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氪金武道 第52章 人有害虎心 虎有伤人意

时间:2018-04-03作者:三月花

    一声不吭的狗咬人最为狠毒。

    平日里显得温文儒雅的箫万里真正动起手来,才显其霹雳手段。

    别看这几年,周群一步步做大,几乎要到了将其起而代之的地步。实际上,箫万里一直躲在暗处培育势力,冷眼看着这一切,像一条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毒蛇。

    如果周群是捕蛇者,那么箫万里就是那条毒蛇。

    人有害蛇心,蛇有伤人意。

    而宁休只不过是一个过客,他路过这片田野做了两件事情,打了草,惊了蛇,同时也顺带打折了那个捕蛇者的双腿。

    整个夜晚,竹林会都笼罩在一片血色之中。

    周群一家三十二口人,无一幸免,仅有一个妾失踪。其培植的势力,也是在一夜之间被连根拔起。

    飘在江湖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冤冤相报何时了。

    因此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养成了一个习惯,叫做斩草除根。

    一夜之间,整个竹林会都变了。

    中高层几乎是换了一拨人。

    整个会里弥漫着一股肃杀、冷血的味道。

    宁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箫万里会选择举行庆功宴。

    庆功宴的地点选择在千竹楼。

    宁休到场时,正是黄昏时分,距离昨晚那场大屠杀不过才过去六七个时辰,千竹楼上却是灯火辉煌。

    咚咚咚......

    竹制的楼梯响起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楼梯口。

    当他们看着那个有些陌生的年轻人出现在那里,目光中满是复杂的情绪。

    他们都是消息灵通之辈,很明白今天谁才是主角,这庆功宴到底是为谁庆功。不是昨晚浴血拼杀的他们,而是眼前这个独身一人杀死孙乾三大高手的少年。

    宁休扫了一眼,大堂上摆着十几桌豪华席面,竹林会中高层几乎全都到了场。

    “宁兄弟,这边坐。”

    开口话的是章阔,他朝宁休挥了挥手,宁休默不作声,抬腿走了过去。

    章阔周围坐的都是烈风堂的弟兄,苏烈同样也坐在这里。

    经过苏烈身旁时,苏烈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开口了一句:“你不该来的。”

    苏烈是会里的老人,他清楚箫万里的性格,同时也清楚他的为人。

    宁休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可他还是坐了下来。

    苏烈正要开口再劝,沉重的脚步声踏上楼来,人还未及,只听楼下竹林会弟子扯着嗓子恭声喊道:“帮主到!”

    在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除了三人。

    箫万里带着两个心腹走上楼来,眉宇间那是顾盼自雄,这一刻他享受着所有人的恭敬,大权重新在握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正因为如此,此时仍旧坐在那儿的三人在他看来才会那么刺眼。

    苏烈、魏俊鲲以及宁休!

    苏烈平日里虽然看不惯周群的为人,可对箫万里昨晚血腥屠杀行为,尤其是杀光周群一家三十多口人之后还不够,所有旁系全数诛杀的行为,感到心寒。

    在场其余人也许同样有这种想法,可他们没有这个勇气。

    至于宁休和魏俊鲲只是单纯地不想甩箫万里而已。

    箫万里眼睛微微收缩了一下,脸上仍旧洋溢着和煦的笑容。

    “在场的各位都知道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够除掉周群这个叛徒,全靠我们宁兄弟,因此我在这提议,这第一杯,我们先一起敬我们的这个大功臣。”箫万里走到座位上,拿起酒杯,朗声道。

    “敬大功臣!”

    ......

    觥筹交错的背后,隐藏着的是刀光剑影。

    这本就是一场鸿门宴。

    那些刀斧手早已隐身在两旁,随时等着箫万里掷杯为号。

    宴会期间,箫万里动了不止三次杀机,可最终没有选择出手。

    因为他有些捉摸不透魏俊鲲的意思,又低估了苏烈的反应,一向求稳的他,哪怕有一丝风险都不愿意冒。

    将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宁休转身离去。

    接下来一段时间,日子再次恢复平静,宁休也理所应当坐上了长老的位置。

    好像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可宁休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情永远不会过去。

    这日宁休如同往常一样正在修炼,忽然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打开房门,来的人他认识,是箫万里的亲信。

    “宁长老,箫帮主请你过去一趟。”

    果然来了。

    宁休嘴角微微扬起,点头应了下来。

    ......

    “松风岭一带,近来有不少过往商户离奇失踪,我怀疑此事涉及黑祸,劳烦宁长老去调查一方。”箫万里开口道,同时将一份文案扔了过来。

    上头记载的都是失踪商户的信息,宁休瞥了一眼,开口道:“松风岭不是黑风寨的地盘吗,会不会是那些山贼所为。”

    “不会,据我所知,黑风寨三位当家都已经被那神秘的鬼脸刀客给杀了。如今只剩下猫三两只,根本不成气候。”箫万里开口回道。

    “松风岭那一带不是钱长老的地盘,怎么会想到找我去?”宁休开口道。

    “怎么,宁长老有意见?如果有意见......”

    宁休看了箫万里一眼,开口打断道:“当然没意见,为会里做事,我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意见,我马上就出发。”

    看着宁休转身离去的身影,箫万里脸色阴晴不定。

    他发现自己从始至终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他完全没有料到宁休会答应得如此痛快。

    似乎宁休一点都不怕自己阴他?

    难道他真的天真地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到那晚为止了吗?这还是那个恐怖、冷血的男人吗?

    箫万里有些不敢相信。

    宁休也不相信,这次行动来得太过蹊跷,他绝不相信其中没有问题。

    不过他还是选择了答应,因为他同样在等着箫万里出手。

    他仔细看过那些失踪死亡商家的信息,与其这是黑祸所为,更像是一场人祸。

    因为这些商队不仅人失踪了,就连那些随行的货物、钱财也跟着失踪,这不符合黑祸作案的基本特征。

    钱财、货物对那些鬼物来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在这世上会要钱的,只有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