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62.第六十二章

时间:2018-04-20作者:莫晓贤

    ,精彩小说免费!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 或者等待三天  谢冬叹了口气, 侧了身, “抱歉, 是我太着急了,我不该逼你这么紧……但你好不容易回来,至少多坐一坐吧, 喝口茶也是好的。”

    说着,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推开眼前的一间房。

    那正是历代掌门的书房, 也是谢冬这几日一直待着的地方。

    何修远刚一走进去, 抬起头, 便看到了那张挂在书桌正前方的画像。那是他自己的画像,盛气凌人,红衣灼眼。何修远猛地便停下了脚步, 甚至伸手扶住了门框。

    他直直看着这副画像,胸口起伏,好半晌才淡定下来,“谁把这种东西挂在了这里?”

    谢冬瞥了他一眼, “当然是师父。”

    何修远瞪大了双眸, 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这里本来是师父所用的书房啊。自从我入门的第一天起,这幅画像就在这里了。”谢冬告诉他道, “如今师父陨落, 我住进来, 一时间忘了摘下罢了。”

    何修远看着他,突然道,“你说谎。”

    谢冬眼皮子颤了颤,面色却一点也不着慌,“那你觉得是谁挂的?”

    何修远答不出来,一时语塞。

    “我的师父是你的父亲,你是他的儿子。”谢冬道,“我也曾经觉得奇怪,问过他为什么要把这张画像挂在这里……他告诉我,他有整整八年没有见过你了,只有这张画像,能叫他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你。仅此而已。”

    何修远站在那里沉默了半晌,拳头握紧,有些发颤。

    他将脑袋扭到另一边,不叫谢冬看见他的脸,“那为什么偏偏是这张?分明只要一看见这画像,就会想起我与他当年是如何争吵的吧。”

    这倒是谢冬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但谢冬何许人也,怎么可能会被这种问题难住。仅仅片刻,谢冬便开口答道,“那你还有别的什么留下来吗?”

    果然,何修远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而且师父也很后悔吧。”谢冬继续,“每一次看到这画像,他心中的后悔一定会更深一层。说不准,这其实是他对自己的一种惩罚。”

    “你说谎。我知道,你在说谎!”何修远猛然激动起来,“他不会后悔的,他也根本不会想要再看见我!不然的话,他当初又为什么会说我是个……”

    何修远说到这里猛然停顿,不肯吐露剩下的话语。

    但他剧烈起伏的胸口,以及那已经发红的眼角,都能叫人看出,此时他想起了十分糟糕的回忆,心绪极为不稳。

    谢冬静静地看着他。

    说实话,谢冬并不关心这对父子当初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情,也不关心师父是否真的后悔过。此时此刻,他只想要留下眼前这个凝元巅峰而已。

    好半晌之后,谢冬叹了口气,“你错了,师父一直在等着你回来。”

    何修远紧抿嘴唇,看着他。

    谢冬拿起书桌上的那一份玉宇门弟子名册,翻开第一页,递到他的眼前。何修远低下头,看了过去。他真怕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名字,但事实却远比他所想象的更具冲击力。

    他确实看见了自己的名字,那名字却甚至不在后面的普通弟子之间,而在所有弟子的最前方。连常永逸都被压在了后面,处在仅次于谢冬的位置。

    说实话……如果不是谢冬如今已经是掌门了,事情不能做得太假,他简直想把何修远的名字给提溜到自己前面。

    但做到如今的地步,显然已经够了。

    只见何修远晃了晃身体,猛地跌坐在了一旁的座椅之上,说话的腔调里慢慢都是不可置信,“这都是你师父的意思?”

    “当然。”谢冬答得面不改色,看起来非常诚实。

    何修远想说什么,却又猛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好半晌才低声道,“抱歉,师弟,我可能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下。”

    谢冬点了点头。

    何修远便摇摇晃晃地起了身,浑浑噩噩地往外面走去了。

    谢冬则自己在书房里多呆了一会,直到估摸着何修远走远了,才悄咪咪放出自己的神识,暗搓搓跟在了他的后面。

    何修远此时确实心绪极乱,竟然没有发现。

    他在书房的外面干站了许久,又循着记忆中的方向,慢慢地走向前任掌门所住的居所。但他最终并没能走入那间洞府,而是半路就承受不住,在一个无人的地方跪了下去。

    谢冬松了口气,心中暗道,成了。

    非常顺利,套牢了。

    他随后便将自己的神识收回。就在这缕神识将收未收之时,他隐约听到了何修远那边所传出的呜咽之声。

    这个大师兄,看起来极为年轻,其实修行至今已经近五十载。老大不小的一个人,在这种时候,居然直接哭了?

    谢冬的动作就这么顿了一会,不禁在心中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但话说回来,八年,凡人看来已经无比漫长的日子,在这种自幼修行的人眼中,其实也比一眨眼的时间长不了多少。当初何修远毅然离去之时,大概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八年未归,便是天人永隔。

    而后谢冬重新将手中的账本翻开,继续研究起这些账目。

    师父与大师兄这对父子之间所发生的事情,叫他有些感慨,也有些好奇,却没有在他的心中留存太长的时间。如今凝元巅峰的战力已经稳了,谢冬最操心的东西又变成了宗门里捉襟见肘的灵石。

    而在黄昏时分,何修远才回来,告诉谢冬,他要留在玉宇门。

    谢冬十分高兴,连忙表示要为他安排一个好住处。何修远却摇了摇头,表示他只需要一间茅屋就好。

    这间茅屋就被安置在靠近前任掌门洞府的地方,每次一开门就能看到那间已经空荡荡的屋子。何修远自己挑的位置。

    这一晚何修远甚至没有住到茅屋里面去,而是在门口干坐了一夜。

    幸好,到了第二日清晨,何修远的情绪就恢复了许多,看起来精神也算不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