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娇妻在上 第0500章 这是谁拍的(为刘邦加更)

时间:2018-07-03作者:曼荷

    ,精彩小说免费!

    “难道这还有假?”

    慕子念惊讶地问,这可是她冒着生命的危险偷来的。

    “当然,也许不假,以防万一嘛,谨慎些总是好的。”蔡汉龙得意地咧了咧嘴。

    “你...”

    知道是被他捉弄了,慕子念气得懒得反驳他。

    “我现在该怎么办?”许久,慕子念问。

    “你这些东西是怎么拿到的?在哪里找到的?”

    “在霍老三的床下面,下面是柜子。”她轻描淡写地说。

    “不错,还真是这样,这些老家伙有重要东西都不会锁到贼能想的地方。”蔡汉龙鄙夷地说。

    “你不知道,那个老狐狸好多的古董宝贝儿,那么好的东西,国宝啊,在他的手中真是可惜了。”

    慕子念一边赞叹,一边惋惜。

    “什么?古董?还有呢?”蔡汉龙像是突然对古董产生了兴趣一般。

    “还有很多的名贵珠宝...”

    “你都碰了?”他顿时转头瞪大了眼睛。

    “我碰了,但我没拿,我不稀罕那些脏东西!”她没好气地回答。

    看蔡汉龙这副样子,就仿佛她慕子念会贪财偷盗那些宝贝来。

    “你怎么碰的?用手碰?”蔡汉龙似乎不想放过她。

    脸色铁青追问不休。

    “哎呀,你有完没完呀?这些是重点吗?重点是我把我要找的东西带出来了,不重点的是我虽然碰了那些宝贝,但我一件都没偷,我把它们一件一件放回原位了!”

    她气得提高声音朝他反驳,免得他再继续追问。

    “不是...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是担心...”蔡汉龙有些尴尬。

    “你担心什么?难道是好心的担心我会被那老狐狸当小偷抓?你放心好了,我是戴着手套碰的那些东西,在他家楼上是找不出我的指纹的!”

    她从包里拿出一双洁白的手套摇晃着。

    “哦...”蔡汉龙没有再说。

    心里不得不在嘀咕着,以往真是小看了这个女人。

    用句不太好听的比喻,还真是不会叫的狗咬人。

    这比喻他认为很贴切,只不过不能让慕子念知道而已,不然这个女人会跟他没完。

    他突然有些嫉妒起丁永强来,这个混蛋为什么得到的都是最好的?

    只能说老天爷偏心吧,他蔡汉龙本来也得到了一个最好的,可是却莫名其妙地让她在他的生命中消失了。

    他连个原因都不知道。

    想通之后,也只能感叹人和人之间,有缘无分也是枉然啊。

    他也不由得对这个小女人害怕了起来,看来谁要是跟丁永强作对,得到的是两个强敌,丁永强和她。

    “怎么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现在拿到这些东西了,我该怎么做?”慕子念急了。

    “去斗村!”蔡汉龙只蹦出三个字。

    “斗村?在哪儿?”她完全没有听过。

    “打个电话给花易天,让他也赶过去斗村,带上李洲他们那些人,到那边先等着咱们!”

    他没有跟她解释斗村在哪儿,只是吩咐她赶紧打电话。

    慕子念打完电话,茫然地侧过头看着蔡汉龙。

    “斗村就是永强去开发度假村的那个地方吗?”

    “是!”

    慕子念听了不再说话。

    她不明白蔡汉龙为什么最近总要针对她,老是冷冰冰的。

    等永强的事情办好之后,她一定要找蔡汉龙好好谈谈。

    到了一处村口,花易天和李洲站在一辆车旁翘首望着他们的方向。

    “还是他们更早就到了。”慕子念随口说了一句。

    “我要是不考虑车里有人,我也能以飞快的速度过来。”蔡汉龙不甘落后。

    “好好好,你快你快!”慕子念没好气地推开车门先下了车。

    在车里她感觉憋屈得慌,蔡汉龙给人一种压抑感。

    花易天和李洲见她过来,忙拉开车门:“慕小姐,车上有电脑。”

    慕子念钻进后座,打开笔记本,把包里的移动硬盘拿出来。

    两边车门都开着,几个男人站在两旁朝车里的电脑看。

    画面出来了,大家全都猛吸了一口气。

    “这怎么可能?”

    “这是谁拍来的?”

    “还有这些,又是谁拍的?”

    众人纷纷惊骇地看着屏幕上的图片。

    “嫂子,你这些东西是从哪儿农来的?”花易天不可思议地问。

    慕子念看完,也是气得不行。

    合上笔记本,收好硬盘,说:“这是在霍老三家里找到的,他打电话跟人说有一份能置永强于死地的证据在手,应该就是这个了。”

    “关键在于,他怎么会有这个东西?”花易天惊讶地问。

    “他和云老爷子勾结在一块儿,会不会是云老爷子提供给他的?”慕子念说。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这些是谁拍的呢?有几张明显是在破庙中的人才能拍下的画面。”蔡汉龙冷静地说。

    “对啊,这些怎么解释?这是谁干的?谁拍的?”李洲也骇然。

    “会不会是...他?”慕子念边说,又边摇头。

    接触这些日子,她完全信任他的为人,他要置丁永强于死地是最容易的,不需要搞这些名堂。

    “不管是不是他,等咱们把这边的事儿办妥了之后再去找他!”花易天冷着脸说。

    慕子念把包里的那个文件袋取了出来,交给了花易天。

    “花花,你们看看是这些东西吗?”她担心地说。

    当初丁永强和斗村的村民们签协议时,花易天和李洲也是在场人之一,他们应该眼熟这些东西。

    “对对,就是这些东西!”花易天激动地说。

    李洲也边翻看边说:“一份都没少,这是斗村保存的那份,嫂子,这又是怎么到的你手上?”

    “这也是在霍老三家里找到的,只要没有少就好,你们知道不知道斗村保留的这份怎么会到霍老三的手上?”慕子念比较理智。

    “对,有内鬼,斗村有内鬼!”李洲气愤起来。

    蔡汉龙站在一旁一直没有作声,他眯起双眼,嘴上罕见的叼着一跟眼。

    “蔡汉龙,你发表发表你的想法呗。”慕子念走到他的身边。

    虽然他似乎最近对自己很不爽,但是他对丁永强是一百个好,她感激他、信任他。

    “这个村子不简单啊!”蔡汉龙沉默了好久才长叹一声。

    “什么?这话是什么意思?”花易天也走了过来。

    蔡汉龙没有回答,目光盯着不远处的村子直看。

    顺着他的目光,慕子念也看了过去。

    如果不说这是农村,她都会以为这是哪个大都市,眼前一片开阔,高楼大厦错落有致,街道宽敞无比。

    她正想继续追问蔡汉龙,他又长叹一声。

    转过伸朝车走去,高声说:“上车!”

    慕子念怔了怔,大叫:“蔡汉龙!你要做什么?咱们才刚来,你要去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