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娇妻在上 第0612章 完美的谎言

时间:2018-08-03作者:曼荷

    ,精彩小说免费!

    “都是成年人,女人的东西怕什么?”

    蔡汉龙油腔滑调起来,歪着头,眯着眼看着她。

    梅予兮被他这副模样看得心虚了,只要弯下腰去车里拿出自己的包。

    “呐,给你!”气呼呼的把包送到他面前。

    蔡汉龙瞄了她和旁边那个畏缩着不敢抬头的男人一眼。

    伸手接过包,仔细检查起来。

    梅予兮此刻双手抱胸,一副看你怎么收场的神情。

    蔡汉龙检查完了,包里居然没有那个u盘?

    他内心一怔,这可不好办了,那么小一个东西,如果不在包里,随便往车里哪个地方一塞,都很难找到。

    但是难找也得找啊,不然错过这次机会,再发生什么事儿可就更麻烦了。

    “我问你,那个u盘里是什么东西?”他毫不客气地用包勾起她的下巴问。

    “不是什么东西,就是一些婚礼进行曲之类的,本来想送给丁总祝贺他大婚。”梅予兮直视着他。

    刚才的那股心虚和不安全没有了。

    不让她搜包,是因为包里的确是女人用品,小化妆品什么的。

    这不光是她不愿意让别人翻自己的包,恐怕全天下所有的女人也不愿意被人翻查自己的包。

    就算没有任何违规物品也不愿意,被翻乱了心里特难受。

    女人的包,属于女人特隐私的地方,堪比身体的隐私部位一样受女人重视。

    “哼!”蔡汉龙知道她说的是鬼话。

    但是心里有些奇怪,这个女人这会儿怎么倒镇定起来了?

    是因为自己没能从包里搜出那个u盘?

    “蔡汉龙,现在我可以走了吗?”梅予兮急于想脱身。

    她不能在这儿浪费太久的时间,兰花姐姐还在那个酒店呢。

    “走?你想走去哪里?”蔡汉龙鄙夷地看了她一眼。

    “我想回去,回我住的地方去!”她也理直气壮地看着他。

    “你回不回得去,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态度,你主动把那东西交出来,你立马就能回去,要是交不出来,恐怕你还得跟我们走一趟!”蔡汉龙冷笑着。

    梅予兮内心开始慌了。

    她最知道那句跟他们走一趟是什么意思。

    她不要再回到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去,在那儿她都会毫无想活下去的欲望。

    “怎么样?想通了吗?”蔡汉龙边问边看着腕表。

    “蔡汉龙,要杀要剐随你吧,但是你如果要把我带到那个鬼地方,我宁可死也是不会再去的!”

    梅予兮的语气也坚决起来。

    去了那里生不如死,这个念头倒让她此刻勇气倍增。

    舒政他们的车到了,在蔡汉龙车旁停了下来。

    “舒政,让兄弟们把她的车全部上下里外任何一寸地方都搜查一遍!”蔡汉龙钻回自己车里睡觉。

    “你们...你们不许搜这车!这不是我的!我是借用别人的车!”梅予兮歇斯底里起来。

    “借的车?哪怕是你偷盗的车,也不能放过!”舒政铁青着脸。

    那个u盘要是不搜查出来,大哥一定会麻烦不断。

    他猜想梅予兮做过秘书那么久,一定是掌握了不少公司的内幕。

    这要是被她泄露出去,其他的竞争对手就有机可趁。

    “兄弟们!搜车!”

    舒政手一挥,几个手下一拥而上,检查车内的、检查后备箱的,纷纷各行其责。

    跟梅予兮一起的那个男人,是兰花的手下,见大家在搜查,立即乖乖地站在一旁。

    而梅予兮则无奈地站在车旁担忧地看着。

    她知道他们搜不到任何跟他们有关的东西,但是车里的一切会被他们翻乱,这可是兰花的车。

    这回兰花铁定要骂她了,骂她把事情办砸了。

    半个小时之后,大家搜查完了,一个个都朝舒政无奈地摊手摇头。

    “没有?所有的地方都搜查过了?全都没有?”舒政疑惑地问。

    “真的全都没有,有些难查的地方我们甚至还搜了两遍。”一个兄弟说。

    舒政看向兰花的手下,那个男人也正好在看他,朝舒政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

    梅予兮也在一旁说:“真的没有,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

    “放了你?哼!除非你交出u盘!”舒政冷着脸拉开他自己的车门坐了进去。

    “政哥,现在怎么办?”车外的兄弟们问。

    “怎么办?把她给我带回去,看看花助理他们怎么说!”舒政厉声说道。

    周娜被星仔带回了家。

    他下车后走到右边拉开车门,一把拖住她的头发,大声骂着。

    “贱人!你给我下来!”

    周娜只觉得头皮都要被他扯掉一般,头上疼痛难忍。

    “星仔,你别...你把我头拽疼了...”她哀求着。

    “进去!”他把她拽进了家门。

    噗!她被他推到了沙发上。

    她慢慢地翻身坐好,惊恐地看着他:“星仔,你别这样对我行不行?有什么话我们不可以协商吗?”

    边说着,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你手中的东西是什么?”星仔朝她伸手。

    她只好摊开手心说:“这真是我兰表姐的,她在帝星酒店里面参加婚宴,让我给她保管好,这是她公司的财务报表吧。”

    周娜临时编了个完美的谎言。

    “真的?”他有些半信半疑。

    如果她和是像之前那样单说是兰花的,他还是不信。

    但是,她说兰花在帝星酒店里参加丁永强的婚礼,这个他信。

    自己虽然和周娜的娘家没有什么往来,但是这个兰花表姐的大名却总在周娜口中。

    他也了解到兰花家的地位在星市算是居慕子念家之后的、也算是有头有脸有地位的上流阶层。

    所以,说兰花被邀请到去参加丁永强和慕子念的婚礼,他相信。

    “是真的...”她低下了头。

    这是她平时受了委屈时的表现。

    但是在此刻,是心虚和害怕,自己确实找过舒政、害怕星仔一时冲动又痛打自己。

    她从来不知道温和谦逊的星仔,竟然能瞬间就脾气暴躁起来。

    更令她想不通的是,星仔从那以后,要么就夜不归宿、要么就是到下半夜带着其他女人的香水味回来。

    而她作为他的合法妻子,她连问都不敢问。

    “那我问你,你不是去酒店找舒政的?”星仔还是满心疑惑。

    母亲给的录音里,那是舒政和周娜的声音。

    他们俩一个是自己深爱着的妻子,一个是自己视为亲兄弟一般的朋友。

    他们两个自己最信任的人,竟然双双背叛了自己。

    他越想越气,眼睛看向茶几。

    弯腰从茶几上抓起一只杯子,朝她头上狠狠地砸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