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氪金武道 第26章 凭什么

时间:2018-03-22作者:三月花

    ,精彩小说免费!

    宁休果然看到了张横,此时他正在与一个老人饮酒,想来这个老人就是小翠的父亲。

    一番介绍后,老人极为热情地招呼宁休。

    寒暄几句后,宁休以赶了一天的山路,人疲马乏为由,并未参加晚宴。

    老人没有勉强,让先前那个年轻人带着宁休到客房休息。

    不过没多久,小翠端着脸盆和毛巾走了进来。

    大堂那边晚宴的喧闹声仍清晰入耳,这边的院子倒显得十分安静。

    小翠换了一身水绿色的衣衫,头发也有些湿,显然刚经过梳洗,身子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如同在宁府每一天所做的事情一样,过来伺候宁休梳洗睡觉。

    “不是说放你几天假吗?你还是去参加晚宴吧,你爹重病初愈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再说了难得一家人团聚。”

    “那边有其他人在,有我没我都没有关系的,而且这也是爹让我过来的......”小翠熟练地为宁休解下外衣,口中的声音渐渐变小,但手上的动作一直不曾停止。

    “你父亲人挺好的,是个好父亲。”宁休看着小翠,开口道。

    “嗯。”

    小翠轻轻应了一声,如同以往一样,伺候宁休梳洗完毕后,端着水盆走了出去。

    只不过,没过片刻,大门再次被打开。

    小翠低着头走了进来,默默关上门,小心地看了宁休一眼,慢慢走到了床边。

    “公、公子,小翠......小翠今晚可以睡,睡在这里吗......”

    声音很轻,也很抓人。

    小翠坐在床边,手指揪着衣角,紧咬着嘴唇,单薄的衣衫下,胸口微微起伏着。

    这种小女儿姿态,对男人无疑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宁休看着小翠,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口灿烂的大白牙:“好呀,可惜你不是小翠。”

    话音刚落,宁休右手猛地伸出,死死掐住了小翠的脖子。

    “公,公子,你干什么......”

    小翠拼命挣扎,不断发出痛苦的声音。

    不过很快,属于人的声音消失,一声声凄厉的猫叫声不断响起。

    于此同时,宁休发现眼前景象也是跟着快速变幻,屋子里的一切都变得残破不堪。

    而他右手掐的哪里是小翠,根本就是一头猫,一头黑猫。

    宁休右手发力,一把拧断它的脖子,将其随手扔到一边。

    此时的他并不清楚,这种东西叫做阴煞,这只黑猫不过是他的载体罢了。阴煞本身并不强,但幻化迷惑人心倒是极有一套。

    也就是宁休方才所见到的一切都是幻想,这个幻想确实很逼真。可在宁休看来,却存在几个致命的漏洞。

    小翠父亲前几日还病重弥留,忽然之间竟然痊愈。宁休让府里准备的不过都是一些寻常的滋补之物,如果这些东西真有这么神奇,张横老母也不会过世了。

    这点毕竟还能用奇迹解释,第二点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第二个疑点正是在张横身上,张横本就是沉默寡言之人,而阴煞幻化的张横竟然和小翠父亲对饮起来。而且宁休清楚,自从张横退隐江湖后,这个老男人便是滴酒不沾。坚持了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会在这里破戒。

    最大的疑点还是在小翠身上,事实上小翠对她的生身父母是心有怨意的。

    她父亲当年是个烂赌徒,欠了一屁股债,如果不是宁家,小翠差点要被卖到青楼。虽然这股怨意早就被时间冲淡,可毕竟在心口留下过伤痕,要说完全没有芥蒂,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宁休方才试探性问了一声,小翠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在小翠心中他父亲有可能是个好人,但绝不可能是个好父亲。

    还有就是小翠今晚反常的举动,无不让宁休感到怀疑。

    事实证明,宁休的推断并没有错。

    宁休立马起身刚准备离开这里,房间大门,却忽然被外面的风,给吹关了,然后,屋子里的烛火,也开始变得忽明忽暗,并且发出“呼呼”的响声。

    很显然,有东西,不想让他离开。

    看着这一切,宁休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伸手拉住房门想要将其打开,可房门后头好似有什么重物抵住一般。

    “杨叔!”

    这时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叫喊声,声音极为熟悉。

    宁休皱了皱眉,运转内力,直接将整扇大门轰碎。门破之时,整个人化作一道利箭往街上激射而去。

    只见街上到处都是死尸,而且死状都极为凄惨。

    宁休一路走来,就没有发现一具完整的尸首。

    “找到了!”

    循着方才的声音,宁休竟然找到了失踪的小翠与张横二人,他能够确认这次不再是幻境。

    只见张横手里拿着一柄古朴的长刀,死死将小翠拦在身后。此时他虽然浑身浴血,可气息还未完全消失。而在他身前则是一个身穿血红色裙子,披着一头散发的女人。

    就在这血衣女子要对张横发动致命一击时,宁休一个箭步,直接救下张横,同时也拦住了那血衣女子的去路。

    “......小,小心。”张横说完这一句话,便是只觉晕了过去。

    宁休将张横交给身后的小翠,抬起头看着这个血衣女子。

    月光底下,血衣女子并没有影子,她显然是个鬼物,而且还是只厉鬼。

    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从对方身上传出的戾气,一股滔天的戾气!

    “凭什么,她活着,我却死了!”

    “凭什么,她活着,我却死了!”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

    厉鬼猛地抬起头,歇斯底里地咆哮着,每嘶喊一声,那张脸就变幻一次。

    宁休发现每一张脸他都曾见过,恰好就是古家村的村民。每一张脸双眼都是空洞无物,黑色的血液不断从眼眶流出。

    “我凭你妈比!”

    宁休拔出腰间钢刀,猛地往前踏出一步,一刀斩落!

    这一刀附带九阳功的纯阳内力,那厉鬼只觉得一股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钢刀还未靠近,那厉鬼感觉就好像是贴近了火炉,又好像有万根银针对着自己身子扎刺,痛苦地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