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18.第十八章

时间:2018-03-05作者:莫晓贤

    季罗话音刚落,便是抬手一扫,顿时便有几道风刃接连袭了过去。地面也是一阵震动,数根地刺拔地而起,通通扎向那边两人。

    何修远一把扯住谢冬上身,往后急退,险险避过地刺,又用另一只手挥剑,狠狠与那些风刃撞在了一起。

    只听一声清脆的金玉相击之音,风刃被何修远手中利剑直接切开,却威势不减,竟分为两半从他身侧擦过。

    何修远闷哼一声,顿时手臂上已经多了一道血淋淋的斜长伤口。

    季罗冷笑,“凝元巅峰而已,看你能撑上多久。”

    他随着这话音,一步步朝着两人走了过去。每走一步,便又是一道风刃直直朝着何修远面门拍去。

    何修远冷硬着一张脸,举剑身前,生生将这些攻势全部接下。不多时,他便已经浑身伤口。鲜血顺着素白的衣裳晕染而开,又淋漓滴落到地上,撒开一地红点。

    身为一个凝元巅峰的强者,何修远在金丹以下几乎无人能及,面对这真正的金丹宗师,却也只能如此苟延残喘。唯有谢冬,始终被他牢牢护在身后。只要他还站在这里一刻,便不会让谢冬的一根汗毛暴露在敌人眼前。

    谢冬却无法安然享受何修远的保护。

    他很清楚,何修远撑不了多久。到了何修远撑不住的那一刻,便是他们师兄弟两人共同的死期。更何况,眼看何修远如此,他又如何忍心?

    谢冬咬紧齿门,心思急转。

    在季罗又一次准备出手之刻,谢冬将手探入腰间,扣住自己的储物袋,突然高声道,“季前辈!我有一事不明!”

    “哦?”此时季罗距离他们已经不到十米,“说来看看?”

    此人多话。这是谢冬根据他一路来的表现所得出的结论。季罗是那种,会在杀人之时享受对方的表现,所以从不吝啬于让对方死个明白的人。

    谢冬高声叫问,“你想用我们来灌溉魔核,分明到了这里就能挖出魔核直接动手!为什么还非得要我们相信都是普通的自相残杀,与我们演那猴戏?”

    “真是麻烦的问题。但,好吧,看在你人之将死的份上。”季罗饶有兴致地眯起了眼,“如果一切顺利,你们会因为被魔念控制,主动袭杀于我,我杀你们就会变得天经地义,不会被任何人怀疑。仅此而已。”

    “原来如此。”谢冬故作沉吟,“你原本还是想留要下活口的。”

    这句话却让季罗沉默了片刻,目光低沉。

    而后季罗开始将视线后移。

    吴修士还跪在那里,整个人都已经被吓尿了,两条腿抖得像筛糠一样。这表现显然让季罗不屑一顾,准备放在最后再杀。

    季罗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那边凌溪鲜血淋漓的身影之上。

    是的,如果可以,他本来想要留下这个师弟。

    但此时此刻,凌溪并非像他之前所以为的那样已经生机断绝。

    毫无防备被金丹宗师正面砍了一剑,正常人早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凌溪此时身上却还闪动着法器的光芒。无数灵物被激发,正化作养分填补着那可怖的伤口以及耗损的生气。只是凌溪整个人依旧不省人事,看起来十分凄凉。

    “宗主究竟给了你多少好东西啊?真是命大。”季罗叹了口气。

    虽然本来不想杀,虽然遗憾,但眼下还是杀了吧。季罗将手抬起,准备再补一刀。

    如此良机,谢冬自然不会放过,连忙将何修远手心狠狠一握。何修远虽心有不忍,也分得清孰轻孰重,顿时人剑合一,带着谢冬以最快的遁速逃离。

    “还想跑?”季罗见状,忙将手掌一翻,攻势一转,便是一招狠狠轰向那到遁光。

    嘭!

    遁光怦然而散,何修远摔到地上,顿时就是一口鲜血从心口喷出。

    季罗又是一招攻来,何修远勉强提剑再挡,当场就被打得往后翻滚数圈,皮肤都被地面磨破。

    “师兄!”谢冬急得大喊。

    季罗的下一招,正直直袭向了谢冬的背后。

    何修远已经是那么一副凄惨的样子,此时竟然又能起身扑来,将谢冬拦腰抱住,护着他躲开这击。随后他双膝一软,竟然直接在谢冬面前跪在地上。

    “师兄……”谢冬连忙握住他的双肩,一时间真怕他再也站不起来了。

    但何修远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以剑撑地,不过片刻,便又挡在这掌门师弟的身前。

    “你倒是个好师兄。”季罗装模作样地笑叹了一声,手中做出一个手势,显然又在调动空中灵气,准备下一招了。

    “季前辈!”谢冬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叫道,“我还有一事不明!”

    “呵,还想拖延时间?”季罗一语道破谢冬的打算,却还是猫捉耗子般缓了手中的动作,微微笑道,“拖延了这点时间,你以为就有办法逃过一死吗?”

    谢冬咬了咬牙。

    在他思想中,每一个刹那都代表无数的变化,每一点时间就代表无数的可能。在这看似无解的局面中,这看似毫无意义的拖延时间,却是唯一有可能带来转机的举动。

    与此同时,储物袋里的东西已经被他拿了出来,就扣在他的袖中。之所以引而不发,是因为他算不到转机,知道就算自己出手也毫无益处。

    但此时此刻,虽然何修远挡在他眼前的身影依旧坚定,他却不得不做点什么了。

    何修远是玉宇门重要的大师兄,也是他发展宗门的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环,不能在这种地方有丝毫闪失。

    谢冬指尖在袖中的东西上用力划过,眼看着就要激发。

    却就在这个时候,季罗猛的又回过了头。

    一股异常庞大的灵力波动,正从药田的方向传来。

    凌溪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意识,抬起了头。少年脸上两道红痕,不知是血是泪。

    他握紧手中的符箓,直勾勾看着季罗,一言不发。

    “这是!”季罗看清凌溪手中符箓,顿时脸色大变,“宗主竟还给了你这个!他一个元婴真人,竟亲手……”

    话音未落,凌溪手中符箓便大亮了起来。

    像是无声无息,又像是轰然巨响。

    季罗整个人大惊失色,连忙转身就跑,恨不得一瞬间躲到八百里开外。

    但实际上,这张符箓只影响了数里的距离,根本没追上季罗飞跑的身影。

    季罗停在那里,愣了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被元婴真人的符箓吓坏了……哪怕是元婴真人的符箓,落到一个重伤的凝元初期手里,也不会有什么太过可怕的威力。别说季罗这个金丹,就连还留在那里的其他人,也是性命无忧。

    谢冬只觉得胸口像是被锤子重重锤了一下,有些头晕眼花。等到视野再度清晰,他就看到前方的地面开始分崩离析,化作巨石土块分分往下方的悬崖滑落。

    吴修士与凌溪两人已经随着崩离的地面掉了下去。

    那吴修士还在半空中不断挣扎,凌溪却毫无动弹,仿佛已经心灰若死,只等着自己整个人被活埋于地底。

    谢冬刚刚适应了眼前的变化,之前被吓跑的季罗就又飞了回来。

    此时此刻,季罗整个人十分愤怒,越发杀意盎然。

    “师兄,”谢冬当机立断,眼前只有一条活路了,“跳!”

    何修远二话不多,拉着他就从前方的空洞跳了下去,和之前两人一样往下掉落。

    半空中,何修远才道,“下方是聚魔阵。”

    “所以才要跳!”谢冬冷笑,“普通的地方,怎么逃得开金丹宗师?”

    何修远沉默了片刻,“我不知道跳下去会发生什么。”

    “我们已经跳了。”谢冬笑着揽了揽何修远的肩,“无论会发生什么,师兄你要知道,不跳,是必死之局。”

    何修远闻言点了点头,又抬头看向上空。

    季罗已经回来了,此时非常气急败坏,抽出腰间的剑就挥了一招下来。

    何修远面无表情,抬手就还了一道剑气回去。

    两道剑气在空中相撞,季罗赫然发现,自己的剑气竟然比不过对方,一招就被击散。

    “剑修。”季罗咬牙。哪怕一个金丹一个凝元,他竟班门弄斧,也是怪他气糊涂了。

    紧接着,季罗就整个人追了下来。

    追到一半,他识海之中突然像是被利刃狠狠一扎,疼的翻天覆地,不得不又暂缓了动作,抬头就看到那边谢冬似笑非笑的神情。

    能伤害神魂的法器!

    季罗简直都要被气疯了。他大喝一声,第三次追了下去,“我就不信你们还有花招!”

    谢冬确实还有花招。但此时此刻,话音未落,迎面朝季罗拍来的却是另一种东西。

    那是从地底突然攀上来的一株藤蔓。透体通红,粗如巨蟒,齐长的身子在空中挥舞摇晃。

    巨大的藤蔓挥舞到季罗身侧,竟从表皮上张开一个血盆大口,要将他一口吞下。

    季罗连忙退开。

    这种藤蔓也是相当于金丹期的东西,而且看样子还不止一株。季罗权衡积弊,恶狠狠地瞪了下方众人一眼,终于选择了放弃,不甘心地朝上空退走。

    直到眼看着季罗的身影消失,谢冬还有些麻木。真的从一个金丹宗师手下逃脱了?他可以开始……高兴了吗?

    喜悦的情感还没来得及传达到他的脑海中,一条藤蔓便猛的朝他们两人抽了过来。

    何修远提剑一挡,勉强卸了点力道,整个人却已经拉着谢冬一起倒飞了出去。他们撞到山崖的石壁上,又掉下去,落到一块突出的平台上。

    藤蔓紧追不舍,接连抽打过来。

    何修远早已面白如纸,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接住一击。

    千钧一发之刻,一道暖黄的光芒突然亮起,将他们包裹在其中。藤蔓抽得光芒一阵乱颤,总算被挡在了外面。

    谢冬却猛一咳嗽,差点也吐出了血。

    九曲压山阵,是谢冬通过掌门令发动的。但在被攻击时,抽的是谢冬自己的灵力。

    “好险好险,”谢冬努力将喉头的血给吞咽回去,“要是我也学师父将掌门令放在宗门里了,我们现在就死了。”

    何修远看着外面,沉默半晌,突然道,“才脱虎口,又入狼穴。”

    谢冬笑了笑,“觉得没有转机吗?”

    何修远抿了抿嘴唇。

    谢冬虽然努力故作自然,脸色却一点点变得惨白。何修远都看在眼里,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他已经是残烛之末,谢冬也撑不住多久了。何况九曲压山阵不能移动,他们只能困守在这里。

    “师兄,我告诉你。”谢冬却道,“现在的情况和刚才不一样,现在比刚才要好。”

    何修远看着他。

    “这些东西,”谢冬指着那些藤蔓,“比季罗笨。如果是季罗,这个时候一定拼命攻击,不到片刻就能把我耗干,但它们不懂。在这里,我们能拖延更长的时间。”

    何修远没有说话。

    虽然如此,谢冬也知道他想说什么。

    “那又如何……对吗?”谢冬笑了笑,放了个东西在何修远的手心,“师兄,你要知道,我们现在还有一个转机。现在我就告诉你,这个转机是什么。”

    何修远看清手中之物,不禁惊讶出声,“玄灵丹?”

    玄灵丹,玉宇门前任掌门压箱底的宝物,一直被所有人视为应该用在最有可能出金丹的时候。

    但自从谢冬为了接任掌门强行凝元,不止冯长老,所有人都以为这枚极品灵丹已经入了谢冬的口中。

    此时此刻,玄灵丹却又被谢冬拿出来,放在了何修远的手心。

    “结丹。”谢冬道,“师兄,只要你突破到金丹,我们就能活下去。突破不了,我们就死。”

    他握住何修远的五指,让何修远将这丹药包在手掌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