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商城在七零 7.第七章、合作

时间:2018-03-04作者:荼蘼夫人

    眭然见278答应之后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知道阁下可否把其中的一部分天域币变成同等价格的食物。”

    278号有些纳闷,一再确认:“您的意思是要转换成粮食?”

    眭然点头:“是的。”

    眭然觉得她现在要想赚钱,只能是折腾粮食了,毕竟现在大家都很难吃饱,她要是能够做粮食买卖,想必能够好好赚一笔。

    等到时候鼓励个体经营之后,她才能有资格上桌成为玩家中的一员。

    278想了想后点头:“行,就是不知道您需要什么粮食,在我这个世界,主食都是大米,其中又有普通大米和灵米两种,两者价格又有一定的差异。”

    “灵米?”眭然不免有些好奇。

    278解释道:“灵米是像我这样的修行者吃的,它能够蕴养身体里的灵气,长久食用,还能够强身健体。”

    眭然听得有些心动,强身健体啊,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她开口问道:“不知道这灵米价格是怎样的?”

    278号报了一个还算实在的价格:“二十天域币一斤,普通大米只要五个天域币。”

    眭然想着可以买些灵米煮给眭正有他们吃,他们已经连着收了两天的稻谷了,正好煮点灵米给他们提提劲,于是想了想开口说道:“那我要一百斤灵米,五百斤普通大米行吗?”

    而现在278号眼睛已经死死盯在桌子上已经属于自己的那堆铜钱了,都不离开的,只一个劲的猛点头:“可以,可以,我现在就去帮您准备。”

    就在278号去准备粮食的时候,眭然也开始数桌上的铜钱了。

    369号实在忍不住了出声提醒她:“宿主,其实你大可不必一个一个数这么麻烦,我只要扫描一下,就能知道这里是多少了。”

    眭然拍了拍手,如梦初醒——是哦,她怎么把369号这么好用的神器给忘了?

    一把把银元捡到一边,眭然指着剩下的铜钱说道:“那麻烦你帮我扫描一下这堆铜钱。”

    369一眼扫描过去之后,报出一个数字:“一共是116枚。宿主你买古钱一共得116000个天域币,去掉买粮食的4500个天域币,再扣掉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23200个天域币,那你账户上还剩88300天域币。”

    眭然算了算还真是,不由得大喜过望,好多啊,开口感叹:“369号,这么一下我们就有八万多的天域币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初战告捷,369号也打心里替宿主高兴,不过它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宿主对商城有个清晰的认知:“宿主,我有义务提醒你,这点天域币根本不算什么,就我的资料库记在,商城单价百万天域币的商品比比皆是。”

    眭然愣了两秒,有些丧气的小声抱怨:“369号,你就不能让我多高兴一会么。”

    而且这还是她第一次交易成功。

    不等369号安慰她,278已经发来通讯请求。“美丽的小姐,让你久等了,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我们现在开始交易吧。”

    随着那边发起的交易请求,眭然这边的的虚拟页面弹出了交易请求。

    眭然谨慎的确定了数量和单价之后,才小心的按下了确认交易按钮。

    桌上那堆铜钱消失的瞬间,眭然的账户上瞬间多出了八万多天域币

    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之后,278号心情明显不错:“合作愉快,美丽的小姐,认识你很高兴。”

    在他挂断通话之前,眭然喊住了他:“278号先生,这种钱币你以后还需要吗?”

    278号连忙点头,他拿了一枚铜钱在手上摩挲,这些铜钱里所蕴含的灵气,远超他的预期:“那是当然,美丽的小姐,只要你有货,随时都可以联系我,我都就按今天的价格收购。”

    顺利的结束交易之后,眭然还没怎么来得及高兴,就对着堆在地上的大米犯起了愁,这么多的米,她没办法解释来源,也不知道该藏在哪里。

    369号不愧是人工智能,及时跳出来替眭然解决麻烦:“宿主你可以选择寄存在系统里,我们只收取少额的寄存费,一格存储存一天只要五个天域币哦。”

    眭然闻言大喜过望,连忙把五百斤普通大米寄存进了系统。

    随着一阵白光闪过,地上就只剩下那一百斤灵米,眭然拆开袋子,抓了一小把灵米在手里。

    这米还真不愧它灵米的名字,光是那微微泛着白光的外表,就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它的与众不同。

    眭然取了袋子分了二十斤出来,剩下的的封好口藏在了床底。

    369号十分不解:“宿主,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把东西藏床底下,之前的铜钱也是。”

    眭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只能说这是她自己的个人习惯。

    眭然晚饭就是用灵米煮的,一锅白米饭,晶莹透亮,米香浓郁,出锅之后,光是闻着,就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晚饭眭然还特意用剩下的猪肉炒了豆角,原本十分受欢迎的肉今天却遭到了冷遇,只因为大家一个劲的都端着米饭猛吃,都顾不上夹菜来吃。

    眭忠抱着肚子直打嗝:“嗝,姐你怎么做的,今天的饭怎么这么好吃。”

    眭然装傻:“就是按照平常做饭的方法呀,可能是米好吧,你喜欢明天我再煮。”

    对于灵米的来历,眭然编了个借口,说她今天去镇上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卖米,品相好不说,价格还便宜,所以她就买了二十斤。

    那二十斤,当然就是她一早分出来的二十斤了。

    眭正有想的问题就不一样了,他今天晚上足足吃了三碗米饭:“这米真是不错,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产的。”

    要是他们队里能够种出这种品质的米,那就好了。

    眭然本就心里有鬼,听父亲这么说,更是差点留冷汗,生怕他追问细节,只能笑着打哈哈:“可不是嘛,都是我没看出这米的不同,不然我就问问卖米的了,看他们卖不卖稻种。”

    林从巧替她辩解:“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这米要是真的那么容易种,大家早就种了,好东西谁不知道,没有大范围种植,自然是有原因的。”

    眭忠揉着肚子不甚惋惜的说道:“吃完这一次,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吃到这么好吃的米饭了。”

    眭正有见他这三五不着四六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伸手在他脑门上落下一个暴栗:“吃吃吃,一天就知道吃,这次队上收了这么多稻子,你还怕少你吃吗?”

    眭忠揉着脑袋小声嘟囔:“这不是不一样嘛。”

    眭正有一个眼神瞟过去,眭忠就不敢做声了,老老实实靠在椅背上消食。

    眭然笑着看眭忠吃瘪,饭吃到一半,她想到被她忘记的正事:“对了妈,给奶奶买药花了八块多,我去看了大哥,他说嫂子怀孕了,让你捡鸡蛋出来孵些小鸡。”

    林从巧闻言大喜,饭也顾不上吃了:“真的?家里没几个鸡蛋了,等我明天去村里买一点。”

    眭正有也高兴,作为一家之主,家里添丁是最让他高兴的了。

    看着两人按捺不住的高兴,眭然也跟着开心,爸妈高兴她就跟着开心。

    一边的眭忠撇了撇嘴角,默默的起身回了房间。

    林从巧和眭正有只顾着高兴了,没有注意到眭忠的反常,眭然却是注意到了,她担心的跟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眭然总觉得小弟对大哥不知不觉中好似有了很大的成见。

    眭然敲了敲眭忠的房门:“小忠,姐能进来不。”

    眭忠闷闷不乐的冲门外说道:“进来吧。”

    眭然推门进去,见他面朝墙壁躺着,明显是在生闷气,她扯过椅子坐下,轻声问道:“嫂子怀孕了,是喜事呀,你怎么不开心。”

    眭然不傻,知道小弟会闹矛盾,十有还是因为她工作的事情。

    眭忠气呼呼的做了起来,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你就一点不怨她,也不怨大哥?”

    眭忠不相信自己姐姐会咽得下这口气,他一开始几不喜欢王芳当他大嫂,心里一直盼望着大哥能突然想开和她离婚,结果现在告诉他,那个女人怀孕了,等两人有了孩子,那就很难有可能再离婚了。

    眭然知道他这是钻了牛角尖:“小忠,你听姐说,我知道你是为了不平,可是那是大哥,虽然大嫂有些事情是做的不对,但是你也不能因此去憎恨大哥。”

    见他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眭然叹了口气接着开解他:“再说了,我们不喜欢嫂子有什么用,大哥喜欢她呀,他们两个谈了那么久的恋爱大哥看重她也是无可厚非的,姐说句不好听的,嫂子才是要陪着哥过一辈子的人,所以我们俩就是再不喜欢她,也不能让大哥面子上过不去。”

    眭然也不圣母,不会非要劝眭忠去喜欢、甚至尊敬王芳,因为扪心自问,她自己也做不到,能够做到表面上尊敬,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眭忠还是想不通:“可是大哥为了那个女人都抢了你的工作了。”

    眭然有些头疼,这个问题一天不解决,一天就是隔在她们兄妹间的鸿沟:“这件事情是大哥做得不对,可是还是那句话,谁让他喜欢王芳呢,再说了,不就是一份工作吗,你觉得你姐就非缺这一份工作不可呀。”

    眭忠连忙摇头:“当然不是了,姐你可是我们村唯二的高中生。”

    眭忠学习成绩不好,心思也不在学习上,勉强念完初中就没继续念了,对于自己姐姐是高中生这件事,他可是很骄傲的。

    说得也是,他姐长得这么好看,做饭也好吃得不行,还是高中生,才不缺这么一份工作呢,只有王芳那种眼界浅的,才把这份工作看得跟个什么一样。

    眭然笑着摊了摊手:“那不就是了,你姐我这么优秀,你还怕我找不到工作吗?”

    被她这么一劝解,眭忠心里的怨气减少不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气不过嘛!”

    “这就对了嘛!”眭然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敲打过后,眭然也知道该给甜枣了:“我这几天有个赚钱的法子,等我赚到钱了,我就买个电视机回来。”

    眭忠激动得从床上蹦了下来:“真的!”

    他就喜欢看电视,他镇上的同学家里就有电视机,以前他每天晚上都会走夜路去镇上看电视,只是因为这几天农忙才没有去了。

    眭然点头:“真的。”

    等她手里的这五百斤大米脱手之后,买台电视机也不是不可以,她赚钱本来就是为了给家人用的。

    一台电视机就能让大家高兴的话,眭然当然愿意了。

    眭忠高兴的绕着她转圈,嘴里不停嚷道:“姐你真好。”

    眭然觉得好笑:“你就不担心我是说谎骗你的?”

    眭忠肯定的摇了摇头:姐才不会骗他呢。

    见小弟这么相信自己,眭然不免压力山大,为了自己好姐姐的形象不崩塌,她得努力挣钱了。

    把钻牛角尖的小弟拽了出来之后,眭然拿着剩下的四十几块钱去找林从巧了。

    林从巧只收了二十块钱:“剩下的你什么时候有空去镇上买件衣服吧。”

    林从巧记挂她的裙子前天晚上被石头划破了,棉布的碎花裙子,重新缝起来也不好看,总归是穿不去。

    眭然手里握着二十几块钱,连忙摇手:“我今天去找大哥,大哥就给了我钱让我做衣服。”

    林从巧还是坚持不要:“你哥给你的那是他给的,他本来就该给你,这个是我跟你爸给你的,都是大姑娘了,是该买两身好看的衣服了。”

    眭然知道母亲是铁了心要她收下了,她要是在拒绝,只会徒惹她伤心:“那我可真收了,等下次我去镇上,就做一条裙子,一套衣服。”

    林从巧点了点头,看着眭然的脸无不骄傲的说道:“我闺女长得好看,这十里八乡谁都比不上。”

    眭然挤了挤眼睛,揶揄道:“妈,人家都说闺女肖母,你这不是变着法夸自己嘛。”

    “就你歪理一大堆。”林从巧没好气的轻轻掐了她一把。

    眭然扭腰躲过她的攻击,双手举过头顶认错:“我说错了,我反省还不行吗。”

    眭然嚷嚷着认错窜了出去。

    晚上眭奶奶喝过中药之后早早就睡了,听闺女说这药能治她的病,眭奶奶心里也不免升起希望。

    她是真的不想再这样躺在床上了,自己受苦不说,还连累家里人。

    眭奶奶活了大半辈子,从来都没有给子女添过麻烦,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要连累孙女端屎端尿伺候她,老太太自从瘫在床上之后,每天都在想着一了百了。

    前段时间她故意从床上滚了下去,可是老天不收她,儿子媳妇还以为她是不小心摔下去的,从那以后林从巧每天都在她房里睡,生怕一错眼没看住,老太太头上又摔道口子。

    深夜眭然躺在床上,盯着头顶的乳黄色的蚊帐小声说道:“谢谢你,369号。”

    谢谢给她重生的机会。

    眭然等了许久,369号一直没有回应,她沉沉睡去之前,她在心里想到:不交易的时候 ,不知道369号在做什么。

    虚空中的369号盯着床上沉睡的人,有些不解,他只是一个人工智能,对于人类而言它就是相当于手机、电脑一般的存在,为什么他的宿主会关心起它平常的时候都干什么去了呢。

    平常不交易时它都在数据网中收集资料学习,369号看着沉睡的眭然,本应是代码组成的意识里竟然生出了想要和她倾诉的心思。

    看着已经进入睡眠中的宿主,369号摇了摇它并不存在的脑袋,把这超出设定的想法从运行程序中甩了出去。

    它的宿主真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类,369号无不头疼的想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