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氪金武道 第18章 恐惧只是一种选择

时间:2018-03-17作者:三月花

    ,精彩小说免费!

    如果是重生前的宁休,看完这些顶多有所怀疑而已。

    而如今只是更加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日落黄昏,宁明丰还是没有回来。

    宁休就这么坐在书桌前,不言不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夜幕悄然来临,忙活了一整天的宁明丰终于是满脸疲倦地从衙门回来。

    屏退了下人,这个年过古稀的老人独身一人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吱吖~

    红檀木门被缓缓推开,幽暗的书房一片安静。

    老人熟练地拿起房间里的打火石,将书桌上的烛台点亮。

    漠然转身间,他看到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在明黄色的烛火映照下,明灭不定。

    “爷爷。”

    听到声响,宁明丰明显愣了一下,过了片刻这才开口道:“休儿还在啊,这么迟了,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休息去了。”

    宁休站起身,开口笑道:“孙儿刚回来,还没向爷爷告平安呢,再说天色还早,爷爷不是也才回来吗?”

    在宁休的搀扶下,宁明丰坐在椅子上,老人抬起头看了宁休一眼,开口道:“这次押镖辛苦你了,毕竟谁也不会料到会遇到黑风寨那伙贼匪,不过幸好你没事。”

    四海镖局的人要早宁休一个多月回寿春,为了拿到后续的合约金,自然要来宁府。有关死难镖师的抚恤问题,他们自然已经和宁明丰告知了此事,期间宁休也曾写了一封信回去。

    “孙儿的安全不打紧,好在货物安全送达。”宁休回道。

    “听府里的下人说爷爷今日去了衙门,是关于孙家灭门案?”

    宁明丰点了点头:“孙家毕竟是县里大族,出了这种事情,衙门自然重视,今日孙知县不仅找了我,还通知了戴家和陈家。”

    戴、陈、宁三家,几乎掌控了寿春七成的商业命脉,触手遍及各行各业,再加上官府。

    可说是今日参加会议的四人就足以掌握整个寿春的未来。

    宁休顿了顿了,接着开口问道:“凶手找到了吗?”

    “是黑风寨山贼所为,这些山贼来去如风,又到哪里找去?”宁明丰看了一眼宁休,眼角余光瞥到了书架,眼里流出一丝异色,不过很快就是掩饰过去。

    “怎么,休儿认为这个案子有什么问题吗?”

    “我又不是衙门捕快,哪里知道这么许多,不过随口问问而已。”宁休笑了笑,跟着站起身来。

    “爷爷早点休息,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孙儿就先行告退了。”

    “去吧。”宁明丰摆了摆手,开口道。

    宁休朝宁明丰行了一个礼,缓缓退去,走到门口时,忽的又转过身来,开口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忘记和爷爷禀告,我们寄宿在王家当晚,有两名镖师忽然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只是四海镖局的人并未对此事追究,在信中我也就没有和你讲起。”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过了片刻,这才响起宁明丰的声音。

    “......知道了。”

    即使宁明丰极力隐藏,宁休还是听出了对方话中的颤抖。

    颤抖,自然是因为恐惧。

    他抬头朝书房深深看了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直至身形消失在一片夜色之中。

    宁休走后,书房里的烛火也跟着熄灭。

    只是宁明丰却一直没有从里头出来,漆黑的屋子里,一双眸子却显得格外地亮。

    老人站起身来,走到书架前,伸出他那满是褶皱的手一一抚摸上头的书。

    他对这件屋子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只要里头有任何东西被人动过,他都能够一眼看出来。

    老人抽出其中一本泛黄的书册,久久沉默不语,他猜出自己这个聪慧的孙儿应该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可他仍然没有选择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

    “知道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徒增绝望与痛苦罢了......”老人低低的呢喃声在空旷的屋子里响起,回荡。

    ......

    一条横跨万丈深渊的独木桥,瞎子可以很平常地走过去。

    而一个视力正常、知道事情真相的普通人,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开脚步。

    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每一天的生活,其实都是在走独木桥,而且这条通道没有尽头,又该会是如何的绝望与恐惧。

    稍有不慎都将粉身碎骨!

    这就是宁明丰没有告诉宁休事情真相的理由,宁休即使讲了也无法改变什么,也不能改变什么。

    对于自己爷爷的想法,宁休多少能够猜出一些。

    而且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至于危险,无论你是否知情,它都一直存在,而恐惧只是一种选择。

    这是宁明丰的选择,却不是他宁休的选择。

    之后几天,寿春再次回复平静。

    每个人都好似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一连串惨案,生活还在继续。

    宁休每天更加努力修炼,说是拼命一点都不过分。

    锤炼刀法,修炼九阳,几乎没有一丝空闲。

    功力增长的同时,饭量也是跟着倍增,而且吃的全都是肉食。

    炼精化气,没有食物进补,向他这种不要命的练法,怕是早就倒下。除了饭量增加外,宁休还食用了很多名贵的药材,除此之外每日两次药浴也不曾停下。

    这点多亏有张横在,毕竟是走了几十年的老江湖,知道不少秘方,能够让这些药材的药力充分发挥。

    而宁明丰同样看出宁休的心思,因此对于宁休的一切要求都是开了绿灯,引得大房、二房之人颇多微词,只是碍于宁明丰的威严,只能默默隐忍。

    “父亲真是老了,竟然由得宁休这毛头小子胡闹。练武?也不看看多大年纪了,现在才开始练,又能练出什么名堂?还能考个武状元回来不成。”宁休大伯宁致远沉声道。

    “就是,不过短短二十几天时间,单单药材开销就足足上千两白银,真是疯了,真当我们宁家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父亲太长时间没有直接过问生意,怕是忘了我们的艰辛,他身为父亲忘了没问题,但我们做儿子要出言提醒他。”二伯宁明志脸色同样十分地难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