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氪金武道 第5章 练刀

时间:2018-03-05作者:三月花

    ,精彩小说免费!

    “你母亲没事了吧?”宁休伸手将张横扶起,开口问道。

    张横抬头看着宁休,微微摇了摇头,他用宁休给的钱买的百年老山参终究是没能救得老母亲的性命。

    不过所幸的是他母亲走得很安详,没有丝毫的痛苦。

    张横早年练了一身功夫,江湖道上走南闯北,结了很多仇家,也干了许多错事。后来受到仇家报复,除了他老母亲侥幸逃脱,其余人无一幸免,全部丧命。

    他在报仇之后,心灰意冷,便带着老母亲在这寿春县归隐,想着好好陪伴他母亲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光。

    之后他母亲病重,也就有了当日雪地赠金那一幕。

    宁休看着张横,心中唏嘘不已,对方的故事,他自然知晓,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道:“你喊我公子就行,以后这就是你家了。”

    “欢迎张叔回家。”

    ......

    “张叔都已经安顿好了吗?”听着门外的脚步声,宁休并未抬头,直接开口问道。

    小翠刚一进门,被宁休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点头道:“嗯,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就在我们院子西面的那间屋子。”

    三房虽然随着宁休母亲病逝,父亲出走后,日渐式微,可毕竟有一家之主宁明丰的照拂,院子比起大房、二房而言虽然小了些。

    可由于人丁稀少,显得倒是要空旷许多,闲置的屋子同样不少。院子西侧的那间屋子就更加幽静,宁休点了点头,开口道:“辛苦你了。”

    “老爷那边不会有事吧?大房那边的人会不会来个恶人先告状?”小翠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毕竟白天,宁休和张横可是接连抽了宁青两个响亮的耳光。

    “放心好了,府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瞒不过爷爷的眼睛。如今又正值用人之际,张叔武功高强,爷爷他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怪罪。该担心的反而是那些到处嚼舌根的人。”

    对于招揽到一位武艺高强的护卫,百两白银又算得了什么,府里那几个武师教头哪个年俸少于百两银子了。因此宁休这个举动,非但不败家,反而是为家族做了一件大好事,尤其是在现在寿春并不太平的时候。

    宁休又是交待了小翠几句,起身往屋外走去。

    按理来说,张横刚来到宁府,又新近丧母,无论出于哪种方面,宁休都不该这个时候前去打扰。

    可他的时间真的是不多了,在那场灾难来临前,一分一秒,他都不想浪费。

    来到张横屋子时,这个沉默的男人正在默默的擦拭着一把厚背大刀。

    他只身前往宁府,除了这把大刀之外,便再没有带任何东西。

    “少爷,是有什么事吗?”张横停下手中的动作,起身将那把大刀重新挂在一旁的墙壁上,开口笑着问道。无论是当日雪中赠金,还是今日的种种表现,他都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十分的感谢。

    “张叔,我想跟你学武。”

    宁休看着张横的眼睛,忽然开口说道。

    没有任何的铺垫,宁休这句话犹如一柄钢刀斩落,直截了当,干净利落。他甚至没有询问张横是否会武功。

    张横脸上笑容一下顿住,脑海里闪过千百念头,过了片刻,这才开口道:“公子,你不是和我开玩笑的吧?宁府自己就有武师,你要学武,又何必来找我?况且你一个公子哥学武也没什么用啊!”

    “我没有开玩笑。”

    宁休摇了摇头,接着开口道:“府里的武师都是大房、二房的人,就算我真心向他们请教,他们也不会真心去教。”

    “可我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乡野村夫,又如何教得了公子。”

    “单凭张叔白日在门口的表现,你的功夫就比我们府里任何武师都要强。”宁休开口道。

    “好。”张横认真地看着宁休,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道。

    “你想学什么?”

    “刀。”

    ......

    一天后,宁休如愿以偿学起了基础刀法。

    当然是跟张横学。

    张横本来并不想答应这件事情,他虽然归隐多年,可内心深处仍是当年那个策马啸西风的江湖汉子,像他这种人最看不惯的便是宁休这种富家公子哥。

    当他听到宁休要跟他学刀时,他犹豫了,他答应教宁休武功,原本也只是打算教一些强身健体的拳脚功夫。因为在他看来,要不了几日,宁休自己便会由于吃不了苦而放弃。

    看到宁休脸上没有任何玩笑意味,他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说了一声“好”。

    身为一名刀客,他身上唯一值钱的两样东西,一是性命,二就是刀法。

    如今既然连性命都是宁休的,那么教他刀法又有什么了不得,想通了这一点,张横也就释然。

    可答应是一回事,教又是另一回事,如果宁休没有这个毅力、天赋,那么一切休提。

    当天宁休提刀前来学习时,张横什么话都没有多说,只是让他单臂拿着朴刀,就这么站在院子里,每当刀身哪怕有那么一丝的倾斜,他手中的树枝都会毫不留情地朝宁休身上抽去。

    一个没有说什么时候停止,一个也从不去问。

    直至太阳落下,宁休晕倒在冰冷的雪地上。

    而他这一站,站了整整三个时辰。

    张横怔怔看着倒在雪地上的宁休,呆滞、古朴的脸上扬起了一丝笑容。他走上前,将宁休扶起,期间触碰到宁休右手,发现已如精铁般坚硬,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灿烂了。

    原本想着的只是偿还恩情,如今却是发现竟是遇到块璞玉。

    这种意外的喜悦之情,只有身为当事人的他才能真正了解。

    从这一天起,张横才终于是真正接纳、承认了宁休。

    宁休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已然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躺在床上,右手则是完全浸泡在一个水盆中。小翠疲惫地靠在一旁的桌子,打着瞌睡。

    水盆中装着的并不是水,而是按照张横给的秘方所调制的药水,并不刺鼻,反而带着一股醇酒的香味。

    宁休看着天花板,低声默念道:“武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