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门小派[修真] 15.第十五章

时间:2018-03-05作者:莫晓贤

    一想到四百万灵石,谢冬顿时连眼睛都红了。

    幻境中的那些个美女俊郎依旧毫无廉耻地贴在他的身上,搞得他浑身燥热,这浑身的燥热却又在四百万灵石的刺激下演变成了一种上头的热血。

    只听谢冬“呔”了一声,一手抓住肩头那位美女柔若无骨的手腕,而后行云流水般往前一甩,便是一个干脆利落的过肩摔,直接把人给砸在了地上。那美女落地时的神情是错愕的,周围的人也僵了,几乎就连整个幻境都停滞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谢冬面对满眼的美色竟能下如此狠手。

    三两下间,谢冬就将这群战五渣全部给撕到了地上。

    至于幻境中这些人儿的沉鱼落雁?花容月貌?天人之姿?不好意思,谢冬什么都顾不上了。现在他的眼里已经没有半分美色,全都是想夺走他四百万灵石的仇人。

    他双眼通红,抬手就要搓一个火爆术出来。

    然而还不等他将这个火爆术丢出去,眼前的如花美眷们便通通化作一团白烟,直接在他眼前消散了。

    视野之内又变成了空无一物的纯白。

    片刻后,视野之内的这些纯白也开始褪去了,山林之中苍翠的树木慢慢呈现。谢冬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是因为他彻底抵御住了“色”字的诱惑,幻境变化了。

    他彻底摆脱幻境了吗?

    在谢冬思考间,眼前的景象越发清晰。当幻境的最后一片遮挡也消散后,谢冬看到何修远就站在他的眼前。

    谢冬刚刚松了口气,却发现何修远手中举着一大块冰。

    何修远极近地看着他的脸,眉头紧蹙,神色间显出一些担心。见他清醒后,何修远却只是淡淡与他打了声招呼,同时将手一扬,让手中那板砖一样的冰块直接化成了水汽,消散了在空中。

    此情此景,十分显然,如果不是谢冬醒得及时,这一大块冰就会直接拍在他的脸上。

    谢冬缩了缩脖子,又看了看其他人的情况。这一看他才发现,方才他摆脱幻境的过程虽然有些难堪,相比之下却已经算是比较顺利的。

    此时此地,看起来十分清醒的只有何修远一个人。大师兄整个人都面不改色,就像是在幻境中根本什么都没看到似的。就连边上那个蓬莱派的金丹季罗,现在身上都还冒着点热气,显然也刚从幻境中摆脱出来不久,没有何修远那么淡定。

    “这位道友,好定力啊。”季罗笑着向何修远道了一句,“不知是心性奇佳,还是已经阅尽千帆?”

    何修远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神情冷漠之余,不知为何似乎还带了一丝尴尬。

    季罗也没有强求他的回答,转头就去关心自家蓬莱派的师弟了。

    剩余的三人,此时都有些不堪入目。那徐散修已经把衣服解开了一半,鹏程宗吴道友更是正在抱着一棵树蹭。至于季罗的师弟凌溪,腰上胳膊上头上全都是帮助他抵御幻境的法器在发着光,晃得人眼晕。

    灵石啊,这都是灵石啊……有灵石真好!谢冬不由得羡慕嫉妒恨了起来。

    在众多法器的帮助下,凌溪没过多久也终于恢复了神智,顿时整个人都是一软,靠在匆匆赶去的季罗的怀里,不停喘气,浑身冒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随后季罗看向那边继续不堪入目的两人,不忍直视地皱起了眉,直接招来瓢泼大水,将那两人给通通浇了个透心凉。

    “季、季前辈,”徐散修打着哆嗦向他道谢,“竟要靠前辈援手,实在惭愧……”

    “惭愧就不必了,”季罗道,“你先告诉我们,这是哪里?”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边上吴修士惊疑不定,“不就是就刚刚从山脚上来,走了不到半刻的地方吗?”

    季罗笑着摇了摇头,甚至懒得与他解释。

    谢冬仔细将四周看了一圈,只觉得眼中所见景物和陷入幻境前一模一样,轻易察觉不出不同。但仔细一感受,他便发现此地的灵气似乎比刚入云喜山时充沛了些许。

    两者灵气浓度的差异并不明显,十分微妙,甚至像是错觉。但金丹之所以是金丹,必然会对这种差异更加敏感,在这种时候尤其可信。

    如此想着,谢冬便朝着来时的方向走了过去。片刻后,他看着脚下的路叹了口气,“这里没有我们来时的痕迹。”

    众人见状纷纷效仿他的动作,同样去观察来时的路。他们进山之后一直是步行,脚下都是落叶枯枝,照理必然会留下痕迹。但此时此刻,显而易见,这确实不是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了。

    “这、这……”徐散修有些懵,“地图上只说,只要经历了幻境的考验,我们就能到达千年前那个宗门的遗址。可是,这、这……”

    “看来我们在陷入幻阵的同时还顺便被传送了过来。”谢冬道,“但是这里究竟是何处?徐道友,你也不知道吗?”

    徐散修支支吾吾,在那里“这、这”这了半天,硬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谢冬的说法虽然是最有可能的情况,但如果真的只是被传送到了别处,又究竟从哪里找来一个和之前所在如此相似的地方?

    片刻后,何修远惜字如金地说了四个字,“须弥芥子。”

    须弥芥子,是一种制造空间的法术,可于秋毫之末藏江海百川。这样的法术,元婴之前无法习得,却每个修士都多多少少有点了解。如高等的储物戒指之类,通常就是由须弥芥子之术所造出的芥子空间,价格十分昂贵。

    换而言之,他们仍旧在云喜山内,只是进入了云喜山中的一个芥子空间。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季罗在边上笑了笑,“如此看来,你们虽然都是凝元,凝元和凝元也很不相同嘛。”

    说罢,他也不管其他几人那难看的脸色,领着凌溪便往前走去。

    徐散修吸了口气,收拾了沮丧的心情,连忙追上,“前辈,你要去哪?”

    “当然是继续去找我们该找的东西,”季罗道,“如果地图所说的没有错,眼前这个芥子空间,应该就是那个宗门的遗址了。”

    如此看来,此行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变化。众人都心中稍安,跟在了后面。

    结果正如季罗所言,没走多远,他们便看到了一些属于千年前那个宗门的建筑。哪怕是修真者所建的房屋,在千年之后,也已经全都破败成了一栋栋废墟。

    唯一的意外只是,他们在一次走乏了之后试图改为飞行,结果发现飞不了多高便感觉一股有庞大的力量在空中压着他们,哪怕季罗也顶多能飞个一时片刻。但在这个时候,他们并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大事,继续步行便是了。

    直到数日之后,他们才真正发现眼前的情况有多么困难。

    大,这个芥子空间太大了。

    整整走了七八个日夜,他们依旧在树林和废墟之间乱窜着。徐散修手中的地图根本不堪大用,顶多提示了几个障碍。但那些障碍在季罗这个金丹宗师面前本就不算个事,不费吹灰之力便一道道闯了过去。然而想找的东西总是找不到,地图也没有明确指出究竟那条路是正确的,又不能飞,一行六人只得耐着性子一点点地走。

    季罗也渐渐收起了那副貌似含蓄和蔼的样子,越发现出了傲慢的本性,说起话来越来越颐指气使。反倒是最开始傲里傲气的那个少年凌溪,自从那日幻境过后就一直沉默得出奇,也不知是在幻境中受了什么打击。

    就连何修远,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变得越来越不淡定。旁人或许还不觉得,但谢冬离得近,明显就能察觉到大师兄浑身的焦躁之感与日俱增。

    在一天傍晚,何修远更是主动提出要兵分两路,自己一个人去山里找找。

    然后嘛,他就一整夜都没有回来。

    谢冬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心中算着这日又是十五,若有所悟。

    身旁徐吴两人在边上和他唠嗑,“你那师兄怎么还没有回来?荒山野岭的,不会出事吧?”

    能出什么事?八成又用一堆阵法把自己包进茧里去了。谢冬干笑两声,“不会不会。我师兄好歹也是个凝元巅峰,虽然比不过季前辈,但也是很厉害的。”

    说着,他又看了看天上圆圆的月亮。

    “怎么,谢道友,对这月亮很感兴趣?”吴修士见状,嘿嘿笑了两声,不由得开始显摆自己的知识,“说到这满月,可是有不少相关的趣闻的。比如有一种只在满月下盛开的灵花,叫泪滴莲,炼成丹药之后能让容颜永驻,女修都特别喜欢的。还有一种叫三文岭兽的异兽,会在满月之下厮杀,杀得血流成河直到决出最后的兽王。又有,对了……你知道银鲛一族吗?”

    还不等谢冬露出好奇,边上徐散修就冷笑地拆台道,“不就是东海那边的一种鲛人吗?这也值得你显摆?”

    “嘿嘿,你知其一,但你知其二吗?”吴修士笑,“你知道银鲛一族为什么叫银鲛吗?”

    徐散修这下被问住了,半晌没吭声。

    “这银鲛啊,”吴修士稍微压低了声音,“其实本来不叫银鲛,叫淫鲛。”

    说着,他还拿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出了那个字。

    谢冬突然觉得有些不妙。

    就听吴修士继续道,“这一族的鲛人十分罕见,但只要遇到一个,啧啧,那可就艳福不浅了。听说银鲛各个都是绝世美女,平时也算得上是高岭之花,但只要到了月圆之夜,那就什么廉耻都没有了,见着个男人就要扑上去,迫不及待行那交欢之事啊。”

    谢冬听到这里,忍不住往后退了退。他觉得此时自己脑中的那个想法一定是十分荒谬的,不可能是真的,却又忍不住想,想着想着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家大师兄了。

    “这、这……”徐散修听到这里,也有些发愣,“鲛和人?”

    “她们肯定更喜欢别的鲛,但那个时候也不会去挑的。”吴修士道,“被人撞到了,那就是人的艳福。”

    “可是、可她们这样……”徐散修继续发愣,“不会有后代吗?”

    “当然会,你以为杂种是怎么来的?”吴修士摊手,“当然,太罕见了,几千年也不见得出过一例,反正我是没见过的。不过这种人和异类生下来的杂种,别说,修炼起来那都是得天独厚的,境界积累起来比我们快多了。”

    他说着说着,甚至显得有些羡慕。

    季罗本来一直和凌溪坐在另外一边,对他们的话题毫无兴趣,此时却冷着脸插了一句嘴,“只是金丹以前罢了。”

    这边三人一愣,都抬头看他。

    “杂种就是杂种。这样的杂种我也曾经见过,一开始修行确实很快,把其他人都远远拉在后面。”季罗站起身来,冷冷笑道,“但那又如何?止步凝元巅峰罢了。到了金丹这一个槛,那点异种的血脉就没有丝毫作用,纯粹只是拖累。”

    说着,他大概也是觉得夜里守在这里太无聊,拉了边上的凌溪一起,往另一头的林子里去了。

    结果这两人这么一去,又是小半个时辰没有回来。

    吴修士和徐散修两人还在不停唠嗑,一唱一和,有捧有逗,浑然一个相声组合。谢冬一开始还听着,后来受不了了,找了个借口也溜了。

    此时天空已经临近黎明,大师兄估摸着也快回来了。

    谢冬想到这里,就在林子里乱逛了两圈。

    结果大师兄没有撞到,他反而刚好听到了季罗和凌溪两人说话的声音。谢冬便走了过去,准备打个招呼。

    人还没看见,两人说话的声音就突然变了。

    先是什么东西被摔在了树干了,然后谢冬就听到一声古怪的呜咽。

    再然后,他就隔着树叶的缝隙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季罗把凌溪摁在了树干上,对着嘴就开始啃。凌溪满脸通红,但看起来已经十分习惯,双手很快便攀上了季罗的脖子。两个人都十分陶醉,入迷得很。

    男人和男人!

    师兄和师弟!

    谢冬实在是太震惊了,以至于大脑在第一时间只是一片空白。

    等到他终于回过了神来,正准备回避,身后突然伸出了一双冰冷的手,蒙住他的眼睛就把他往后面扯。谢冬被惊得险些出了声,又很快发现这双手上传来的气息十分熟悉。

    冰属体质特有的感觉。

    片刻之后,确认距离那边两人够远了,那双冰冷的手才移了开。谢冬抬头一看,果然便是大师兄何修远。

    何修远皱眉道,“刚才那是不好的东西,你不要看。”

    谢冬汗了……自己这是被大师兄给当成纯洁好宝宝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