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商城在七零 29.第二十九章、相亲对象更多了

时间:2018-03-10作者:荼蘼夫人

    看到这条消息的小天使请刷新

    等眭然走远之后, 大家三三两两的小声嘀咕起来:“就几天没见, 眭家姑娘出落的越来越漂亮了啊。”

    另一个人叹了口气:“再漂亮有什么用, 摊上个不会替女儿打算的老子妈, 这姑娘以后,以后怕是过不顺呢。”

    “哎, 谁说不是呢,可惜了。”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摊上这么个妈。”

    眭家前段时间为了工作闹过好几天,在村里那就藏不住秘密, 因为村里隔音非常差,而且眭然一家就在站在院子里说话,左邻右舍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再加上眭然那几天也确实没少和家里闹。

    一位婶子有些不太能够理解,那善待媳妇的多了,可是她以前可没听过哪家的媳妇还能越过小姑子去:

    “你说, 这眭家两口子难道真的觉得媳妇比女儿重要。”

    她旁边的人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嗨,什么媳妇啊,眭家两口子是看重大儿子, 人家是工人, 在我们村里那可是独一份的, 那自然是不能怠慢了媳妇。”

    “眭政确实不错, 人也仪表人才,工作也好, 不知道他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搅家精。”

    “人家颜色好, 男人都看重这个, 你们且看着吧,眭家有这个儿媳妇,子女之间肯定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和睦了,你没看眭家那小儿子,别人一提他大哥,他那怨气藏都藏不住的样子。”

    几个妇人越聊越起劲,似乎已经忘记了家里人正等着她们回去做饭了。

    有几个老爷子看不过眼,眭正有为人公正,在队里一众男人心里很有好感,见这些长舌妇说他家闲话,有些看不过眼提醒她们:

    “你们说别人家的闲话这么来劲,中午你们家都不吃饭了是不是?”

    被他这么一说,几位妇人拍了怕头,回过神来也顾不上八卦了,各自四散回家做午饭了。

    眭然不知道大家对于自家的议论,这时正拎着竹篮到了队上的晒谷场。

    眭正有作为村长,怕有人趁大家都回家了来晒谷场偷稻子,所以中午干脆就在这里看着了。

    看见坐在晒谷场一边躲太阳的眭正有,眭然高声喊道:“爸,吃晌午饭了。”

    眭正有正琢磨着午饭呢,就听到女儿的呼喊,连忙起身迎了过来。

    晒谷场离家里且有段距离,眭正有看女儿被太阳晒得通红的脸蛋,不免有些心疼:“等你弟弟吃完了顺便给我送过来就行了,哪用儿你跑一趟?”

    昨晚虽然天色暗,眭正有还是注意到了女儿身上大大小小的擦伤,作为一家之主,他说不出什么软话,只交代了让林从巧去说,今天让眭然在家里休息,不用上工。

    眭然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不热,给您送一下没事。”

    眭正有先是从热水瓶里倒了一大杯水灌进肚子,稍微缓解了一下口渴之后,他才打开竹篮把面端了出来。

    眭正有一边拌面一边问女儿:“你吃过没有啊?”

    眭然看着自家父亲乖乖回答:“吃了,不过奶奶说她不饿,等会儿我再回去喂她。”

    眭正有点了点头说道,有些感慨:“照顾奶奶辛苦你了。”

    “不辛苦。”眭然连忙摇了摇头:“应该的。”

    眭奶奶性格好,病了也不磋磨人,照顾起来也确实不怎么辛苦。

    想到眭奶奶的病,眭然想了想还是编了个理由把老中医的事情跟眭正有说了。

    听女儿说昨天在镇上遇到了一个老中医,能够治母亲的病,眭正有激动得饭都顾不上吃了:“真的?”

    眭然点点头,脸上也有笑意:“嗯,真的。”

    眭正有不放心,再三确认:“那老先生真说能治?”

    眭然面不改色的撒谎道:“是啊,不过老先生当时急着去g市,说是女儿要生孩子了,只匆匆留下了药方就走了。”

    眭然补充“等以后再去g市遇到了,眭然肯定会好好感谢老先生的。”

    冷静下来的眭正有也有些惋惜:“太可惜了,要是老先生不这么急着走,还能让他亲自看看你奶奶。”

    眭然心虚的点头:“是……是啊。”

    怕眭正有深问自己会露馅,眭然不敢让他深究,连忙开口转移话题:“药方我记着呢,想着这两天得了空就去镇上买药,老先生特意提醒了,说这个病越早用药越容易好。”

    提及正事,眭正有也严肃起来,他想了想说道:“那晚上我叫你妈给你拿上点钱,你明天就去抓药,反正现在家里暂时也没什么事情,你就跑一趟。”

    眭然当然愿意,她正想去镇上看一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赚钱的路子。

    她现在实在是太穷了,昨晚睡不着,她把自己的所有存款都翻了出来,她所有的存款加起来就只有五块六毛钱,就这还是她之前在镇上念高中时一点一点攒下的生活费。

    眭正有快速的消灭了碗里的面条,看着站在太阳底下的女儿,把碗放回竹篮递给她,开口说道:“快回去吧,外面太热了。”

    眭然顺从的接过竹篮,想了想又开口说道:“我把碗放回去之后来帮着搂稻子。”

    稻谷摔打脱粒的过程中,不免有一些稻叶细渣掉进去,运到晒谷场之后,需要人工刨出来扔掉。

    眭正有摇了摇头,这种琐事是分给村里的老年人做的:“不用你,你就在家里歇着吧。”

    眭正有有自己的打算,女儿已经十八岁了,这一次又没有考上大学,读书这条路走不通了,那就得准备相看人家了,女孩子还是得白净点才好看。

    眭然不知道她父亲已经在为她的终身大事打算了,以为他是不放心眭奶奶一个人在家里,也就不再坚持要出来了。

    其实眭然家里条件不错,眭政每个月都会给家里钱,王芳工作之后也会给,他们小两口现在还没有孩子,并不急着攒家业。

    以往眭奶奶身体还健康的时候,也是下地挣工分的,一天可以挣四个工分。

    眭正有和林从巧两人能够吃苦,每天挣得都是满工分,身为大队长,眭正有每个月还有十几块钱的工资。

    所以相比于其他小孩子还吃不饱饭的家庭,他们家条件算是好的了,至少能够吃饱穿暖。

    眭然拎着竹篮回到家里一看,眭忠和林从巧都没在堂屋。

    眭然估计他们应该是在屋里睡觉,正午太阳毒得很,哪怕是农忙也不会抵着一天之中最毒的太阳干活,所以他们可以睡到下午两点多再去上工。

    眭然去厨房看了看,她留给眭奶奶的面条已经没了,应该是林从巧喂过了。

    昨晚一晚没有闭眼,眭然也有些困倦,她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头顶正对她的是她既熟悉又陌生的蚊帐,屋外蝉鸣震耳,她的意识在蝉鸣中慢慢飘散,之后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林从巧起床的时候,特意轻轻推开门进来看了一眼,见女儿睡得正香,微微放下心来。

    中午吃饭时眭忠的话,明显让大家心里都不好受,林从巧更是担心,生怕因为这件事女儿和他们有了隔阂。

    第二天一早,眭然就拿了林从巧给的五十块钱出发去镇上抓药。

    本来眭忠也是准备跟着一起来的,可是眭正有不同意,眭忠今年十五岁了,干活能够抵得上一个劳动力了,眭正有说什么都不肯让他偷懒。

    眭正有都发话了,眭然也不敢求情,不过这也加坚定了她要努力赚钱的心思。

    只要有钱,她就能花钱‘补舍’,那样不管是她还是眭忠,都能抽身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从村里到镇上,走路要走大半个小时,这条路对于在镇上念高中的眭然来说,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是农忙,路上眭然并没有遇到几个人,到镇里之后,眭然径直去了医院,药方上的药材都属常见,她很容易就抓齐了六包药材。

    六副药花去八块三毛钱,早上林从巧给了五十块钱给眭然,再加上她自己的五块七毛,现在眭然她身上还有四十七块四毛。

    怀揣着巨款出了医院门口之后,眭然又开始纠结起来,这里离眭政上班的纺织厂很近,离他午休的时间也没多久了,她纠结着该不该去找他。

    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眭然心里对眭政都还是有疙瘩,眭政替王芳抢走了她的工作,她不在意这一份工作是一回事,但是面对抢走她工作的大哥,她做不到心里一点都不在意。

    实际上眭政心里应该也知道自己这事做的理亏的,所以结婚第三天他就和王芳来了镇上,期间就只有送肉那次回来过一次,王芳更是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眭然不知道自己去找大哥的话,到时候两人直接会不会无话可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