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87.第八十七章

时间:2018-06-09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或者等待三天他走得这么干脆,倒是叫谢冬愣了愣。居然真的只是来问个问题的吗?谢冬起身走到窗边看了看杨万书的背影却见杨万书又往何修远那间茅屋的方向行去。

    谢冬并不知道后来杨万书和何修远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这日过后,杨万书便将自己关进了洞府之中再也不见旁人了。

    而众弟子脱离宗门的热潮也在两天之后终于告一了段落。原本总共一百三十余弟子,走了约四十个,只有近九十人留了下来。对于一个宗门而言,人数锐减到三分之二,可算是一个不得了的损失。

    那几日里玉宇门上下都弥漫着一种低沉的气氛。

    唯有谢冬一如既往,仿佛无事发生般召集了剩下的弟子将之前所采购的灵药种子分发而下带领他们开始开垦种植。

    他们勘测了整座山的土地最后选择了后山腰的一块地方开垦成田地,依次种下选定的种子。在这样的忙碌之中众弟子逐渐忘却了之前的愁云惨雾一个两个纷纷投入其中。如此情境之下谢冬的一如既往实实在在叫他们安心不少。

    但谢冬自己知道其实他的内心远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满不在乎。

    “还剩下八十九人……炼气七十四个筑基只剩十五个吗?”这夜他又在书房里默默地数名册上的名字了,“走掉的人虽然只有四十多,却约莫一半是筑基啊。”

    数完之后,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将名册放在了一边,又开始研究起种植的土地来。

    但宗门弟子数量锐减的事实,还是不停在他的脑中徘徊。为什么他还是会如此在意这些数字呢?分明早在说出“绝不挽留”四个字的时候,他便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打心眼里认定哪怕宗门的弟子全都走光也算不上可惜的。

    谢冬想到这里,打了个呵欠。几日没有休息了,哪怕凝元期的身体也吃不消,眼前的文字都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谢冬便干脆放下手中书册,趴在了床上。无论身处什么境界,睡眠都是在精神耗损后最好的补充方式。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

    梦境之中,玉宇门整整数年没有再出现下一个凝元。杨万书一辈子停留在筑基巅峰,最后指着谢冬的鼻子高喊“你尽会说些大话”,直接坐化而亡。宗门剩下那八十余名弟子跟着谢冬一路苦熬,终于再也忍受不了,不愿再相信谢冬的任何言辞,一个个选择脱离了门派,就连常永逸都走了。谢冬孤苦伶仃,默默捧着已经空无一个弟子的名册,走向了前任掌门左近的那处小茅草屋,想着至少会有大师兄将这个宗门守到最后。结果原地根本没有什么茅草屋,根本连何修远的影子都找不到,仿佛世上从来就不存在这个人。

    紧接着,谢冬就醒了。

    太邪门了,他怎么会梦见这种鬼东西?谢冬一睁眼就觉得不对,连忙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却发现自己居然还流了满手的汗。他这才知道,自己竟然还是被这个梦给吓醒的。

    谢冬盯着手心的这些汗,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梦境中的景象,对他而言,竟然有那么可怕吗?他难道不是为了保证自己能更好的生存,才别无选择地将这个掌门之位给争到了自己手中吗?在谢冬的心里,玉宇门明明应该是排在他自身之后的东西才对。

    他将手心往自己身上蹭了蹭,擦掉了汗。但只要在脑海中将梦中的那些场景回想一下,手心中的汗又会重新冒出来。一想到玉宇门或许会在他的手中走向末路,似乎真的比他自己走向末路还要可怕。

    “原来如此。”谢冬自嘲笑道,“已经不只是个单纯的容身之所了吗?不知不觉之间,我也投注了这么多了。”

    此时外面还是深夜,谢冬却已经再也睡不着了。

    他又看了眼桌上的书册,心神不宁,根本看不进去。最后他干脆披着衣裳出了门,一路往前任掌门洞府的方向走去。那间小茅草屋还在那里,安安静静地落在月色之下,叫谢冬莫名松了口气。

    可他三更半夜的,跑这里来做什么?

    因为他被一个噩梦激起了极大的不安,所以来寻求大师兄的安抚?太丢人了,像个笑话。

    谢冬摇了摇头,正准备转身回去。却又在这个时候吹来了一阵大风,刮开了茅草屋的大门。谢冬眼角余光往里一扫,里面没人。

    唰,谢冬的脚步猛地顿住了。他又转了回去,几步跑到茅草屋的门口,往里面看了又看,真的没人。他又伸手在门板上敲了好几下,里面一片寂静。最后他直接推门而入,里面确实没人。

    谢冬退了出去,找到巡夜的弟子,问他们是否知道大师兄去了哪里。

    那个弟子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谢冬不知怎么就回想起了刚才的那个梦,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没了一个冯长老都搞成这样,如果大师兄也没了,这宗门得成什么样子?

    “掌门,你要找大师兄吗?”那个弟子刚巧就是个八年前的老弟子,此时看谢冬脸色不对劲,便告诉他,“像现在这种时候,大师兄都是一个人在外面的。到了早上就会回来了。”

    说罢,那弟子便转身继续巡夜。临走之前他还抬了抬手,指了指天上。

    谢冬抬头一看,天上是一轮圆月。他不知道圆月和何修远突然跑到外面去了有什么关系,一时间有点懵。

    直到片刻之后,他想起一件事。

    当初他约何修远一起去琳琅集的时候,何修远特地问了他需要多少天,得到只需三四日的答复后才欣然同意,并表示“只要能在十五月圆之夜前回来,就没有问题”。

    谢冬百思不得其解,决定等明日见到了何修远再试着问问。

    而后他依旧无所事事,又不想这么快回到书房,便干脆御剑而起,飞到天上吹了吹风。

    这一飞,他就发现山门外头似乎有一点古怪的法力波动。随后谢冬仔细搜查,最终在一条隐蔽的山沟沟里找到了一颗圆形的东西,金灿灿的,形状像一个茧。

    谢冬惊讶之下再一细看,顿时抽了抽嘴角。

    那个茧,自然并非是什么自然产物,而是一堆法阵激发后的样子。谢冬甚至连被激发的是什么阵法都看得出来,因为其所用的全都是存在玉宇门仓库里的阵盘,就连使用方式都很有前任掌门的遗风。再看其强度,显然是被凝元期的修士所激发着。

    如此这般,究竟是谁用一堆阵法在这里包了个茧,答案就非常明确了。

    何修远这究竟是在做什么呢?他人又在哪里?

    谢冬靠近了过去,刚想唤一声大师兄,就听到这堆阵法的里面有一点细微的喘气的声音。莫非大师兄把他自己给包在茧的里面了?但这喘气声又不同寻常,似乎有些急促,且带着点别样的黏腻,却非常压抑。

    正巧在这个时候,天空亮起了第一缕曙光。

    大茧里的人长长舒了口气,抬手收起了阵法,刚好看到还没来得及离开的谢冬。

    谢冬咳嗽一声,将眼前的人打量了一下。何修远只有一个人,而且衣裳穿得非常整齐,就是脸色有些发白。

    “大师兄,”谢冬问他,“你这是在做什么?”

    事情发生的时候,谢冬正在帮自家师父整理仓库。

    他刚刚将柜子中的药瓶码放整齐,摁了摁肩膀,正准备休息一下,放在桌面正中央的那块木牌就突然亮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