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89.第八十九章

时间:2018-06-09作者:莫晓贤

    仿佛有什么在耳边破碎, 仿佛挣脱了某种桎梏。

    当谢冬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 整个世界都仿佛和之前不一样了。慢,太慢了, 就连空中的细小的飞絮都仿佛停滞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的。

    谢冬定定看着四周这静寂的一切,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他终于回到了正常的状态之中, 不用再承受每一个瞬间都有无数时间流逝的巨大压力。他又试着內视,很顺利便捕捉到了每一点灵力的流动。他终于能顺利控制灵气。

    成功了。

    不仅如此,因为两人的身体始终保持外界的速度, 一直在自发地吸纳着空气中的灵气, 体内的灵力也在十年间一刻不差地自发运转,谢冬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提升了,已经突破到凝元中期,就连距离凝元后期也只有一步之遥。

    谢冬欣喜若狂,心神也终于得到一丝放松。

    何修远站在他的边上, 此时也如周围的一切一样,缓慢得仿佛一动不动。大师兄的脑袋微微低垂, 双目闭合,嘴角微微勾起, 带着浅浅的笑意, 双唇还微微有些湿润。

    心神松懈之下,谢冬看着对方这个样子, 难免有些呆愣。

    很显然, 大师兄还处于那快速流逝的时间之中。他得想个办法, 把大师兄也带过来。

    话说回来,这次他能够成功,多亏了大师兄的帮助。

    大师兄……的帮助?

    谢冬忍不住抬眼又看向了对方湿润的双唇,心脏后知后觉地鼓跳如雷,一张脸也烧得通红。之前因为急于使用法诀而没来得及体会的情绪,在此时一股脑地全部涌入到他的胸腔之中。虽然迟来,却汹涌得仿佛能冲开一切。

    不不不,他在想些什么,大师兄只是单纯地在帮他而已!

    谢冬如此对自己强调,希望自己能够冷静几分,但很快的,他想起了这个帮助是在怎样的前提下发生的。

    与喜欢的人亲吻。

    与喜欢的人。

    然后大师兄就吻了他!这证明了什么?

    谢冬面红耳赤,根本没法再直视大师兄的双唇。

    幸好此时并非是能有余裕够探究这种事情的时候,谢冬最终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他还有许多事情需要解决。他要找到把师兄也拉过来的办法,找到灵脉,找到出去的办法。

    谢冬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先去看看房间外面的情况。

    却就在他一只脚跨过了门槛,另一只脚也刚刚抬起的时候,何修远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传来了,“掌门师弟。”

    唰!谢冬的后脚被门槛给无情地绊了一下,几乎摔了个狗啃泥。

    何修远从后面走过来,诧异地看着他这副惊慌的样子,“掌门师弟,莫非还有什么不对吗?”

    “师师师兄,”谢冬问,“你怎么会……难道你也在刚才使用了那段法诀?”

    “是的。”何修远说着看向了外面,正好看到一片正准备落下的叶子停在半空中,眉眼之中焕发出一种惊喜,“如今看来,我们似乎都成功了。”

    谢冬点了点头,稍微松了一口气。既然何修远也成功了,他眼下需要解决的事情便少了一件。

    然而谢冬很快便想到……他能成功,是因为何修远正是他所喜欢的人,那么为什么何修远也能够成功?

    不不不,现在不是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

    谢冬终于把两只脚都从那天杀的门槛上迈了过去,来到外面,穿过村子去看他们当初进来时的那个入口。

    在穿过村子的过程中,双目所见的场景却令他们十分惊讶。

    那些村民……谢冬原本以为,在此时此刻,那些村民会如同刚才的何修远一样,只是动作变得异常慢而已。亲眼看到之后,他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原来如此。”谢冬深吸了一口气,“这些人,其实根本就不是人。”

    在放慢了数百倍之后,原本看起来十分正常的人们,终于显现出了原本的形态。那是一堆颜色各异的细小之物,像是难以容肉眼看清的飞虫一样,以极快的速度飞舞着。唯有用尽所有的想象力,才能将这些小虫飞舞的轨迹,勉强拼凑成一个人类的轮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象,只要把眼前的景象再加快了数百倍,便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了?又或者,其实所有的人,在改变了时间或空间的维度后,实质上也会变成眼前这副模样?

    谢冬摇了摇头,突然发现自己似乎隐约触碰到了某种哲学的领域。但很快,他便把这些事情给抛到了脑后,找到了当初进来时的那个入口。

    入口果然也恢复了原状,此时正在开放的时候,站在这儿便能感受到从外界传进来的气息。

    谢冬嗅着眼前令人怀恋的气息,原本欣喜的脸却猛地一僵。

    “是海水的气味,”何修远也皱起眉头,“外面全都是海水。”

    是啊,这个入口原本就在海底深处。至于那个海底洞府,那个守在洞府里的少年,谢冬想了片刻,只能叹一口气,“都过去这些年了,外面理应有了许多变化……又或者他已经学会怎么自己移动那个府邸了吧。”

    总归他们现在是不能从这里再出去的。幸好他们现在已经可以使用体内力量,飞行起来速度快了许多,而秘境的入口通常都不止一个。

    而且就算他们现在出去,如果没有找到灵脉,也难以解决玉宇门所遇到的问题。

    谢冬取出了自己的御兽牌,轻敲两下,放出了嗜灵鼠。

    “吱吱……”嗜灵鼠也已经在里面被困了十年了,此时不仅精神不振,连身体都给饿缩了一圈,完全不见当初圆滚滚的可爱模样。

    幸好,在啃了谢冬给它的灵石之后,这小东西很快重新焕发了神采,两只眼睛亮闪闪的,抱着谢冬的指甲就开始蹭。

    谢冬笑着,伸手想摸一摸它的小脑袋。

    结果指尖还没有碰上去,嗜灵鼠便嗖的一声,从谢冬手心跳了下去,眨眼没了影。

    谢冬愣了不到片刻,便焕发出一脸更高兴的笑容,赶紧和师兄两人紧随其后。

    灵脉就在这个秘境的里面,这是他们早就知道的事情。而且既然在入口外面都能感受得到,这个灵脉距离眼前的村落也不会很远。

    一路没有再发生其他的意外。

    不过须臾,一条苍翠的山脉便出现在了两人眼前。仅仅看着这条山脉,谢冬便觉得充沛怡人的灵气直灌入体,让人神清气爽,修为更是当即上涨了一截,竟隐隐有要就地突破到凝元后期的趋势。

    很显然,这就是灵脉。

    更加喜人的是,就在这条灵脉附近,何修远找到了另外一个出入口。

    “太好了,太好了!”谢冬忍不住大笑三声,只觉得这段时间积压在心口的焦虑与烦躁都一扫而空。他终于,马上,就能回到自己的宗门了。

    而在这个时候,玉宇门的情况其实已经十分糟糕。

    这种糟糕,是从谢冬手头的那本名册上难以看出来的。如果只看名册,最近这几年玉宇门虽然没有再招收过新弟子,也偶尔会有一批弟子陨落,但陨落的人数并不多,整体的变化还算平稳。

    然而实际上,玉宇门已经糟透了。灵泉眼早在两个月前便已经枯竭了,靠灵泉眼招揽而来的金丹散修不愿意再多看他们一眼。郑奕靠着所巴结到的那个阴阳门金丹卷土重来耀武扬威,逼迫玉宇门成为阴阳门的附属。当初的盟友更是纷纷作壁上观,根本不愿意再帮持他们。

    更加致命的一击是,杨万书被郑奕的人偷袭,身受重伤。幸好众人及时赶到,施法冻结了他的躯体,却只是勉强保住一命。杨万书无法醒来,随时都在生死的边缘。

    在这十余年里,玉宇门之所以能勉强保持平稳,杨万书功不可没。如今杨万书却再也没法支撑宗门了。掌门足足十余年都没有回来,连杨长老都倒下了?玉宇门的众人就像是被抽了主心骨,整日里惶惶不可终日。

    但没有弟子说要离开。偶尔有新加入的弟子想要干脆倒向阴阳门,也会被老弟子们狠狠教训一顿。

    如今的玉宇门里还有大半弟子,都是当初跟着谢冬,眼睁睁看着谢冬是如何把一个弱不堪言的宗门拔拉成后面那个样子的。他们不愿意放弃希望,他们相信谢冬一定还会回来,因为大殿里谢冬的名字还亮着。只要谢冬还活着,就随时可能回来。

    在这些玉宇门的老弟子眼中,谢冬,始终是奇迹的代名词。

    然而,这所有的压力,都积压在了玉宇门剩下的几名长老身上。在杨万书重伤的情况下,现在引导整个玉宇门的人是谁?说起来连那个人自己都不愿意相信……可当初谢冬临走时,只将宗门交给了包括杨万书在内的两个人,其余人都是辅佐。

    玉宇门新的主事人,是常永逸。

    在所有长老都为杨万书的重伤而愤慨,想要直接和郑奕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原本最应该愤怒最应该冲动的常永逸,却蹲在一旁,看着杨万书紧闭的双眼,发着呆。

    郑奕被玉宇门众弟子的态度所激怒,就连他所巴结的那个金丹也认为整个玉宇门都给脸不要脸,失去了耐心。

    他们已经放出话来,如果玉宇门始终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们不介意屠杀满门。

    好些玉宇门的弟子在听到这些话后,都想要干脆与他们鱼死网破。不过是抛头颅洒热血,谁还怕死了?在冲动之下,这种话说起来真的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但这样惨烈的事情最终并没有发生。

    因为常永逸在意识到自己的责任,终于从发呆中回过神之后,私底下找了郑奕,求见了那位阴阳门金丹。在这次会面中,常永逸一改自己平常的暴躁与冲动……

    不,准确来说,常永逸表现得比平常还要暴躁冲动。他不断在那两人面前咒骂谢冬与杨万书,说自己早就受够了他们,现在终于归到他来管玉宇门了太开心了,他很愿意带着整个宗门归顺阴阳门。

    但有个问题,谢冬在弟子们心目中的威望太高了。只要弟子们相信谢冬还活着,这种事情很难成功。为了说服那些弟子,他需要一些时间。

    那阴阳门金丹冷笑一声,表示这不是个问题。他给了常永逸一个玉简,玉简中是一个办法,一个让人相信谢冬已经死了的办法。对,就像当初蓬莱派被欺骗相信凌溪已死时一样,常永逸只需要制作一个和谢冬相似的神魂,瞒过大殿中的名册,让谢冬的名字暗下去就行了。

    常永逸拿着玉简,手发着抖,说这也是件需要时间的事情。

    “不要说笑,常小弟,”郑奕冷笑道,“谁都知道,你和你们谢掌门是最熟悉的,这件事对你而言应该十分容易。”

    “我们只是看起来熟而已。其实我忍他很久了,就算熟也有限。何况我都十多年没见过他了。”

    就这么,常永逸最后得到了两个月的时间。为了确保常永逸会乖乖听话,郑奕让他服下一份毒|药。两个月之后,如果拿不出让人满意的结果,便会直接身亡。

    常永逸回到玉宇门,坐在大殿中,看着谢冬的名字,暗自问着自己,还剩下两个月的时间,谢冬真的能回来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