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商城在七零 第六十一章、干一票大的、

时间:2018-04-17作者:荼蘼夫人

    ,!

    看到这条消息的小天使请刷新

    眭芳和眭正有年龄相差了足足七岁, 眭然小时候她还带过她, 所以两人感情十分不错。

    眭芳长得好看, 人也贤惠, 从小就是同龄女孩子羡慕的对象, 结婚之后姑父林茂实也敬重她,日子过得再顺心没有了。

    眭家小姑只有一个儿子林凯, 比眭然小两岁, 今年刚满十六,现在在镇上念高一, 他和眭忠就很能玩到一起,一进屋两人就躲他房间玩去了。

    看着两人进了房间,眭芳笑着说道:“小凯就和小忠玩得到一起, 前两天还说要去他外婆家呢。”

    “聊得来才好, 本来就没几个正经亲戚。”自家人丁在现在可以说是单薄,小弟和表弟能够玩到一起, 眭然心里也高兴。

    眭然这番话说得漂亮, 林茂实在一边赞同的点头,他们两口子就只得一个儿子,自然是希望以后能有一个关系好的表弟能够互相照看。

    眭然弯腰拎了一串香蕉出来,一见这么大一串香蕉,眭芳就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嗔怪到:“这么贵的东西, 你说你想吃, 买两根尝尝味道就好了, 买这么多干嘛,年轻人花钱就是没个数。”

    眭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诶呀,难的一次,我又不是那乱花钱的人。”

    要是以前,眭然肯定已经拉着自家小姑撒娇了,但是重生回来之后,看着依然年轻的小姑,她只能端坐在一旁,半点不敢撒娇卖痴。

    眭芳察觉到了她的反常,轻轻点了点她的脑袋,自然以为她还在因为工作的事不痛快。

    眭芳也不喜欢王芳,在镇上住了这么多年了,她的眼力也变好不少,至于大侄子这个媳妇,她是一点都不看好。

    不是眭芳对眭政有什么意见,实在是王芳太过不像话:“也不知道你嫂子是不是自小妈死的早,没人好好教她,做人也太不知道感恩了,抢小姑子工作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你且看着吧,要是你哥不好好拘着些她,以后还可有的闹。”

    怕说起工作她难过,眭芳还安慰她道:“我已经让你姑父注意了,等以后要是再有空缺,第一个就叫你。”

    这种说人不是的话题,林茂实自然不会插嘴,打了招呼之后就出门了,他们住的地方也不宽敞,今晚眭然肯定是要和眭芳一起睡的,如此一来,林家姑父就得去熟人家叨扰一晚上。

    林姑父走了之后,眭然也放松不少,和小姑两人一直聊到大半夜才停了话头,依依不舍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眭然拜托小姑帮忙留意电视票之后就向小姑告别返家,同行的,还有表弟杨凯。

    看着拎着箱子走在前面还健步如飞的表弟和小弟,眭然有些无奈,这两个毛头小子凑在一起,家里怕是要翻天了。

    不过眭然又转念一想,奶奶看到外孙,应该会高兴不少。

    林凯的到来确实让眭正有十分高兴,林从巧更是放下了晒谷场的活计回来给他煮糖鸡蛋。

    见林凯十分有颜色的承包了烧火的活计,眭然也不跟他争,把小炉子搬到门口开始熬药。

    林凯的到来让家里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这让眭然轻松不少,她去c市卖古钱的事情总算是糊弄了过去。

    林凯这一待,就待了四五天,最后还是眭芳打电话来催了,他才跟着去镇上送粮食的眭正有一起回去。

    两人出门没有多久,眭忠一大早就气呼呼的来敲眭然的门了。

    眭然有些无奈打开门,好脾气的问到:“怎么啦?”

    眭忠有些气愤的嚷嚷道:“香蕉只有一把了!”

    眭然也愣了一下,这香蕉拿回家之后,她自己没怎么吃,林从巧和眭正有也只是第一天尝了个鲜,剩下的几乎都是眭奶奶、眭忠、林凯三人吃了,昨天都还剩了两把,现在少了一把,想必是今早眭正有拿去镇上了。

    眭忠有些委屈:“不是我说,爸也太偏心大哥了,明明我们都给他留了一把最大的了。”

    眭然也有些无奈,父亲如此做事,她心里自然也不免有些想法,可是虽然常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这手心明显比手背肉要多不是。

    现实点来说,现在大哥最有出息,又是长子,父母偏袒一点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要是长久如此,想必小弟会心生隔阂。

    眭然心中有些烦躁,重生回来之后,她就一直被这些琐事说困,心中虽有百般雄心壮志,却又苦于一时半会无法实现,家中的平衡她也维护不好,这不禁让她心生挫败。

    “爸也是想着嫂子现在是孕妇。”这话眭然说得底气不足,也不知道是在说服小弟,还是在说服自己。

    看着自己大姐脸色不好,眭忠很有眼色的停止了话头,只不过他在心里打定主意了,等晚上一定要好好找父亲谈一谈。

    殊不知,十五岁的他,在父母眼里,还只是一个孩子,并无甚话语权。

    眭忠回房间之后,眭然坐在凳子上发呆出神,想了半天她都没有想出什么可行的办法,最后只能摇了摇头,扭头找369号去了。

    369号实在不愧于人工智能,平常眭然不主动找它的话,它就会一直安静如鸡,仿佛自己不存在一样。

    前两天眭然花了一万天域币兑换了一支身体修复液,现在每天都会滴一小滴在眭奶奶的药力,依照369号的扫描结果,只用再坚持用个几天,眭奶奶就能渐渐开始活动身体了,

    眭然有些担心的问369号:“现在我也不知道该买卖点什么植物,不会连累你受罚吧。”

    实际上昨天眭然去后山上逛了一圈,想要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植物能够用来买卖,但是最后得到的结果实在是差强人意,她和369好找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植物。

    眭然有些无奈:“现在想要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地也不是自己的,想要种点什么都行不通。”

    就她家那两分自留地,村里的人都一天盯得紧紧的,生怕眭正有会‘以权谋私’。

    这样的情况下,眭然真是想不到有什办法能够合理的买卖什么植物。

    369号出声点拨眭然:“其实现在宿主你完全不用拘泥于数量,当前情况特殊,宿主想要一次性购入大量的植物,显然是不现实的,但是购入两三柱果树,应该还是可行的吧!”

    眭然闻言并未觉得欣喜,而是有些沉默,因为她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眭然记得前几年,队里周大叔家屋后‘违规’种了十几棵梨树,她父亲身为大队长带人去把梨树全部看了,周大叔直接急吐了血,眭正有到现在想起都还会内疚,为了以身作则,她家除了平常吃的蔬菜,是一棵旁的果树都没有的。

    读到眭然的内心活动之后,369号好一会没有出声。

    眭然不想让369号失望,连忙提议到:“我在院子里种一棵提子苗应该可以。”

    至于为什么是提子,完全是因为它贵呀,眭然没有忘记这提子给她带来了多少好处。

    再一个c市日照充足,也满足提子生长的必要条件。

    脑子想法一出现,眭然心里就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认真想想,种植提子以后也未必不是一件可行的事情。

    眭然高兴的对369号说着自己的打算:“我现在种起来,再等两年土地下放之后,还可以大范围种植起来。”

    上辈子活到了二十一世纪,眭然深知一个道理,种粮食只能维持温饱,却致不了富,她另辟蹊径,说不定反而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林从巧知道眭然买回来这么多水果之后,不可避免的又拉着她说了一顿。

    从昨天到今天,眭然就一直在被人批评当中,这样让她不由的开始沉思,短时间内她还是不要再往家里拿什么媳东西了,她的耳朵受不了这个罪,再等两年,两年之后她往家里拿什么东西都说得过去。

    很明显,重生之后的眭然,完全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已经满了十八岁了。

    女孩子十八岁,在七十年,大部分都开始相看人家了,眭然之前在准备高考就不说了,现在她高考失利,林从巧已经背地里再给她寻摸人家了。

    两口子就一个女儿,林从巧自然是不舍得让她早早嫁出去,心里想的是能让女儿和男方相处一段时间看,谈个一年半载之后,双方都觉得合适再谈婚论嫁也不迟。

    老实说,林从巧就是看多了盲婚哑嫁,婚后双方都勉强度日的事情,才想让女儿能够在婚前适当的了解自己未来的丈夫。

    虽然林从巧不太喜欢自家儿媳妇,但是世上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以后的老公都像自家儿子一样,无条件对老婆好呢。

    最后还是369号看不下去了,主动提醒她道:“宿主,你为何不找352号的宿主呢?她那里应该能够买到你想要的幼苗。”

    眭然听后一愣,随后懊恼的抬手拍了拍自己脑袋——对啊,她怎么把352号忘了?她可以主动联系352号呀!

    事不宜迟,眭然回到房间后掩上门,在脑海说道:“请求通话352号。”

    凌芷那边接到通话请求还有些纳闷,毕竟就她结束过的几次交易中,还没人会再回过头来找她呢。

    心里这样想好,凌芷还是接通了通话,开口问道:“369号,有什么事情吗?”

    眭然听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开口说道:“那个……我想拜托你帮我一个忙。”

    眭然说出这话有些忐忑,因为上次交易本来就是她占便宜了,而这次自己又找别人帮忙,不知道352号会怎么看待她,也不知道会不会帮自己。

    凌芷倒是没有多想,想着369号所处的年代,还是愿意适当的帮帮她的,于是问道:“什么事情?你说,能帮的我尽量帮。”

    “我想让你帮我买几棵提子树苗。”眭然双眼一亮,说出自己的需求。

    凌芷听后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说道:“合着就这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那我在网上帮你买吧,到了我找你。”

    说完凌芷就要挂断通话。

    眭然见了连忙叫住了她:“等等,这两次都麻烦你了,尤其是上次,我都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凌芷听后倒是不在意,大大方方的笑道:“多大点事呀,有这系统的才不到四百人,你能找到我也是一种缘分不是么。”

    眭然点点头:“那也是,不过该感谢还是要感谢的,这样吧,我现在手上有一些银元,应该能值一点钱,我就拿银元跟你换吧。”

    眭然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因为前世她还在冯家的时候,有时和冯太太闲聊的时候跟她说过,颜之前有一枚龙纹花纹的银元拍出了百万价格。

    当时眭然就在想她床底的那一箱子银元会不会也有龙纹的,所以这次重生回来她就把自己的十几枚银元仔细看过了,其中还真的就有一枚是龙纹的。

    其实从352号之前交易的言行来看,眭然就已经察觉到了352号应该是不缺钱财的,不过她现在身边能够算得上有价值的东西就只有这些银元了。

    凌芷多聪明的人啊,哪能不知道眭然这是不想一直欠着她呢,所以也不推辞,收下了她的这枚龙纹银元。

    挂断通话之前,凌芷想了想说道:“以后你可以叫我凌芷,一直352、352的叫着还挺别扭的。”

    眭然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然后报上自己的姓名:“我叫眭然,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叫我小然也可以。”

    凌芷笑笑:“行,那我先挂了,去给你看幼苗,到时候买到了的话跟你说。”

    眭然赶紧点头:“行,谢谢你。”

    这次没有听到凌芷的回答,因为那边已经挂断了通话,不过眭然也不在意,因为不管怎么说,她算是买到了提子苗,而且她从此心里觉得凌芷这个人挺好的。

    接下来的几天,眭然就一直在等凌芷的回信。

    另一边身体修复液的效果确实奇效,眭然只用了三分之一的量,眭奶奶现在也已经能够由眭正有扶抱着下地走两步了。

    对于这种奇迹,第三大队的人都啧啧称奇——已经瘫痪了的老太太,竟然还能站起来!

    一时之间有好几个家里有亲人瘫痪的外村人也听着信找上门来,对此眭然也挺高兴的,所以她把眭奶奶的药方都给他们抄了一份,就连按摩推拉的手法也都亲自教了。

    眭然心里还有一个打算,就是这些人拿了药方回去之后用了,要是真的能起作用也好,那样眭奶奶这个列子就不会那么扎眼了。

    因为眭奶奶的好转,这几天眭家人走路都要轻快几分,尤其是林从巧,自从眭奶奶瘫卧在床,哪怕平常有眭然搭手,她也还是受了些煎熬。

    而距上次通话五六天之后,眭然才接到凌芷的通话请求。

    凌芷把买到的提子苗一股脑塞进交易框,一边对眭然说道:“我仔细挑了几个品种,有晚红、秋黑,维多利亚、奥古斯特,还有一些比较受大众欢迎的葡萄苗也给你买了不少,你自己先看看,要是还有什么别的品种想要,我再去帮你买。”

    “这么多啊。”

    看着交易框里显示的五百株的果苗,眭然整个人都惊呆了。

    “多吗?”凌芷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她觉得还好啊。

    眭然懊恼的拍了拍脑门——上一次通话的时候她光顾着给凌芷银元了,忘了跟她说自己只要几棵就够了。

    “多点就多点嘛,你要是种不了,送给亲戚朋友种也可以嘛。”

    反正凌芷觉得多几棵果苗不是什么大事。

    眭然苦笑点下了确认交易按钮,心里默默的想,五百株,这么多她能送给谁?

    不过凌芷事好意眭然知道,于是诚恳的道谢:“又让你破费了。”

    凌芷闻言摇了摇头,要说这次是她占了便宜才对:“倒是让你破费了才对,你上次给我的银元,我拿给我爸了,他就喜欢这些,我也是听他说才知道,这个银元那么值钱,不过你就这样给我了,真的没有关系吗?”

    凌芷没说的是,她收到银元之后,觉得怎么也算个小古董,但是应该值不了多少钱,所以周末回家的时候就随手塞给自己老爸了,要不是她爸爸识货,估计这银元就被她当成普通的银制物品了。

    眭然听她这么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两人所出的世界是一样的,只是时间点不一样,那这么说她这里的古董,拿到凌芷那里也是有价值的。

    眭然也挺高兴的,说道:“值钱就好,我之前还担心我们所处的世界不一样,我这边的银元拿到你那里去就不值钱了呢。”

    凌芷摇摇头:“没有的事,那等你种的提子成熟之后,你可要送点给我尝尝呀。”

    “那是自然。”眭然笑着一口应下。

    跟凌芷告别之后,眭然看着系统里扣了手续费之后剩下的四百株提子苗陷入沉思——看来,她这几天还的得去趟镇里,想办法把这些提子苗过了明路才行。

    心里想着去镇上解决提子苗的事情,眭然就在当天吃晚饭的时候提出明天想要去趟镇上。

    眭正有觉得奇怪,问她:“有什么要买的?”

    眭然早就想好说辞了,于是不慌不忙的说道:“我上次从镇上回来的时候,拜托小姑帮忙留意电视票,所以明天我去看看。”

    眭然的话无疑于在家里扔下了一颗□□,众人安静了一会儿,眭忠直接大叫起来,两眼发亮:“姐!你的意思是我们家要买电视机了?以后在我们家就能看电视了?”

    眭然点了点头。现在

    挣了钱买台电视再划算不过了,现在周围几个大队,没有一家有电视机,家里要是能够添置一台电视剧,能明显提高大家的幸福感不是。

    林从巧听了也有些心动,不过她就要理智一些:“那可是电视机,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要想买一台电视机的话那可是笔大支出,眭芳家年初买了一台牡丹牌十二寸的电视剧,足足花了三百多。

    眭然自然有理由了:“前段时间你给我的钱,加上我在c市赚的,还有以往我自己攒的,差不多有三百多,应该是够了。”

    对于眭然的说辞,林从巧也没怎么怀疑,她只知道女儿之前在镇上念书的时候攒了些钱,不知道她偷偷把这些钱给江建国了,这会儿听她说有钱,也没怀疑,最后把目光放眭正有身上。

    眭正有不赞同的皱起了眉——从上次的水果,到这次的电视机,他以往怎么没有发现,他这个女儿竟然是个如此能花钱的主?

    眭正有道:“虽然你有钱,但是也不能这么花,三百多块可以做多少事了。”

    眭忠闻言就立马不干,他平时就最喜欢看电影了,以往镇上晚上免费放电影,他都是抹黑走夜里都要去看的,于是开口道:

    “爸,买电视也是正事啊,要是买回来了,我们家就是十里八乡头一份,多有面子呀,到时候村里人也能来看,也是替爸你长脸不是?”

    眭正有举起筷子没好气的敲了他一下:“合着你爸的面子就是这么来的呗?”

    眭忠没脸没皮的揉了揉,讨好的笑道:“买嘛,买电视机多好啊,到时候我把奶奶抱出来一起看,她指定高兴。”

    眭忠十分机灵,深知哪里才是自家老爸的死穴。

    果不其然 ,提起眭奶奶,眭正有就明显的迟疑起来。

    眭忠见好就收,见老爸动摇,聪明的不再多嘴,转而从林从巧猛使眼色。

    在眭家,眭正有偏疼长子眭政,眭奶奶偏疼眭然,而林从巧则是对幼子眭忠疼爱有加。

    收到眭忠的眼色之后,林从巧连忙出声打圆场:“要我说买个电视机也好,怎么说也是为家里添置大件,然然又不是胡花钱。”

    眭然在一边赞同的直点头,就是嘛,她也不是乱花钱。

    少数服从多数,最后眭正有毫无悬念的败下阵来,举手投降:“那就这样吧,明天你给孩子拿上点钱,免得到时候不够还要小芳垫。”

    眭正有会房间之后,眭忠还有些不敢相信,拉着眭然确认道:“姐,我们家这下真的要有电视机了啦。”

    眭然笑着说道:“是啊,到时候你在家里就能看电视了,不用再跑到镇上去了。”

    虽然眭然又对父母撒了谎,但是看着自家小弟这么高兴,她觉得着钱花得——值了!

    病床|上的人侧躺着并没有回应她,她也不在意,而是弯腰取出花瓶里有些凋零的花束,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随后将带来的花束插|进去,摆|弄好之后把花瓶放回床头柜。

    一套|动作做下来行云流水,半点停顿都没有,好似已经做过好几遍了一样,做好这些之后,女子坐回病床旁,絮絮叨叨的念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