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73.第七十三章

时间:2018-05-04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 或者等待三天  此时此刻,没了护山大阵的玉宇门, 就犹如没了壳的鸡蛋。只要有人攻去, 便是任人宰割。

    “荒谬、荒谬!”冯长老趴在地上直打颤, “你怎么敢、怎么敢!你就不怕有人趁机端了玉宇门吗!”

    “笑话。”谢冬道, “比起那个山头, 当然是我的性命更加重要。”

    他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只叫冯长老目瞪口呆。冯长老这才发现,他对这个仅仅入门六年的年轻掌门, 其实一点都不了解。

    “唉,玉宇门好不容易修出一个凝元。”谢冬低头看着冯长老, 满脸都是遗憾之色,就像是看着一把即将被销毁的灵石, 又像是看着少了这个人之后自己将会遭受的一堆麻烦,“真是可惜了。”

    虽然可惜, 他下手却一点也不迟疑。

    快点处理了这里, 他还要去救何修远。大师兄以一己之力对付整整三个凝元巅峰, 也不知道能顶住多久,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就得不偿失了。

    结果, 就在谢冬拨动手中阵盘,打算将冯长老直接压死的前一刻, 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猛然炸进了他的耳朵。

    谢冬猛地抬起头, 惊疑不定地看向和他只有一墙之隔的另一条街道的方向。

    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惊叫、惨叫、刀剑相交、布帛撕扯、液体喷洒的声音, 其中还夹杂着几句颤抖得叫人难以分辨的惊喊鬼叫。

    “不!剑修!竟然是剑修!”

    嘭!一个圆滚滚的红色东西猛地从拐角飞了出来,撞到另一面墙上啪叽一声,留下一道血印子,又落到地上弹了两下。定睛一看,那赫然是一颗血肉模糊的人头。

    场面太过血腥,常永逸忍不住捂住嘴蹲了下去,“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就在这颗人头之后,一墙之隔那些吵闹开始变得安静,只留下一个人的脚步声。很快,何修远从拐角走出。右手提着一把滴血的剑,左手拖着一具无头的尸体,白衣与玉肌均被鲜血染红,目光如修罗般森冷。

    谢掌门见状也免不得目瞪口呆。他是知道大师兄很是厉害,但刚才那好像是三个凝元巅峰?这是不是厉害得有点太过头了?不愧是剑修啊。

    何修远走到冯长老身前,被鲜血糊满的脸上一双眼睛尤其叫人胆寒,“你说你都是为了宗门考虑,不会再与掌门师弟作对,只是在欺骗我吗?”

    冯长老一句话说不出来,只知道发颤。此时此刻,他甚至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被谢冬的阵法压死。

    何修远面若寒霜,直接抬起了手中的剑。

    “等等!”谢冬忙道。

    何修远停下动作,看着他。

    谢冬沉默片刻,摇头叹了口气,又道,“算了,还是杀了吧,就当是壮士断腕了。”

    何修远这才手起刀落,将人砍成了两半。

    随后何修远又看着地上那堆尸体,面露嫌弃之色,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了一盏提灯状的法器。

    他从提灯中取出一团火焰,显然想将这些碍眼的尸体一把火烧了干净。

    “诶,你再等等!”谢冬见状,顿时又叫了停。

    在何修远一愣之间,谢冬已经扑向了那些尸体。

    然后,只见他手脚十分熟练地……扒下了那些尸体上的储物袋。甚至还有几具尸体身上穿着不错的法衣,脚踩不错的法靴,腰戴不错的玉佩,也通通被谢冬扒了下来。

    何修远举着手中的火焰呆在原地,完全忘了反应。直到谢冬抱着那堆血淋淋的东西,心满意足地走到一边后,又猛然想起隔壁还有许多尸体,连忙冲去隔壁街道……何修远才稍微回过神,看了后面的常永逸一眼。

    “看什么看?”常永逸此时虽然也被吓得有些怂,骨子里却依旧不知天高地厚,当即呛道,“师兄就是如此勤俭持家,你有什么意见吗?”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其实常永逸的心底也是心酸的。想当年谢冬可是锦衣玉食的谢家小少爷,如今当了一个掌门,咋就混成这样了……

    何修远心情复杂地看着那些已经光溜溜的尸体,终究还是一把火放了下去。此情此景,倒像是还这些人一个体面了。

    但他想着玉宇门现状的处境,再看谢冬的所作所为,便放下了心中那点诧异,反而有些感动。

    为了这个宗门,真是辛苦掌门师弟了。

    两人走到隔壁街道,剩下的尸体果然也正在被逐渐扒光。这边的尸体倒是不需要何修远动手。谢冬把他们彻底扒光之后,直接一个响指,一丛火焰就从他指尖冒出,径直烧了过去。

    然后谢冬便将神识探进了那些储物袋,清点起战利品来。

    随着这清点,谢冬的嘴唇却渐渐抿了起来,

    浑身开始散发出一种沉重复杂的气息。

    “掌门师弟,怎么了?”何修远连忙关心道,“不值钱吗?”

    常永逸看着六年前还是个有钱公子哥儿的谢冬,又看着前一刻还十分矜持、仿佛视灵石如粪土的何修远,简直无言以对。

    谢冬没有及时回答何修远的话,而是将战利品清点了第二遍。

    然后是第三遍……

    不知清点了多少遍之后,谢冬才抬起头,看着边上两人,以一种出奇凝重的语气道,“九个凝元修士,其中凝元初期四人,凝元中期一人,凝元后期三人。他们浑身的东西加起来,共有十三件下品法器,九件中品法器,以及一件上品法器。除此以外,还有灵石两万余。如果全部变卖,总共可以赚得六万灵石,足以承担玉宇门一年的支出。”

    何修远不说话了,他有些发懵。

    直到此时他才发觉,他以前杀完人后居然不喜欢上前搜刮,实在是一件铺张浪费到天理不容的事情。

    谢冬也在那儿感叹,难怪修真界的贫富差距如此巨大。暴利,简直是暴利啊。杀死冯长老的忧虑被收获的喜悦压了下去,谢冬终于开始眉开眼笑。

    常永逸则问道,“如此一来,我们想要赚钱,岂不是很容易?”

    这样一句话,却引发了另外两人尴尬的沉默。

    谁会不想轻松愉快地赚钱呢?但随随便便就杀人越货肯定是不成的,只能等着别人来杀的时候愉快反击。

    一时之间,谢冬心中也冒出了钓鱼执法的念头。但这样的事情,也只是在谢冬脑子里转了转,很快便被他抛到了脑后。

    “我们不是独行之士,而是要发展宗门。唯有稳定与和谐,才是发展的正路。”他教育常永逸道,“所谓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这种事情,只能顺势而为,不该一心追求。你懂了吗!”

    常永逸低下头,“哦”了一声,也不知心底究竟是否服气。

    无论如何,突然有钱了,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谢冬原本打算只在琳琅集的西门附近收购一点灵药种子,此时毅然改变原计划,带着何修远与常永逸往东面走去。当然,他们此时的荷包还不足以让他们进入最东边那些只属于富豪的建筑,但能进入到琳琅集的中部,还是美滋滋的。

    至于杀人的行径,只需在巡守琳琅集的护卫们前来询问时,解释一下只是私人恩怨,就可以了。

    相比西门附近的满眼地摊,琳琅集的中部要像样不少,多是小店与酒馆。

    谢冬一连走入许多贩卖灵药种子的店面,货比三家,最后买好了一批种子,又购买了一批适合炼气筑基期修士使用的农具,外加一个能装下这些东西的储物袋。这么一套下来,灵石便花了小一万出去。

    付钱的时候,谢冬的内心都在滴血。要知道,他原本准备花在这些东西上的预算,是不到两千灵石的。

    当然,心疼归心疼,谢冬这笔钱还是花得十分坚定。灵石这种东西,如果揣在兜里,只能坐吃山空。唯有花费出去,才会变成更多的灵石。

    他握紧刚刚购买的、装着整整一万灵石东西的储物袋,长舒一口气,回转过身,准备与后面的两个人会合。

    结果道路那头突然走过来一群人,熙熙攘攘从他们身边冲了出去。

    仔细一听,原来是那边的万宝楼正在举报什么拍卖会,这些人都是要赶去参加的。

    “拍卖会吗?”谢冬心道,没钱凑不了热闹啊。

    但边上偏偏有个正在店里挑选货物的路人,非常没眼色地与他搭话道,“这位道友,我看你财大气粗,这拍卖会倒真是可以去看看。听说今日的万宝楼中会拍卖一些有趣的东西,只可惜我囊中羞涩啊。”

    “哦?”谢冬好久没有被人说过“财大气粗”这四个字了,顿时打肿脸充胖子,做出一副很有兴致的模样,“什么有趣的东西?”

    “灵丹、法器、天材地宝,这些东西自然都是有的。”对方笑道,“听说今日还有一件炉鼎。”

    炉鼎?听到这两个字,谢冬脸上的神情顿时有些僵硬。

    所谓炉鼎,自然不是什么烹煮食物的器具,而是一类人。通过与人双修,同时牺牲自己的肉体与修为,增强对方修为的人,便可以称之为炉鼎。

    大多数炉鼎在双修时都是身处下位,但也有一些极为罕见的炉鼎体质,是只有身处上位才能发挥作用的。这种可以身处上位的炉鼎,因为其数量稀少,价格比寻常炉鼎更高得多。

    因为受到诸多女修以及部分癖好独特的男修争抢,这种可以身处上位的炉鼎在被拍卖时,成交价格屡创新高。最近的一例就在百年前,同样是万宝楼所拍卖的一名炉鼎男修,便硬生生被拍出了四百万灵石的高价。那日所拍卖的还不是那炉鼎男修本人,仅仅只是第一口元精的价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