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61.第六十一章

时间:2018-04-17作者:莫晓贤

    ,精彩小说免费!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 或者等待三天  那几日里, 玉宇门上下都弥漫着一种低沉的气氛。

    唯有谢冬一如既往, 仿佛无事发生般召集了剩下的弟子, 将之前所采购的灵药种子分发而下,带领他们开始开垦种植。

    他们勘测了整座山的土地,最后选择了后山腰的一块地方开垦成田地, 依次种下选定的种子。在这样的忙碌之中,众弟子逐渐忘却了之前的愁云惨雾,一个两个纷纷投入其中。如此情境之下, 谢冬的一如既往实实在在叫他们安心不少。

    但谢冬自己知道, 其实他的内心远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满不在乎。

    “还剩下八十九人……炼气七十四个, 筑基只剩十五个吗?”这夜,他又在书房里默默地数名册上的名字了,“走掉的人虽然只有四十多, 却约莫一半是筑基啊。”

    数完之后,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将名册放在了一边, 又开始研究起种植的土地来。

    但宗门弟子数量锐减的事实, 还是不停在他的脑中徘徊。为什么他还是会如此在意这些数字呢?分明早在说出“绝不挽留”四个字的时候,他便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打心眼里认定哪怕宗门的弟子全都走光也算不上可惜的。

    谢冬想到这里, 打了个呵欠。几日没有休息了, 哪怕凝元期的身体也吃不消,眼前的文字都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谢冬便干脆放下手中书册,趴在了床上。无论身处什么境界,睡眠都是在精神耗损后最好的补充方式。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

    梦境之中,玉宇门整整数年没有再出现下一个凝元。杨万书一辈子停留在筑基巅峰,最后指着谢冬的鼻子高喊“你尽会说些大话”,而后直接坐化而亡。宗门剩下那八十余名弟子跟着谢冬一路苦熬,终于再也忍受不了,不愿再相信谢冬的任何言辞,一个个选择脱离了门派,就连常永逸都走了。谢冬孤苦伶仃,默默捧着已经空无一个弟子的名册,走向了前任掌门左近的那处小茅草屋,想着至少会有大师兄将这个宗门守到最后。结果原地根本没有什么茅草屋,根本连何修远的影子都找不到,仿佛世上从来就不存在这个人。

    紧接着,谢冬就醒了。

    太邪门了,他怎么会梦见这种鬼东西?谢冬一睁眼就觉得不对,连忙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却发现自己居然还流了满手的汗。他这才知道,自己竟然还是被这个梦给吓醒的。

    谢冬盯着手心的这些汗,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梦境中的景象,对他而言,竟然有那么可怕吗?他难道不是为了保证自己能更好的生存,才别无选择地将这个掌门之位给争到了自己手中吗?在谢冬的心里,玉宇门明明应该是排在他自身之后的东西才对。

    他将手心往自己身上蹭了蹭,擦掉了汗。但只要在脑海中将梦中的那些场景,手心中的汗又会重新冒出来。一想到玉宇门或许会在他的手中走向末路,似乎真的比他自己走向末路还要可怕。

    “原来如此。”谢冬自嘲笑道,“已经不只是个单纯的容身之所了吗?不知不觉之间,我也投注了这么多了。”

    此时外面还是深夜,谢冬却已经再也睡不着了。

    他又看了眼桌上的书册,心神不宁,根本看不进去。最后他干脆披着衣裳出了门,一路往前任掌门洞府的方向走去。那间小茅草屋还在那里,安安静静地落在月色之下,叫谢冬莫名松了口气。

    可他三更半夜的,跑这里来做什么?

    因为他被一个噩梦激起了极大的不安,所以来寻求大师兄的安抚?太丢人了,像个笑话。

    谢冬摇了摇头,正准备转身回去。却又在这个时候吹来了一阵大风,刮开了茅草屋的大门。谢冬眼角余光往里一扫,里面没人。

    唰,谢冬的脚步猛地顿住了。他又转了回去,几步跑到茅草屋的门口,往里面看了又看,真的没人。他又伸手在门板上敲了好几下,里面一片寂静。最后他直接推门而入,里面确实没人。

    谢冬退了出去,找到巡夜的弟子,问他们是否知道大师兄去了哪里。

    那个弟子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谢冬不知怎么就回想起了刚才的那个梦,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没了一个冯长老都搞成这样,如果大师兄也没了,这宗门得成什么样子?

    “掌门,你要找大师兄吗?”那个弟子刚巧就是个八年前的老弟子,此时看谢冬脸色不对劲,便告诉他,“像现在这种时候,大师兄都是一个人在外面的。到了早上就会回来了。”

    说罢,那弟子便转身继续巡夜。临走之前他还抬了抬手,指了指天上。

    谢冬抬头一看,天上是一轮圆月。他不知道圆月和何修远突然跑到外面去了有什么关系,一时间有点懵。

    直到片刻之后,他想起一件事。

    当初他约何修远一起去琳琅集的时候,何修远特地问了他需要多少天,得到只需三四日的答复后才欣然同意,并表示“只要能在十五月圆之夜前回来,就没有问题”。

    谢冬百思不得其解,决定等明日见到了何修远再试着问问。

    而后他依旧无所事事,又不想这么快回到书房,便干脆御剑而起,飞到天上吹了吹风。

    这一飞,他就发现山门外头似乎有一点古怪的法力波动。随后谢冬仔细搜查,最终在一条隐蔽的山沟沟里找到了一颗圆形的东西,金灿灿的,形状像一个茧。

    谢冬惊讶之下再一细看,顿时抽了抽嘴角。

    那个茧,自然并非是什么自然产物,而是一堆法阵激发后的样子。谢冬甚至连被激发的是什么阵法都看得出来,因为其所用的全都是存在玉宇门仓库里的阵盘,就连使用方式都很有前任掌门的遗风。再看其强度,显然是被凝元期的修士所激发着。

    如此这般,究竟是谁用一堆阵法在这里包了个茧,答案就非常明确了。

    何修远这究竟是在做什么呢?他人又在哪里?

    谢冬靠近了过去,刚想唤一声大师兄,就听到这堆阵法的里面有一点细微的喘气的声音。莫非大师兄把他自己给包在茧的里面了?但这喘气声又不同寻常,似乎有些急促,且带着点别样的黏腻,却非常压抑。

    正巧在这个时候,天空亮起了第一缕曙光。

    大茧里的人长长舒了口气,抬手收起了阵法,刚好看到还没来得及离开的谢冬。

    谢冬咳嗽一声,将眼前的人打量了一下。何修远只有一个人,而且衣裳穿得非常整齐,就是脸色有些发白。

    “大师兄,”谢冬问他,“你这是在做什么?”

    想到这里,常永逸“啧”了一声。他本来还想夸一句这大师兄长得挺好看的,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另外一句,“什么玩意。穿一身红,这么骚,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谢冬险些被他噎死,赶紧咳嗽一声,“不要乱说。”

    “哼。”常永逸皱着鼻子扭了头,又猛然想起另外一件事,“等等,何?”

    “你总算发现了。”谢冬将画卷好好拿在手中,“师父他老人家也是这个姓,大师兄是他的亲生儿子。所以你把嘴巴放干净点,不然小心师父他老人家在天之灵回过头来,一道雷把你劈死。”

    常永逸吐了吐舌头,却依旧不肯服软,“我不管,反正什么大师兄的我也不认识。只要他和你作对,我就讨厌他,就是这样。”

    谢冬摇头,笑得有些无奈,“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常永逸道,“你不仅是我的师兄,还是我的少爷啊。”

    这句话后,谢冬没有吭声,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是啊,常永逸不仅仅是他的师弟,他们是在入门之前就认识的。在凡尘之中,常家是世代侍奉谢家的人,常永逸其实就是所谓的家生子,几乎从小跟在谢冬身边打杂。后来常永逸之所以跟着入了玉宇门,也是因为谢冬的父母担心谢冬一个人在外面过不好,硬是磨着他师父又在那群小仆里面挑了个天赋好的,硬塞进来的。

    入门之后,他们的关系一直十分亲厚,谢冬也曾以为在师兄弟的情分面前,当凡人时的主仆之别早已经是不需要在意的东西,可惜常永逸好像并不这么想。这叫谢冬有些郁闷,却也没什么办法。

    在这凝滞的气氛中,常永逸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站在那里十分尴尬。刚好门外的冯长老终于消停了,谢冬的脸色也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常永逸便干脆打了个哈哈,转身溜了。

    谢冬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看着他出去,才叹出一口气,摇着头站起了身。

    他刚想将手中的画卷放回柜子顶上,又突然停下了动作,反而将那副画卷重新展开。

    他看着里面一席红衣的艳丽身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只要何师侄回来,看你拿什么去和他争”……吗?

    谢冬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花点时间,来好好考虑这件事,多琢磨琢磨这个人。

    于是乎,当第二日清晨常永逸来找他时,刚刚走入那间专属于历代掌门的书房,一抬头,就看到那张红衣画像正儿八经地被挂在了书桌的正前方。

    常永逸被雷得一个踉跄,说话的声音都打颤了,“师兄,你把这家伙挂在这里做什么?”

    谢冬面前摆着一大摞的各种账本与名册,正在拼命研究,没有理他。

    常永逸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好半晌终于想起了自己这一趟要汇报的事情,“对了,那个冯长老今天不见了。肯定是怕你找他算账,跑了吧!”

    “不会这么容易跑的。”谢冬淡定地合上手中的账本,从桌上拿起另外一本,“他应该是去找我们的大师兄了。”

    “什么大师兄?你真是太给他脸了。”常永逸听到这三个字就不爽,“我已经问清楚了,他早就不是我们的大师兄了。”

    “哦?”谢冬笑了笑,“是吗?”

    他知道常永逸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实际上,他们师兄弟二人入门六年,之所以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大师兄,正是因为何修远早在八年前就和前任掌门大闹过一场,关系决裂,而后毅然离家出走,整整八年也没有再回来过一次。

    照理来说,他确实已经和玉宇门没有关系了。但是为什么谢冬又偏偏知道这个人呢?

    这都是因为前任掌门对这个儿子其实十分挂念,时不时就要通过各种渠道搜罗关于何修远的信息。而谢冬和硬塞进来的常永逸不同,作为前任掌门真正重视的弟子,其中好些信息都是过了他的手的。他不仅知道何修远是什么人,长什么模样,还知道这个人当年离开玉宇门时已经是凝元后期,而后一直自认是一介散修,加入了北边的散修盟,修为更是在今年突破到了凝元巅峰,混得比宗门内所有人都好。

    这些事情倒没必要告诉常永逸。谢冬只是从桌上抽出一本名册,翻到其中的一页,“你自己来看看。”

    那正是玉宇门的弟子名册,是大殿中的那份名册的副本,记录着玉宇门中的所有人。排在最前面的,正是谢冬的名字,常永逸紧随其后。而在更之后的普通弟子之中,何修远三字赫然在列。

    常永逸看清楚了,半晌没有吭声。

    “他当年想要脱离宗门,却没能真正脱离。”谢冬道,“师父一直等着他回来。”

    “可惜了师父的一番慈父心肠,喂给了一个没良心的儿子。”常永逸黑着脸,“就这样,他就有资格在现在回来和你争夺掌门之位了?简直不要脸了。”

    “当年的事情,我们毕竟谁也没有亲眼见过,不要轻易下定论。再说了,他现在过得好好的,还真不见得稀罕回来争这个掌门之位。”

    “回来也不怕。师兄你这么厉害,难道争不过他?”

    “不要乱说。”谢冬摇了摇头,“他如果真的和我争,百分之百的,我争不过他。”

    常永逸听到这话,整张脸都气成了猪肝色,“你……你何必这么丧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