的地方。他自己则清点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研究其中有哪些有用之物。

    别说,有意思的东西还真不少。尤其是一张床单大小的纱幔,也不知道是从谁那里扒下来的,只要披在身上就可以隐藏身形。就算高一个境界,只要不有针对性的特地探查,也会被瞒过去。在眼下的情况下,十分解燃眉之急。

    谢冬连忙将这东西给披在三人身上。

    然而他这一披才发现,这个看似完美的好东西,其实也有着不小的缺陷。三人的身形被遮蔽了,谢冬浑身的灵气也被压在了体内,轻易根本调动不了,就连维持遁云不掉下去也得费老大的劲。

    谢冬叹了口气,有缺陷也得用啊,总比没得用要好。

    遁云慢悠悠地飘进了一个隐蔽的山沟沟。谢掌门扯下大师兄身上血糊糊的布,给他换了件衣服,又喂了药,眼巴巴等待着他何时醒来。

    与此同时,谢冬也一直仔细盯着凌溪。一方面怕这个小子咽气,一方面随时准备好,万一这小子真咽气了,赶紧扒下那一身的法器。

    结果嘛,一连过了数日,或许是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了这不怀好意的目光,也或许只是凌溪确实命大,总之他不仅一直活着,状态看起来还越来越好,只是始终没有醒。

    何修远也没有醒。

    不仅没醒,大师兄还发起了烧。

    谢冬吓坏了,金丹宗师怎么还会发烧?这种事情要找哪里说理去?但事实就是这样,何修远就在眼前烧着,根本没地儿说理。

    脸和身体的温度都很高,原本无论何时都冰冷的指尖变得热热的,头发也被汗水沾湿在脸上。何修远的眉毛皱成一团,神情看起来十分难受。谢冬用掌心不断抚摸着他的额头,总算叫他显得舒服了一些。

    谢冬估计着,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因为何修远结丹后没有稳固自己的境界。不仅一直战斗,还把自己弄成了重伤,导致现在身体里的灵力有些混乱。

    更要命的是,他们此时带着的丹药都是只适用于凝元期的。外伤可以改善,调理灵力却根本不会有什么效果。

    “也是啊,”谢冬叹了口气,苦笑地摸了摸何修远的脸,“说好了要保护你。如果只是一直轻松地躲在这里,像什么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