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74.第七十四章

时间:2018-05-04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或者等待三天  谢冬站在那儿,一只手还扶在门框上, 愣愣地看着这一切。灵气鼓动的地方就在会客厅下方不远处, 正在他的视野之内。

    宗门的其他弟子也很快就发现了这处异状,知道有人突破,纷纷聚集过来恭贺。

    然后他们都认了出来, 那是杨万书的住所。

    “杨师兄,恭喜!”

    “我就知道你会凝元的!”

    “太好了,杨师兄凝元了……掌门说得没错,宗门会有更多凝元的!”

    这兴高采烈的一声声欢呼, 不断灌入谢冬的耳朵里, 叫他终于从震愣之中回过了神来。

    杨万书, 入门一百余年, 修行一百余年,就连在筑基巅峰卡了都有近百年。

    却就在这个时候, 杨万书凝元了。

    下一刻, 谢冬扬起嘴角,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将之前取下的掌门令重新挂在脖子上,塞进胸口,又招来遁云, 飞到了杨万书的门口。

    杨万书此时已经结束闭关, 从洞府里出来, 逐一答复那些恭贺。在突破之后,他自然不会再是那副老头子的样貌,却也年轻不到哪里去。只见杨万书挺着自己浑圆的肚子,笑起来五官都团成一团,俨然一个欢喜佛一样的中年大胖子。

    “掌门,”他看见谢冬,连忙引了过去,“还得多谢之前掌门的激励。”

    “杨师兄客气了。”谢冬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拍了拍杨万书的肩,“你在此时突破,点燃了全门派的希望,宗门所有人都会为你高兴。此时此刻,我恨不得想要谢谢你啊。”

    杨万书捧着肚子,哈哈笑着,显然自己也是欢喜得很。

    而后谢冬又说了一些恭贺之话,给了杨万书一个长老之位,又叮嘱对方一定要好好稳固境界。

    末了,谢冬还表示,等到杨万书的境界稳固了之后,宗门里的大小事务,就要指望他好好帮忙分担了。

    这可是大实话。谢冬自从当了这个掌门,几乎每天都只能一个人忙活,忙得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套牢一个大师兄却成日里根本不插手宗门事务,常永逸那小子能帮一点忙但也不堪大用,他想要一个能管事的长老已经很久了。

    说完了这些,谢冬便不再打扰,笑容满面地转身告辞。

    至于之前的大受打击,心灰意冷,觉得玉宇门没有希望等负面情绪,此时早就被谢冬抛到了九霄云外。开什么玩笑,新的凝元都出来了,宗门怎么可能没有希望?简直前程似锦啊。

    区区别的门派想要讹两百万灵石,只要认真想想,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想到这里,谢冬又抬起双眼,环视了一下此时聚集在这里的弟子。杨万书凝元是此时玉宇门最大的事情,毫不夸张,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在这里了。常永逸那小子也在,脸色还很有些不好看。大概是因为谢冬方才表示要重用杨万书,却不肯重用他,让这小子有意见了。

    但谢冬找了半天,何修远不在。

    大师兄平时冷则冷矣,但遇到这种事情还不露面,是不是冷淡得过头了?

    谢冬当即转动了脚下遁云,飞向了那个小茅草屋。

    遥遥的,谢冬便看到何修远正站在屋前。

    大师兄果然也早已经留意到杨万书凝元的事情,此时正眺望着不远处那一片欢乐的海洋,嘴角还含着一抹笑意。

    谢冬架势遁云的速度便不禁慢了两分。

    他认识大师兄的时间也不短了。何修远这个人,乍看十分冰冷,交往之后才能发现其实十分温和。但时至今日,他才猛然发现,这竟然是他第一次看到何修远笑。

    “掌门师弟,”何修远看到谢冬,转过头来,嘴角仍旧带着淡淡的笑意,“这个时候,你怎么过来了?”

    但那抹笑意毕竟太淡,仅仅说了两句话的时间,便消散了。

    谢冬“诶”了一声,莫名觉得有点可惜。

    他停在何修远的身旁,伸手指了指杨万书的方向,“你一个人站在这里看什么,为什么不过去?”

    何修远支吾了一声,“我不太适合那种场合。”

    “大师兄,”谢冬嘻嘻笑道,“你这是太害羞了吗?”

    何修远的目光在他脸上落了一下,又瞥了开,简直不知道怎么回复。

    谢冬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在他身旁坐下。这次何修远倒是从善如流,很快便和他一起席地而坐。之后他们却并不对视,而是两人一起看着不远处的那个方向。

    玉宇门的弟子们恨不得将杨万书抛起来欢呼,直到最后杨万书实在受不了他们的热情,以修行的名义躲回了洞府之中,那些弟子才渐渐消停了。

    “大师兄,”谢冬突然道,“我觉得你可以多笑一笑。”

    何修远十分莫名其妙,“何出此言?”

    “我就是觉得。”谢冬想了想,认真地说,“你笑起来挺好看,不笑可惜了。”

    何修远转过了头来,将视线落在谢冬的身上,半晌没有说话。

    谢冬也没有指望他的回答,只是这么静静地挨着他坐着。

    何修远是冰属的体质,靠近了便有一股凉意,合着四周吹拂过来的微风,竟带给人一种心神安宁的舒适之感。

    “大师兄……”谢冬又开了口,想了片刻,却又后悔,“算了,没事。”

    何修远皱起眉头。

    谢冬在想着那两百万灵石的事情。他想要问问何修远的看法,但又觉得对方的想法实在太容易猜出来了。

    何修远是个剑修,之前还说只用把自己当成一把剑就好。

    如果何修远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单人独剑闯去水月宗,直接逼他们将那两百万灵石给吃回去,不然就砍死他们。别说,就何修远那单抗三个凝元巅峰的本事,说不定还真能端了整个水月宗。

    谢冬忍不住笑出了声。

    何修远越发觉得莫名其妙,甚至担心谢冬是不是走火入魔,出了毛病。

    “大师兄,在你这儿坐了一会,我感觉脑子里清楚多了。”而后谢冬便起了身,拍了拍何修远的肩,“那便不打扰了。”

    说罢他抬脚就走,走到一半却又转过身去,指了指自己的嘴角,“记住,多笑一笑。”

    之后的一路上,谢冬都想着两百万灵石、两百万灵石、两百万灵石……之前宗门本来就半死不活也就算了,现在杨万书已经凝元,全宗门的弟子都已经看到了希望,他非得妥善地把这件事解决了不可。

    直接要何修远砍了水月宗,确实是个主意,但只是下下之策,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用。毕竟他们的债主不止这一家,大师兄却只有一个。

    那么还能去哪里找这两百万灵石?谢冬忍不住看了眼自己的下身,他可是一口元精可以拍卖出四百万灵石的人啊……不不,他留在玉宇门不就是为了瞒住自己的琼炎之体吗,怎么能拍卖自己去还债?这是完全的本末倒置,要不得要不得,一定得想个其他的主意。

    更何况,就算想到办法还了这两百万灵石,水月宗也不一定会满足,说不定还有其他门派会有样学样。

    如此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那些和前任掌门一起遗落的法器给找回来,借了哪件就还哪件,堵住那些宗门狮子大开口的嘴。

    谢冬想到就做,连忙翻阅起前任掌门之前和别人来往的信件,试图从中找出他们这一次寻宝的目的地,进而找出他们陨落的地方。但仅仅翻阅到一半,谢冬的动作又变得迟缓起来。

    还是不对。这一次玉宇门之所以遇到这种事,那些遗落在外的法器其实只是个借口。归根结底,是现在玉宇门软弱可欺。

    只要玉宇门继续软弱可欺下去,这样的事情还会不断发生。万一其他宗门再出来一个金丹,玉宇门更是只能永远被别人踩在脚下。

    但换而言之,只要玉宇门出一个金丹,一切都不一样了。

    附近方圆五百里都没有一个大宗门,全是像以前的玉宇门那样拿不出手的。只要出一个金丹,便可以在这块地界称王称霸。

    谢冬手上的动作停顿了片刻,又勾起嘴角笑了笑,继续翻阅着那些信件。

    但此时他的眼中,已经蕴满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算计。

    话分两头。

    却说在谢冬刚才离开那个小茅屋之后,何修远其实还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直到那背影再也看不见了,何修远才起了身,找到了茅屋边上的一个小水洼。

    他俯身伸出手指,往那水洼上头轻轻一点,便轻易地冻出了一片镜面一样的冰。

    然后何修远试着扬了扬嘴角,却很快将嘴角塌了下去。

    何修远与镜面中的自己大眼瞪小眼地互视了片刻,不禁困扰地皱起了眉头。

    他笑起来……真的……好看吗?

    谢冬站在那儿,一只手还扶在门框上,愣愣地看着这一切。灵气鼓动的地方就在会客厅下方不远处,正在他的视野之内。

    宗门的其他弟子也很快就发现了这处异状,知道有人突破,纷纷聚集过来恭贺。

    然后他们都认了出来,那是杨万书的住所。

    “杨师兄,恭喜!”

    “我就知道你会凝元的!”

    “太好了,杨师兄凝元了……掌门说得没错,宗门会有更多凝元的!”

    这兴高采烈的一声声欢呼,不断灌入谢冬的耳朵里,叫他终于从震愣之中回过了神来。

    杨万书,入门一百余年,修行一百余年,就连在筑基巅峰卡了都有近百年。

    却就在这个时候,杨万书凝元了。

    下一刻,谢冬扬起嘴角,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将之前取下的掌门令重新挂在脖子上,塞进胸口,又招来遁云,飞到了杨万书的门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