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商城在七零 25.第二十五章、 人命

时间:2018-03-04作者:荼蘼夫人

    账户余额充裕了, 眭然的心情也好了,睡得那叫一个香,可见何以解忧、唯有暴富这句话说的是多有道理。

    天刚刚亮, 眭然就收拾好起床了, 她先把眭奶奶的水杯倒上热水,然后在轻手轻脚摸进灶屋准备早饭。

    说是早饭,其实也就只是煮个稀饭而已。

    看着灶膛里窜得老高的火苗, 眭然抱着膝盖发起了呆。

    这账户上有钱了, 怎么花是个问题, 昨晚入睡前眭然已经在商城寻摸了一圈了,她这三百多万天域币,说多也不多,就修真位面的‘延寿’丹, 就要买五十万一颗, 就278号的出手的那些法器, 便宜的一两千,高的也要上百万。

    想必于这些人的赚钱速度,眭然这三几百万也就不算什么了。

    369号不是爱出声的人,尤其现在还眭然正在思考人生, 它就更加安静入鸡了。

    打断眭然沉思的是院外的敲门声。

    这一大早, 也不知道是谁, 眭然心中虽然疑惑, 还是飞快的扔下手中的火钳, 出去开了门。

    “小然姐, 眭、眭伯伯在吗?”

    出乎眭然的意料,来人正是昨晚她还想的林家大孙女。

    “还没起床,我马上去叫,你别急。”见小姑娘哭的伤心,眭然直觉不妙,也顾不得安慰小姑娘了,连忙去正屋敲门。

    早在林家大丫头敲门的时候,眭正有就被林从巧推醒了,眭然手还没有敲到门上,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怎么了?”眭正有一边扣衣服扣子,一边问到。

    见到眭正有,林艳仿佛见到了主心骨,双腿一屈,竟然就这么直直跪了下去。

    眭然连忙去拉她:“你别急着跪,有什么事赶紧说。”

    眭正有赞同的点了点头:“你小然姐姐说得对,你不说事情,就光着哭,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想着等会回去还不一定被奶奶怎么毒打,迟疑了一瞬之后,林艳啜泣着说到:“队长,求您救救我妹妹,我奶奶要闷、闷死她。”

    “什么?”

    “真的?”

    眭正有和眭然闻言同时惊呼,眭正有惊讶的是王婆子竟然敢做这样要遭报应的事情,而眭然这是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边。

    开了口之后,林艳后面的话就好说了:“昨天半夜小妹一生下来,奶奶、奶奶她就把她扣在脸盆底下了,今天、今天早上奶奶看到小妹还活着,就、就去田边挖……挖泥去了。”

    去林家的路上,眭然总算是把整件事听明白了个大概。

    昨晚林家嫂子折腾了大半夜,生下的还是一个女孩子,当时林嫂子就因为脱力昏睡过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醒。

    王婆子和林大爷盼了大半年,没想到生下还是一个丫头片子,王婆子一怒之下,就把才出生的孩子扣在脸盆下面了,希望能够就这样把才出生的孙女闷死,结果小家伙命不错,再加上盛夏晚上温度不低,早上掀开脸盆一看,小家伙只是因为缺氧全身憋得发红,并没有如王婆子的意就这样夭折。

    这王婆子也是个心狠的,当即就去田里挖泥,竟是要把脸盆边缘糊上烂泥,一点生机都不给才出生的小孙女留。

    人命观天,眭正有脚下生风,把眭然二人远远抛在后面。

    见小姑娘哭得伤心,眭然伸出手替她擦了擦眼泪,安慰道:“你放心,我爸爸已经去了,你妹妹肯定没事。”

    林艳不傻,知道奶奶这次是存了心不想让小妹活着,这一次她机灵能够把队长找过去,下一次呢:“我奶奶肯定不会留下妹妹的。”

    “杀人是犯法的。”眭然说出的话自己都不相信,虽然说杀人犯法,杀掉自家新生女孩的人多了去了,又有谁真的受到了什么惩罚呢。

    眭然还没走进林家的院子,就听见了自家父亲的怒吼:“这是一条人命,作为队长,我绝对不会容许你做出这么丧天良的事。”

    面对眭正有的怒火,王婆子毫不在意的反驳道:“一个臭丫头片子,算什么生命。”

    屋外的林艳听到自家奶奶的话,嘲讽的挤出一丝笑容,也不知道是悲愤还是怨恨。

    这王婆子显然不是什么讲理的人,眭然不放心的叮嘱林艳:“你等会偷偷进去。”

    要是被王婆子知道是她来找的人,不一定要怎么收拾她呢,农村妇人手上没个轻重,眭然也不得不提林艳担忧。

    见王婆子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眭正有顿时恼怒起来,也不继续跟她客气:“女孩子怎么就不是一条命了,伟大的领袖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你说这话是想被抓去批斗吗?”

    一听说要批斗,王婆子的气焰明显低了不少,不过她怎么也虚活了几十年,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还是没有忘,当即眼珠一转,换了招式。

    之间那王婆子一拍大腿,往地上一坐,三两息的功夫,就瘪着嘴哭闹了起来:“这家里粮食本来就不够吃,再养活一个赔钱货,那我们全家都得去喝西北风。”

    不管看过、经历过多少次,对于这种蛮不讲理的人,眭正有都是一副膈应厌恶的样子:“你这是强词夺理,这么大的小孩只吃奶,哪里用吃什么粮食。”

    王婆子立即反驳:“你以为产妇下奶不用吃粮食吗?”

    眭正有怎么也是一个大男人,在这种公共场合,对于这些妇女的私密之事,他还是羞于开口辩驳的。

    见歪缠父亲不好开口,眭然当即走了出去:“你这老虔婆,自己亲孙女都下得去手,简直枉变为人来世间走一遭。”

    “呸。”见是眭然,王婆子当即冲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吊高眼围,一脸刻薄的开口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队长家的娇贵闺女呀,你倒是不枉来世上走一遭,毕竟——这上赶着跟着男人私奔的女人可不少见。”

    这边的吵闹,早已经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力,这会正三三两两围在院子外面,一听王婆子这话,人群瞬间炸开了锅。

    还不等眭然反应过来,随后而到的林从巧就大吼一声扑了上去:“你这臭不要脸的东西,胡咧咧啥,看老娘今天不撕了你这张臭嘴。”

    王老婆子再厉害,也不是林从巧的对手,被林从巧按在地上狠狠的扇了两巴掌。

    哪怕被人按在地上,脸上也还印着手掌印,王婆子的嘴上也不退让:“我胡咧咧,林从巧,你以为你男人是村长你女儿偷偷和人私奔的事情就没人知道了?那天晚上你们家的吵闹声可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见林从巧愣住了,王婆子一把把她从身上掀了下去,爬起来继续说道:“你闺女平常装得倒是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实际上就是一破烂货,破烂货你知道不。”

    “我跟你拼你今天。”被人这样一把掀开,林从巧终于回过神来,又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

    眭然也不旁观了,捞起袖子加入了阵营,这会她也不敬老了,狠狠的在王婆子脸上抓了两把不说,还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掐了她两把。

    事关女儿声誉,林从巧哪能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冷冷的扫着人堆说道:“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满嘴喷粪,只要被我抓住了,看我不把他家拆个底朝天。”

    住在眭家旁边的几家人都接收到了林从巧的眼神,有的人坦荡的直视她,有的人则心虚的低下了头。

    林从巧撂下狠话:“那天小然只是去镇上给她哥送东西,回来得晚了一些而已,没想到竟然会有人这样造谣,被我抓住之后,一定不会轻饶她的。”

    敲打过某些人之后,林从巧指着王婆子说道:“你个老虔婆,我女儿是什么人队里的人都看在眼里,你是什么人大家也都知道,你看看你自己,被人堵在家里打,你家有没人出来帮你。”

    “我劝你最好少做点缺德事 ,免得死了之后下十八层地狱。”

    林从巧这一番话,成功让大家的注意力从眭然身上转到了王婆子身上,是呀!这王婆子都被打成这样了,怎么她家里人都没个动静呢。

    林家老头听到院里大家的讨论声,哪里还敢出去。

    眭然也不旁观了,捞起袖子加入了阵营,这会她也不敬老了,狠狠的在王婆子脸上抓了两把不说,还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掐了她两把。

    事关女儿声誉,林从巧哪能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冷冷的扫着人堆说道:“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满嘴喷粪,只要被我抓住了,看我不把他家拆个底朝天。”

    住在眭家旁边的几家人都接收到了林从巧的眼神,有的人坦荡的直视她,有的人则心虚的低下了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