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骇客风暴 74 无稽之谈

时间:2018-04-27作者:画璧

    ,精彩小说免费!

    “咦,他刚刚好像说话了?”

    牢房外,有着两位身穿圣辉制服的年轻人,其中一位正满脸诧异的嘀咕着,好像很不可思议似的。

    “你出现幻觉了吧……这女人来这一年多了,从来没有说过话,你刚来,还不懂这些”另一外‘前辈’不相信的笑道。

    “嘶~”先前那位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再次看了眼里面,有些后怕的说道“难道她在受刑的时候也一直不说话?”

    “恩,连吭都没有吭一声”说到这里,这位前辈也有些暗自后怕起来。

    “你还别说,她真的好漂亮,这么久了,你说有没有人不守规矩……?”他说话的难免有些歪心思。

    “看在我们两个一起值班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千万别对她有非分之想,知道吗?”前辈当即吓了一跳赶紧制止道。

    “为什么?她不是囚犯吗?要我说,本来就是一个死人了,干嘛那么守规矩”新人说着的时候还不忘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闭嘴,想死别拖着我,你懂什么!”

    前辈说道这里很慎重的低声警告道“以前有这些想法的人,全部都死了……想活着,就别起歪心思”

    “这怎么可能?她不是被铐着么?”第一位年轻人明显不信,不过还是被这么氛围吓出了冷汗。

    “你知道她是谁吗?”

    “谁?”

    “我也不知道……”

    “切,那你怂什么?”

    “但是我知道一点……这个女人,任何刑罚都不会反抗,甚至死都不怕,不过你要是想越轨做些什么的话。

    你信不信,她有一万种办法干掉你!”

    “鬼扯吧”

    “哼……”前辈冷哼一声道“我在这值班三个月了,他么的,因为这个死在她手中的人,死相都不带重样的”

    “额~”

    红发女子听到了门外的聊天,不禁两眼再次失神,陷入了诡异的平静,好像对这些都习以为常了似的。

    她稍稍挪动了一下脚,从杂乱的房间中看到了地面上密密麻麻的爪痕,以及那泛黑森然腐朽的骨骼。

    ……

    中心市区的人被剧烈的爆炸动静吸引,不过x区域被军事管理封锁,根本不知道内部发生了什么,新闻播报及时作出了相关回应,据说是演习的失误引爆了燃气管道,并强调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只不过这样敷衍的回应貌似很难让大众接受信服,还是有着大批人跟着动静慢慢朝着x区域聚集着。

    帝国中并不是人人都是裁决战士,军人,人类社会要一定的稳定发展,就必须有学习各个领域的圈子。

    只要能够保证对中枢的衷心就可以不被征兵,当初十八区重型监狱的科研人员就是如此,不过……没有被改造,很难从精神上彻底改变,因此监狱才会出现不分青红皂白的屠杀。

    中枢管辖的世界,需要一定的人,同时也不需要,有句话在不断发展的历史中有了很好的印证,不论什么领域,从来都不缺天才人才,更别说是人数……以人类的繁衍能力,不管中枢怎么无情的清理异类,都不会影响到整体的生态平衡。

    这也是抵抗军能一直存在的原因,只要没有被中枢彻底洗脑,那就有机会吸纳,人有着感情因子。

    中枢的铁血律法终究难以彻底的控制世界,不过是在残酷的手段中将萌芽遏制,以恐惧来做到支配,用灰暗的未来击碎渺小的曙光……

    裁决总局指挥中心,亚特兰站在窗口,默默的看着x区域的位置,智能也在被侵入不久后终于恢复了正常,只不过,为时已晚。

    “汇报详情”亚特兰平静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初步的理解,在我方战士的撤离点,有超过80%的兵力被巨大的能量波及,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不过分析探测能量的强弱可以断定,无法直接摧毁t-gundam,整体死亡率偏低。

    还有,中枢那边直接下了命令让圣辉的人前去救援”

    “这很正常,我围剿x区域动用了十八区有限的战斗力,加上桦都的损失,能够动用的力量很少……”

    “你刚才说无法摧毁t-gundam,那没有防护措施的人呢?”亚特兰问道。

    “无法幸免!”智能很确切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的是……现在里面就是一片废墟,除了t-gundam的队伍能活下来,我方的军区战士以及抵抗军全部都死了?”亚特兰哑然失笑道。

    “……”智能少有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根据我的计算,至少理论上是这样,抵抗军存货率低于10%”

    “呵呵”亚特兰轻笑道“你错了”

    “阁下,我的计算是不会出错的?”智能很恭敬。

    “如果老师的目的是全军覆没,两败俱伤,那么我问你……为什么,他选择的是十台t-gundam自爆,而不是我们全部的t-gundam呢?

    如果选择全部,我相信x区域现在就变成了死区,难道这样的效果不会更好?为什么他要把抵抗军葬送的同时,还要留住我们的人?”亚特兰一连问出数个质疑“只有一个理由能够解释这样的反常。

    那就是老师的目的不是让抵抗军死在里面,而是活着带出去!”

    “阁下,这……除非给我更深入的信息来进行计算,不然给不了您这个结论……您的话太偏向理论了。

    恕我直言,不切实际”智能继续说道“t-gundam的能量不是定值,加上很多自然因素的干扰。

    爆炸的波及范围是根本无法计算的。

    假设阁下的猜测是真的,那么……除非您的这位老师能够在爆炸的中心区构造一处绝对安全区。

    这理论上同样不可能,因为可行性实在是太低了,需要计算的波及面太广泛,想要用这么短的时间来计算的话,连1%的成功率都不会存在”

    “你知道我为什么说老师不该那么强,同时又说他是最强吗?”亚特兰没有正面回答只能的问题,而是转移了一个话题,神色上不禁有些回忆,平静的瞳孔深处有着少许的崇拜以及盲目的确定。

    “阁下,我没有关于‘老师’的相关资料,因此这个问题以我的能力暂时是无法进行计算得失的”

    “老师的弱在于根本不能实战,强也是一样……只要有他的地方,没人能战胜得了!”亚特兰笑了笑说道“因为……在老师的眼里,你的理论,都能够变成现实!”

    “阁下,这是不可能的”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比如今天……我们输了”亚特兰摇了摇头并不想争论这个问题道“他们……全身而退了”

    “……”智能不语,因为这个结论不符合自己的计算规则,不予评价“现在需要启动自毁计划吗?”

    “不用了”亚特兰摆手。

    x区域不同于被隔绝的中心市,爆炸的强度直接干扰摧毁了整个区域有效的监控手段,加上亚特兰刻意屏蔽了多数的信号源,以至于到目前为止,这里的情况还不得已被外面知晓,包括裁决总局。

    滴答滴答……

    抵抗军的人慢慢的出现在灰蒙蒙的废墟,不论是朝小禀,还是谁……连在能量波及范围外的阿诺都惊恐的连望远镜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

    有人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或许,没有人比阿诺看的更清楚了,如果有神……那么真的是见鬼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然而就是这样错乱的思绪,仿佛越加贴切此时此刻的心情。

    “队长……”

    “别说话,我想静静……”

    朝小禀无比后怕的呆滞了,在进行x区域作战计划的这段时间,第一次没有着急的催促‘将军’。

    因为,她真的想静一静,没有为什么,只是很简单的想要吹着风清醒一下……

    就在不久前爆炸出现的那一瞬间,抵抗军准备破釜沉舟最后一战的前夕!

    那个短暂仿佛停滞的时间点,所有人都被那伴随着刺眼的红色火光的绽放以及由平地被牵连旋起的大量废墟残骸给震惊了,源自于心底的震撼,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不会去相信的无稽之谈!

    天空被红与黑的交错撕裂成巨大的漩涡,宛如深渊的入口,将废墟残骸席卷……不知是不是错觉。

    那个瞬间,x区域早被彻底摧毁化为残骸的一些地方在这样的情况下,赫然短暂的出现‘复原’?

    天空中……由废墟残骸重新构建的建筑,你信吗?

    地面上……少有的干净,连一丝灰尘都没有,你信吗?

    抵抗军被强制安置的狭隘区域就是这次风暴的中心风口,诡异?震惊?惊疑?恐慌?……不知道。

    或许任谁亲眼目睹了一次深渊末日的场景都会哑然语窒吧,怎么形容?

    根本形容不了!

    只能说……我想静一静。

    仅仅瞬间的还原,却让抵抗军经历了一生都难忘的战役,下一刻,废墟毕竟是废墟,神迹只有建立在痛苦的根源上才能震撼人心。

    坠落!

    仿若是抗议被无情的摧毁,饶是一栋栋的高楼建筑都有着愤恨的心情,以至于……对准下方猛然坠落!!

    轰!!

    爆!!

    那里是帝国军的位置!

    帝国军来不及撤离的地方被这些建筑进行无情的碾压,巨大的石块,钢筋,乃至各式各样的机械尽数而来!

    恐怖的压迫力下让帝国军在还没有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这样彻底的淹没,除去灰蒙蒙的空气,什么都没有了。

    而抵抗军的位置……除了被一些细小的石块攻击外,好巧不巧的躲过了近乎所有的废墟坠落?

    “我想静静……”朝小禀说这句话的时候,连惊喜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被震撼的无以复加般的呆滞。

    阿诺表现出很理解的苦笑,这四个字还真的是贴切,猛烈的动静让被控制的几位圣裁学院苏醒,在发觉被挟持的时候,由于嘴被封住,不禁在各自害怕的情绪中“呜呜呜……”嚷嚷起来。

    “吵什么吵?”阿诺不耐烦的回头呵斥。

    突然!

    阿诺回头的瞬间猛然一愣,瞬间的愣神在下意识间的本能中准备从腰间抽枪……然而紧接着就被“嘭”的一声枪响打断!

    灰暗的x区域,漆黑的楼道,阿诺不可置信的惊骇神色只是在那一抹火花的出现下添加着些许色彩。

    “我来救你们了”

    林修将枪直接一丢,收起了冷静平淡的神色,在转身看向那些被挟持的圣辉学员时,故作松了一口气的抹掉额头的汗水轻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