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娇妻在上 第0135章 还慕家清白

时间:2018-04-17作者:曼荷

    “大哥,夫人来电话叫你今天回家吃晚饭。”

    淑平平静地说,她的眼睛看向卧室中的慕子念。

    “哦,怎么没有打我手机?”他轻声嘀咕着。

    “打了,夫人说你手机关机了,所以打了我的手机。”淑平回答。

    “有说什么事儿吗?”他问。

    “没有...”叫儿子回自己家吃饭不需要理由吧?淑平心想。

    “好吧,我知道了。”他沉着脸关上门。

    好好的心情瞬间变得低落起来。

    他知道母亲喊他回家吃饭为的是什么,今晚的餐桌上肯定少不了梁悦妮。

    他的确是有些日子没有回家陪妈妈吃饭了,但那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为了避免见到那个梁悦妮才不愿意回去。

    他走到慕子念身边,闷声说:“念念,那你先回家去吧,一两天我去接你。”

    “不用了,为什么还要去接我?我回我自己家...”她假装不解地问,以掩饰自己的心慌。

    他前面的那番话让她的内心波澜重重,到现在还没有平静下来。

    “你是我老婆,你回娘住几天可以,难不成你还想赖在娘家住一辈子?”他欲言又止。

    “我那是回我自己的家,什么娘家?”她不满地白了他一眼。

    别说现在还没有真嫁人,就是将来真的嫁人了,她也是要和老公住在慕家一辈子的,爸爸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怎么会舍得她嫁出去?

    但是这话她没有说出来,跟他说做什么?

    “那你回家之后,我说的那些话你好好考虑考虑,行吗?”

    他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之前那对她百般冷嘲热讽的丁永强不见了,变成了眼前这个小心翼翼、像怕老婆跟人私奔的男人。

    “好。”能让她顺利回家就行,先应着。

    “还有那些药,你不要再乱买了,我回头让梁浩帮你开些药让人送到你家去。”他念念不忘药的事儿。

    对他来说,其他任何事都不是大事,只有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最大的事。

    他让梁浩开的药,那可都是安胎、保胎的药,哪能像她买的药似的,幸好发现得早,否则她乱吃药后果不堪设想。

    “...好吧...”这男人不会是细心到连女人这种事都要管吧?

    “乖,听话就好,过两天我会去接你回来,箱子给我。”见她已经把箱子拉好立了起来,他伸手拉过拉杆。

    舒政开车送他们回慕家,丁永强亲手把慕子念的箱子放上后备箱。

    目送完慕家父女坐的车消失在路口,他才返回别墅。

    “大哥,尤佩铃的事儿怎么办?”淑平跟在他身后问。

    “让人看好她,别让她偷跑了。对了,网络切断,不要让她看到任何新闻。”丁永强再三叮嘱。

    “好,我已经吩咐过了,放心吧。”淑平应道。

    “让各大媒体多多报道慕骏良的事儿,还慕家一个清白!”他边上边朝楼下的淑平说。

    “明白,我现在就去办。”她一件件记着,抬起头又问:“那个凌英杰呢?”

    “不必去管,自有执法机关会公正处理,你们留意着点儿就是。”丁永强停了下来。

    “好,我明白了,其他的事儿都交给我,大哥不必过问。”

    慕骏良和慕子念回到自己家别墅,龚嫂双眼含泪从里面冲出来抱住慕子念。

    “先生、大小姐,你们回来了...”就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回来了,龚嫂,你在家呀?”慕子念惊讶地问。

    “在在,我一直在家等你们呐,先生快进来,从这儿跨过来。”龚嫂指着大厅大门中间的一个小火盆说。

    说是火盆,其实就是龚嫂临时拿了一个汤碗,点着了几块烧烤炭放在里面,权当是火盆了。

    慕骏良感动了,说:“龚嫂,还是你细心。”

    跨火盆这是一种辟邪的方式,从古到今很多地区风俗如此。

    意思是从监牢里出来的人,跨过这个火盆,就把一身的霉气、晦气、衰气给驱除了。

    “/

    慕子念知道这个原因后,也感动不已,感叹要不是有龚嫂,她这个做女儿的根本不知道要这么做。

    “这个东西虽然带着迷信的色彩,但却是一种极好的慰藉方式,谢谢你龚嫂!”慕骏良由衷地感谢。

    “对对,幸亏有龚嫂在...”子念也真诚地附和。

    父女俩说得龚嫂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龚嫂,家中怎么这么冷清?人呢?人都到哪儿去了?”慕骏良一进大厅就感觉到跟以往不同。

    虽说离开家有一年多了,但是家中曾经的那份热闹和温暖他始终记忆犹新。

    原先,即使尤佩铃没有下楼来迎接,楼下也是几个佣人忙进忙出,茶几上已经泡着他爱喝的热腾腾的茶。

    这会儿茶是有了,茶杯里的热气化作白雾,可是依旧挡不住这份清冷。

    “先生...夫人她...”龚嫂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偷看着慕子念。

    “爸...铃姨她...跟她那些小姐妹们出去散心去了,去了外省,她不知道您要回来...”慕子念明白龚嫂的意思,连忙搪塞。

    “哦...也好,让她去散散心也好,我在里面一年多,也苦了她了...”慕骏良掩不住眼中的失落,但很是理解。

    “爸,龚嫂已经给您泡好了茶,您先坐下喝杯茶再回房去洗澡吧。”她赶紧把父亲往沙发那边搀。

    “对对,先生,楼上您卧室的浴缸里,我已经泡好了艾叶,您一会儿上去好好泡一泡。”龚嫂憨实地笑着。

    艾叶在中医上有驱寒除湿的功效,泡艾叶澡也是有着驱邪、除晦气的含义。

    见父亲坐下喝茶,子念找了个理由跟着龚嫂进了厨房。

    龚嫂又开始不停地忙着洗菜、切菜。

    “龚嫂,你不是前些日子走了吗?”慕子念轻声问她。

    “没呢,丁先生也让人来问过我,就是夫人不见了的那天是吧?我出去买菜去了,是夫人叫我去买菜的,等我回来才知道夫人已经走了。”龚嫂如实说。

    “哦,原来是这样。”子念明白了,原来那天是尤佩铃把龚嫂打发出去了。

    舒政那会儿过来时,龚嫂去买菜还没回来吧。

    子念又问:“那今天你也事先知道我爸要回来了?”

    “是的,大小姐,是丁先生打电话跟我说了。对了,先生要是一直问夫人的事儿,那我该怎么回答呀?”龚嫂担心地说。

    “没事儿,你就推到我身上,说你什么都不懂,说我知道就好了,我爸就会来问我。”子念安慰道。

    交代完,她出了厨房,也准备上楼。

    门铃响了,她惊诧地朝铁门走去。

    “怎么是你?”子念看着门外的人不悦地问:“你还来这儿做什么?”
小说推荐