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娇妻在上 第0404章 割肝救情敌(为丁总加更)

时间:2018-06-08作者:曼荷

    ,精彩小说免费!

    “...没,没有呀,大哥身体一直都很好,健壮如牛。”

    袁晓峰显然没有想到慕子念会问这个问题。

    所以,他是迟疑了一会儿才回答的,慕子念更看出一定有问题。

    “你们这次来也没用,我不打算和他过了,坚决不会跟你们回去的。”

    她见袁晓峰没有要告诉她真话的意思,就干脆把自己这次带着宝宝来丽城的想法说了出来。

    “嫂子,你可不能啊...大哥心里只有你,没有你他可怎么活呀?”袁晓峰急了。

    “没有我他就活不下去了?你也跟着他一起骗我的吧?”子念干脆停下来。

    俩人站在路边先把话说清楚再回家。

    不然回到家他们几个人都在,她也不好问袁晓峰任何问题。

    “嫂子,你真的不能离开大哥呀,你都不知道大哥爱你和宝宝比自己的生命还要爱惜!”

    袁晓峰平时就不是个能言善辩的人,这会儿要为丁永强辩解,急得他手心冒汗。

    慕子念知道他们这些人对丁永强可谓忠心,她根本问不出什么。

    “我前些日子去过他公司了,看见他在休息室里藏着个女人,我不会再跟这种男人过下去。”

    子念干脆把那次的事说出来,她只要想到那次听见的那些话就难过。

    袁晓峰听了,涨红着脸:“嫂子,慕小姐!你...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大哥他...”

    “这还能假吗?这可是我自己在他的休息室门口听见的,你说,那个女人是谁?”子念板着脸说。

    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忍着不去想、不去问。

    但是,现在既然和丁永强身边的人说到这件事儿,那就干脆彻底说个明白。

    “嫂子,我不知道你听到的女人是不是花花帮大哥请的临时的女护工,那还是个姑娘,人家有男朋友的。”

    袁晓峰这会儿才明白她误会了什么。

    “什么护工?什么意思?请护工在公司的休息室?”慕子念瞪大了眼睛。

    她感觉自己的脑容量不够,完全想不出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嫂子,我干脆跟你实说吧,你...你可别告诉大哥呀,大哥不让我们说...”袁晓峰一副豁出去的态度。

    “行,我不告诉他,你快说!”慕子念不耐烦地催促。

    “大哥前些日子动了手术,他怕你担心,不想让你知道...”袁晓峰试探地看着她。

    怕她听了突然暴怒起来。

    “动了手术?他动什么手术?他的身体不是很好吗?”慕子念的脑海里顿时闪现无数可能。

    最有可能的是那次在悬崖救他们,会不会是那次受了什么重伤?

    当时没发现,后来后遗症出来了,所以手术治疗?

    “不是,大哥身体很好,是给...是给人做肝移植...”袁晓峰咬牙说了出来。

    “肝...他给人做肝移植?什么意思?”子念顿时惊呆了。

    她知道肝移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把肝割一部分给别的需要换肝的病人。

    “就是...就是戴子思肝硬化没救了,急需换肝,他们家寻遍了都没能找到匹配的...”

    袁晓峰低下头,他不敢看慕子念那目瞪口呆的模样。

    他心里在懊恼,这么说出来,大哥知道后会不会打死自己。

    “他换肝给戴子思?”慕子念明白了。

    困扰了她将近一个月的各种问题似乎都在这一件事中有了答案。

    原来,她心爱的男人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儿。

    而是怕她不同意,悄悄背着她去割肝救那个一直被他看作情敌的戴子思。

    难怪戴阿姨始终不愿意让她去医院看望戴子思。

    难怪连蔡晴也一直在支吾搪塞,阻止她去医院看望。

    丁永强则玩起了工作忙、出差、在工地、各种不同的借口推托,就是不回家。

    “是的,手术很成功,戴子思得救了,大哥出院后需要静养,可是他不想让你知道,所以不敢回家去住。本来想去酒店住,但是公司又太忙,大哥坚持要住在公司。”他赶紧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所以,你们就为他找了个女护工照顾他?而我在休息室门口听见的声音,有可能是护工在为他换药?”慕子念恨不得拍自己的脑袋一掌。

    当时听到丁永强和女人的声音,还以为是他在休息室里藏了人,俩人在那儿偷鸡摸狗。

    “大嫂?嫂子?”袁晓峰见她发怔,害怕了。

    可别被这事儿刺激出毛病来呀,那样大哥可会把他赶走的。

    她一言不发,慢慢地朝家的方向走。

    袁晓峰赶紧跟上,一句话都不敢再说了,心里无比后悔,早知道就不应该说出真相。

    看来大哥坚持要隐瞒慕子念是对的,大概就是担心让她知道了会是这种结果吧。

    最怕这种一语不发、心情低落的人。

    进了客厅,慕子念只是看了看,大概宝宝还没有起床。

    “大小姐,你买回来了?哟,峰子也来了?”

    龚嫂接过袁晓峰递过来的芋丸惊讶地说。

    袁晓峰笑着朝龚嫂点头打招呼。

    “龚嫂,你把餐桌先摆好,我去看看他们父子起床了没有。”

    慕子念简单交代,并且让袁晓峰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则内疚地走向卧室。

    推开房门,里面静悄悄的,只有丁永强均匀而又轻微的鼾声。

    她轻轻地在床边坐下,心疼地看着他苍白消瘦的脸。

    懊悔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他在梦中被一阵轻微的抽泣声惊醒过来,睁开眼,见是她坐在床边抹眼泪。

    “傻丫头,你哭什么呀?”他轻笑着,伸手为他擦去脸上的泪水。

    “瞎说,是你看花了眼,我哪有哭?”她嘴硬着,却由着他抚|摸自己的脸。

    “几点了?我这一觉睡了多久?”他问。

    “没睡多久,才睡一小时吧,你饿不?”她关心地问。

    他盯着她的眼睛看,他的眼中满是笑意。

    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变得不抗拒自己了,但是这么温柔的她才是他最喜欢的。

    “饿了...”他眨了眨眼说。

    “那我扶你起来吧,咱们去吃早饭了,我买了你想吃的芋丸。”她伸手去扶他。

    谁知他不仅不配合起来,反而稍微一用劲儿,把她拉得扑倒在被窝上。

    “你做什么呀你?快起来吃饭了,你不是说饿了吗?”她红着脸挣扎。

    “是饿了,但不是胃饿了...”他的额头顶着她的额头,眼神炙热地盯着她。

    “你...别闹了,大白天的,快起来,大家都在等咱们。”她推开他的手,另一只手撑在他身上准备起来。

    “哎哟...”他瞬间脸色变了。

    “你你...你又怎么了?”她吓得脸色也跟着苍白。

    “小笨蛋,你的手撑在我这儿...”他指着右边的肋骨处立即闭嘴不说。

    她明白了,自己不小心压在了他的伤口上。

    她急忙去掀被子:“你快给我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