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娇妻在上 第0157章 体贴的男人

时间:2018-04-17作者:曼荷

    “老婆,是我,别害怕。”

    丁永强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仿佛他才是那个受惊吓的小媳妇儿。

    “是你?丁永强,你这个大坏蛋!”慕子念顿时火起。

    这会儿若是进了贼她心里还好受点儿,竟然是这个...混蛋。

    “是是是,我是大坏蛋,对不起了老婆,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吓着你,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

    在士兵面前一向威严的某人,此时一副委屈样儿。

    “灯呢?灯为什么坏了?”

    慕子念此刻不害怕了,刚才那一瞬间不会想到是他,头脑中第一个反应是进来了坏人。

    “啪”的一声轻响,墙边的灯亮了。

    “大灯...坏了...”他心虚地说。

    实际上是人为弄坏的,不然她从浴室出来随手开灯看到床上的人时,哪里会肯钻进来?

    而且一定会拉开门跑人。

    “你是怎么进来的?我不是锁着门的吗?”慕子念气愤地看着躺在被窝里的男人问。

    “这是咱们的家,这门能锁得住我吗?”他扯动嘴角露出一个戏虐的微笑。

    “额...”还真是,失算了,忘了这是在大坏蛋的家。

    “你...你立即给我出去!”慕子念指着他厉声说道。

    “老婆,你就这么狠心...”继续装委屈。

    “狠什么心?是你不诚信?咱们不是约法三章的吗?你还说你去睡沙发,你为什么跑上来?”慕子念气得咬着嘴唇。

    “我是答应了睡沙发的呀,卧室的沙发,我进来时看见你在洗澡,就想着先帮你暖暖被窝...”他边说边坐起。

    被子滑落,露出结实的上半身。

    “你你...你竟然没有穿衣服?”她本能地用手捂住眼睛。

    “睡觉穿什么衣服?反正都是要脱,穿着多余。”

    “你个流_氓!”慕子念气得转过去准备下床。

    “你在这儿睡吧,这是你的床,我去客厅睡沙发。”她的脑子都混乱了,怎么会有这种男人。

    “老婆,你别走,不许抛下我...”一双长臂从后面伸过来锁住了她。

    “我不是你老婆,我们是...”刚想说假的,顿时想起人家都已经求婚了,到他们慕家去连爸都叫上了。

    “想起我们是合法的了吧?警察都管不了的...”他紧贴在她的耳边呼着热气。

    “......”

    她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胸口剧烈起伏,想发火却骂不出词儿。

    “来,两米的大床不睡,去睡沙发,多浪费啊,我保证和你保持距离,乖,听话。”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她抱进了被窝。

    “保持距离!”她挣扎着去推紧贴着她身子的他。

    “念念,好了,我不逗你了,说真的,你其实心里也是爱我的,对不对?”他搂紧她,语气严肃了起来。

    “我没有...”

    “念念,你为什么不肯承认?”

    “我并没有爱你。”

    “老婆,你的心出卖了你,你的眼睛出卖了你。”

    “胡说...唔...”

    一阵狂吻之后,他松开她:“还说不爱我,连你的身体都出卖了你。”

    “你...”她紧紧地捂紧睡衣领口,正色道:“丁永强,有件事儿我必须告诉你。”

    她知道这个男人爱她,但她不能欺骗他。

    “什么事儿,你说。”他喘着粗气儿,手却不停。

    “我...我已经不清白了...”她鼓起勇气说。

    “不!念念,你清白!来不及了...过后我全都告诉你...”

    a$☆首发@ab

    一向处世冷静的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迫不及待。

    她的睡衣全都散落在床尾。

    “念念...你别紧张,我会特别小心...”能不小心嘛?必须小心!

    第二天上午。

    慕子念是在新来的女佣文的敲门声中醒过来的。

    丁永强已经不在卧室里,她拖着酸痛的身体下床,拿过睡衣赶紧穿上。

    穿好衣服,对着门口说:“进来吧。”

    文推开门,有些拘束地站在门口:“太太,丁总去公司了,交代我九点把您叫醒,他说睡太久了会头晕。”

    慕子念嘴角翘起,满脸幸福,有个体贴的男人真好。

    “好吧,不睡了。”她走进浴室去洗漱。

    文连忙进来收拾整理屋子。

    子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颈部布满了任谁见了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留下的痕迹。

    她羞红了脸,刚才一定被文看到了,羞死人了。

    腹部有些极轻微的胀痛感,如同以往每次月经要来时的感觉。

    身体终于调理好了?她内心狂喜。

    原先是每月怕它来,现在是盼着它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说明身体是正常的、健康的。

    洗漱好后,化了个淡妆,无奈粉底都遮不住脖子上的印痕,只好抓紧领口走出浴室。

    文已经不在,床上的床单和被套已经换了。

    她坐在沙发上,轻轻揉了揉有丁点儿酸痛感传来的地方。

    手掌可以明显抚摸到一小处硬块,她想:这是由于这两三个月生理不正常郁结的硬块吧?

    揉了二三十圈,感觉好多了,才起来准备换衣服。

    她从箱子里拿了一套小立领的长袖和长裤换上,在镜子前照了又照,确定不会被人发现秘密,这才放心下楼。

    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

    头一天还可以信誓旦旦不爱对方、或者不承认自己喜欢上对方。

    但是,经过一夜之后,无论是身体和心理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都很自然地反转。

    从此,心里多了一份爱、多了牵挂。

    慕子念就是这样的,如果没有经历过昨夜,丁永强随时说去办离婚,结束这段假婚姻,她会欣然前去办理。

    但是今天,“丁永强”这三个字已经在她的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再也抹不去。

    她进餐厅随便吃了点儿点心,对站在身边的文说:“我想去对面的超市买些东西...”

    “太太我陪您去。”文接得很快。

    额...一听就是丁永强嘱咐过要紧跟着她。

    “好吧,走。”她走向大门,文急忙跟上。

    逛了一圈,什么也没有买,她就是潜意识里想出来走走。

    文只好又跟着她走出超市,在回去的路上,慕子念突然停下来,瞪着眼睛看着前方走来的两个人。

    “太太,您怎么了?”文立即发现了她的反常。

    慕子念没有说话,一手推开她,大步朝那两个人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