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第三十二章

时间:2018-03-12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 或者等待三  “当然是有的, 只是在我们入门之前就离开宗门了, 你没见过罢了。”谢冬叹了口气, 伸手将那画轴重新卷起, “虽然我也没有见过, 但我是知道他的……他叫何修远。”

    何?看来果真就是冯长老方才口中的那个“何师侄”了。

    想到这里, 常永逸“啧”了一声。他本来还想夸一句这大师兄长得挺好看的,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另外一句,“什么玩意。穿一身红, 这么骚,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谢冬险些被他噎死, 赶紧咳嗽一声, “不要乱。”

    “哼。”常永逸皱着鼻子扭了头,又猛然想起另外一件事, “等等,何?”

    “你总算发现了。”谢冬将画卷好好拿在手中, “师父他老人家也是这个姓,大师兄是他的亲生儿子。所以你把嘴巴放干净点, 不然心师父他老人家在之灵回过头来,一道雷把你劈死。”

    常永逸吐了吐舌头,却依旧不肯服软, “我不管, 反正什么大师兄的我也不认识。只要他和你作对, 我就讨厌他,就是这样。”

    谢冬摇头,笑得有些无奈,“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常永逸道,“你不仅是我的师兄,还是我的少爷啊。”

    这句话后,谢冬没有吭声,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是啊,常永逸不仅仅是他的师弟,他们是在入门之前就认识的。在凡尘之中,常家是世代侍奉谢家的人,常永逸其实就是所谓的家生子,几乎从跟在谢冬身边打杂。后来常永逸之所以跟着入了玉宇门,也是因为谢冬的父母担心谢冬一个人在外面过不好,硬是磨着他师父又在那群仆里面挑了个赋好的,硬塞进来的。

    入门之后,他们的关系一直十分亲厚,谢冬也曾以为在师兄弟的情分面前,当凡人时的主仆之别早已经是不需要在意的东西,可惜常永逸好像并不这么想。这叫谢冬有些郁闷,却也没什么办法。

    在这凝滞的气氛中,常永逸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错话了,站在那里十分尴尬。刚好门外的冯长老终于消停了,谢冬的脸色也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常永逸便干脆打了个哈哈,转身溜了。

    谢冬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看着他出去,才叹出一口气,摇着头站起了身。

    他刚想将手中的画卷放回柜子顶上,又突然停下了动作,反而将那副画卷重新展开。

    他看着里面一席红衣的艳丽身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只要何师侄回来,看你拿什么去和他争”……吗?

    谢冬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花点时间,来好好考虑这件事,多琢磨琢磨这个人。

    于是乎,当第二日清晨常永逸来找他时,刚刚走入那间专属于历代掌门的书房,一抬头,就看到那张红衣画像正儿八经地被挂在了书桌的正前方。

    常永逸被雷得一个踉跄,话的声音都打颤了,“师兄,你把这家伙挂在这里做什么?”

    谢冬面前摆着一大摞的各种账本与名册,正在拼命研究,没有理他。

    常永逸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好半晌终于想起了自己这一趟要汇报的事情,“对了,那个冯长老今不见了。肯定是怕你找他算账,跑了吧!”

    “不会这么容易跑的。”谢冬淡定地合上手中的账本,从桌上拿起另外一本,“他应该是去找我们的大师兄了。”

    “什么大师兄?你真是太给他脸了。”常永逸听到这三个字就不爽,“我已经问清楚了,他早就不是我们的大师兄了。”

    “哦?”谢冬笑了笑,“是吗?”

    他知道常永逸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实际上,他们师兄弟二人入门六年,之所以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大师兄,正是因为何修远早在八年前就和前任掌门大闹过一场,关系决裂,而后毅然离家出走,整整八年也没有再回来过一次。

    照理来,他确实已经和玉宇门没有关系了。但是为什么谢冬又偏偏知道这个人呢?

    这都是因为前任掌门对这个儿子其实十分挂念,时不时就要通过各种渠道搜罗关于何修远的信息。而谢冬和硬塞进来的常永逸不同,作为前任掌门真正重视的弟子,其中好些信息都是过了他的手的。他不仅知道何修远是什么人,长什么模样,还知道这个人当年离开玉宇门时已经是凝元后期,而后一直自认是一介散修,加入了北边的散修盟,修为更是在今年突破到了凝元巅峰,混得比宗门内所有人都好。

    这些事情倒没必要告诉常永逸。谢冬只是从桌上抽出一本名册,翻到其中的一页,“你自己来看看。”

    那正是玉宇门的弟子名册,是大殿中的那份名册的副本,记录着玉宇门中的所有人。排在最前面的,正是谢冬的名字,常永逸紧随其后。而在更之后的普通弟子之中,何修远三字赫然在列。

    常永逸看清楚了,半晌没有吭声。

    “他当年想要脱离宗门,却没能真正脱离。”谢冬道,“师父一直等着他回来。”

    “可惜了师父的一番慈父心肠,喂给了一个没良心的儿子。”常永逸黑着脸,“就这样,他就有资格在现在回来和你争夺掌门之位了?简直不要脸了。”

    “当年的事情,我们毕竟谁也没有亲眼见过,不要轻易下定论。再了,他现在过得好好的,还真不见得稀罕回来争这个掌门之位。”

    “回来也不怕。师兄你这么厉害,难道争不过他?”

    “不要乱。”谢冬摇了摇头,“他如果真的和我争,百分之百的,我争不过他。”

    常永逸听到这话,整张脸都气成了猪肝色,“你……你何必这么丧气!”

    “丧气吗?我不这么认为。”谢冬抬起脑袋,看着眼前的画像。

    他将目光从何修远的五官之上一点点描摹过去,嘴角勾着,露出一种迷之微笑,不知道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常永逸在后面看着,只觉得这个场景叫人受不了,心里莫名一阵反胃,脸色也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直到谢冬半晌之后回过头来,又看了他一眼道,“这些事情你就别管了。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好好修行,争取尽快也突破到凝元期才行。如果宗门的凝元一直这么少,迟早会连现在的立足之地都失去的。”

    “我……我的修行归修行,但我总想多帮你一点。”

    “永逸,你要知道,事到如今,只有一心修行,才是你能帮我的最大的忙。”谢冬道,“你是现在宗门里赋最高的人了。玉宇门的未来,不定就担在你的身上。”

    乍听这话,常永逸猛然有些高兴。仔细一想,他却又觉得不对。常永逸的赋确实不低,但要论宗门里赋最高的,毫无疑问应该是谢冬本人啊,怎么竟然出这话来了?

    常永逸惊疑不定地看了谢冬一眼,心中已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他不再多话,默默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乖乖投入到了努力的修行之中。

    谢冬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稍微安稳了一点。

    然后他又看了眼手中的账本,只觉得眼皮直跳,脑壳发疼,不禁感叹自己真是接下了一个烂摊子。穷啊,玉宇门真的是穷。

    若不是谢冬早就知道宗门穷,心理准备十分充足,此时怕是已经一脚踢翻掌门之位,夺路而逃了。而如今既然他已经主动将这个掌门之位争到了手里,自然不能让宗门一直这么穷下去。宗门的发展,已然被他放在第一位的。

    而宗门发展的第一步,谢冬认为,就是那个即将到来的大师兄了。

    “虽然争不过,但我真不怕你回来和我争。”谢冬再一次将目光定在眼前的画像上,指间在桌面无意识地轻敲着,低声自语道,“我反而怕你不肯回来和我争——得想个办法才行。”

    对如今的玉宇门而言,每一个可能凝元的苗子都值得珍惜,何况是已经凝元巅峰的大高手?这样强大的战力,可遇而不可求,绝对不能够放过。

    谢冬起身叫来信得过的弟子,吩咐了一些事情下去。

    又过了一日,到了谢冬夺得掌门令的第三日,他刚刚把自己洗漱清楚,就有弟子过来告诉他,失踪了两日的冯长老回来了,还带回了另一个人。

    谢冬点了点头,叫那个弟子先去迎接。

    而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换上一副叫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内心深入只觉得像是在等待一场战争。

    但还不等他将步子迈上战场,之前那个弟子又回来了,“掌门,常长老已经先一步过去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谢冬几乎两眼一黑。

    常永逸不是答应了会好好修行吗,这又是搞的什么事?那子心胸狭隘又嘴贱,不知高地厚得很,此时去见何修远,八成是要找死的啊!

    谢冬当时就急了,什么姿容气势都忘了,一路飞奔到大门口之前。也是赶巧了,他刚一到,还没看清楚站在门口的那个人呢,就听到常永逸在那里高声嘲讽,嘴里出来的话要多气人有多气人。

    “何师侄,你看这个人。”冯长老还在一旁道,“这就是那个谢掌门最亲近的心腹,你看看他是什么素质。把这么个家伙留在身边,你觉得那谢掌门能是个好东西吗?”

    听到这话,何修远还没话,常永逸先炸了。

    这子居然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径直朝何修远劈了过去。而后何修远眉头一皱,一挥衣袖,毫无悬念地将常永逸给打飞了。

    谢冬简直要哭了,你就不能好好待着别找死吗?但事已至此,他只得赶紧扑过去,好歹及时把人给接住了。

    常永逸歪在他的怀里就吐了一口血。

    “你……”谢冬简直都不知道什么好,“你……”

    他握住常永逸的脉,渡了一缕灵气过去,心中才总算松了一口气。这口血虽然看着可怕,但常永逸伤得其实不重,绝非凝元巅峰出手该有的力道。常永逸之所以被伤,更多是因为他自己之前那力道的反震。

    谢冬将常永逸放在地上,朝对面拱了拱手,“道友手下留情,多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