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60.第六十章

时间:2018-04-17作者:莫晓贤

    ,精彩小说免费!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 或者等待三天

    “凝元而已, 哪里用得到玄灵丹?”谢冬笑道, “服一点纳元丹就够了。”

    何修远看着他。

    “唔……顶多就……多服了一点点。”谢冬的眼神开始飘忽, “把这六年攒下来的,一口气全吃了而已。”

    何修远深吸了一口气。

    整整六年没有服用任何丹药, 全靠自己到了筑基后期,又能仅仅依靠纳元丹到了筑基巅峰, 进而一口气直接凝元, 这是多么难得一见的天赋?

    何修远之前没有怀疑过谢冬是不是真的用了玄灵丹。因为如果是个潜力一般的普通修士,这么强提修为,哪怕用了玄灵丹, 也会把自己榨成现在谢冬这幅样子。但他现在知道了,谢冬原本是个天才, 谢冬是不一样的。如果当初谢冬用的是玄灵丹,根本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谢冬是在还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硬生生将自己宝贵的天赋给糟蹋了。

    “你为什么……”

    “因为这是宗门压箱底的宝贝。”谢冬理所当然地道, “必须留在最有可能出现金丹的那一刻。”

    何修远看着他,目光中波澜不断闪动。

    “我在决定要强行凝元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我会成为玉宇门的掌门。对宗门而言,一个仅仅天赋不错的凝元掌门, 不值得用一个金丹来换, 不是吗?”谢冬轻轻微笑, “而师兄,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还在外面。我知道你会回来,而我能将你留下。所以玄灵丹是你的,我必须留给你。”

    他将何修远握住玄灵丹的那只拳头托起,推到何修远的眼前,“现在终于到了我能将它交给你的时候。”

    “你现在还能靠玄灵丹弥补当初的损失,而玄灵丹也无法保证我一定能结丹。”何修远神情十分挣扎,声音都开始微颤,“掌门师弟,你不知道,其实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外面又有一道藤蔓狠狠抽了过来,敲在九曲压山阵的外罩之上。

    谢冬浑身一震,鲜血终于溢出了嘴角。

    “师兄,你现在别无选择,我们现在别无选择。”他含着满嘴的血,用双手托住何修远的那只拳头,“我的命现在在你的手里,但我并不害怕自己会活不下去。”

    谢冬说到这里又笑了一下,神情坚定,“师兄,我相信你。难道你不愿意相信自己吗?”

    何修远原本微颤的手腕猛的稳了下来。

    他看着谢冬,点了点头,终于将那玄灵丹给吞入了口中。

    谢冬紧绷的神经猛的一松,然后就是两眼一黑。九曲压山阵流水般的从他身上抽取着灵力,他快要撑不住了。

    但他必须撑下去。

    何修远已经盘膝而坐,调动浑身的灵力开始碰撞。但结丹并不是一瞬间的事情,谢冬必须继续维持阵法。

    他相信这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他相信何修远一定可以结丹。

    他知道玄灵丹并不是百分之百结丹的保障,只能增加一点几率而已。

    他也知道何修远有可能是异族混血,结丹的这道关隘比起普通修士更困难许多。

    但现在是生死一线之间,不结丹就会死。

    现在何修远身上背负的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命,还有谢冬的命。而谢冬这个掌门师弟,付出巨大的牺牲,只为了将玄灵丹留给何修远,只因为相信何修远能够结丹。

    谢冬知道这一切会对何修远的心志产生怎样的影响。

    玄灵丹对何修远的作用,其实远远不是它原本所能增加的那点结丹几率,不是吗?

    这真是个完美的时机,谢冬甚至在某个层面上有些感谢季罗。如果没有季罗,要靠谢冬自己算计出这样一个同样完美的时机,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谢冬守在何修远的身旁,努力维持着阵法的保护。他的视野已经发黑,他的嘴角却勾了起来,发着笑。

    从最开始为了掌门之位强提修为,到现在为了金丹而赌出性命。从始至终,谢冬一路权衡着利弊走来,却只是一个精于算计的赌徒。

    身后何修远的灵力在猛烈激荡。

    身后何修远的灵力猛然膨胀开来,盘旋上升,与天空中被吸引而来的精纯灵气交相辉映,如龙虎相抱之势。

    一阵犹如龙腾虎啸的美妙声响,猛地在谢冬耳边炸响。

    成或不成,就在这一瞬之间。

    就在这一瞬间,谢冬却没能看到结果。他很清楚,无论成与不成,他都已经没必要再支撑下去了。谢冬的两眼终于彻底被黑暗笼罩,干脆利落地昏迷了过去。

    在意识的最后,谢冬只觉得自己被一双手臂稳稳接住。

    何修远站起身体,看着掌门师弟紧闭的双眼和那张白得痛苦的脸,目光冰冷如水。

    九曲压山阵已经消失,外面那些藤蔓终于闯了进来。何修远提起自己的飞剑,冷冷看着这些东西,浑身灵力鼓胀,吹得衣袖翻飞。

    在昏迷之中,谢冬一直隐隐约约地听见剑锋劈砍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在做梦,梦中或许有被利刃断为两节之物凄厉的惨叫声,也或许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谢冬终于再度睁开了双眼。

    他们仍旧在悬崖边的那一小块平台之上,何修远仍旧站在他的身前。

    不同的是,何修远原本还看得出素白的背影已经被鲜血染红,而地上正趴着许多血红藤蔓断掉的枝条。

    还有藤蔓在更远一些的地方张牙舞爪地挥动,却已经不敢再靠近。

    “师兄,”谢冬按着还在发疼的脑门起身,“我晕了多久?”

    “不过两个时辰。”何修远转过了身来。

    谢冬本来还准备说点什么,猛然看到何修远的正面,顿时僵住了舌头。

    何修远已经结丹了,终于成了一个金丹宗师,这是肯定的。

    但有一道伤口,从何修远的左肩一直划到了右腰,深可见骨,十分恐怖。那张原本俊美的脸上也被拉了大大小小至少五六道伤口,被血红外衣所罩住的地方必然更多。

    好不容易结丹,打不过也能逃的,怎么就能把自己搞成这样?谢冬低头看了看铺了一地的藤蔓断肢,最后只得叹了口气。

    他站起身体,“我们去找回去的路。”

    何修远点了点头,拉住谢冬,御剑而起,径直朝上方飞去。

    谢冬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视野的角落闪了一下,像是法器的光辉,“等等。”

    他们过去一看,竟然是凌溪。这个蓬莱派少年此时被卡在石头的缝隙里,整个人紧闭着双眼,已经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或许是被凌溪浑身的法器晃花了眼,谢冬道,“救下来吧。”

    何修远点了点头,把凌溪提在了另一只手上。

    随后三人离开这处落崖,飞到上面,已经没有再看到季罗的身影。

    而后凭借何修远金丹期对灵气变化的敏锐,他们终于在山林中找到了一个芥子空间的出口。

    这个出口的外面已经不再是云喜山,而是一处沿海的沙地。

    当然的,季罗也不在这里。

    何修远不知为何收起了飞剑,走在地上,脚步也有些一深一浅,留下一个个渗着红的脚印。

    谢冬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说道,“师兄,够了。”

    何修远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师兄,已经够了,”谢冬叹了口气,“休息一下吧。”

    “还不能休息,还不够。”何修远摇了摇头,“季罗还没找到,季罗还没死。如果季罗找到你,他会杀死你。”

    都已经是现在这幅样子了,他还想要找到季罗,与季罗交战吗?

    谢冬无奈地笑了一声,走上前去,将何修远的双肩揽在怀里,“真的够了,师兄。”

    他比起何修远要稍微矮两个指节,此时却伸出手,轻轻揉着何修远头顶的软发,“很感谢你一直保护着我,但你真的该休息了。师兄,现在应该轮到我来保护你了。”

    何修远看着他,两眼极近地对视。明明并未说话,明明还是面无表情,谢冬却硬是从那双仍旧淡漠的双眼中看出了一丝可怜兮兮的依赖之感。像是一只受尽委屈后终于被人顺了毛的猫。

    “来,”谢冬笑着抬起手掌,与何修远掌心相拍,“换班。”

    就在这轻轻一拍之下,何修远终于将双眼一合,就这么在谢冬的怀里沉睡了过去。

    谢冬连忙双臂收紧,把人抱稳。

    好瘦啊,往胳膊一抓就能抓到骨头。

    谢冬稍微弯下腰,将手臂托在腿后,干脆将大师兄整个人打横抱起。明明挡在前面时看起来那么高大的身影,实际却轻得狠,轻轻一抱就起来了。

    好软的身体,好细的腰。

    谢冬忍不住低下头,看着大师兄乖乖靠在自己怀里的脑袋,看着这个伤痕累累的人。

    宗门终于多了一个金丹的喜悦褪去了,弥漫上莫名的愧疚与怜惜。

    “师兄,放心吧。”他轻声道,“我会保护好你的。”

    他刚刚将柜子中的药瓶码放整齐,摁了摁肩膀,正准备休息一下,放在桌面正中央的那块木牌就突然亮了。

    木牌的造型十分简约,基本上和一个小木片子没有太大差别,唯独上面刻了“玉宇”二字,让它显得不是那么随处可见。寻常的时候,它也十分朴实无华,成日里都是灰扑扑的。此时看它突然亮了,亮得还挺璀璨,谢冬一时间只觉得惊讶,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仅仅在下一个刹那,谢冬的神情就变了。脸色猛地变得煞白,连额头都渗出了汗。

    这个写着“玉宇”二字的小木牌,是玉宇门的掌门令。

    谢冬现在所站的地方,是玉宇门掌门的私人仓库。自然的,那个在半个月之前携带宗门大半战力外出寻宝的玉宇门掌门,就是谢冬的亲传师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