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娇妻在上 第0568章 差点儿误会(刘邦大力丸24)

时间:2018-07-21作者:曼荷

    “你们吃吧,我出去兜兜风!”

    慕骏良下了楼,头也不回地说。

    “骏良,那你等等,我陪你一起去!”尤佩铃不放心。

    “你在家看俩孩子吧,我很快就回来!”人已经走出了大门。

    尤佩铃站在楼梯上方,失落地靠在墙边。

    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要出来,单是因梅予兮的问题也没有必要这样。

    再说,她还有话没有跟他说完呢。

    她刚下追下楼去车库拦他,书房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她只好赶紧跑进书房接起电话。

    “子念?你有什么事儿吗?”

    “你爸呀?他刚才下楼去了,说是要一个人去兜风。”

    “对对,我也拦不住他呀,我也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哎呀,电话中和你也说不明白,对了,丁永强这会儿在哪里?”

    “好好好,那你打给丁永强吧,有什么事儿一定要赶紧告诉我。”

    尤佩铃挂断电话后,心里好受了许多。

    慕子念会让叫丁永强派人去跟着慕骏良,这让她放心多了。

    丁永强坐在子念身边,问:“怎么说?”

    “不是爸接的,是尤佩铃接的,她说我爸刚刚出去了,似乎有什么心事儿,心情很不好,说要出去兜兜风,你能不能让人去找找爸呀?我怕爸出什么事儿。”

    慕子念靠着他的肩膀,担心地说。

    “好,我让人去找,你别着急,爸不会有事的。”丁永强安慰她。

    “永强,你跟我说实话,我爸和尤佩铃好像有些怪怪的,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呀?”她满脸担忧地看着他。

    “没事儿,你怀孕着呢,会有些多疑,医生不是会有什么产前综合症吗?”他想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

    “才不是,我这就是担心我爸。”她不高兴起来。

    “好好,你担心你担心,我也跟你一样,也很担心,我这就打电话让人去找。”

    丁永强拿起手机拨打了两个电话,笑声交代完毕,这才又转过身来搂着她。

    “怎样?知道我爸去了哪儿吗?”慕子念着急地问。

    她不明白具体情况和原因,尤佩铃也没有跟她说清楚。

    父亲从来不会什么因苦闷而一个人出去兜风。

    他是个极豁达的人,就算要去兜风也不会不带上尤佩铃。

    难道是和尤佩铃吵架了?

    “念念,你安心在家等着,我也出去找找看。”

    丁永强突然想到一件事儿。

    “好,那你去吧。”子念放心多了。

    只要有丁永强插手的事儿,都绝对能办好。

    丁永强开着车直奔医院。

    果然,他人才走到外间的门口,从门缝里看见,在父母的病房中,岳父正在窗下和父亲喝着茶。

    他赶紧从另一边的阳台走到这套病房的隔壁去。

    两个阳台之间听声音相当清晰。

    只听见父亲问:“骏良老弟,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情况还不清楚,事情也还没有确定,她如果继续挑衅我的妻子和女儿,我不知道要怎么对她们解释。”慕骏良苦恼地说。

    “那...这事儿要不要告诉永强?兴许永强有办法。”丁振邦问。

    “还是算了吧,这事儿让小辈知道,我这老脸都没处搁。”

    “可是这事儿若是真的,你也瞒不住呀,梅予兮要是找到你妻子和子念乱说一通,这事儿可就不好办了,尤其是子念,她可不能有事儿。”

    丁振邦有些不赞同慕骏良的想法。

    他主张慕骏良光明正大的面对,把原先的事儿全都告诉女儿。

    “尤佩铃倒是知道我这事儿,我和她结婚之后,在抽屉的底层她看见一张照片,我对她坦白过了。”

    慕骏良不担心尤佩铃。

    他跟丁振邦夫妇俩一样,担心慕子念知道后会受些打击或者刺激。

    她现在是孕妇,不能令她情绪激动。

    丁永强大方地从阳台外面走进来,三位长辈都吓一跳。

    “永强,你怎么从这儿进来?”杜湘萍欣喜地问。

    “对呀永强,你怎么在这儿?”慕骏良尴尬地问。

    他怀疑自己和丁振邦的话是否被丁永强给听去了。

    “其实...这件事儿我几年前就知道了。”丁永强愧疚地说。

    “你几年前就知道?永强,你是怎么知道的?”慕骏良惊骇地问。

    “永强,那你知道后怎么还...”丁振邦问。

    他的意思是,当初丁永强既然知道梅予兮的身份,为什么还要收留她?

    “爸,您二位听我说,梅予兮第一次来找过我。”

    “我也权衡了很久才决定收下她,但是我有条件。”

    “我提的条件是,安心在我的公司里上班,不许去打扰了任何人的生活。”

    “她答应了,这就年她也确实做到了。”

    “所以我对谁也没提,我不想让大家的生活受到影响。”

    “我也不知道她这次为什么突然不守承诺,这么反常。”

    丁永强也疑惑地说。

    “原来是这样,但是你可以跟爸说呀。”慕骏良有些难过地说。

    “骏良老弟,永强也是为大家好。”丁振邦怕他会责怪自己的儿子。

    “我懂,我懂,永强是个好孩子。”他连连点头。

    “你们说了半天,我也来插句嘴,亲家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儿?”

    杜湘萍见他们婆婆妈妈的没有一个处理方案,忍不住急了。

    “我打算...打算...”慕骏良支吾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实这事儿,我觉得大家可以先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以静制动,看看那丫头到底要做什么,你们觉得怎么样?”丁振邦说。

    他说的话慕骏良基本不会反驳,并且还会认同。

    “行,就听亲家的...”他自己没辙,只能无奈接受。

    “慕骏良,你那事儿的确太没有担当了,造成今天这样...”杜湘萍满脸不高兴。

    他们丁家可是世代清白人家,竟然摊上这么个亲家。

    “行了,你就别再数落骏良老弟了,相信他当时也是没有办法,好在骏良老弟还是我所认识的正人君子,我差点儿误会你了。”丁振邦坦言,并哈哈大笑起来。

    慕骏良虽然不知道他所说的误会是什么,但是见丁家的人这么包容自己的确定,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门“砰”的一声被推开,大家立即朝门口看去。

    慕子念愕然看着病房内的几个人,问:“你们...你们在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