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商城在七零 100.第一百章、

时间:2018-05-09作者:荼蘼夫人

    看到这条消息的小天使请刷新

    369的声音有些不自然:“那什么,这是我的原因, 迁跃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好地形和时间, 不知道这会儿‘你’正在爬山。”

    360号真的有些抱歉,员工须知里面介绍过的——人类非常脆弱, 尤其医疗科技水平落后的古地球, 它刚才差点把它新鲜出炉的宿主摔死!

    眭然把369号看做再生父母, 听了它的解释,毫不在意的摆摆手、佯做轻松:“没关系, 我身体好,轻轻摔一下也没什么大碍。”

    369:“……”

    听了眭然的话369有些不能理解,明明是它的疏忽,她大可以责备它,为什么却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呢?而且编也不编个让人信服的理由, 就她之前那病怏怏的样子, 哪里就身体好了。

    不过369就是一段程序代码, 虽然它理解不了眭然的行为, 不过这也不影响它接受她的善意。

    这个宿主……看起来还不错。

    369和眭然接下来都无话,等身上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一些之后眭然开始环顾四周的情况。

    背离家乡三十余载, 眭然以为自己早已把故乡忘得差不多,而当她双脚重新站在故土,所有记忆瞬间鲜活起来,目之所及全是熟悉到刻在骨子里的画面, 她非常震惊, 声音颤抖:

    “这……这是我家后面的山!”

    看清楚所处的地方之后, 眭然忽然掩面痛哭,不是做梦,她真的回来了!

    对于眭然情绪的突然爆发,369号有些无措,从它跟她绑定开始,她一直都很理智,见她突然开始痛哭,它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得公事公办干巴巴的开口:

    “宿主,根据世界局域网扫描结果,我们迁跃回了一九七八年,就目前收集的情报来看,此阶段整个社会正处于物质匮乏、工农业生产效率低下、人民生活水平长期得不到提升的情况下,你要是不满意,等你积累够一百万天域币之后,我们可以再次迁跃。”

    机械的声音最后还是给眭然留了意思余地,那意思——你要是喜欢,咱们之后换就行。

    看着收集来的信息,369号也有点不好意思,哪怕它才出厂是个新系统也知道迁跃到一个缺衣少食的时间点对于宿主来说有多劣势。

    说实话,他并不是担心这个才认识的宿主受苦,只是担心现在条件如此恶劣,宿主恐怕很难拿出什么物资交易。

    这样的话它的业绩就完不成了。

    不管369怎么想,而从369说完她们迁跃会一九七八年之后,眭然整个人就处于狂喜状态——1978年,是1978年!

    原本眭然都做好心里准备,可能会迁跃回到她在病床|上的时候,也有可能会回到自己入冯家的时候,但是从没有奢望过能够回到1978年,这个她刚十八岁的时候。

    眭然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着——淡黄色的碎花长裙,是以前她小姑托人带给她的,她平常根本舍不得穿,只有跟江建国见面的时候才会换上。

    江建国……想到这个名字,眭然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掩盖住里面滔天的恨意。

    是了,她想起来了,很多年前,她曾经是有一天穿着这条裙子翻过家后面的这座大山来见江建国的。

    记忆慢慢回笼,曾经那种噬心之痛也瞬间袭来,想到往事,眭然几乎站立不住,晃了晃最终还是跌坐在地上。

    等翻滚的情绪过去,眭然慢慢抬头:“369号,谢谢你,你知道吗?1978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上一世的今天,我就像现在这样,翻过这座大山,去找我的心上人。”

    虽然刚才已经读到过她的记忆,369号也没打断她,它曾经听前辈提到过,作为人工智能,听宿主倾诉也是一门必修课。

    “当时我是想着,等我见到江建国之后,我就和他回来向我父母请罪,他们肯定会原谅我的,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369号没有回应,眭然也不在意,完全陷入到自己的回忆世界,

    当年从小在乡下长大的眭然怀着满腔爱意,进城寻找江建国,见到她江建国也很高兴,她满心以为自己能够带他一起回家、向她父母提亲。

    然而现实给了她沉重的一击,江建国最开始说他正处于关键时期,暂时没有时间,不过他们可以先在城里办婚礼,见过他父母之后,再找时间去她家向她父母请罪加提亲。

    现在看来如此拙劣的谎言,那会儿的她却沉浸在爱人的柔情蜜|意中,虽然觉得不妥,却也就由他了。

    办过酒席之后,江建国说不舍得她辛苦照顾父母,再者家里还有弟弟妹妹,一时也没有多余的房间,所以两人在外面租了房子住。

    那么多处的不寻常,当时的她竟也一点都没觉得不对劲,她很快就怀|孕,回家一事又耽搁下来。

    眭然一直以为自己的‘丈夫’处处都好,对她也是百般宠爱,然而直到被人打上门来,她才知道原来江建国早在下乡之前就已经结婚,他下乡的这几年,父母都是由他妻子照顾着的。

    曾经幸福的表象被打破,所有的柔情蜜|意都是江建国和他父母所构建的谎言。

    那一刻,眭然竟然不知道是自己可怜,还是那个女人可怜。

    就因为他们以为那个女人不能生育,所以她同床共枕的老公、孝顺敬爱多年的公婆竟然背着她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

    而且这件事情家里所有的亲戚都知道,因为她结婚那天他们明明都到场了,每周江建国也会带她回家看父母。

    也就是因为他们太能做戏了,竟让她半点没有觉得不对,还觉得是丈夫体贴自己。

    那一天,她被江建国妻子的兄长、嫂子,堵在家里,他们歇斯底里,暴跳如雷,家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所有东西砸完由不解气,江建国的原配的几个嫂子毒打了她一顿。

    而眭然都不敢相信这一切,从始至终都双目无神,眼神空洞的任打任骂,脸色苍白。

    无数次的午夜梦回,眭然都能梦到他们那凶恶的脸、恶毒的词语,屋外大家的指指点点,每一个人仿佛都在说她放|荡,不要脸,破坏别人家庭,还有……她腿|间淌下的鲜血。

    “369号,你不知道,最早几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要是能够回去,我肯定要让江建国和那些人付出代价,但是现在当我真的回来的之后,我竟然觉得那些事情好像没有那么重要了。”

    重回十八岁,她只想好好生活,孝敬父母。

    369号安静的听她说完之后,才用自己刚才接收的话说到:“那个,这是不是宿主你们二十一世纪的人常说的,傻|逼就该活得坎坷点。”

    眭然沉默了好一会,扯了扯嘴角苦笑:“是啊,我以前可不就是傻|逼么。”

    上一世落个那样的结果,眭然觉得确实也不能全部怪别人,她自己也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要不是她满心满脑都是那点情情爱|爱,理智一点能够听父亲的话,那这一切也不会发生了。

    说完之后眭然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而369号忍了忍又忍,终是忍不住开口打断:“抱歉宿主,我可能得打扰你回忆过去了。”

    眭然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都是憋在心里这么多年了的事情,刚才她却拉着369号说了这么久。

    眭然站起身,收了脸上的表情,问道:“是现在就要开始交易吗?”

    369:“不是,是经过了迁跃,现在系统能量不足,我要先休眠一会儿了。”

    说完之后,任虽然再怎么呼叫369号都没有半点回应,显然已经陷入了休眠状态。

    眭然莫名有些担心——369休眠的时候也没说它什么时候醒,她怕它这一休眠就坏了怎么办?

    它帮了她这么大个忙,她还什么都没有为它做。

    看着黑夜中照旧明亮的月亮,眭然默默在心里发誓,等369号醒来,她一定努力交易,好好报答它!

    归家心切,眭然又等了会儿,确定369号真的是休眠了之后,她开始摸黑下山。

    她离家,爸妈会很着急,说不定正在找她。

    前世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被他们赶出了家,周围人都指指点点,她也没有脸再回去见他们,那时眭然只觉得人生迷茫无趣,只想找个地方安静的了却生命。

    然而老天怜她,她被路过的冯先生夫妻救下,之后冯太太见她毫无求生之意,怕她等他们离去之后再次求死,劝解她一番之后,就带她去了g市他们的家。

    这一待,她就在g市呆了三十多年,前几年她是不敢回去,没有勇气去面对家人的责备,只是存了钱往家里汇了几次。

    那会儿寄钱只要有名字和地址就可以,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父母知道她还活着并且尽孝,因为她做出了这样丢脸的事情,实在无颜回去面对二老。

    几年之后,她在冯太太的劝解下,才鼓起勇气回去了一趟,却发现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当年她的事传回乡里,作为大队长的父亲就被撤了职,那会儿传消息的人不知内里,说她已经跳河了,加上邻里乡亲的指点,父亲受不了这各种打击,没多久就郁结于心去了。

    母亲怨恨她不愿意见她,哥哥弟弟也唾弃她,尤其是她的弟弟眭忠,素来和她要好,再次见面也只是用怨恨的眼神死死盯着她,那未说出口的怨恨,让她更是无地自容。

    回到g市之后,眭然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她没脸再去见他们,只能每一个月发了工资就把钱寄回去,可是她自己知道,这些都赎不了她的罪。

    眭然连滚带爬、跌跌撞撞下了山,许是察觉到有人,村里乡亲养的狗开始吠起来。

    此起彼伏的叫声,都盖不过这会眭然自己的心跳,站在记忆中的小院门前,她几乎要用尽全力,才能控制住自己推门的手不颤抖。

    平复了内心的激动,眭然缓缓的推开了门……

    眭正有听到消息之后,也是喜出望外,反复尝试之后,确定眭奶奶的右手能够微微收握之后,压在他心里的大石头终于移开了。

    眭正有想到自家的恩人,转身对眭然说道:“以后要是有缘再碰到那位老先生,我们一定要好好感谢人家。”

    眭然也高兴的点了点头:“确实要好好感谢人家。”

    眭奶奶躺在床上也忍不住开心,她已经感觉右边身子的操纵权一点一点回来了。

    眭奶奶相信只要自己坚持吃药,过不了多久她肯定能够再次站起来。

    明天刚好是往镇上送粮食的时候,眭正有大手一挥,眭然和眭忠两人明天都可以去镇上。

    当然了,眭然是去给眭奶奶抓药,而眭忠则是扛粮食的。

    眭政在纺织厂上班,一年到头都没有下地挣过工分,不过他每年都会交钱‘补舍’,这样一来也能分到一部分粮食,村里有那懒惰的人,上不齐工分,想要领粮食也要掏钱‘补舍’之后才能领到粮食。

    这种办法得到的粮食要比在外面买便宜许多。

    眭忠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镇上了,这段时间农忙,他也是累得够呛,林从巧私下偷偷塞了三块钱给他,让他明天可以在镇上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得了钱之后眭忠十分高兴,偷偷找眭然说道:“明天我请你吃包子。”

    眭然摇了摇头:“得了吧,就那几块钱,你自己留着花吧,明天我们不用赶着时间回来,你可以去电影院看电影。”

    现在看一场电影才五毛钱,三块钱也够他花了。

    眭忠拉着她神神秘秘的问道:“姐,你明天是不要要去赚钱”

    现在做生意虽然已经没有前几年抓的严了,但是还是不是什么能够拿到明面上来说的事情。

    “嘘,你知道就行,可不许出去说。”眭然可不想被人盯上,她想着这两年低调点,倒卖点粮食赚点小钱就行。

    她的大动作那得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全国人民都以成为万元户为荣,她就是稍微出格一点,也不会惹到什么麻烦。

    眭然不由得想到了冯家先生,冯家太太娘家旧社会时期就是乡绅,后来得了消息举家迁到了香港,老一辈留下的财产也保下了□□成。

    她记得冯先生能够娶到冯太太是高攀来着,冯太太的父母一直不喜欢冯先生,冯先生发家就是在南方,他眼光独到,做起了服装生意,二三十年经营下来,已经发展成了g市服装业的龙头老大。

    上一世的耳濡目染之下,这一世眭然也想涉足服装业,自古衣食住行,衣从古至今都排在第一位。

    眭然还在计划着等几个月她再去市里一趟,当然了,她这次不是要去找江建国,而是放不下冯菲菲。

    前世她遇到冯先生夫妻的时候,他们正心急火燎往香港赶,只因为冯太太娘家托人带了消息,说是冯菲菲不小心掉进了湖里,已经发热了十来天了。

    一岁多的小娃娃,眭然第一次在g市见到冯菲菲的时候,就是小家伙发热发到浑身通红的样子,看着窝在床上小小的孩子,她就不禁想到自己那再也没有机会到这个世界来看看的孩子。

    当时冯先生夫妇还要分出心神和香港的杨家纠缠,因为他们查出冯菲菲之所以会落水,和杨家的两个宝贝孙子脱不了关系,当时冯家夫妇急着救女儿,只能匆匆忙忙带着冯菲菲回了g市治疗,而他们的大儿子冯鹏程却被杨家老爷子强留在了香港。

    之后冯先生夫妇两人疲于奔命,时常g市香港两头跑,照顾冯菲菲的事情就全权交给了眭然。

    要说重生之前眭然的世界是一片黑暗,那么冯菲菲的存在就是黑暗中的细微萤火。

    前一世冯菲菲因为小时候的高烧亏空了身子,自小就体弱多病,眭然为了养好她的身体不知道费了多少心力。

    不过饶是这样,冯菲菲的身体也一直不算健康,后来她结婚没有两年,又被医生诊断出难以受孕,之后冯家姑爷意料之中的在外面有了小情儿,冯菲菲毅然决定离婚,之后冯家夫妻因为车祸去世,就只剩她们两人在偌大的冯家老宅相依为命。

    因为心肺衰竭去世之后,眭然心里就一直放不下,不知道她死后,菲菲能不能够好好生活下去。

    眭然想在冯菲菲落水之前阻止事情发生明显是不可能的,没有冯先生的人脉,她连港澳通行证都拿不到,所以只能想办法替她调理好身体。

    “369号,商城有没有能够修复人类身体的药物?”

    “有的,低有低至一千个天域币的强身丸,也有宿主所在世界几百年后世界的身体修复液,身体修复液就要贵一点,五千到一万天域币不等,不过效果强劲,就宿主奶奶这样的病症,一管身体修复液就能治好。”

    “你之前怎么没有告诉我。”眭然有些郁闷,她账户上现在还有八万多天域币没有地方花呢。

    369号也有些郁闷,它见宿主每天帮眭奶奶按摩、推拿,还以为她喜欢这样呢:“这么嘛……因为宿主你并没有问我呀。”

    眭然想想也是,不过她还是有些高兴,中药见效本来就比较缓慢,如今有更快速的办法能够治好,她当然也是愿意的:“好吧!那我现在可不可以买一管给我奶奶用。”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宿主一下,身体修复液的效果远超宿主你所在世界的医疗水平,建议你分次少量使用,免得引来有心人士的觊觎。”

    怕眭然觉得自己在夸大其词,369号郑重的申明:“以往不是没有过宿主被心思险恶之人盯上杀害的先列,我这么说也是为宿主你着想。”

    眭然连忙点头,她也不傻,369号这么一说,她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商城系统实在神奇,里面的许多商品,拿出来都会让世人疯狂。

    “宿主你明白就好,商城也不是无敌的,因为有武器和文化限制。”

    眭然不太明白:“武器和文化限制?”

    369号解释道:“武器限制和文化限制为了防止各个世界的秩序不被打破而制定的,简单的来说,就是每个世界的宿主不能交易且拥有超出所在世界水平的武器和知识,这一类的商品也不能进行交易。”

    眭然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两项设定的目的她完全能够理解,不过她作为一个普通人,原本就只是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她最大的野心就是挣很多很多的钱,征服世界什么的,完全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花了一晚上了解清楚商城的规则之后,眭然和眭忠一大早就起程去镇上了。

    眭然急于脱手存在系统里的大米,但是碍于镇上人多眼杂,为了避免被熟人碰见的可能性,她觉得坐车去市里脱手。

    昨晚眭然就想好了说词,到了镇上之后,她进医院晃了一圈之后,出来对在医院门口等待的眭忠说道:“镇上的药材不齐,我得去市里的医院一趟。”

    听说她要去市里,眭忠有些不放心:“那我跟你一块去?”

    眭然连忙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得一个人去,人多反而风险大,不是她不相信自己弟弟,而是有些事情她没办法跟他解释清楚:“不用了,就是去医院买个药而,哪里用的着两个人一起去,你还是赶紧把粮食给大哥送去吧。”

    眭忠还是有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真的没有问题吗”

    眭然连忙点头保证:“当然没有问题了,你要是不放心的话,那不如这样吧,你送完粮食之后就去看电影,我从市里回来之后就去电影院找你,我们两在一起回家。”

    眭忠毕竟还是个小伙子,说到电影,他也不再坚持了,轻松在电影的诱惑之下妥协道:“行吧!”

    两人分别之后,眭然坐上了去市里的客车,等待她的,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眭正有给镇上送去了足够的粮食之后,第三大队的新稻已经全部晒干归仓了。

    第三大队所有的社员都分到了自己所挣工分应有的粮食,收完稻谷之后,地里的活计总是是轻活一些,大家也总算是能够各自在家短暂歇息几天了。

    因为再等十几天止呕,地里的花生就该收获了,到时候大家又有得忙了,花生的挖、摘、洗、晒、选都挺费时间的。

    另一边的眭然想要买提子的幼苗苗,但是她在论坛找了一圈都没有见到有卖提子苗的,不过卖葡萄苗的倒是看见了不少。

    最后还是369号看不下去了,主动提醒她道:“宿主,你为何不找352号的宿主呢?她那里应该能够买到你想要的幼苗。”

    眭然听后一愣,随后懊恼的抬手拍了拍自己脑袋——对啊,她怎么把352号忘了?她可以主动联系352号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