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29.第二十九章

时间:2018-03-05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或者等待三天  说着, 他便招来遁云, 打算到宗门外面去一趟。正准备启程, 谢冬眼角余光往后一扫,却见何修远又将自己的那柄剑给紧握在了手中。

    一时之间, 谢冬突然起了一抹担心。这个大师兄,不会趁他出门的时候,一个人先跑了吧?

    想到这里谢冬便回过了头,朝何修远招了招手, “你和我一起。”

    何修远倒也没有反对,从善如流便御剑跟在了谢冬身侧。

    直到两人远离了玉宇门所在的那个小山头,何修远才开口问道,“去哪里?”

    “当然是去找同行者。”谢冬道,“杨万书要帮我管理宗门的事务, 不能带走。我们也不可能等到宗门里下一个凝元诞生。想找同行者, 只能去宗门外面。”

    何修远点了点头, 又将视线投向前方, 已然看出他们所行的方向。

    片刻之后,谢冬便带着他, 降落到了久违的琳琅集附近。这次他们从北门进入, 不过片刻就到了琳琅集的正中心。

    这儿有一座广场, 广场中间立着一块宛如一堵墙面般的巨大石头, 上面闪动着各种文字。

    绝大多数的仙市里面, 都会有这么一个地方,是提供给各路修士发布信息,求助悬赏的。自然的,一些独行的散修或者中小宗门的修士,在对自己的实力不够自信,又没有更多帮手的情况下,也会选择在这里征集同行的队友。

    谢冬径直转入广场边上的一座阁楼,找到管事之人,掏出一枚中品灵石,说明了来意。

    “二位想要寻人同探云喜山?”对方抬起一双眼,仔细将谢冬与何修远打量了一下,“你们认为此行危险性较高,要求至少凝元?”

    这两个问题,是一个确认的环节。接下来谢冬只要点个头,这条信息便可直接发布出去了。

    谢冬看了身后何修远一眼,见何修远神色未变,没有丝毫阻止他的意思,便打算点头。

    却就在这么少少的一迟疑间,对面已经将谢冬的那枚中品灵石给退了回来。

    “前辈,”谢冬皱起眉头,“你这是?”

    “稍安勿躁。”对面之人又取出一个玉简,摆在谢冬眼前,“先看看这个。”

    这样的玉简,记载的都是来访之人所留下讯息的备份。与外面广场中的那块石头作用相同,只是更加分门别类,每一枚中只有一条讯息。

    谢冬狐疑地将玉简结果,神识探入,脸色顿时变得微妙。

    “怎么了?”身后何修远问。

    谢冬维持着这微妙的神情,将玉简递到他的手中。

    何修远一看,顿时也“啧”了一声。

    玉简中同样是一条征集队友的讯息,同样是云喜山,而且同样要求凝元以上,甚至还写明了此行的目的是将要出世的天材地宝。如此看来,当初得到同样讯息的,并不只有前任掌门一人啊。

    “被人抢先了?”何修远皱眉自语。

    “未必是什么坏事,都是找人同行罢了。”谢冬说完,又询问眼前的管理人,“这讯息是什么时候放在这儿的?人都找齐了吗?”

    “如果你们愿意与他们同行,那便是找齐了。”对面道,“如果你们不愿意与他们一道,也可以继续将你们的讯息发布上去,召集另一群人。”

    谢冬想了想,总归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便道,“不必那么麻烦。既然同路,自然可以同行。只是不知留下这条讯息的人在哪里,如何相见?”

    “我这就与他联系。”对面道,“两位可先去隔壁登云楼一座。”

    这登云楼,是一家琳琅集里生意不错的酒楼。谢冬带着何修远寻了个靠窗的座位,数了数兜里的灵石,点了一壶让他不会觉得太肉疼的酒。

    他举着酒壶,对着眼前何修远晃了晃,“同饮?”

    何修远摇头,“我不饮酒。”

    “好吧,其实猜得出来。”谢冬干笑两声,只得先将自己眼前的酒杯满上,“大师兄,你这个人啊,哪里都好,就是太寡淡了。”

    何修远闻言有些迟疑。

    掌门师弟这是在批评他的缺点吗?

    他垂下眼帘,默默反省了片刻,又想起上次谢冬和他说的话。而后他便提起嘴角,想要尝试着笑一笑。

    结果还不等何修远把脸上的僵笑摆正,登云楼门口便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个人,“哎呀,两位道友!抱歉我来迟了!”

    来人是个穿着平凡的青年人。他话音刚落,便蹬蹬蹬蹬地跑到了两人的桌前,“这下人终于齐了,我们约个日子出发吧?”

    “这位道友,”谢冬笑道,“你是……”

    “忘了自我介绍,我姓徐,是一个散修。之前那条想要寻人同探云喜山的讯息就是我留下的。”对方道。

    “徐道友,幸会了。”谢冬点了点头,又道,“不知你一共寻了几人,其他人又是否可以为我们引见?”

    “除我之外,还有一个鹏程宗的吴道友,加上你们正好四人。”那徐姓散修回答道,“方才我已经通知吴道友了,但他过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谢冬的神色顿时有些微妙,“只有四人?”

    “我本来就是准备寻三到五人的,四人正好嘛。而且实话实说,那条讯息我已经在广场上挂了大半个月了,无人问津,本来都准备放弃了。二位的到来真是及时雨。”徐散修呵呵地笑着,“尤其是这位道友,修为比我还高,至少凝元后期了吧?一看就非常人啊,帮了大忙了!”

    谢冬本来还想劝此人再多找几人的,闻言也只能闭嘴。

    而那徐散修说到激动处,伸出手就想拍何修远的肩膀。何修远瞧了他一眼,想也不想就避了开。徐散修的手顿时僵在原地,有些尴尬。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封黑色的飞鸽传书飞了过来。

    “诶,这不是广场讯息管理那儿发的信吗?又找我做什么?”徐散修干笑两声,赶紧收回手,将那飞鸽接住,拆开信件。

    顿时此人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微妙,“奇了怪了,半个多月无人问津的讯息,这么突然受欢迎起来了?这不,又来了两人。”

    再一细看,徐散修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一个金丹!要和我们同行!”

    “金丹?”谢冬和何修远都很震惊。

    又过了片刻,徐散修将手中的信纸一摔,“太嚣张了。这次新来的两个人说不用和我们见面了,他们直接在云喜山那儿等我们,要我们快些过去。真是,金丹了不起吗?”

    话虽如此,此人的嘴角却始终带着仿佛被馅饼砸到般的痴笑。很显然,在他的眼里,金丹就是了不起。

    “既然如此,那就不耽搁了,赶紧启程吧二位。”徐散修搓着手道,“如果去晚了,说不定那金丹大爷就不耐烦了。说出来不怕吓死你们,那金丹大爷可是蓬莱派的人。”

    蓬莱派,此方世界三大门派之一。

    谢冬与何修远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慢慢的惊疑不定。

    这一次可能在云喜山寻到的东西,虽然珍贵,但说白了只是一味能帮助凝元修身跨越结丹难关的灵物。凝元期对此趋之若鹜,自然理所当然。金丹期的却也跑过来凑热闹,究竟是想做什么?

    而在这最初的惊疑不定褪去之后,何修远的神色又变得更复杂了。

    蓬莱派。这三个字,叫他想起八年前的事情。

    想到这里,常永逸“啧”了一声。他本来还想夸一句这大师兄长得挺好看的,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另外一句,“什么玩意。穿一身红,这么骚,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谢冬险些被他噎死,赶紧咳嗽一声,“不要乱说。”

    “哼。”常永逸皱着鼻子扭了头,又猛然想起另外一件事,“等等,何?”

    “你总算发现了。”谢冬将画卷好好拿在手中,“师父他老人家也是这个姓,大师兄是他的亲生儿子。所以你把嘴巴放干净点,不然小心师父他老人家在天之灵回过头来,一道雷把你劈死。”

    常永逸吐了吐舌头,却依旧不肯服软,“我不管,反正什么大师兄的我也不认识。只要他和你作对,我就讨厌他,就是这样。”

    谢冬摇头,笑得有些无奈,“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常永逸道,“你不仅是我的师兄,还是我的少爷啊。”

    这句话后,谢冬没有吭声,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是啊,常永逸不仅仅是他的师弟,他们是在入门之前就认识的。在凡尘之中,常家是世代侍奉谢家的人,常永逸其实就是所谓的家生子,几乎从小跟在谢冬身边打杂。后来常永逸之所以跟着入了玉宇门,也是因为谢冬的父母担心谢冬一个人在外面过不好,硬是磨着他师父又在那群小仆里面挑了个天赋好的,硬塞进来的。

    入门之后,他们的关系一直十分亲厚,谢冬也曾以为在师兄弟的情分面前,当凡人时的主仆之别早已经是不需要在意的东西,可惜常永逸好像并不这么想。这叫谢冬有些郁闷,却也没什么办法。

    在这凝滞的气氛中,常永逸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站在那里十分尴尬。刚好门外的冯长老终于消停了,谢冬的脸色也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常永逸便干脆打了个哈哈,转身溜了。

    谢冬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看着他出去,才叹出一口气,摇着头站起了身。

    他刚想将手中的画卷放回柜子顶上,又突然停下了动作,反而将那副画卷重新展开。

    他看着里面一席红衣的艳丽身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只要何师侄回来,看你拿什么去和他争”……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