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商城在七零 第四十八章、谢礼

时间:2018-03-26作者:荼蘼夫人

    ,!

    看到这条消息的小天使请刷新

    不过这种关乎女儿名声的事情, 他们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去找人,但是爷俩摸黑到处找了许久都没见到人。

    寻人无果眭正有气得直跺脚, 直说等收完稻谷, 就要杀到市里去打断眭然的腿。

    眭正有一听也醒了:“回来了?看老子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她!”

    眭正有起身穿衣服,穿出了一声的气,平素眭然懂事,他还总是沾沾自喜, 以为女儿省心, 没想到她一出手就给憋了这么一个大招,弄的全家人胆战心惊。

    眭正有手脚利落, 夏天的衣服本就简单,等他穿好衣服推门都出去了, 林从巧还没有反应过来,后来赶紧压低了声音说道:

    “诶!老眭, 你可不准打孩子,女儿大了。”

    林从巧怕自家男人这牛脾气一上来,下手就不知道轻重, 实在放不下心,连忙从床尾捡了衣服穿上跟了出去。

    眭然正在发呆, 就在见跟记忆中一样的父亲从正屋冲了出来, 气势汹汹。

    看着眭正有,眭然掐了掐大|腿, 真实的感到疼痛之后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带着哭腔开口:“爸……”

    见闺女哭了, 眭正有愣了愣后也不由得有些心疼,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想到她做的事情,恼怒的情绪轻易就占了上风:

    “还知道回来,你给我跪下!”

    眭然二话不说泪眼汪汪的依言跪好,她顺从的行为,无形间抚|慰了眭正有的怒火。

    眭正有从墙角捡了根树枝,气的围着她打转,又实在下不去手,他是恨铁不成钢:

    “你胆子大了,竟一点廉耻心都没了,我都和你讲过多少次了,江建国他不是良人,不是良人,你竟然还敢做出离家出走这种丑事!”

    眭正有知道女儿喜欢那个小白脸知青,这几年她没事的时候没少往知青点附近晃悠,可是那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子,一看就不是老实人。

    “平常他愿意好脸对你,就是图你带给他的那点粮食你知不知道,现在人家回了城,那就是城里人,哪里还能看的上你这三瓜两枣?”

    眭正有越说越气,他作为大队长,不说自己有多么能干,但是自认为也是个明白、坦荡人:

    “平常我没少跟你说,以为你慢慢会懂,可是你今天却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与其等你以后做错事情丢我们眭家的脸,我还不如干脆现在就把你打死算了,就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

    眭正有越说越生气,扬起手里的树枝就要狠狠落下,以往他总觉得毕竟是女儿,也不好说她什么,现在看来,他真是大错特错。

    眭然闭紧了眼睛,静静地等待树枝落下来的那一刻。

    父亲还愿意打她,那至少证明他还没有对她完全失望,等他消气之后,还是她的父亲。

    林从巧早就出来了站在一旁抹眼睛,现在看见眭正有真的要动手,连忙夺过他手里的树枝,三两步挡在眭然身前,阻止了他的动作,眼睛一瞪:“眭正有,不许打我女儿。”

    被她抢去树枝,眭正有气的手指发抖:“你……你,慈母多败儿,她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你惯的!”

    眭然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母亲,和前世那时不愿意见她的母亲瞬间重合在一起,她拉着母亲的手,哭着说道:“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让爸打吧。”

    林从巧被女儿哭的心乱,又看到她身上的伤口,说什么都不退步:“老眭,你看小然她都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这一次,我跟你保证,她以后肯定不会再去找江建国了。”

    林从巧推了推跪在地上抽泣的女儿:“小然,快跟你爸保证,说你以后不会再想着去找江建国了。”

    被她这么一提醒,眭然连忙擦了擦眼泪,跪着往前膝行两步:“爸,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去找江建国了,以后我都听您的,您别生气。”

    眭正有低头直勾勾的盯着眭然,在心里判断她话里的真实性,不是他不相信自己女儿,实在他对于她的心思再清楚不过了。

    见眭然哭的伤心,不似作伪,眭正有叹了口气说道:“小然,爸不是非要拆散你和江建国。”

    鲜少跟女儿说这种掏心窝子的话,眭正有顿了顿,继续说道:“江建国他要是不回城,留在我们这个乡下,那我怎么也会满足你的要求。因为只要我还是是大队长,那就总能照顾得到你们,他就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会对你好的。可是他现在回了城里,在城里,你爸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眭然从来不知道,自己一贯严肃的父亲,竟然在私下为自己考虑了这么多。

    眭然心中百感交集,更觉懊悔、羞愧,眼泪流得更凶了:

    “爸,我不喜欢江建国了,真的。”

    林从巧察觉到自家男人怒气有所减弱,连忙打圆场:“老眭,小然她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吧,之后我会好好劝她的,很晚了,明天就要开始收稻谷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这收稻谷的时候最累人了,没有一个好的睡眠是不行的。

    眭正有也想到这一茬,见女儿确实也有了反省之心,老婆护着他又不能打她,僵持了没一会儿,他就抬脚回了房间。

    警报解除之后,林从巧长舒一口气,转身看到眭然还跪着地上,伸出手拉她起来:“还跪着干什么,你爸都走了,赶紧起来吧。”

    眭然就着母亲的手站直身子,看着一如既往关心着自己的母亲,她犹豫着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林从巧没有察觉到她的反常,或者说察觉到了,但是以为是她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心情不好,叹了口气用手指戳她脑门:

    “你胆子也是大,不过还好你回来了,不然等忙完这几天,你爸去市里找你之后,肯定会打死你的。”

    眭然有些出神,不知道上辈子父亲有没有去市里找过她。

    自己的女儿,林从巧再了解不过,她能说出以后都不再去找江建国,肯定不是她自己想明白了,而是发生了一些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于是一边把她往屋里带一边开口:“说吧,怎么回事?”

    眭然本想装傻,但是当她对上母亲那仿佛洞察一切的眼神,半点装傻的心思都生不起来,只能半真半假的编了个理由:

    “我……我去市里的时候碰到熟人了,他跟我说江建国在城里早就已经结婚了。”

    这眭然说的是真话,江建国本来就已经结婚了,至于那么莫须有的朋友,母亲也不可能找他去求证。

    林从巧闻言暴怒:“什么?这个不要脸的,早就结婚了还敢在外面骗小姑娘,别让我再见到他,不然我肯定要扇他两耳光。”

    林从巧的反应在眭然的意料之外,又再情理之中,知道女儿被人欺骗,暴怒也实属正常。

    林从巧的声音不小,偏房的眭奶奶被她惊醒,在房里小声咳嗽起来。

    林从巧再也顾不上眭然:“你奶醒了,我去看看你奶奶,你自己赶紧洗洗回房间睡吧。”

    说完林从巧抬脚就要往偏房去,眭然连忙出声叫住了她:“妈,您等等。”

    林从巧转头看她:“怎么了?”

    眭然抹抹脸上的泪水:“明天收稻,肯定很累,缺觉可不行,您赶紧回房去睡觉吧,我去照顾奶奶。”

    林从巧有些不放心:“我看你身上这么多擦伤,还是赶紧回去睡觉吧,你也折腾一天了。”

    眭奶奶三个月前去河边洗衣服不知怎么的就晕在河边了,弄到镇上的医院一看——脑溢血。

    眭然的奶奶在医院治了半个多月,现在右边半边身子还是没有知觉,现在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要人看着。

    其实别的还好说,就是每天晚上要起夜一两次,抱上抱下的有些麻烦。

    眭然连忙拍胸口保证道:“我之前也照顾过奶奶,您就放心吧。”

    林从巧想想也是,女儿以前也帮着她照顾过几次,想来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于是点头:“那行,我跟你爸讲,明天白天你就不用去田里了,在家好好睡一觉。”

    说好之后眭然就进偏房照顾奶奶起夜,林从巧回上房补眠。

    看着躺在床|上的眭奶奶,眭然眼眶一热,差点又要哭出声来,眭奶奶颤颤巍巍伸出不怎么灵活的左手替她擦眼泪。

    眭奶奶脑子很清醒,看着哭成泪人的孙女,心中又急又气,刚才外面的动静她也听到了,可恨自己现在是个废人,连开口阻止都做不到:

    “你……你,你爸……打……打。”

    眭然伸手握住奶奶的手,连忙摇头:“爸爸没有打我,我这是想您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