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24.第二十四章

时间:2018-03-05作者:莫晓贤

    谢冬笑着问何修远道, “你现在知道, 我为什么说季罗不仅仅是一个金丹了吗?”

    何修远皱起了眉, “他为何能如此厚颜无耻?”

    “如果他不厚颜无耻,他之前也做不出那种事情。”谢冬摆了摆手, “他既然是蓬莱派的人,自然会借蓬莱派的势,这是一早就可以想象到的情况。”

    何修远抿住嘴唇, 不再说话,眉眼之中全是厌恶与愤怒。

    杨万书和一些弟子还围在四周。

    他们本来都慌得不得了, 此时看到谢冬这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却又不知道怎么的, 竟然都情不自禁安下了心来。

    现在还留在玉宇门的所有人,都对谢冬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仿佛无论发生任何事情, 只要谢冬还依旧是这么一脸淡定,事情便总有解决的办法。

    杨万书吐出一口气,扶了扶自己的肚子,顺着谢冬的目光看向何修远。

    这么一看, 他顿时就愣了愣,又忍不住多看了何修远很多眼, 而后不可置信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整个人又惊又喜,“大师兄结丹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 回过神来后顿时一片哗然。

    要知道, 之前何修远一直被谢冬藏在房里, 回来之后还是第一次被杨万书看见。而宗门其他人都是炼气筑基,根本分辨不出凝元和金丹的区别。何修远已经突破到金丹期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在玉宇门中被公开。

    “真的?大师兄结丹了?”

    “恭喜大师兄!”

    “哈哈哈,我们玉宇门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众弟子们十分激动,一个个围在何修远身边,叽叽喳喳一人一句,那阵势唬得何修远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更有人激动大喊,“这么一来,蓬莱派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此言一出,却只换来一阵诡异的沉默。

    好半晌,还是杨万书叹了口气,“我们好不容易出了一个金丹……但一个金丹,在蓬莱派的面前,也算不得什么。”

    众人闻言都低下了头,一个两个犹如霜打的茄子。

    “放心吧。”谢冬告诉他们,“蓬莱派真正的势,其实在我们这边。”

    “掌门,你这意思是……”

    谢冬竖起一根手指,指向后面凌溪所住的客房,露出一个装腔作势的微笑。

    而后,他也不管这些弟子究竟会怎么想,便将他们丢在原地,自顾自迈开步子回去了。实打实地说,谢冬现在非常高兴,一切都和他所盘算的一样。

    唯一的遗憾是,何修远在门口与他告了辞,又回去了那间凄凄冷冷的小茅屋。

    这个时候,凌溪已经跪坐在那间客房里哭了好一会,而且眼泪丝毫没有止住的趋势,还在窸窸窣窣往下掉着。

    “你哭了这么久,也够了吧?”常永逸不得不走近一点,安慰道,“又不是什么天崩地裂的大事,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过几个人渣?”

    “你懂什么。”凌溪还是这句话。

    常永逸气也不是,不管也不是,在那儿呆站了好半晌,最后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安慰,“就算遇到了人渣,那也是人渣的错,如果你还忘不掉他,那不是便宜人渣了?你得让自己过得更好啊。”

    凌溪倒是终于没有反驳季罗是个人渣的事实。他只是稍微沉默了片刻,又不撞南墙不回头般地问道,“那不也只是你的猜测吗?你又没有证据。”

    “证据?他最开始就并非无缘无故对你好的证据吗?”常永逸冷笑了两声,神情不由得又变得嘲讽起来,“醒醒吧,谁会无缘无故对你好?”

    凌溪不吭声了。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任何人好。”常永逸道,“被人善待的那个人总会有自己的价值,你难道以为你很特殊吗?”

    “那你又如何?”凌溪呛道,“你周围的人对你也不差,难道都是因为价值吗?”

    常永逸沉默了片刻。

    就在凌溪以为这小子已经无言以对之时,常永逸又笑了笑,“是啊,无论何时,价值都是最重要的。若我不是师兄从谢家带出来的唯一之人,他待我也不会与其他人有丝毫不同。这就是我最初所拥有的价值。”

    当然,自从谢冬当上掌门,又将何修远留下之后,常永逸在谢冬心里的地位已经差了很多。

    但其实常永逸知道,他之所以失去价值,其实和何修远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谢冬已经凝元了,他还在筑基。差距大了,作用小了,价值就低了,仅此而已。要想重新提升地位,就得重新证明价值,他知道谢冬也是这么想的。虽然谁也没有明说,但他们从谢家带出来的价值观,其实一脉相承。

    这段对话过后,两个人都是一阵沉默。

    而后常永逸叹了口气,转身往门外走去,“反正我话就放在这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别动不动叫别人操心。”

    这老气横秋的样子叫凌溪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若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比我小很多?”

    常永逸甩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没有回答。

    却在正准备拉开房门的时候,常永逸听到外面突然又响起了许多脚步声,像是又有许多人围了过来,“别哭了,又有人来了,你也不嫌丢人吗。”

    凌溪恨恨瞪了他一眼,然后乖乖擦干了眼泪。

    随着房门被拉开,只见一大群玉宇门弟子都围在外面。这些弟子没有进来,也没有说话,只是一个两个都眼巴巴看着屋内的凌溪,那神情还十分诚恳,就像是在看着救星。

    发生了什么?凌溪很忙然。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终于有一名弟子忍不住求道,“凌前辈,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们了!”

    “啊?”凌溪将眉头一皱,“说清楚。”

    “凌前辈,你是不是蓬莱派的人啊?”

    “就算不是蓬莱派的人,你也肯定在蓬莱派面前说得上话吧?”

    “求求你,一定要帮我们向蓬莱派解释清楚啊,肯定有什么弄错了!”

    “掌门和大师兄都不是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人!”

    众弟子你一眼我一句,说得乱七八糟。凌溪起初听得头晕脑胀,直到终于有人提及了“宗主的孙子”“被杀”“在找凶手”“掌门和大师兄被冤枉”等关键字眼,他才一下子理清了脉络。

    刹那之间,凌溪脸色发白,气得发颤。

    他哪里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哪里能不知道这是季罗在借刀杀人?他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季罗竟然还做得出这种事情。更何况他这些天住在玉宇门里,虽然嚣张跋扈成天找茬,其实早已将谢冬和何修远认定为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当即凌溪就站起了身,怒气冲冲地叫这些弟子带他去找谢冬。

    谢冬正在书房里,神态自若地翻阅着的账本。

    见到凌溪被众弟子带过来,他当即收拢了脸上的神情,适度地摆出一些愁苦之色,“凌道友,你怎么过来了?难道那件事……你已经知道了吗?”

    “是的,我知道了。”凌溪怒气冲冲地问道,“你为什么不早些与我说?”

    “你大难不死,重伤初愈,我怎能一来就让你为难?”谢冬说着叹了口气,又看见跟着一起过来的常永逸,顿时假模假样地教训道,“还有你,你小子之前都做了些什么?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还不赶快给客人道歉!”

    “谢道友,你这个人,实在是太替外人考虑了!”凌溪反而挡在常永逸面前,“你既然是一宗掌门,自然应该将你的宗门给放在第一位,不然对得起这些跟随你的人吗?遇到这种事情,你就该早些找我帮忙才对。”

    说完这话,凌溪沉默了片刻,又道,“更何况,这种事情,我根本就不为难。”

    谢冬闻言一顿,看着他问,“凌道友,你的意思是……”

    “这是我的责任,我会向蓬莱派证明你们的清白,拆穿他的谎言。”凌溪说着便一甩袖子,准备走到外面去,“我要让全门派都知道他可恶的嘴脸,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等等,”谢冬连忙将他拦下,“你想要如何做?”

    “当然是直接回蓬莱派,告诉宗主……”

    谢冬摇了摇头,“你觉得如果你直接回去,你真的能回到蓬莱派,见到你们宗门吗?”

    凌溪正准备开口,猛然听明白谢冬的话中之意,脸色顿时又变得更难看了。

    “他做出这种事情,是想要借蓬莱派的力量弄死我们,但又何尝不是想要激你出去?”谢冬道,“他不知道我们是死是说,也不知道你是死是活。你可能还活着,你可能活着做些什么,他自然都会防备。”

    凌溪往后退了两步,身体稍微有些晃,忍不住扶住了身旁的书柜。

    “但他定然不会想到,你现在和我们在一起。”谢冬又笑了笑,“他既然想要借取蓬莱派的力量,自然也可能会被其反噬。这就是我们要利用的事情,我们得将计就计。”

    “如何做?”凌溪问他。

    “我们一起,去找蓬莱派自证清白。”

    “这又有什么区别!”凌溪怒道。

    “区别就是,只有我和师兄会在明面上。而你,我建议你披上这个。”谢冬取出那张可以隐身的纱幔,笑着对他道,“如果只遇到季罗一个人,我们玉宇门的大师兄已经是个金丹了,根本不惧怕他。如果季罗和蓬莱派其他人在一起……何不等到他的表演到了最后,再去揭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