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骇客风暴 88 推测

时间:2018-05-03作者:画璧

    ,精彩小说免费!

    圣辉的生活慢条斯理,林修这段时间很谨慎,不过相比于紧绷的时刻,现在倒真的是轻松了不少。

    起先的目的,进入圣辉裁决所,顺利毕业,接触到中枢主机,找到答案……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圣辉的水比想象的还要深。

    帝国跟中枢的内部矛盾表面风平浪静,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随时都会崩坏掉目前岌岌可危的平衡。

    的确,这是动乱的征兆。

    只不过,在林修眼里现在的时机却正好!

    平衡意味着不能够偏袒任何一边,不然天枰必然会倾斜,这就意味着……不管现在看上去局势多么的不利,却能安然的混迹在夹缝,倒是说林修必须时刻谨慎,而是负责监视的双方人员必须时刻准备着。

    相比,林修倒是少有的轻松。

    任你们鹬蚌相争,渔翁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总而言之,暂时的安逸往往能让人逐渐忘却执着的目标。

    经过了一系列的试探,托尼亚这边对林修的纠缠要明显减弱不少,而江殊这段时间好像消失了似的,找不到踪迹。

    “贵族教育第一阶段,特别针对统治者的教育训练,以中枢为首的前提,对帝国……”高台上的讲师认真的说着这节课的核心。

    圣辉的毕业生绝大多数都会成为裁决战士,被抹去感情因子,不过还是要天天接受中枢意志的洗脑课程,保证在失去了感情的时候,还能够保持潜意识间对记忆深处某个存在的绝对服从。

    欢声笑语间,学习着残忍的课程,这个世界的扭曲程度远远超出想象,连未来的裁决战士都心甘情愿的接受,那么外在的帝国居民呢?

    很不辛的是,中枢控制的帝国,基本上超过90%都对框架中的未来信以为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归根结底,未来的可能性很少,没有对错的绝对区别,只是在某个时间点的绝对,将轨迹改变到了另一个本就存在的地方。

    “框架应该是控制朝小禀的仪器,看似普通的实验室,却任由‘重要’的试验品自主自主的活动?”

    “这不合逻辑,陷阱是唯一的解释,而且还是很明显的那种,如果我再次前去,不出意外记忆中的地图会有超过大半的可能性彻底的改变,陷入情况不利的局面……毕竟这个地图是有人刻意‘送’出来的”

    “朝小禀知道真实情况的概率小于理论值,不予考虑,在框架中,人的潜意识会被牵引失去对外界的认知,或许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哪”

    “很明显了……真正的局不是托尼亚这边!”

    “有人在期待我攻破内院防火墙!”

    “如果对方真的这么想,那么只要当时的防火墙出现一点异动,被怀疑的身份就会基本被坐实,不然没有意义,所以,他们很清楚自己在找什么人?

    到目前为止,连亚特兰都无法完全确定的情况下,他们还能这么锲而不舍?

    除非是,圣辉数据库记录的篡改痕迹!”

    “既然能够以此推断怀疑的根据,那么就说明,对方不管是谁,是很清楚我的真实身份以及我擅长的能力!”

    “在此之前……以托尼亚的角度,他特别强调过‘裁决之剑’!

    朝小禀在抵抗军十八区首领的地位不是秘密。

    想要运用这些筹码来试探,设计的还不错,就是太生硬了点,仔细一想就能轻易的被人看破,显然这次不是亚特兰的作风!

    计划的严谨度不够,漏洞百出,估计连线索的真假都是保持半信半疑的观望状态……总归来讲太失败了!”

    “托尼亚的秘密通道不像是为了诱导我而故意设计的,严密封锁的内院,僵持的矛盾,想要在短时间进行这样的布置,可能性很低!

    不出意外,‘秘密通道’很早就有了,具体目的不外乎是监测中枢的实验进度,而对我的试探……只是稍稍利用了一下现有条件。

    不论是朝小禀还是‘裁决之剑’托尼亚的确知道很多不该知道的隐秘,只是却不能详细的说出来,仅仅旁敲侧击,只意味着一点,托尼亚的能力是有限的,或者侧面来说,他能够施展的空间有限!

    没有足够的自由度!

    这就意味着一点,托尼亚或许连试探的人到底是谁都不知道,他能够利用的资源只有观察情绪变化,而无法进行再深入的检测,反观这些天的动静就多少能够看得出来,他没招了,在汇报任务进度……无疑,这一次察觉到圣辉数据痕迹的还另有其人!”

    “支离破碎的任务记录,只会完成出一项支离破碎的任务!”

    至于林修为什么肯定托尼亚不是察觉数据痕迹的人,理由很简单,以中枢的性格,负责这一项任务的人绝对不会犯这么多愚蠢的问题。

    不是托尼亚不够严谨,而是林修的思维太过恐怖!

    “重要的是,中枢不会将关于我的信息分享给帝国,他不敢让帝国的人知道了我的存在。

    这样的话,理论上托尼亚是能够利用的!

    接下来……我必须要假设江苏是就是幕后黑手,而且她真的有能力制衡住帝国第七圣裁亚特兰!”

    “既然能够推测我的身份,还能知道我的一般情报,中枢这边拥有这种级别权限的按理只有除了亚特兰一众圣裁才有资格查阅才对!

    不对,在林修看来,连他们都没有权限知道……中枢是追求‘完美’的终端智能,它不会允许自己的失利历史被人翻出来,既然如此!

    背后的人?

    难道地位要高出圣裁亚特兰?

    或者说,权限达到了新的层次?

    假设如果成立,江殊的地位高出亚特兰,那么她消失的时间,肯定在下达新的指示,不管是她还是中枢都意味着平静即将结束,十八区终于要有新的动静!”

    “但是……这种假设上会有一个漏洞!”

    “那就是如果亚特兰真的被制衡,在这里的‘裁决之剑’呢?她到底会由谁来控制呢?还是说选择继续按兵不动留给圣辉?

    这不可能,既然对方知道是我,那么就肯定会放出这个诱饵,这样的底牌都不用,那才是令人失望……但是想要顺利的控制住……最强战士?

    呵呵~~

    随便派一个人?

    除非中枢疯了!

    那么,假设一旦成立,暗处的敌人……不出意料,还会出现一位新的圣裁介入,孤立亚特兰,而我的假象敌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必然会有重大失误。”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如果你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那么胜负二字就没有资格去谈论了!

    此时教室内还在环绕着讲师的声音,窗外的小鸟努力煽动着智稚嫩的双臂,春意盎然,芬芳的香味惹的室内少女不由闭眼轻嗅。

    他们都是要成为裁决战士的人,现在感情就是奢侈品。

    林修坐在窗口,却对此不闻不问,平静间认真的听课,好像真的在为成为裁决战士为荣很不断努力似的,只不过眼眸的星星闪烁间。

    正在进行仔细的推测,线索片段,根据猜测,梳理思维。

    现如今,只有江殊的目的以及身份是无法断定的,只能用推测……因为,林修暂时看不出她在平日间的一切动态到底是不是伪装。

    好像她真的是那样的人,高贵,典雅,以及,傻乎乎的?而且,她的出现不是突然,而是正常入学裁决所,很多人都认识她,了解她。

    如果她真的是在这里特别监视林修?那么……这个局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了?或者说,在圣辉还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江殊!

    林修还没有找到关键点……因此才会大胆的推测出接下来可能性,以及动静,如果根据假设,想要确定江殊身份目的,其实很简单。

    满足两个条件!

    一:在她再次出现之前,十八区这边必然会有一次新的动静。

    二:十八区的圣裁,不只一个!

    二者缺一不可!

    不能怪林修谨慎,而是因为这个问题很关键,甚至影响到了全局,如果不能做到绝对确定,不止很难部署接下来的一切计划,甚至会处于时刻被动的局面。

    这盘棋,不好下!

    当然现在的林修对这些并不着急,耐心是优势,还真没有谁能比的过,毕竟是能够在监狱安静度过整整一年……破绽,总是会有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完美’

    只不过露出破绽的不会是林修,而是他们!

    “他……”

    朝小禀在课堂上总是忍不住的盯着林修的位置,脑海总是不知觉的将他跟‘将军’忍不住的联想在一起,但是不需要怀疑的是,的确是他亲手枪机的阿诺。

    不行,不能着急!

    还必须观察!

    林修感觉到了一点异常,稍稍偏头看了过去,只见朝小禀很冷静的将梳妆镜面快速按下,假装什么都没有发何时能,神色不止没有一点变化,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一个。

    “还在犹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