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氪金武道 第146章 浮屠花

时间:2018-05-23作者:三月花

    ,!

    “说完了吗?”

    宁休看着黑衣男子,左手虚握,地上的那柄泛着幽芒的匕首仿佛受到了一股无形气机牵引,直接落到他手里。

    “等等!你不能杀我!”

    匕首在黑衣男子瞳孔中不断放大。

    喉咙处传来的冰凉,让他真正体会到死亡的恐惧,黑衣男子眼角剧烈抽搐着,急忙开口大声道。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在死亡沙漠还有人在听到月轮神殿名号之后,还敢如此放肆,还敢对他释放如此赤裸的杀意。

    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死死盯着宁休,失声喊道:“你,你是楼兰余孽!”

    刀光一闪而过。

    黑色匕首割开他咽喉的瞬间,将其全身血液吞噬干净。

    黑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去全身所有水分,化作一具狰狞可怖的干尸,倒在了地上。

    啪!

    大殿上,安静得有些可怕。

    宁休回头看着众人,眼神从每个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一身红衣的王丹凤身上。

    方才黑衣男子临死前,喊出“楼兰余孽”四个字时,他明显察觉到站在人群中的王丹凤脸色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虽然她掩饰的很好。

    “你能告诉我,什么叫做楼兰余孽吗?”宁休死死盯着王丹凤,缓缓开口说道。

    “这位少侠在说什么,妾身怎么完全听不明白?”

    王丹凤脸上绽放出迷人的笑容,开口说道。

    她一边说着,竟然一边朝宁休走去。

    体态曼妙,行走间犹如天魔魅舞,其音靡靡,让人听之着迷。

    “少侠力压群雄,就连月轮神殿都拜倒在你脚下,妾身好生佩服。天灵地宝向来能者得之,这两生花就该是你的。”

    说话间,一股极淡的异香,顺着清风,传入宁休口鼻。

    宁休抬头看着王丹凤,忽然间觉得眼前这张面容变得格外亲切,仿佛对方说得一切都是对的。

    脸色更是出现一抹不自然的潮红。

    媚术?

    他皱了皱眉,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直接来到王丹凤面前,扬起右臂,狠狠甩了过去。

    王丹凤全然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媚术竟然会失效,看着那在瞳孔中不断放大的手掌,留下的是她那张花容失色的脸庞。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

    王丹凤被宁休一巴掌打到在地,脸上留下五道清晰的指痕,嘴角更是溢出一丝殷红的鲜血,可以想见,宁休这一巴掌是有多狠。

    王丹凤何曾受过这种侮辱,大怒,刚想反击,却被一直铁箍般的手掌直接扼住她那纤细的脖子,可怕的杀气让她全身汗毛倒竖。

    看着那双冰冷淡漠的瞳孔,她感觉这时自己只要敢动一动,宁休就会毫不犹豫捏断他的咽喉。

    宁休既然能够杀死月轮殿的使者,那么实力自然毋庸置疑。

    王丹凤也不是傻子,正常情况下,自然不愿意招惹宁休。只是她方才很明显已经露出了破绽,她知道对方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搪塞过去的人。

    而且她对自己的媚术很有信心,那么先下手为强,就是她最佳的选择。

    “现在可以和我说说楼兰余孽究竟是什么了吗?”

    宁休看着王丹凤那张由于缺氧,不断涨红的脸庞,随手一甩,像扔垃圾一般将其扔到了一边。

    “咳咳咳......”

    王丹凤剧烈咳嗽了几声,抬头看着宁休,脸上满是惊惧之色。

    “他刚才所说的楼兰余孽,应该是指,在楼兰古国那场大难中幸存下来的那些子民的后代。”

    这点,宁休并不惊讶,早在他预料之中。

    “你也是楼兰遗民。”

    宁休用得是陈述句。

    王丹凤紧咬着嘴唇,并没有回答。

    而宁休心中却早已有了答案。

    他看着王丹凤,好像已经看到了上古修炼法的影子。

    就算王丹凤不清楚,楼兰遗民之中,也总有人知道。

    他出手封闭了对方身上几处大穴后,提着她的衣领,一步步朝那座黑色祭坛走去。

    “既然你是楼兰遗民,那你能和我说说这座黑色祭坛,还有这多两生花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王丹凤还是不开口。

    沉默不是蔑视,而是害怕的借口。

    表面上一副誓死不屈的模样,实则内心深处已然害怕至极。

    方才那个黑衣男子化身干尸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再不说我就直接把你丢到祭坛上去了。”宁休冷声道。

    既然有楼兰遗民的存在,那么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遗址所在,成百上千年的漫长岁月里,他们应该不止一次回到他们的故国。

    那么这朵两生花,又是由于什么原因,一直安然地存活到了今天,直到他来到这里。

    事出反常必有妖。

    虽然这件事情同样有很多种解释,比如这两生花直到今天才真正成熟开放。

    可像这种巧合到完全不讲逻辑的理由,宁休不会相信。

    更巧的是,王丹凤也正在试图用这种荒谬的理由说服宁休。

    宁休看着王丹凤,嘴角微微扬起,脸上那抹嘲讽意味越发浓厚。

    他像提小鸡一般,抓着王丹凤,一步步,顺着台阶,登上了祭坛,然后在那朵黑白两色的两生花前,停了下来。

    宁休伸出左手,抓着王丹凤的手臂,朝两生花抓去。

    看着自己右手不断靠近两生花,王丹凤眼中恐惧就越发浓郁,最后更是疯了似地拼命挣扎起来。

    果然有鬼!

    宁休心中冷哼一声,难怪那群楼兰遗民会这么放心。因为整个楼兰,除了几把废铜烂铁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

    唯一能够称得上天材地宝的两生花,如今看来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陷阱。

    “我,我说!”

    王丹凤大声喊道。

    宁休虽然停下了手中动作,却并没有因此放手,他转头看着王丹凤,显然在等她的解释。而只要这个解释他不满意,那么他仍是会毫不犹豫继续方才的事情。

    “两生花无根,需要寄宿活人才能真正绽放,花开之日,就是寄宿之人身亡之时!”王丹凤急声道。

    两生花,又称彼岸花。

    而在古楼兰还有另一个名字,浮屠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