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26.第二十六章

时间:2018-03-05作者:莫晓贤

    在这一瞬间, 空气都似乎凝结。

    对面那几个蓬莱派宗主的真传弟子通通瞪大着眼, 将目光投注在凌溪身上, 一时间不知道是惊是喜,一个两个都忘了反应。

    季罗的视线也直勾勾落在凌溪身上, 那脸上的颜色却叫一个五彩斑斓, 精彩得很。说实话, 他方才根本不知道谢冬身侧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只是突然心生警兆,顺从直觉地打出了一击,谁想竟然就是凌溪本人?一瞬间季罗便知道自己犯了大错, 无可挽回,不禁手脚透凉。

    凌溪则眼角发红,浑身都在发颤。

    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一种沉重的寂静笼罩在四周。

    唯有谢冬伸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暗骂了一声糟糕。

    只见下一刻, 季罗转身就跑。

    是的,就在凌溪正准备大声质问, 其他人正等待着季罗的解释, 所有人都在消化眼前这件事的时候, 季罗已经一口气跑出了老远。他完全放弃了之前所积累的一切优势,抛弃了所有的演技, 也完全不思考怎么去面对凌溪, 极其干脆利落地承认了自己的一败涂地, 坚决果断地选择了一个逃字。

    凌溪那四个师兄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

    此时唯有何修远没有呆愣, 赶紧几步上前,剑招连连挥洒,试图将季罗缠住。

    但当一个金丹宗师只顾着逃,又哪里那么容易被留下?只见季罗咬牙用自己的胳膊挨了一剑,然后硬是趁着何修远收招的间隙又逃出一大截。

    但何修远挡了这么一下,总算叫凌溪那几个师兄回过神来。

    “追!”那最年长的顾姓金丹大喝一声,招手便带着自己三名金丹师弟追在季罗身后,紧跟不舍。

    何修远本来也想追去,身后谢冬却又喊了他一声。

    何修远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谢冬走过去,按住他的手,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这是蓬莱派的家务事。”

    何修远走着眉头,有些不解。但他还是听从谢冬的话,留在了原地。

    再看那边凌溪,仍旧站在那个地方,看着季罗曾在的那个方向。

    他的表情有一些呆愣。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似乎有许多话要问季罗,却又觉得其实一个字也不用再说。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一瞬之间,季罗就会逃得连个影子都没剩。

    “呵……”凌溪低下头,自嘲地笑了一声,“简直是场闹剧。”

    两人站在边上,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可惜了。”片刻的沉默后,谢冬道,“如果能将他引到蓬莱派里面,再揭发他,他就断然逃不脱的。不过现在也行。有四个金丹宗师追在后面,他也挺难逃到哪里去的。”

    “掌门师弟,现在如何做?”何修远问他,“将凌道友送回蓬莱派?”

    “不急。”谢冬道,“我们先在这里等等,蓬莱派还会有人来的。”

    何修远点了点头,又暗下目光,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有一队人,在那边山体的阴影里面藏着,正是由十来名凝元修士所组成的一支蓬莱派巡逻小队。

    他们迎上何修远的目光,反应各不相同。有脸色发白的,有下意识回避的,有震惊呆滞的,也有回过神来赶紧将眼前情况往蓬莱派里面汇报的。

    看着其中几人闪烁回避的眼神,何修远稍微理解了谢冬的意思。如果他刚才贸然追去,这里只留下谢冬和凌溪两个凝元,万一还有人想要对他们不利,出其不意之下便会十分危险。

    同时何修远转动手腕,让自己放松了一些。他方才顶住几个金丹的围攻,虽然看起来应对自如,实际上却毕竟是金丹初结,体力上的消耗很大。谢冬之所以不让他追去,这恐怕也是原因之一。

    很快,前方云层翻滚,显然又有人来。

    凌溪抬起头,赶紧重新振作了精神。谢冬和何修远也将注意力转移过去,猜测这次来的是谁。

    之前一口气见到那么多金丹已经是大开眼界了,这一次呢?

    只见那翻滚的云层前一刻还远在天边,这一刻便近在眼前。眨眼间云层分开,从里面蹦出一个身形高大的白胡子老头。

    谢冬眨了眨眼,只觉得这老头乍看上去普通得很。

    却听凌溪先是一声哽咽,又赶紧抹了抹还有些湿润的眼角,作出一副开朗的笑脸,脆声唤道,“祖父!”

    凌溪的祖父?那不就是蓬莱派的宗主,活生生的元婴真人吗!谢冬顿时只觉得眼前天花乱坠,被炸了个不知东南西北。

    蓬莱派宗主着实是心疼这个孙子,此时亲自赶来,见着凌溪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还有些不敢置信,抓着这小子的肩膀碰了又碰,才终于确定眼前是个实打实的人,而后一把将凌溪揽进了怀里,“溪儿……溪儿啊!”

    凌溪眨了眨眼,憋回了那些又涌出来的泪水。

    突然之间,他觉得季罗的背叛其实也不算什么。不就是遇到一个人渣吗,谁年轻的时候能不遇到几个人渣?至少他的身旁还有许多真正关心他的人。

    “祖父,对不起。”凌溪低声道,“孙儿不孝,让你担心了。”

    “诶,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蓬莱派宗主一连将这句话重复了数遍,而后才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凌溪抿了抿嘴唇,看了眼季罗逃走的方向。

    刚才发生的事情宗主已经知道了个大概,再看凌溪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老头子顿时气得胡子乱颤,“真是那个姓季的负了你?”

    凌溪点了点头,“几位师兄已经去捉他了。”

    刚好此时又有几个人影随着翻滚的云层到了宗主身后。宗主往后递了一个眼神,顿时又有一个长老拔身而起,朝季罗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看那眨眼之间已无踪影的遁速,显然也是远远高于金丹的境界。

    四个金丹再加一个元婴,总归万无一失了吧?宗主含怒冷笑一声,又和颜悦色对谢冬何修远两人道,“如此来看,显然是我们蓬莱派听信奸人谗言,误会了两位道友,实在是非常抱歉。两位想要什么补偿,尽管提来。”

    “祖父,我这次能够死里逃生,也多亏了这两位道友的帮助。”凌溪适时地道,“我正愁着怎么报答他们呢。”

    蓬莱派宗主一听这话,连忙又将眼前两人多打量了两遍,越看越是满意。谢冬暂且不谈,至少何修远一看就是个人才。

    “这位是玉宇门的何道友。”凌溪用手掌指着何修远介绍道。

    “好!”蓬莱派宗主眼前一亮,却显然没有将玉宇门这名不见经传的三个字听在耳中,接下来便道,“我们蓬莱派就缺这样锐意十足的好弟子,不知道友有没有兴趣转投我派?”

    此话一出,何修远与谢冬还没有什么反应,凌溪赶紧就是一连串的咳嗽。

    “这位是玉宇门的掌门,”他连忙又指着谢冬道,“谢掌门。”

    宗主一愣,顿时将目光换到谢冬身上。

    一股说不出的尴尬在几人身旁蔓延。

    “呵呵,”谢冬拱手行了一礼,扯着嘴角笑道,“小门小派,比不得蓬莱派的大气。师兄乃我宗门至宝,请恕小道无法拱手相让啊。”

    那蓬莱派宗主也是见了鬼了。他一看谢冬这身修为,还以为是跟在何修远身旁的晚辈,谁知道竟然是掌门。

    但他毕竟在宗主之位上坐了好多年,哪怕因为没将小门派放在眼里闹了笑话,也很快调整过来,“见笑了,见笑了,老夫也是见猎心喜,见到优秀的修士就忍不住想往自己门里捞嘛。贵宗门有此优秀的人才,将来一定也会飞黄腾达的。”

    以蓬莱派的规模,说出这话已经是够给面子。谢冬当即腼腆一笑,也算是下了这个台阶。

    “二位受此冤枉,还能不计前嫌,一路将溪儿护送过来,我必须得好好感谢。”这老头儿说着又后退两步,指着来时的方向道,“还请二位到蓬莱派里一坐。”

    谢冬就想听到这句话。

    他满脑子盘算着补偿与谢礼,乐呵呵地与何修远一起点了点。

    对面宗主便将手一招,准备合拢云层,带着几人回去。

    却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惊天魔气突然传来,叫他忍不住顿了一顿。下一个刹那,季罗逃离的方向猛然窜出一股遮了半边天的黑气,竟是魔焰滔天。

    “啊——!”边上那只巡逻小队中有人发出了惨叫。

    一道黑色的火焰从其中一人脚底燃起,咋眼就烧遍了此人全身,漫出一层层的黑烟。

    蓬莱派宗主挡在前面,不叫黑烟靠近这边几人,脸上的神情已经是非一般的严肃。

    那名巡逻队成员倒在地上不断翻滚,在众人的注目之下不断燃烧。仅仅片刻之后,黑焰燃尽,只留下一捧黑灰,连神元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片寂静之中,先前追击季罗的那个元婴长老回来了。他的眉头紧蹙,手臂上还留有被火焰灼伤的痕迹。而在他的身后,四名金丹都神色灰败,脸上时不时划过一道黑气,显然都已被魔气所污。

    “大意了。”那元婴长老道,“想不到他竟然会直接引爆魔核之种。”

    那四名金丹也纷纷向宗主告罪道,“弟子无能,必须得赶紧回宗门闭关调理,以期及时将体内魔气排出。”

    蓬莱派宗主脸色凝重,压下了心中的熊熊怒火,反而比之前显得更加冷静。

    他招了招手,直接载着这许多人一起回了蓬莱派。

    “那家伙逃走了吗?”路上他问。

    那元婴长老叹道,“他施展了血遁。但在遁走之前,我拍了他一掌……也只来得及拍这一掌了。”

    “硬接了你一掌?”宗主冷笑,“那应该是死了。”

    元婴长老摇了摇头,“毕竟没见着尸体,说不准。”

    这么几句对话间,他们已经在蓬莱派内部降下。而此时的蓬莱派,已经是一片混乱。

    遥遥便可看见一群弟子围成几堆,人人都是神色惊骇,惊慌失措。而在这些弟子的包围之中,全是一团团被黑烟烧成的黑灰。

    甚至就连他们身后的那间大殿的地上,也撒着一捧黑灰。另外一个蓬莱派弟子站在这黑灰旁边,已然被吓得直不起腰来了。

    看到这个大殿,蓬莱派众人的脸色更加难看。

    这个大殿名叫灯室,是摆放众蓬莱派弟子魂灯的地方。所谓魂灯,便是每一名蓬莱派弟子在入门时用一点神魂点燃的灯盏。人存则灯燃,人死则灯灭,通常情况下便可用魂灯的状态来判断弟子们的生死。

    “季罗的魂灯灭了,”一名长老像发现新世界一样叫道,“那一定是死了!”

    “蠢货。”宗主忍不住骂了一声,“你看看站在你面前的是谁?”

    说着他将凌溪往前一推。

    那名长老顿时一噎。

    之前蓬莱派众人之所以深信凌溪已经陨落,自然是因为凌溪的魂灯灭了。事实却是,凌溪又站在了他们的眼前。

    要么这个凌溪是个假的,要么魂灯已经不可信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