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88.第八十八章

时间:2018-06-09作者:莫晓贤

    谢冬看着纸上好不容易拼凑出的那段法诀, 手都在发抖,“开什么玩笑?”

    费尽了心力, 赌上一切所解开了最可能让他们顺利出去的办法,结果居然是一段法诀?不不, 让谢冬不敢置信的并不是这个事实本身, 而是……他们究竟要怎么使用这段法诀?他现在连自己体内的灵力都无法控制!

    何修远注意到谢冬脸上难看的神色,顿时也从终于解开密码的欣喜之中回过神来, 意识到了其中的困难,“师弟……”

    谢冬摇了摇头, 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让自己在大师兄担忧地目光中沮丧太长时间。

    他很快调整好了心态, 重新俯在桌子上,拿起纸笔,继续自己方才的工作。这段法诀只是大能留下的密码的第一个段落而已,后面还有许多其他的内容需要破译, 其中或许有着能解决这一障碍的办法。

    此时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晌午,外面的世界又已经过了一年多了。

    长时间迫使自己用最大的速度来思考, 让谢冬的双眼之中充满了血丝, 整个人都显得憔悴了很多。他不管不顾, 脑中毫无休息的概念,只能不停让自己继续。

    又过了两个时辰, 外面的玉宇门已经连续十年没有等到他们的掌门。

    谢冬也已经将手中的纸张写得满满当当, 而后终于放下了笔。那位大能所留下的所有内容终于都已经被破译完毕, 全部被谢冬写在了这里。

    “开什么玩笑。”谢冬将手中这张纸来来回回看了三遍, 忍不住再次说出了这句话。

    他之前的预估没有错,在这些剩下的内容中,那位大能确实教授了他们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控制自己的灵气,使用法诀。但这些教授本身,又令谢冬感到了更多的绝望。

    这是一篇功法。

    他们想要从秘境里出去,想要摆脱这极快的时间流速,需要使用一段法诀。要使用这段法诀,他需要学会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控制自己体内的力量。而要控制体内的力量,他们需要学习一篇功法?

    明确的道路终于摆在了眼前,只等着他们来走。谢冬看着这条道路,却觉得浑身发寒。

    何修远看着谢冬的脸色,突然从他手中抽出了那张纸,认真看着这篇功法。

    “师兄……”谢冬欲言又止。

    “这是一篇功法。”何修远道,“这是那位前辈指出来的路,我们应该学习这篇功法。”

    “确实如此。”谢冬忍不住露出了苦涩的笑,“但是师兄,从头修行一篇从未见过的新功法,需要多少时间?”

    这就是让谢冬感到绝望的地方。

    这条好不容易找出来的路,需要时间,而他们现在最缺的正是时间。

    何修远沉默了片刻,显然也明白谢冬说的是对的。但沉默之后,何修远再开口,却仍是道,“就算如此,总该试试。”

    谢冬看着何修远认真的眉眼,终究没有阻止。他知道这是师兄会做出的选择,也知道这是师兄该做的事情,毕竟他们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一个需要时间的希望,哪怕再令人感到绝望,至少终究是个希望。

    然后谢冬被何修远这认真的模样所感染,就连心中的绝望似乎也消散了很多。

    是啊,只要还有努力的方向,就谈不上绝望。

    他也合上了双眼,开始认真研究那篇功法。这功法是他亲手破译出来的,一字一句全在他的脑海之中,清晰得不能再清晰。

    但谢冬既然是谢冬,在这般情况下,自然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照本宣科地学习。几乎是本能的,谢冬开始分析这篇功法,将过程与结果剥离开来,剖析其中的思路,找寻自己最需要的那些部分。

    这是一篇非常完整的功法,不仅仅是为了教授他们如何控制体内力量,不仅仅是为了让他们能在这种情况下使用最开头的那段法诀。其内容十分精妙细致,又蕴含许多深刻之理,细读之下叫人豁然开朗。谢冬突然发现,这功法甚至很可能就是那位大能的毕生心血,是一个传承。那位大能留下那个海底洞府,留下那块玉简,留下这个需要进入秘境才能解开的小谜题,或许是在为自己的道统选择继承之人。

    相比海底的那座洞府,眼前这篇功法才是真正的隗宝。如果是在平常时候,谢冬必定欣喜若狂。

    然而在此时此刻,眼前功法越是高深越是精妙,反而越让人心情沉重。这样的一篇功法,别说剩下的时间仅仅只有一天了,就算一年,十年,甚至一百年,都不一定学得透的。

    幸好,此时谢冬也不需要学透。

    他只需要知道,究竟要做到些什么,才能让自己可以使用那段法诀。

    “让自己的意识能捕捉到体内力量的流动。”谢冬自语道,“让体内力量流动的速度更慢……亦或者,锻炼自己的意识,让自己的意识加快数百倍。”

    功法内大段大段的内容,都是在教授这一件事。教授如何通过调息让体内力量流动的速度可以更慢,又如何通过冥想让自己的意识可以更快。

    如果深入学习这门功法,学成之后,灵气运转的速度以及思维的速度都能控制自如,必定能让人变得十分强悍厉害,这功法的宝贵之处可见一斑。但谢冬现在没有那个时间,他不可以一点点学习,一点点通过其上所说的内容锤炼自己。

    幸好,他也不需要学习得那么扎实。通过调息让体内力量流动的速度可以更慢,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他还能选择另一个办法。让自己的意识的速度提高,让自己的意识能在一瞬间捕捉到体内飞快运转的灵力,运转起那个法诀。只需要仅仅一个瞬间,便足够了。

    在一天之内用尽全力,努力在一个瞬间做到让自己的思维加快数百倍,这看似夸张,却并非是一个不可能达成的事情。任何人都可能有那种体验,明明只过了一瞬间,却仿佛过了很久一样。

    谢冬抛开脑中那篇珍贵的功法,长舒一口气。现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尽全力,在一天之内得到这种体验。

    他开始了无尽地尝试。

    时间仍旧在一点一点的过去,秘境外面的世界依旧在时光飞逝。

    谢冬努力放平心态,不急不躁,相信自己可以办到。

    但在又一夜过后,谢冬还是忍不住急躁了起来。他猛地站起了身,告诉自己这样下去不行。一瞬间仿佛过了很久的体验,根本不是凭空就能憋出来的。他觉得他自己必须做些什么,看到些什么,遇到些什么。

    “师弟,”何修远也放下手中的功法,开口问他,“应该如何做?”

    昨夜谢冬那句自言自语,何修远是听到了的。他知道眼前的关键在哪里,知道谢冬最需要办到的事情是什么,也希望自己能为此出一份力,“要让一瞬间仿佛过了很久,需要什么?”

    谢冬踱着步子,想象着各种各样的情境,“比如说,临死?”

    临死之前的一瞬间,必然是很长的。但在眼前的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让自己安全地体验临死之刻。

    谢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继续列举,“又比如说,看到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

    “正处在十分紧急的关头?”

    “夙愿终偿?”

    “与喜欢的人亲吻?”

    谢冬列举了一堆,边列举边摇头。直到说出最后的这句话时,谢冬突然愣了愣,边上何修远更是直接站起了身。

    “师兄,刚才那句……”谢冬有些尴尬,不知道应不应该要大师兄忽略这句话。

    何修远已经走到谢冬的身前,双手抓在谢冬的肩膀上,脑袋往前一倾。

    两个人四瓣嘴唇便碰在了一起。

    轰!

    在这一刻,别说什么一瞬间仿佛很久了,谢冬的心里简直像是火山喷发了一样。

    好像一瞬间变成了很久,又好像无论多久都只是一个瞬间,时间在此刻的他们面前根本毫无意义,谢冬整个人都快爆炸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他们已经根本分不清时间了,何修远后退了一步,垂着眼帘道,“原来如此。”

    他略微捕捉到了之前谢冬所描述出的那种状态,也体验到了那种状态。但是在那一个瞬间,何修远居然忘了应该趁机使用功法,实在是有些沮丧。

    谢冬当然也同样给忘了。

    直到何修远与他分开,谢掌门还显得有些呆滞。

    “掌门师弟……”何修远试图唤醒他。

    谢冬却猛地一下跳了起来,整个人欣喜若狂,“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就是这种感觉!”

    刚才那个瞬间被错过了?这怕什么,他已经捕捉到了那种感觉!

    那种状态的余韵如今还在,谢冬闭合了双眼,让自己回忆起那种状态。只要捕捉在一瞬间到了那个状态,在余韵还没过去的时候模拟出那个状态,对谢冬而言并不困难。

    何修远看着谢冬这副欣喜若狂,瞬间便投入进使用法诀的努力之中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又轻轻笑了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