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27.第二十七章

时间:2018-03-05作者:莫晓贤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 或者等待三天  谢冬叹了口气, 侧了身, “抱歉, 是我太着急了,我不该逼你这么紧……但你好不容易回来,至少多坐一坐吧,喝口茶也是好的。”

    说着, 他又往前走了几步, 推开眼前的一间房。

    那正是历代掌门的书房, 也是谢冬这几日一直待着的地方。

    何修远刚一走进去, 抬起头, 便看到了那张挂在书桌正前方的画像。那是他自己的画像, 盛气凌人,红衣灼眼。何修远猛地便停下了脚步,甚至伸手扶住了门框。

    他直直看着这副画像,胸口起伏,好半晌才淡定下来, “谁把这种东西挂在了这里?”

    谢冬瞥了他一眼, “当然是师父。”

    何修远瞪大了双眸,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这里本来是师父所用的书房啊。自从我入门的第一天起,这幅画像就在这里了。”谢冬告诉他道, “如今师父陨落, 我住进来, 一时间忘了摘下罢了。”

    何修远看着他,突然道,“你说谎。”

    谢冬眼皮子颤了颤,面色却一点也不着慌,“那你觉得是谁挂的?”

    何修远答不出来,一时语塞。

    “我的师父是你的父亲,你是他的儿子。”谢冬道,“我也曾经觉得奇怪,问过他为什么要把这张画像挂在这里……他告诉我,他有整整八年没有见过你了,只有这张画像,能叫他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你。仅此而已。”

    何修远站在那里沉默了半晌,拳头握紧,有些发颤。

    他将脑袋扭到另一边,不叫谢冬看见他的脸,“那为什么偏偏是这张?分明只要一看见这画像,就会想起我与他当年是如何争吵的吧。”

    这倒是谢冬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但谢冬何许人也,怎么可能会被这种问题难住。仅仅片刻,谢冬便开口答道,“那你还有别的什么留下来吗?”

    果然,何修远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而且师父也很后悔吧。”谢冬继续,“每一次看到这画像,他心中的后悔一定会更深一层。说不准,这其实是他对自己的一种惩罚。”

    “你说谎。我知道,你在说谎!”何修远猛然激动起来,“他不会后悔的,他也根本不会想要再看见我!不然的话,他当初又为什么会说我是个……”

    何修远说到这里猛然停顿,不肯吐露剩下的话语。

    但他剧烈起伏的胸口,以及那已经发红的眼角,都能叫人看出,此时他想起了十分糟糕的回忆,心绪极为不稳。

    谢冬静静地看着他。

    说实话,谢冬并不关心这对父子当初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情,也不关心师父是否真的后悔过。此时此刻,他只想要留下眼前这个凝元巅峰而已。

    好半晌之后,谢冬叹了口气,“你错了,师父一直在等着你回来。”

    何修远紧抿嘴唇,看着他。

    谢冬拿起书桌上的那一份玉宇门弟子名册,翻开第一页,递到他的眼前。何修远低下头,看了过去。他真怕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名字,但事实却远比他所想象的更具冲击力。

    他确实看见了自己的名字,那名字却甚至不在后面的普通弟子之间,而在所有弟子的最前方。连常永逸都被压在了后面,处在仅次于谢冬的位置。

    说实话……如果不是谢冬如今已经是掌门了,事情不能做得太假,他简直想把何修远的名字给提溜到自己前面。

    但做到如今的地步,显然已经够了。

    只见何修远晃了晃身体,猛地跌坐在了一旁的座椅之上,说话的腔调里慢慢都是不可置信,“这都是你师父的意思?”

    “当然。”谢冬答得面不改色,看起来非常诚实。

    何修远想说什么,却又猛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好半晌才低声道,“抱歉,师弟,我可能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下。”

    谢冬点了点头。

    何修远便摇摇晃晃地起了身,浑浑噩噩地往外面走去了。

    谢冬则自己在书房里多呆了一会,直到估摸着何修远走远了,才悄咪咪放出自己的神识,暗搓搓跟在了他的后面。

    何修远此时确实心绪极乱,竟然没有发现。

    他在书房的外面干站了许久,又循着记忆中的方向,慢慢地走向前任掌门所住的居所。但他最终并没能走入那间洞府,而是半路就承受不住,在一个无人的地方跪了下去。

    谢冬松了口气,心中暗道,成了。

    非常顺利,套牢了。

    他随后便将自己的神识收回。就在这缕神识将收未收之时,他隐约听到了何修远那边所传出的呜咽之声。

    这个大师兄,看起来极为年轻,其实修行至今已经近五十载。老大不小的一个人,在这种时候,居然直接哭了?

    谢冬的动作就这么顿了一会,不禁在心中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但话说回来,八年,凡人看来已经无比漫长的日子,在这种自幼修行的人眼中,其实也比一眨眼的时间长不了多少。当初何修远毅然离去之时,大概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八年未归,便是天人永隔。

    而后谢冬重新将手中的账本翻开,继续研究起这些账目。

    师父与大师兄这对父子之间所发生的事情,叫他有些感慨,也有些好奇,却没有在他的心中留存太长的时间。如今凝元巅峰的战力已经稳了,谢冬最操心的东西又变成了宗门里捉襟见肘的灵石。

    而在黄昏时分,何修远才回来,告诉谢冬,他要留在玉宇门。

    谢冬十分高兴,连忙表示要为他安排一个好住处。何修远却摇了摇头,表示他只需要一间茅屋就好。

    这间茅屋就被安置在靠近前任掌门洞府的地方,每次一开门就能看到那间已经空荡荡的屋子。何修远自己挑的位置。

    这一晚何修远甚至没有住到茅屋里面去,而是在门口干坐了一夜。

    幸好,到了第二日清晨,何修远的情绪就恢复了许多,看起来精神也算不错。

    之后的几日里,何修远逐渐恢复如常,整个人却一直守着那间茅草屋子,成日里不是打坐就是练剑,除去偶尔被谢冬叫到大殿开会之外完全不挪步子,也不和人说话,像吃饭睡觉这种凝元期已经不必要的事情更是从来没有做过,生活过得十分佛性。

    为此,谢冬还特地在百忙之中抽出空闲,每日去和何修远那儿说几句话。

    然而何修远无论何时都是那副冷淡的模样。往往谢冬说了好句话,他才言简意赅地回一句话,并且几乎不会主动开口。

    谢冬不禁有些慌了。

    这个好不容易才套牢的大师兄,该不会被他弄得伤心过头,出毛病了吧?

    直到后来谢冬去问了那些八年前就在宗门里的老弟子,才知道,这还真不是毛病。大师兄嘛,真心的,从小就是这样的,每天一个人就知道和自己的剑玩,这很正常。你要哪天看见他神情舒畅活蹦乱跳开始和别人一起说说笑笑了,那才需要担心一下他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原来如此。”谢冬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说罢他就转了身,准备再去何修远那里看一看。结果这次他一回头,就看到常永逸站在后面,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却说那日常永逸挥剑砍向何修远,反而被何修远一下打飞,落地以后直接吐血。事后他非但没有等到谢冬为他报仇,甚至连一句安慰都没有,竟然直接放在原地不管了。

    此时此刻,谢冬看见他,依旧没有一点安慰的意思,反而眉头一皱,责问他道,“知道错了吗?”

    常永逸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哀怨道,“师兄!自从那家伙来了之后,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被他伤成那样,你也管都不管,反而要我知错,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自己找死,没有真死就值得烧高香了,受点伤你还想怎么样?”谢冬冷笑道,“难道你最开始不知道他是凝元巅峰?”

    常永逸撇了撇嘴,低着头不吭声了。但看态度,明显已经乖巧了很多。

    “现在我带你去找他,你和他好好打个招呼,不要再惹事了,顺便叫他原谅你之前的无礼。”谢冬便表示,“你是我在宗门里最亲近的人,他是目前宗门里最强的人。你们的关系要是处不好,我的白头发都得多一大截。懂了吗?”

    “知道了。”常永逸撇了撇嘴。

    结果两人走到半路,刚刚遥遥望见何修远那间小茅屋,就见到已经有一个人捷足先登,正在与何修远说话。

    仔细一看,来的正是那冯长老。

    那冯长老的声音还挺大,“何师侄,你好歹管管那个谢掌门吧!就算你不愿意坐那个位置,要把掌门之位让给他,那也不能太放任他啊!瞧瞧他昨日在大殿上说的是什么话,他居然想要剥夺宗门所有弟子应得的利益,还要我们都去种地!荒谬,实在荒谬,何师侄你怎么能不阻止?在这样下去,他会把你父亲的宗门败干净的!”

    谢冬顿时站在了原地。

    冯长老口中所说,正是谢冬昨日在会议中新发表的举措。

    所谓“剥夺宗门所有弟子应得的利益,还要我们都去种地”,并非冯长老说的这么简单。谢冬取消了弟子们固定的月例,从平均分配变成多劳多得,以便激励他们为宗门创造更多收入。至于种地一说,则是谢冬想要尝试开发一些灵药种植的产业。此举确实在弟子之中引起了一些骚动,但宗门如今这幅样子,必然得做出一些改变。

    谢冬在会议上慷慨激昂,举了众人都十分向往的三大门派做正面例子,描绘了一张美好的蓝图,发誓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以后的生活变得更好,最终激起了许多年轻的新弟子的热血,得到了不少支持。

    当然,那些早已经习惯旧例的老弟子们,对此多少都不是很开心。冯长老更是愤怒不已——作为门派中资历最高、月例最多的成员,他认为谢冬此举完全是在针对他,纯粹是不想给他活路罢了。

    又听那冯长老急切地道,“何师侄,别看那谢掌门说得好听,完全没有那么简单。这完全是杀鸡取卵的事情,定然会降低弟子们对宗门的忠诚之心,鼠目寸光,得不偿失的。可那谢掌门刚愎自用,完全不听我们这些老人的劝。师侄,现在只能靠你来阻止他了。你先听我好好分析一下,这个事情……”

    边上常永逸听到这里更是气得够呛,挽起袖子就又要过去找事。

    谢冬在身后扯了这小子一把,反而转身往侧面躲。

    不知为何,虽然谢冬此时心中也不爽得很,却更想听到何修远的回答。

    结果还不等谢冬找好正确的偷听姿势,那边何修远便抬手直接打断了冯长老的长篇大论,并给出了自己的回应。

    这个回应,并不冠冕堂皇,却十分诚实。只听何修远耿直地道,“你说这些,太复杂了,我听不懂。”

    嘎嘣,冯长老僵在原地,整个人宛如石化。

    噗嗤,这边谢冬更是忍不住直接笑场。

    他这么一笑,必然就叫那边的两人发现了。何修远的双眸当即看了过来。谢冬咳嗽一声,脸上不露出丝毫尴尬,笑着站出去道,“大师兄,我带着常师弟过来找你有一点事,结果不巧碰到冯长老在场,便在边上站了一会。你不会介意吧?”

    何修远点了点头,表示完全不介意。

    至于冯长老此时的脸色,那就难看极了。他站在后面,就连看着何修远的目光都变得怨毒起来。所谓夺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冯长老已然连他也一起恨到了极点。

    何修远带着谢冬离开了那家店,往外面又走了好一段。常永逸忍不住在后面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大师兄,你这样做,有些不太好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