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53.第五十三章

时间:2018-03-30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或者等待三天

    谢冬深吸一口气, 点了点头,总算从这要命的意外中整理好了心绪,将目光落到此人身上。

    刚一看清,谢冬就愣了一下。

    此时何修远穿着一身白衣,完全不是画像上面那副明艳的样子,反而显得素雅得很,衬得眼角眉梢之间越发冰冷了。而且他的手还紧紧握着腰间的剑柄,虽然神色不显, 却已然能叫谢冬看出他的愤怒。

    愤怒也是当然的。

    谢冬再度将那副叫人如沐春风的微笑换到了脸上, 装出一番刚知道对方身份的模样,“原来你就是……抱歉,刚才失礼了,大师兄。”

    短短三个字的称呼, 叫何修远脸色微变。

    “你不喜欢我这么唤你吗?”谢冬道,“那我应该唤你, 何……道友?”

    “够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废话。”何修远脸色一暗,直接将剑刃抽出, 举在身前, 寒光闪得叫周围人一个哆嗦, “我只问你, 你真的做了那些事情吗?”

    谢冬故作茫然, “哪些事情?”

    冯长老激动地代为喝问,“当然是你窃取玄灵丹,进而窃取玉宇门掌门之位的事情!”

    何修远沉默了一下,纠正道,“不,我问的是你践踏前任掌门尸骨,拒不肯设立牌位,还禁止宗门弟子为他祭拜的事情。”

    “嗯?”冯长老愣了。

    这都是什么鬼?前任掌门的尸骨都不知道在哪里,还来哪门子的践踏?这究竟是从哪个旮旯蹦出来的谣言啊?

    “大师兄真是说笑了。”谢冬淡淡苦笑道,“冯长老都和你说了些什么啊?”

    围在周围的弟子们也纷纷将鄙视的目光投注到了冯长老身上。把大师兄喊过来和谢冬争掌门也就算了,反正宗门里还有不少八年之前就在的老弟子,对何修远并不陌生,也承认他有这个资格。但对大师兄传输这种谣言,抹黑谢掌门的名声,就实在太过分了。

    我不是,我没有……冯长老内心十分委屈。

    而何修远看着周围众人的表现,也终于知道事实并非像自己所想的那样。

    他沉默了片刻,再开口时已然收了方才盛怒的气势,显得有些尴尬,“不是吗?”

    “当然不是。”谢冬斩钉截铁,义正辞严,“师父当初亲手将我引入道门,这些年更是待我不薄。我就算再如何丧心病狂,也做不出这种事情!”

    何修远后退一步,收回了自己的剑,又看了眼仍旧倒在地上吐血的常永逸,尴尬之余还显得有些后悔。

    经历了常永逸的嘴贱,居然不想干脆剁了那个臭小子吗?谢冬眯起了眼,暗道这个大师兄看起来冷冰冰的,脾气居然还真是不错,性情似乎也比较好骗,今日要做的事情估计已经成了一半。

    “师父的牌位早已设好,就供在大殿的正下方,和历代掌门放在一起。”谢冬道,“大师兄如果不放心,可以去亲眼一看。”

    何修远撇开了视线,有些犹豫。

    “何师侄,不要纠结那些不知哪来的谣言了!”冯长老见势不妙,赶紧叫道,“无论如何,这是个厚颜无耻的贼人,这一点总是没错的!”

    何修远被这么一提醒,总算再度将视线落在了谢冬身上。

    实话实说,他这一次之所以愿意回来,只是因为父亲突然身故,不可置信之下回来祭拜,原本也打算只在山底下拜一拜就走的,结果正好听见山下有凡人在议论“山中神仙”的轶事,把那些谣言信以为真,才气得跟着冯长老上来了。

    但现在来都来了,何修远自然要把这个新任掌门多看几眼。

    好半晌后,何修远以一种柔和了许多,却依旧谈不上客气的语气道,“你确实是依赖药力突破到凝元的。根基不稳,气息极虚。”

    谢冬苦笑地点了点头。

    “至少十年之内,你的修为不会再有寸进,甚至稍有不慎还会重新跌落到筑基。”何修远又道,“哪怕十年之后,如果没有足够的灵物的滋养,或是心性稍有凝滞,修为同样很难再有进境。甚至可以说,足足有八成的可能,你会一生都停留在这个阶段。”

    谢冬的脸色有些难看了。哪怕他对自己所付出的代价早有认知,此时听对方一句句这么摆出来,也觉得胃疼得很。

    地上的常永逸更是双目圆瞪,满脸都是不可置信之色。

    “而你现在不过是凝元初期而已。”何修远看着谢冬,最后叹息着说出了这句话。

    言外之意,如果玉宇门的掌门是一个很可能一辈子停在凝元初期的人物,真的是太寒碜了。

    谢冬沉默着,好半晌之后才笑了笑,憋出一句,“我知道。”

    说罢,他抬起头,直视何修远的双眼,“所以你想要代替我这个不中用的师弟,坐上这个掌门之位吗?”

    “如果掌门是你不是我,”何修远问他,“你有多大的自信管好这个宗门?”

    “至少五成。”谢冬道。

    话音刚落,边上冯长老便噗嗤一声笑了。何修远也皱起眉头,对他的回答显然不甚满意。

    “我知道,五成谈不上多,也不是很能说得出口。但人力总有极限,这就是我的极限。”谢冬又道,“如果师兄你可以做到更好,这个位置自然应该由你来继承。”

    “你就是这种志气?”何修远言语之中已然又有些恼怒了,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意,“既然如此,玉宇门怎能交到你的手里!”

    冯长老高兴极了,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

    “大师兄,别急。”谢冬却神色未变,反手便从身上掏出了一本东西,“宗门的事情,自然得了解宗门之后再做决定。师兄你当年一走了之,如今已经过去八年,有些东西你该多看看才是。”

    说着,他走上前去,将那本东西放在何修远手中,“这是宗门的账本。”

    何修远困惑地看了谢冬一眼,不知道这小子在打什么主意。而后他翻开账本,第一时间只觉得头晕脑胀,他最讨厌这种需要计算的复杂玩意儿。但是看了片刻之后,一些基本的东西,比如每月支出,每月结余,账户赤字之类,他还是看得懂的。

    顿时,何修远的膝盖好像弯了一下。

    “账本内容很多,站在这儿看也太累了,师兄还是随我去书房吧。”谢冬笑道,“我这几天已经反复将其看了数遍,一路上可以与你仔细说说。”

    何修远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知道点头。

    谢冬便忽略了原地冯长老常永逸等一干人等,微笑着在前面领路。何修远浑浑噩噩,亦步亦趋地跟着。

    “宗门如今共有一百三十二人,但其中有炼气弟子足足九十人整,筑基弟子只有三十九,凝元更是只有你我和冯长老三人。”谢冬道,“炼气弟子每月需供应一颗集灵丹,筑基弟子需每月供应一颗纳灵丹,算上其余开支,每月至少需要五千灵石。而宗门的收入,多是前任掌门每次领队外出寻宝所得,少量是靠租给其余门派的土地,以及山下凡人微末的供奉。如今的情况之下,最大的收入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不过每月一千余灵石,只是支出的零头。”

    何修远呆滞地看着他,也不知道这些话究竟听懂了多少。

    “更可怕的是,其中还有着惊人的贪腐。这份贪腐无法追究,因为以前负责账目的那位长老已经陨落在外了。”谢冬夸张地长叹一声,“他在账目上做了手脚,让人误以为宗门内存储的灵石还有富余,其实挪了很多进他自己的腰包。我花了一整晚的时间将账目整理正确,最后发现,宗门内存储的灵石其实已经只剩三千,只够我们用半个月了!”

    哐当,何修远整个人晃了一下,眼看着要倒。

    “但这依旧不是最可怕的,我们甚至还有外债。”谢冬回过头来,“师兄,在成为了新任掌门之后,你有多大把握,把这个宗门给管好?”

    何修远低头看了看手中账本,又抬头看了看他,然后将毅然账本塞回到他的手里,“师弟,不用再说了,宗门就交给你了。还请你原谅我方才的没有自知之明。”

    此时此刻,何修远心中唯有佩服。

    眼前这个师弟竟然有五成自信能管好玉宇门,百分百是个人才啊。

    “多谢师兄信赖。”谢冬笑着收回了账本。

    而后不等他再说点什么,何修远已然长叹一声,转身往外走去,“既然如此,我就回去了,散修盟那边还挂着任务……”

    “等等!”谢冬急了。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骗进来了,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走?

    他急于将人留下,直接将把手摁在了何修远的肩上。这么一摁,谢冬只觉得掌心所触的躯体弥漫着一股冰寒的灵气。这股冰寒让谢冬意识到了什么,叫他猛地一顿,神情顿时变得微妙。

    何修远身体里的灵气是冰属的,十分罕见的体质。

    很快,谢冬收回了脸上的微妙之色,做出一副激动的模样,“你竟然想要一走了之吗?大师兄,宗门现在的情况你看到了,我为了掌门之位付出了什么代价,你也看到了。你以为我为什么还要留在宗门里?你以为我为什么甚至为了这个掌门之位,付出了这样的代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