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23.第二十三章

时间:2018-03-05作者:莫晓贤

    “昨日的事情, 其实你并没有什么错, 说起来都怪我。”谢冬劝道, “而且最后也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你愿意,你大可不必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算你不肯原谅我, 至少也不该和你自己过不去啊。”

    何修远点了点头,神色之间却没有丝毫纾解。

    谢冬略微发愁地叹了口气,又问他道, “你还愿意将我当成你的师弟吗?”

    “只要你不嫌弃我,你自然一直是我的师弟。”何修远回答。

    “那好。既然我们还是师兄弟, 你这师兄如果遇到了什么问题,我这个当师弟的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谢冬说完这话, 又问他道,“你老实告诉我, 手上这伤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着他就伸出手,想去抓对方那只被冰刺扎穿的手。结果何修远就像是突然被蛰了一下似的,还不等谢冬碰到,就猛地将就那只手给收了回去。

    竟然连接触都抗拒了吗?

    不……如果何修远只是抗拒, 那反而好办了。

    谢冬紧紧皱起了眉头,“师兄, 你为什么会觉得昨晚是你的错?”

    何修远抬起头, 看着谢冬坦率的双眼,有些不知道如何作答。

    好半晌, 何修远握紧了拳头, 终于老老实实憋出了一句话, “因为我没有克制好自己,露出了那样难看的一面。”

    好吧,就这么一句话,总算叫谢冬稍微明白了一点他的心态。但是那并不难看啊,不过是人之常情而已,何况大师兄还很好看。但这样的话,在有了昨日险些痛失四百万的经历之后,再由谢冬来讲,又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只要是个人,”最后谢冬只道,“就会有那样的一面。”

    何修远摇了摇头,“但那是一种堕落。”

    “这怎么能叫堕落?这分明是和生老病死吃饭睡觉一样正常的事情。”

    “如果沉溺其中,试图发泄**,就是堕落。”

    “等等。”谢冬突然中枪无数,不得不继续争辩,“有了**当然会想要发泄,这是人的本能吧。”

    “身为修仙之人,自然要超脱本能,超脱凡人之欲。”何修远十分严肃。

    好吧,谢冬服了,这席话简直叫他瞠目结舌。

    这种苦修者一样的心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怪大师兄的生活一贯都是那么寡淡。他不仅反感自己在圆月之下这不由自主的体质,就连正常的交欢之欲也一起反感了,甚至平时也没有其他的娱乐。银鲛一族的血脉,再配上这种心态,简直是从一个极端到了另一个极端。这两种极端的混合,想想就叫人觉得痛苦。

    “你这个样子,”谢冬叹了口气,“叫我十分担心。”

    “掌门师弟,无需如此。”何修远却道,“你只需要将我当成一柄剑就好。”

    又是这一句话。当成一柄剑就好……当初谢冬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说时,只觉得似乎有些不对,此时再次听到,才觉得这简直就是天大的不对。

    但何修远显然已经不打算再继续与谢冬多做争论,取了自己的剑便打算告辞。

    “等等,”谢冬最后问他,“八年之前,师父究竟与你说过什么?”

    何修远动作一顿,脸上的血色刹那间又褪去了一些。

    果真如此。大师兄之所以会被养成这么一副样子,绝对和前任掌门的教育脱不开关系。再一想他们曾经决裂八年,谢冬便越发想要得知当初的细节。

    但这一件事,更是何修远心中的逆鳞。

    何修远将眉头皱起,终于忍受不了对方的追问,眼看着就要与谢冬起了争执。

    正在这个时候,屋外却猛地传进来一阵吵闹。

    “嘭”地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谁狠狠摔在地上。

    “怎么了?”谢冬连忙往外面看去。

    不多时,便有一名弟子跑了过来,“掌门,不好了,常长老和凌前辈打起来了!”

    谢冬闻言,脸上的神情顿时僵了一下。再看外面那些正朝那嘈杂之地聚拢的弟子们,各个都是一脸的“我就知道,果然还是会这样”,谢冬不禁咳嗽一声,连忙掩饰了脸上的尴尬,而后跟了出去,想要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何修远也呼出一口气,平复了心情,跟在他的身后。

    还没走到凌溪所住的那个客房,两人就看到一张桌子突兀地砸在了路中间,显然就是被从凌溪的房里给丢过去的。在一看,那屋子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又都不敢靠近,就围在外面看着。

    而屋子里面正发出砰砰磅磅的响声,其中还夹杂着两个人的谩骂,十分混乱。

    怎么回事啊,两个人昨晚上不还好好的吗?

    谢冬连忙过去,询问围在那里的弟子们。

    其中的一个压低了声音告诉他,“是凌前辈先动的手。”

    另外一个弟子也同样压低了声音,“好像是常长老说了什么话,惹怒了他。”至于究竟说了什么话,周围这些人就不太清楚了。

    再看屋子里面,只见两个人都咬着牙,掐着对方的脖子,在地上不断翻滚着。一会儿常永逸滚在上面,赶紧揍凌溪两拳。一会儿凌溪又把常永逸给压下去,照着脸就打。

    是的。一个凝元,和一个筑基,打架,用拳头。

    别说周围这一群人,就连谢冬都看呆了。

    再一听两人边互殴着边谩骂出的那些话语,谢冬心里便有了数。

    凌溪打常永逸的时候,骂的是,“闭嘴!闭嘴!你以为你都知道些什么!”

    而常永逸揍凌溪的时候,骂的是,“我知道你是个蠢货!蠢货!”

    这样的对话,别人或许还听不出个所以然,谢冬却一听就明白,常永逸之所以惹怒凌溪,必然是因为说了季罗的坏话。当然,前些天谢冬一直派人在凌溪的耳边说季罗的坏话,单单如此并不至于激起凌溪这么大的反应。显而易见,常永逸又忘了给自己的嘴巴留德。

    好吧,也或许是昨日听了凌溪那些和季罗相遇时的故事,气得常永逸不想留德了。

    “散了,”然后谢冬就开始驱散四周围观的人群,“没什么好看的,都散了啊。”

    这就不管了?众人都对谢冬的决定十分震惊:万一凌溪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个凝元,真把常永逸给打死了怎么办?

    正在这个时候,常永逸又把凌溪给摁到了地上,抬手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你不仅是个蠢货!你还是个贱货!贱人!”

    这骂得简直是太带劲了。众人都忍不住替常永逸感到脖颈一凉。

    凌溪更是气得一脚踹到了常永逸肚子上,“你说什么!”

    “难道我说错了?”常永逸捂着肚子一连退后几步,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却还挂着嘲讽地冷笑,“你敢说你不是贱货?”

    “我……”凌溪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从来就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贱的东西!”常永逸骂道,“被人砍了一刀,差点砍死,还要替对方数钱!”

    “你懂什么!”凌溪眼眶发红,“他一直那么好,从我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就对我那么好,现在突然变成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

    “你确定?”常永逸问他,“他难道不是从最开始就知道你的身世吗?”

    凌溪张开嘴,半晌没有说话,脸色一点一点变得惨白。

    “你装什么装?他从最开始就知道你是蓬莱派宗主的孙子,故意先装成不知道去讨好你罢了,难道你到现在还猜不出来吗?”常永逸继续骂道,“如果你真的相信他,你早就去找他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自欺欺人到这种地步,不愧是贱货!”

    凌溪咬紧双唇,眼眶一瞬间红得吓人。

    周遭的灵气开始运转,一道雷光顿时从凌溪的指尖开始凝结。

    完了,这小子终于想起自己是个凝元修士了,常永逸要被打死了。围观众人见状都是两眼一黑。

    就连何修远也在乎这一瞬间警戒起来,准备好了随时去将常永逸救下。

    唯有谢冬,只是叹了口气。

    下一个刹那,雷光猛地从凌溪指间迸发而出,狠狠朝着常永逸砸去。

    何修远的脚尖都抬起来了,看清楚情况,又停下了动作。

    只见那雷光从常永逸耳边擦了过去,连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只可怜了常永逸身后那面被轰得粉碎的墙。而常永逸也不知道是真不怕死还是假不怕死,站在那儿躲都没躲,就连脸上的嘲讽之色都丝毫未减。

    “你终于肯承认了吗?”常永逸甚至又骂了一句,“贱货。”

    凌溪看着他,肩头开始发颤。

    常永逸好不容易在心理上占据绝对优势,正准备再多骂骂,却见凌溪被紧咬住的嘴唇狠狠一抖,一层水汽就从他的眼底漫了上来,凝成眼泪开始往下掉。

    哭、哭了?

    常永逸一下子愣住了。

    他刚才是骂得很爽,凌溪越是打他就骂得越带劲,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把人骂哭啊。

    常永逸甚至开始有些发慌。

    他连忙慌张地往后一看,想要寻找救兵,却只看见谢冬正在遣散围观众人的身影。察觉到他的视线,谢冬回过头来,甚至还给他竖起一根大拇指。

    然后谢冬就走了,临走还十分贴心地帮屋内两人关上了门。

    不是,师兄,你不能这么坑自家师弟啊!常永逸立在关门后猛地暗下一截的屋内,看着眼前还在无声抽泣的凌溪,一时间十分只觉得头脑一团混乱,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而谢冬离去时的神情十分安心,还高兴地对身旁何修远道,“这么一来,凌溪的问题就解决了一半。剩下一半,就看他准备怎么帮我们,准备怎么去对付他那个没良心的师兄了。”

    “为何非要如此?”何修远皱着眉问,“只要找到季罗在哪里,现在的我可以与他一战。”

    “不行。”谢冬摇了摇手,“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季罗不仅仅只是一个金丹。”

    何修远有些不懂。

    谢冬正准备解释两句,便又有人急匆匆地从宗门外面飞了进来。

    是杨万书。他之前被谢冬派出去联系其他宗门,商量那些刚刚找回来的法器一事,如今刚刚回来。

    但他神色十分慌张,一来便道,“掌门,不好了,出大事了!”

    谢冬连忙迎上,“怎么了?”

    “出大事了!蓬莱派里的一个弟子被人杀了,听说还是什么宗主的孙子,现在他们正在满世界悬赏要找出凶手!”杨万书满头大汗,说着就递给谢冬一张留影符,“你看看,他们说这就是凶手的样子!”

    这留影符,记录了杨万书之前在较远处的一个仙市里看到的景象。

    谢冬激发一看,果真便看到了他和何修远两个人的脸。

    “为什么会这样,你们是什么时候惹了蓬莱宗?”杨万书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现在消息还没传过来。等到传到附近了,肯定会有人认出你们的样子!这可真是要命了,到时候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啊!”

    谢冬却只是勾起眉梢,看着何修远,露出一个十分舒心的微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