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86.第八十六章

时间:2018-06-09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或者等待三天但谢冬在做出这个推论之后,只是将这些信件再次整理收好,并没有马上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水月宗催逼欠款两百万灵石一事,谢冬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此时的玉宇门在杨万书凝元的激励之下处处都洋溢着一种奋发向上的气息每个弟子都朝气蓬勃。剩余的筑基期弟子更是纷纷闭关,争先恐后想要成为宗门下一个凝元。炼气期弟子也不甘示弱,纷纷在种植灵药的田地之中挥洒自己的汗水。

    之前采购的灵药种子已经全部种下在弟子们的精心浇灌下安稳成长着。

    眨眼之间,就是一个月多过去了。

    杨万书的境界已经稳固,很快便从谢冬手中接管了不少琐事。此人待在玉宇门的时间比谢冬长得太多了对宗门的各个方面都十分熟悉,行事圆滑,少有错漏让谢冬非常放心。

    唯独在做生意方面杨万书并不擅长。

    刚好在第一批种下的那些灵草中,已经有一种周期最短的可以收获了,下一步就是赶紧卖出去谢冬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当了甩手掌柜,想看看杨万书一个人能做到什么地步。结果自不用说惨不忍睹。

    谢冬一看这样不行便寻思着要给杨万书提个帮手。

    而后常永逸毛遂自荐表示他已经知错便改,这段时日一直努力修行,希望谢冬能多给他一些机会。这并不是谎话。这小子之前整整闭关了一个月,如今总算已经磨到筑基后期,进步十分明显。

    “你好不容易有此进步,为什么不继续修行?”谢冬问他,“再积累个三五年,说不定你就是一个凝元了。”

    “师兄,”常永逸问他,“难道你现在有比我更适合的人选吗?”

    好吧,谢冬被他给问住了。常永逸同样是在谢家长大的,从小看着那些大人在生意场上走,还跟着谢家的账房先生学过几天。比起那些成天只知道修行的单纯修士们,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再一想,闷头修行往往并不能让人顺利突破,适度的阅历反而是必要的。谢冬便不再纠结,直接将常永逸提过去给杨万书打下手了。

    给杨万书打下手,常永逸自然不会太高兴,却也没有太不高兴。之前谢冬晾了他那么久,确实叫这小子学乖不少。他耐心与杨万书磨合,帮了不少的忙,最后终于将一批兰水莲都倾销了出去,而且赚回了至少四成的利润。杨万书笑得合不拢嘴,逢人便夸那小子能干。

    见状,谢冬总算是稍有放心。

    如今的玉宇门,就算没有他守着,也可以稳定过上一段不短的时间了。

    而后谢冬掐指一算,距离归还那些法器的期限还剩下两个月。

    他回到书房,将前任掌门那些提及到云喜山的信件又一次翻找出来,塞进兜里,然后去了那间小茅草屋,找大师兄。

    全宗门都在热火朝天的时候,只有大师兄还一如既往,守在这里像块冰雕。

    “掌门师弟。”何修远看到谢冬,点了点头,主动打了一声招呼。

    谢冬笑着应了,挨着他的身旁坐下。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坐着。气氛十分静怡,谢冬的眉头却一直微微皱着。

    何修远的今日的话语稍多。他看了谢冬半晌,竟然又主动问道,“宗门如今欣欣向荣,一切都在变好,为何掌门师弟反而愁眉不展?”

    “欣欣向荣……如果这份欣欣向荣能一直维持下去,自然会越来越好。然而在此之前,宗门其实还有没跨过的难关。”谢冬叹了口气,终于将那两百万灵石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何修远听完,脸色顿时就黑了。

    “为何现在才告诉我?”说罢他便提剑起身,果真是一副想要立马杀过去的架势。

    但还不等何修远御剑而起,仍旧坐在他身旁的谢冬便伸手扯了他一下,“大师兄,稍安勿躁。”

    “水月宗欺人太甚。”何修远怒道。

    话虽如此,他还是停了下来,并将目光落在了被谢冬握住的手腕上。

    “我也觉得他们欺人太甚,但此事并非无法解决。他们的述求无非是那些被借去的法器,只要将法宝找出来还给他们就好了。而我之前已经查出了师父陨落的地点,那些法器应该就和他的遗体在同一个地方。”

    听闻前任掌门的遗体,何修远浑身都是一颤。而后他紧抿了嘴唇,眼中的愤怒已然换成了另一种情绪。

    谢冬微微一笑,将手掌收了回去,“但师父既然陨落,那处一定危险。究竟是否要派人再去一次,我也非常犹豫。”

    “去。”何修远言简意赅的一个字。

    “谁去?”

    “自然是我。”

    “不行。”谢冬摇了摇头,“虽然你很厉害,但师父上次前去时,带了许多凝元,还借了许多法器。结果他们都陨落在了那里这样的地方,不能叫你一个人去。”

    “那还能是谁去?等等……”何修远总算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几分,“你究竟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说这件事?”

    “当然是因为当初宗门还离不开我,现在总算可以稍微离开一下了。”谢冬笑着站起了身,眉梢飞扬,“大师兄,我会和你一起去。”

    “荒谬。”何修远毅然反对,“你是掌门,不能去。”

    “掌门领队外出,难道不很正常吗?”

    “可那儿十分危险。”

    “既然危险,就更不能叫你一个人去了。”

    “如果你陨落在那里,宗门怎么办?”

    “如果我陨落,宗门当然是废了。”谢冬轻飘飘道。

    何修远眉头紧紧皱着,眼角抽动,恨不得把谢冬的脑子塞进水里清醒清醒。

    在他发作之前,谢冬又道,“但是,如果你陨落了,宗门一样会废。”

    何修远一愣。

    “你是宗门的脊,我是宗门的脑,我们现在是缺一不可的。”谢冬看着他,一字一顿,神色出奇认真,“与其把我们两个分开,让我留在这里,成日里眼巴巴守着名册生怕你突然陨落,不如我们一起过去,将生还的机会争取到最大。不是吗?”

    谢冬叹了口气,侧了身,“抱歉,是我太着急了,我不该逼你这么紧……但你好不容易回来,至少多坐一坐吧,喝口茶也是好的。”

    说着,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推开眼前的一间房。

    那正是历代掌门的书房,也是谢冬这几日一直待着的地方。

    何修远刚一走进去,抬起头,便看到了那张挂在书桌正前方的画像。那是他自己的画像,盛气凌人,红衣灼眼。何修远猛地便停下了脚步,甚至伸手扶住了门框。

    他直直看着这副画像,胸口起伏,好半晌才淡定下来,“谁把这种东西挂在了这里?”

    谢冬瞥了他一眼,“当然是师父。”

    何修远瞪大了双眸,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这里本来是师父所用的书房啊。自从我入门的第一天起,这幅画像就在这里了。”谢冬告诉他道,“如今师父陨落,我住进来,一时间忘了摘下罢了。”

    何修远看着他,突然道,“你说谎。”

    谢冬眼皮子颤了颤,面色却一点也不着慌,“那你觉得是谁挂的?”

    何修远答不出来,一时语塞。

    “我的师父是你的父亲,你是他的儿子。”谢冬道,“我也曾经觉得奇怪,问过他为什么要把这张画像挂在这里……他告诉我,他有整整八年没有见过你了,只有这张画像,能叫他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你。仅此而已。”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